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妖兽 >正文 第1--4章
    通过刀给我的符咒,顺利的从原始天门内出来,几个起落,就看到了前面的废墟出口。我蹲在废墟的出口,谨慎的看着四周,慢慢的站起身来。

    突然,一个低沉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来。

    “音可同律,琴可定性,乐可普及天下,不妨听一首我新作的雅乐,再走不迟,曲波美妙不可轻声……”

    “早就听闻通天城的各种奇异能力,对于音乐,在下还是很好奇的,请便。”我微微笑了笑,右手微微用力,随时可以拿出魔刀,仔细的运用听觉,寻找那准备响起的第一声音乐所在的位置。

    不过我还是低估了音乐的威力,尽管我仔细的去听那第一声乐响,但是,我听到的却是从两个方向传来。两个我不可能进攻的方向——天和地!

    首先是一屡清音,柔和的,飘渺的,从天空传来,那微微的乐声,仿佛亲人的双手,轻轻的,爱怜的,抚摩着心灵的伤痕。

    说它是天籁之音,也不过如此,所谓润物细无声,在这优美祥和的乐曲声中,渐渐的召唤着我内心深处的灵魂根源的美好,缓缓的瓦解着我的防御心。

    这美妙的音乐,一如那天空中的明月,让你迷失在其中,迷失在那神秘的朦胧中……

    这一切,让我有些迷茫,原本认为会是魔界杀戮气息的狂乐没有出现,反而出现了这让我很陶醉的乐声。

    这绝对不是魔界的乐曲,因为在魔界,根本不可能会存在如此的美妙……

    音乐仿佛流水一样,轻轻的,一点一点流进我的心里,融进我的灵魂里。这一刻,在音乐的的影响下,我彻底迷失了。

    我的思绪仿佛被某种神秘莫测的力量吸引,从散发状态仿佛烟尘一样被吸进了一个神秘的地方。

    一个四周一片朦胧的旷野,草原,突然!

    四周的朦胧感觉全部消失,仿佛天旋地转,时空交错一样的感觉,身边的一切事物都快速的移动着,那些小草,也疯狂的生长,枯萎,变成大地的一分子,然后再次的生长……周而复始。

    接着,四周的画面一顿,感觉一股强大的推力在身后推了我一把,不由自主的向前走了几步,准确的说,走了四步,看到了四个不同的画面!

    第一步,天空变暗,风雨骤起!

    第二步,赤地万里,尸横遍野!

    第三步,漫天飞雪,凄凉悲伤!

    第四步,仿佛进入了另一个空间,或者说,这第四步,进入的是刚才第三步看到的画面。一片白色的海洋,银装素裹的世界,天空中飘落着无尽的悲哀……无尽的雪花……

    到了这里之后,突然发现,我在飘。同身边的白色雪花一起,在天空中慢慢的向地面上飘落。

    就在我快要接触到那神秘的黑土地的刹那,不知从何处吹来一阵微风,轻轻的,温柔的,把我吹起,带着我越飘越高……

    不知道飘了多久,最后在一处典雅的园子里,风消失了,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我感觉好累,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我缓缓的飘落下来,感觉落到了一处温暖的土地,于是睁开了双眼……

    惊!

    那让我感觉温暖的土地,是一只手。手的主人,也就是那让我震惊的男人,我面前的这个男人。

    他让我有一种特别熟悉的感觉,非常的熟悉……

    突然之间,我很想开口说话,可是却发现,自己居然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同时,在男人的眼睛里,我看到了——他手掌上的一片——雪花!

    接着,男人叹了口气,手掌轻轻一仰,一股力量推动着我再次的飘起……我再次的疑惑吃惊,因为刚才把自己推动的力量,是——沧海魄!

    我来不及考虑,因为在沧海魄把我推起的那一瞬间,我听到一声轻疑,接着眼前的一切突然之间陷入黑暗,陷入虚无。

    我的思绪仿佛被用力撕扯一样,从这里刹那间回到了身体内。

    身体一震,双眼恢复了以往的狠毒,轻轻的放下已经在自己脖子上的手,以及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魔刀。

    “好厉害的音乐,先让我迷失自我,然后用乐曲控制我的身体,接着死在自己的手里。不过,你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了!”我沉声说。

    “大言不惭,刚才如果不是你手里的七彩魔刀感应到杀气突然出现,让我有些吃惊,音乐露出一丝破绽。恐怕现在的你,早已温柔的,没有任何痛苦的死去。”

    “是么,那么……”话没说完,我的身影骤闪,瞬间对着左面的空气连砍四刀。

    四道由魔刀发出的刀锋,刀气,刀能交集到一起,仿佛一条刚刚失去束缚的黑龙,撞击在地面上,爆炸开,带起了漫天的烟尘。接着用劲全力,在旁边又砍出了第五刀。

    同时,我的身体在砍出第五刀后,借着漫天的烟尘,迅速的向旁边闪去,等待着我的猎物,对于隐藏自己,有心算无心的情况,我还是有些把握的。

    虽然对方自始至终,无论音乐还是说话,都无迹可寻,让我难以琢磨真正的位置,但是他露出一个破绽,就是那声轻疑!

    我刚才苏醒后,从那声轻疑判断出敌人的大概位置,于是有了这次的计划。

    首先那四刀,因为我不知道他精确的位置,所以是为了打草惊蛇,把他引出,同时也有着封锁,扬起烟尘的作用。

    在我的计划中,已经以他为中心,四周存在了一个正方形。开始的四刀,带起烟尘,封锁他的前方。第五刀,封锁他的右方,同时用强大的劲力以及先前的四刀扬起的烟尘让他产生不知道我在哪里进攻的假象。

    这个时候,他有五个选择,一,按兵不动。二,从正面冲来,与我决战。三,从右面出来,迎着我全力的一刀。四,从左面闪躲,然后再次隐藏,伺机进攻。五,向后退,然后再次隐藏,伺机进攻。

    按我的观察,他是以音乐进行主攻,再加上隐藏身型,不让自己发现,所以,很有可能是不擅长进身战斗。那么这样的人,被人发现位置,遇到了进攻,他会怎么做呢?

    第一个选择,按兵不动。当他看到我突然四刀砍在他身边的时候,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被人发现了!再加上又不是身处绝境,所以他一定不会按兵不动。就算他怀疑,他也不会去赌,因为失败的代价是死亡!第一个选择,不成立!

    第二个选择,从正面冲来,与我决战。如果他擅长进身战斗,恐怕就不会用音乐杀人了。再加上认为自己被人发现位置,在进攻与闪躲之间,我断定他选择后者!

    第三个选择,从右面出来,迎着我全力的一刀。理由和第二点一样,如果第二点选择的机会是10,那么第三点选择的就会就是5。

    第四个和第五个选择,都是闪躲,然后再次隐藏,伺机进攻。不同的是,一个是向左闪躲,一个是向后闪躲。这里我就有些赌的意味了,对于喜欢在暗处杀人的家伙,我猜测会是向后退,而不是向左闪。这就是靠直觉了……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一道黑影闪电一般从我隐藏的方向掠过。在他经过我身边的一刹那,蕴涵着沧海魄能量的魔刀在他的面前出现,显然是吃了一惊,想要闪躲,但是已经晚了。

    我狞笑的看着就要死在我刀下的身影,突然,那原本应该死在我刀下的他,全身急速旋转,一手指天,一手指地。

    “天地通!”

    在这三个字出口的那一秒,这四周天地间所有的气体,飞速的被其吸引,在他的面前形成了数之不尽的防御,抵挡住我必杀的一刀,然后身影再次的消失。

    我皱着眉头,这天地通的防御,我是见过的,不过那次是通过树的记忆看到,这一次亲身经历,果然是可以防御一切的进攻。

    “这次你没有杀了我,接着你就要小心了,我不会再让你发现我的位置了!”他的声音似乎有些气喘,但仍然倔强的说。

    “天地通么,刚才如果不是天地通,恐怕现在的你,早已没有任何知觉的死去了。”我漠然的回答。

    第七章轮回酒香

    “不过,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发现我的位置,并且准确的判断我一定会从你隐藏的位置离开?”似乎有些费解,他问道。

    我听到这里,心中微微一动,他应该极力的隐藏自己,怎么会突然问自己问题,主动说话呢?

    刚才问第一句的时候,他的声音有些喘息,但是第二句话的时候,声音已经平复,那么很有可能在下一句话发起进攻!或许是自己多疑,我暗自留意。

    “这个……”果然不出我的所料,在我开口的瞬间,音乐骤起!!

    这一次和刚才的乐曲完全不同,如果说刚才的美妙音乐是来自九天的神籁之音,净化一切污垢,洗涤灵魂的泉水。

    那么,这次的乐曲,就是来自魔界最直接的原始之音,最阴毒,最尖锐,最刺耳,从大地深处向外蹦发的魔魇之曲!吞噬一切纯洁,玷污灵魂的毒涎。

    但是他错了,这魔界的音乐,这邪恶的魔魇之曲,正好适合我,这就是我的乐曲,我欣赏它,我崇拜它。

    甚至我一点都没有排斥,完全的去接受它,让它去带动我身体内的魔性,兽性……不过,我总感觉这个乐曲,这个魔魇之曲,似乎有些古怪……

    接着,随着乐曲的升调提高,地面开始出现一个个坍塌的小坑,或者说,在我的四周地面上,出现了一个个坍塌的小坑。

    一只只骷髅手慢慢的深了出来,随后,慢慢的,艰难的,狠狠按在地面上,把身体支撑出来。当一个骷髅离开后,另一只骷髅手再次的伸了出来……

    不一会,一大群灰色的骷髅出现在我的四周,跟随着音乐,向我所在的位置无声的叫嚣着冲来。

    我看着这些骷髅,不由得有些厌烦。或许是感应到我的厌烦,那从火妖身上传给我的,和炎魑血球相互交融而成的青色火焰,再次的出现在我的身上。接着向四周猛的一散,仿佛妖火燎原,四周的骷髅化成灰迹,甚至那音乐,也骤然而止!

    我观察到那乐曲最后一个音符消失的方向,身型迅速冲了去,魔刀闪烁着青蓝的微光,划出一道闪电……

    我皱起眉头看着面前的——一个骷髅!

    一个手里拿着笛子的——骷髅!

    一个全身被我的刀气粉碎了内部结构的骷髅!

    一个慢慢变成一滩骨粉的骷髅,惟独那墨绿的笛子,在骨粉中闪烁着诡异的光芒。

    我叹了口气,还是上当了。看来在对方施展出天地通之后,他和自己说那两句话的目的,不是为了进攻,而是为了逃命。利用骷髅吹出乐曲,吸引自己的注意力,怪不得刚才感觉音乐和第一次的略有不同,有些古怪。

    拿起笛子,看了看,墨绿色的光蕴在笛子身上似乎被风吹动一般,缓缓的流动,整个笛子给人的感觉,就是典雅!

    于是收了起来,说不定再次看到它的主人,可以用它得到以外的收获!

    与傅华的约定过两天就要到了,现在还是先找个住的地方,突然想起刚进通天城时的酒肆,身型一闪,消失了……

    王老汉是一个土生土长的通天城人,打从一小,就一直跟着他爹学习酿酒。说来也怪,本来一无是处,做事情总是出错的他,居然在酿酒上有着得天独厚的天赋,甚至青出于蓝。

    他清楚的记得,当初他爹在要求他酿酒的时候,给他讲的那个故事!或许就是这个故事,才是他青出于蓝的秘密所在,王老汉一直这么想的……

    相传,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两个人向酒魔求教如何酿酒。酒魔授之以法:选魔界夕阳最长的那天盛开的花果,与冰雪初融时清冽的高山流泉之水调和,注入千斤紫砂土铸成的陶瓮,再用初夏第一张看见朝阳的新荷盖紧,紧闭九九八十一天,直到鸡叫三遍后方可启封,酒即成矣。

    二人假以时日,历尽千辛万苦,克服重重艰难险阻,终于找齐了所有的材料。他俩按照酒神的吩咐把酿酒的材料调和密封好,然后潜心等待那激动人心的时刻的到来。

    多么漫长的等待啊。

    漫漫长路的终点终于触手可及,第八十一天终于到来了。两个人整夜都不能入睡,等着鸡叫的声音。

    这时远远地传来了第一声鸡叫,仿佛过了很久很久,依稀传来了第二遍鸡叫,第三遍鸡叫什么时候才能传来呢?

    其中一个人忍不住了,他迫不及待地打开了陶瓮,却惊呆了——里面是一汪浑水,酿出的酒的味道又苦又酸,他后悔极了,失望地把酒洒在地上。

    而另外一个,虽然**仿佛一把火一样在他心里慢慢地燃烧,让他按捺不住想要伸手,但他还是咬咬牙,坚持到了最后的第三遍鸡叫响彻天空。他打开陶瓮:多么甘甜清澈、沁人心脾的美酒啊!

    他成功了,与前者相比,只是多等了一遍鸡鸣而已。

    这就是王老汉的爹,在准备教他如何酿酒之前,给他上的第一堂课!这让他不是很机敏的脑袋明白了一个道理,一个简单的道理,如果想要酿出美酒,就一定要有——忍耐以及毅力!

    很多时候,失败者并不是输在才能与机遇上,他们不乏艰苦的劳作和智慧,而是败在了那么一点点坚持和忍耐上。成功者与失败者的区别,只是多了一点坚持和忍耐,有时是一年,有时是一天,有时仅仅只是一遍鸡鸣。

    明白了这个道理的王老汉,从那以后,就一直坚持不懈的学习如何酿酒,如何酿出美酒!

    他记得他爹说过,他们家的酿酒全是自悟,每一代的酒都不同。他爹酿的酒,就是芬芳味的,仿佛清泉溪流一般,让人回味无穷,这种酒有个迷人的名字,叫——三梦!

    但是王老汉却一直不喜欢这种酒,他总认为,这是女人才喝的酒,他要酿造的,是一种属于魔界,属于强者的酒,那种酒中的霸者!

    让人大口去喝,让人用身体去感受那种山洪爆发,怒海狂飙的气势,去感受天地之间的霸气,这一切,都从那酒里感受出来!是一种切肤的辛辣,是一种能使人寻求快慰和焚烧灵魂的感觉,一种烧刀子的感觉!

    这才是王老汉的追求!

    王老汉今天很兴奋,很激动,酿了大半辈子的酒,看到了无数的酒客,但是惟独前几天的一个青年,让他留下了难忘的印象,他能看出来,那个青年喝他酒的时候,那个表情,那个神态,那是只有完全的体会到酒中的真髓,体会到酒中的霸气,才能表现出来的神采!!

    可惜当时那个青年匆匆而走,让他很是后悔没有去挽留。但是今天,他再次的看到了那个青年。

    一头黑色的短发,苍白的面孔,尤其是他的眼神,很深很深,让人永远也琢磨不到内心。王老汉仿佛欣赏酒一样,观察着这个青年,他不会去看人,但是对于酒,他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这个年轻人,就是一种酒,一种独特的酒,狠毒辛辣中带有一丝甘甜的回味,只有真正明白的人,才能去品尝到那辛辣之中的甘甜。

    那种对未来的憧憬以及期待,盲目以及畏缩,甚至灵魂中的那一丝美好,尽情的散发出来,落入王老汉的眼睛里。

    看到年轻人再次的坐在那个位置,那个他第一次坐过的位置。王老汉没有犹豫,快步走进酒肆的地窖,在地窖中间的一个酒坛前停下。

    这是一个古老的酒坛,从上面的雕花以及坛口蜡黄的封印可以看出,这个酒坛已经被封印了很多年……

    老汉轻轻的抚摸着酒坛,沉浸在无限的追忆中,最后点了点头,自语:

    “老伙计,今天你可以出来了。”说完,单手猛的在酒坛上一拍,在碎裂中散发出浓郁的酒香,任凭坛内的美酒洒落在地下,老汉从碎裂的酒坛中拿出一个不大的酒壶,走出酒肆……

    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这个酒肆有种很放松的感觉,尤其是那酒香,让我不能自己的喜欢上了这里。正在陶醉于这浓郁的酒香,突然,一个老人从酒肆内走了出来,一直来到我的面前,我认得他就是酒肆的主人,所以没有惊讶。

    ‘当’一声,把一壶酒放在了我的面前,然后坐在了一边,从桌子上拿出两个大碗,放在我和他的面前,把那壶酒倒了进去。

    我看着那乳白色的液体,这没有任何酒香的液体,这也是酒么?

    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老人拿起面前的碗,一口喝干,深深的叹了一口长气,闭上眼睛,面色微红,似乎沉浸在回味中无法自拔。

    看到这里,我拿起碗放在嘴边,略微考虑,最后张开嘴,一口喝了下去……

    从那乳白色的酒进入我的口腔后,一种前所未有的火热顺着那酒的流动,在身体内燃烧,仿佛身上所有的水分全部被吸干一样,那眩晕,燃烧,便布了每一寸皮肤,每一个细胞。

    突然,那原本燃烧的感觉消失,化成了无尽的悲哀,淹没了我的心灵,这种悲哀,是对于生存的悲哀,对于自己的悲哀,对于天地的悲哀……

    接着,悲哀到了极限,变成了一股力量,一股愤怒的力量,一股强者的力量,仿佛可以毁灭一切的力量!

    我全身一震,缓缓的道:

    “它叫什么名字?”

    “轮回,它的名字叫轮回。”老人听到这里,慢慢的睁开眼睛,深深的看了我一眼。

    轮回么?的确也只有这个名字才能配的上它。我闭上眼睛再次的回味了一下那轮回的感觉,随后睁开双眼,一把拿起那个酒壶……

    一愣!

    因为酒壶是空的!

    “轮回只有一次,只有两碗,整个魔界,甚至整个三界,也只有这两碗。这是我第一次酿的酒,珍藏了五十三年,一直没有去品尝……”老人沧桑的说。

    “为什么它没有其他酒的酒香,恩,准确的说,它没有一丁点的酒香?”我看着手中的酒壶。

    老人微微一笑,说:

    “何谓酒香?只有去品尝的人,才会明白它的香味,至于其他人,香来何用?”

    我心中一动,豁然开朗,这一刻,通过老人的点悟,我明白了酒的意义。只对能够欣赏它的人散发香味,至于旁人,它不屑去散发它的香气。

    突然之间我似乎闻到了那淡淡的,却可以让人生生世世都难以忘记的香气,最起码,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淡淡的酒香……

    “小伙子,想知道如何酿酒么?”看到我的神情,老人开怀大笑。

    我点头,对于如何酿出这让我难忘的酒,我很感兴趣。

    老人神秘一笑。

    “酿酒可是一门很值得研究的艺术,每个人用同样的方法,酿出的酒却是绝对不同!酒可通灵,它会根据创作者的心境,神识等等来变化。

    我的酿酒方法,很简单!就是五行!

    酒之名以甘辛为义,金木间隔,以土为媒,自酸之甘,自甘之辛,而酒成焉,果所以要酸也,投所以要甜也。所谓以土之甘,合水作酸,以水之酸,合土作辛,然后知投者,所以作辛也。

    这就是我的理论,五行酿酒!

    "土"是植物生长的所在地,"以土为媒",就是以土为介质生产植物,果,在此"土"又可代指植物。"甘"代表有甜味的物质,以土之甘,即表示从植物转变成糖。"辛"代表有酒味的物质,"酸"表示酸浆,是酿酒过程中必加的物质之一。

    这一切,都围绕着五行之术展开!金,木,水,火,土!”

    我听到这里,问道:

    “五行之术酿酒?你的意思是,先把植物变成甘,然后由甘转变成酒?”

    “不错,这就是酿酒的最基本原理。另外,再加上适当的投料,如果能达到传说中九投而不散的境界,那所出的酒,可以说妙绝三界。

    我一生酿酒,自创五行酿酒术,终老一生,也仅仅是凭借父亲在我第一次酿酒的时候对我讲的一个故事,通过那个故事的启发,酿出了‘轮回’,可惜此后再也酿不出来如此之酒。

    而‘轮回’,我是用了三十年的时间,才完成了六投而不散,然后又用了十年,才七投而不散。最后我认为七投已经是我的极限,因为这时候的‘轮回’,已经达到了浓郁千里的境界,到了这个境界,可以说是它的最终了。

    但是我的梦想是九投,所以不得已之下,只好用了下层的方法,把‘轮回’放进了装满万年寒冰的酒坛中,封印起来。想借着寒冰来吸收它的浓郁酒香,可以让我进行八投而不散!

    我用了十三年的时间,终于达到了八投的境界!而我第八次投的料,就在刚才你的面前进行的!”说完,神秘的笑了笑。

    我灵光一闪,说道:

    “第八次投的料,是——空气吧!”

    老者赞赏的看着我。

    “不错,不往我把酿酒的技术传授于你!就是空气!不过可惜,我始终没有酿出九投酒!可惜……”说完,一脸的无奈。

    我被老人这独特的酿酒技术,五行酿酒术震撼了,这是什么样的智慧可以创造的。刚才自己喝的那‘轮回’,对老人来说,那根本不是酒,而是他的梦想,他的追求,他的一生!心里肃然起敬!

    似乎看出了我的意思,老者笑了起来。

    “酒,就是为它的知音准备的。而造酒的人,他的目的也是一样,为了懂他酒的人,而造酒。从我看到你第一眼,我就知道,你是个能够品尝到酒底蕴的人,我不会看错,你就是‘轮回’的知音!

    可能它之所以一直没有让我达到九投,也正是因为它在等你吧,我想在‘轮回’的眼里,你才是它真正的知音,我今天能借着这个机会品尝,我就满足了……”

    一向不相信任何人的我,在这一刻,被打动了。在我面前的老人,让我尊敬!

    我起身对着老者,严肃的,深深的鞠了一恭。

    老者哈哈大笑,扶起了我。

    “小兄弟不必多礼,来,我们进里面,让我把酿酒的环节一步步演示给你看。”说完,开心的拉着我,快步走进酒肆里……

    不知不觉在王老汉的酒肆内已经两天了,这两天是我最放松的两天,每天都沉浸在酿酒的美妙中,品尝着各种美酒,回味无穷。唯一可惜的,就是我自己酿的酒一直发酵,王老汉半开玩笑的说,准备把我的酒去封藏,说不定可以再次加料而不散。

    我听后很感兴趣的要求马上就封藏,于是王老汉在我的面前,把我酿的酒封藏放在了酒窖里,说如果我以后有时间,可以常来看看我的酒。

    这样开心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当我从老汉的酒肆内离开的时候,老汉拿出一壶酒倒了两碗。

    “小兄弟,从我看你的第一眼,我就能感觉到,你有很多的无奈,很多的秘密,所以,我只是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你,并没有问你任何的事情。

    现在你要走了,不知道下次我们什么时候再次见面,另外我也老了,恐怕也活不了多久。你的酒,我一定给你好好的照顾,希望你日后有机会就来看看。

    最后我就用这碗酒,来给你饯行!来!”说完,拿起碗,一口喝干!

    我没有过多的言语,同样拿起碗,放到嘴边,仰头喝掉!

    借着酒在身体内的刺激,哈哈大笑,转过身,扬长而去。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是我从出生到现在,第一次开怀大笑!!

    王老汉一直看着我的背影,突然想起件事情,大声的喊:

    “小兄弟,你的酒,你想给它起个什么名字?”

    “希望!”我远远的回答。因为,我把那朵希望之花,放在了我的酒中!

    王老汉一愣,随后笑了,低声自语:

    “希望么,很好的名字,同样也是我的希望!我九投的希望!这是我的承诺!”

    直到很多年以后,这叫做‘希望’的酒终于在王老汉临终前完成了他九投的梦想,老汉说的最后一句话:

    “小兄弟,你的‘希望’,成功了。我完成了对你的承诺!”

    又过了许多年。

    当‘希望’开坛的时候,有人问王老汉的后人,问这个酒,为什么名字叫做‘希望’,王老汉的的后人回答:

    “因为它是家父和一个‘人’的希望!而那个‘人’,是我们的希望!”……

    从王老汉的酒肆内出来,我来到了道德武观。看着道德武观的威严的,古气的门褴,尤其是在最上面的两条红龙,那庄严且神秘的色彩,融合进威严且古气的门褴,展现出一派尤如青山浮云的独特感觉。

    我缓缓的走近,欣赏着道德武观在我面前展现出的风采。这时,一个穿着道袍的少女,慢慢的出现在门褴内,疑惑的看了我一眼,似乎有些犹豫,再次仔细的看了看我,走了出来,对我喊道:

    “你就是那个叫黑夜的么?”

    我看了她一眼,微微点头,猜测她可能是傅华安排这里等我的。

    果然,少女看到我点头后,皱着眉头说:

    “你怎么才来,我都等了一天了,快和我走吧。”说完,不在理会我,自己转身带头走了。

    我微微一笑,跟着她走进了道德武观!

    顺着道德武观内的小径弯曲而行,一边欣赏着四周别致典雅的园艺,一边看着前方少女那在道袍下突出的美妙曲线,尤其是腰臀部的扭动,随着步伐的左右扭动,狭义的很。

    第八章享受绿儿

    似乎发现了我的目光一直盯着她的腰臀,转过身子鄙夷的看了我一眼。

    “真不明白师傅为什么找你来参加比赛,谭天师兄比你强多了,要不是你的出现,这次一定是他去参加,哼!”说完,再次的用充满着鄙夷的目光看了我一眼,转身快步走去。

    谭天么,看来果然是如自己开始所料,道德武观的意见不一定统一,这个叫谭天的,应该是能够代表参加比赛的人物之一。一边想着一会要如何行事,一边看着前面的少女因为走的太快,所以扭动幅度更大的腰臀,笑了起来。

    不一会,在少女的引领下,我来到了一处幽雅的小园子里。这时,少女再次转身。

    “你在这等着,没叫你别自己跑。”说完,没有等我回答,扭头走了进去。

    我没有理会少女的言语,一边看着这里的布局,一边缓缓的走着。这里给我的感觉,就是充满了香气,整园子的鲜花,让人陶醉,让我欣慰。因为我于生具来的能力,就是控制植物,尤其这些花朵,更是让我有一种亲切的感觉。

    我轻轻的抚摸着一朵魔界的幽花,感受它的生命,感受它的一切。

    这时,身后的脚步声响起,接着就是少女气愤且不满的声音:

    “不是告诉你不要乱跑,你怎么不……”

    “绿儿,不得无礼!”傅华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接着娇柔的声音说;

    “黑夜不要怪她,小孩子不懂事的。”

    我转过身子,看着身后不远处的傅华以及叫绿儿的少女,看着她不满的皱起眉头,微微翘起嘴角。

    “她还小么,我看不小了,该大的地方都很大了。”

    “没想到黑夜对于绿儿的观察还是蛮仔细的,好了,我们现在谈谈正事吧,绿儿,你先出去。”傅华一愣,显然没有想到我会这么说,眼光闪烁一下。

    “是,师傅。”说完,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傅华,似乎想说什么。

    “怎么还不出去?”傅华有些不满的问。

    “师……傅……”深吸了一口大气,似乎终于股起勇气。

    “师傅,我还是认为谭天师兄适合这次的比赛,这可是我们道德武观的大事,怎么能让外人代替?我感觉谭天师兄是最好的人选了。”说到谭天师兄这四个字,脸色微红,春光荡漾。

    傅华没有打断绿儿的说话,而是在她说完后,来到她的面前,温柔着,轻轻的问:

    “你是认为谭天比较适合么?”

    似乎看到自己的师傅没有打断自己的话,而且还咨询自己的意见,绿儿有些得意的回答:

    “是……”

    “啪!”的一声,在绿儿刚刚开口的瞬间,傅华给了她狠狠的一巴掌!

    绿儿被这突如其来的巴掌震呆了,吓的赶紧跪了下来,连眼泪都不敢去擦,颤抖的哆嗦着。

    “废物,白养了你这么多年,现在长大了,不听我的了,是么。以为我不知道你这几天晚上都在谭天那里么?居然还敢管我的事情,滚回去,自己想办法惩罚自己,我一会回去要是不满意,明天把你送妖族当礼物去,滚!”傅华一脸青色,怒斥道。

    “是……”蚊蝇一般的声音,绿儿颤抖着从地上站了起来,含着眼泪,小心的退开……

    我很感兴趣能看到这一幕,很欣赏傅华的性格,这样的女人,很有味道!

    接着,整理了一下鬓角的头发,傅华转过身子,嫣然的笑道;

    “到是叫黑夜看笑话了,这丫头,越来越不懂事,不教训下不行!”

    “无防!”我微笑着回答,同时接着说:

    “不知道我的符咒做完了没有?”

    傅华笑道:

    “当然是做完了,要不怎么能让你明天去参加比赛呢。这不,就是这个!”说完,从身上拿出一张黑色的符咒。

    我伸出手,傅华略微考虑下,把符咒放到了我的手上。我看着这黑色的符咒,过了一会,说:

    “怎么用?”

    “只要把能量诸如进去,然后放在地上,就可以召唤出风水山龙!可以用十次,十次以后报废。另外你也可以十次一起使用,当你把能量注入进去的时候,你能明显的感觉到里面有10层,没注入一层,就可以施展一次。

    同样,如果你一次注入多层,就可以使能量叠加,威力很是惊人的!你如果不怕浪费一次,可以现在试下!”傅华自信的说。

    我看了看傅华自信的表情,把符咒收了起来,微笑着说:

    “没有必要实验了,还有,似乎你们道德武观的意见不太统一?”

    “这个你就不要管了,有些老家伙不赞同而已,不过没关系,我说的算,一会你和我去道德武观的大堂,我把你给他们介绍下,算是过个场,然后就可以了!”傅华嫣然道。

    真的会向她说的这么容易么?我没有说话,但是却暗自小心,一旦时机不对,要赶快敲诈,加重筹码才是重要,或者,自己可以挑起些事端……我卑鄙的想着。

    “东西也给你了,我傅华是很讲信誉的,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现在,我们去武观的元老内堂吧,刚才你来的时候,我已经在里面找人通知他们去元老内堂了,估计现在应该都在,请吧。”说完,妩媚的笑了一笑,很是迷人,不过如果是腾佐织香比较,就略逊一分。

    在傅华的指引下,穿过几个阁楼,来到了一处空旷的草地,在草地的正中心,有一个不大的五角阁楼,古声古色的阁楼,从阁楼有些残损的外表来看,似乎存在了许多年头。这就是道德武观的元老内堂么?

    看出了我的疑惑,傅华的俏脸有些暗淡,无奈的说:

    “这里就是元老内堂,本来以我的意思,这里应该建造一个大的,比较实用的内堂,可惜,老家伙们对于这个古老的阁楼有着很深的感情,再加上没有什么原则性的问题,所以就一直由得他们了,请进吧。”

    我点了点头,同傅华走了进去,在进入内堂的时候,我轻轻的说:

    “有一句话,很早就想说了,你对你的那个男人,还真是不择手段呢……佩服!”

    傅华的眼中闪出一道杀机,随后散去,无奈的看着我,青着脸走了进去。

    刚进内堂,突然感觉从四面八方传来众多的压力,于是脚步微微一顿,退后一步,让傅华在前。

    对于这样的地方,我一向谨慎。

    果然,在傅华进入后,压力消失,同时我也开始打量起四周。这是一个不大,但却很别致的房间,在两边各摆放着三排椅子,椅子上坐满了人,男性居多,大都是老者,女性只有四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