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01 遥远的路途
    素体生命已经没时间站起来了,面对凶猛喷射的振荡冲击波,它交叉双臂,反手抓着柴刀状武器挡在胸前。冲击波在冲过柴刀状武器的时候仍旧被剖成两半,但是被切成两份的冲击波再一次吞没了它。在黑白色的线构世界中,我清楚看到它的身影在振动,并且这种振动很快就失去规律,左右上下不停被一种强大的力量拉扯压缩,身形轮廓变得极其模糊起来。在这个过程中,就像是逐渐失去水份的沙堡,似乎随时会失去粘合性而崩塌。

    它最终没能抵抗这股沛然的冲击力,再一次被推着向后倒退,它的双脚深深插在地上,努力不让自己失去平衡,这让地面再一次被犁出长长的沟壑。当冲击波产生的现象削弱后,它的身体到处都在冒烟,看上去就像是被加热过一般。

    它一动不动半蹲在地上,防御礀势凝固了一般,似乎机能已经停止了,但是我不能肯定,因为无法从坚硬冰冷的无机质外表判断它是昏迷还是死亡。活动时间还剩下二十秒,我向前踏前一步,再一次举起刀状临界对冲兵器,就在这时,它抓住柴刀状武器的右手发出碎裂的声音掉在地上,身体原本出现裂缝的地方,也不停掉落细碎的素体物质。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人类身上,一定很痛吧,但是对素体生命来说,也许并没有痛觉,即便它感到疼痛,我也无法从它的外表判断出来。不过,这么严重的伤势足以将我们之间的实力差距扭转过来。

    我取消了超频状态。视网膜屏幕中,三维全息的自检模型有不少被义体化的部位呈现黄色,并发出警告:

    ——受损度百分之三十,预计修复时间一小时三十三分。

    ——强制降温

    ——错误。错误,错误……降温功能开启失败

    ——强制降温第二次尝试

    ——错误,错误……降温功能启动

    从义体化的部分传来一股冷流,迅速向全身扩散,并且从这些义体化部位的毛孔中喷出一层薄薄的白雾。滋——

    我活动着好似生锈一样的关节,虽然距离极限之前就停止超频,但是身体机能仍旧被大幅度被削弱了。不过没关系,敌人比我更惨。如果无法制止身体的崩溃,它会渐渐如同之前被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击中的物体那样四分五裂,变成碎石或沙子一样的东西。

    即便是素体生命,变成那种样子也不可能活下来。

    我根据这种现象和武器的名称进行猜测。也许这就是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的力量,针对素体生命的基础本质构成的共鸣和振荡,让其从分子、原子或更微观的层面上,失去结合的力量。就像由碳基构成的人体一样,要形成生命。就必须构成组织,失去彼此结合的力量后,单纯的碳原子没有任何意义。

    这名女性素体生命在构成身体的物质散落到一定程度时重新出现反应,这个时候。它身上的铠甲状身体组织已经所剩无几了。它挣扎着想要移动身体,但这只能让身体的崩溃幅度越来越大。咯咯咯的声音不断传来。在它尝试用剩下的左手支撑身体时,左手也断裂了。这让它再一次摔倒在地面上。紧接着,从它的身体从腰部开始断裂,腰部以下的组织,碎裂成一块块的素体物质,我可以清楚看到,它的体内没有任何器官。…,

    这个素体生命,渀佛完全由素体物质构成,由素体物质填充,就像一尊实心的雕像,没有任何多余的功能器官。说不定连头部也没有大脑,但又绝对不是没有智慧的机械一样的冰冷死物,我这么想着,这种生命到底是如何思考的呢?

    也许是用整个身体进行思考吧。

    女性素体生命仍旧没有立刻死亡,它静静地躺在地上,将上半身弯曲起来,面具一样的脸上,素体物质崩溃的缺口越来越大,它就这么凝视着我。

    是的,我觉得它在凝视着我。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一种莫名情绪弥漫在我的心中。这种情绪不是主导我做出最后一击,而并非等待它慢慢死去的因素,但绝对是让我做出这个决定的重要因素。

    “再见了。”我用正常世界的语言这么说着,“但是,这也许不会是终结。”

    我将最后一刀挥下,在压倒性的振荡冲击波中,女性素体生命的身体如同沙土一样风化,被凌乱的气流吹得毫无踪影了。

    这个顽强的家伙,是某个末日症候群患者的投影吗?它成为素体生命,然后被我消灭,这个过程在现实世界的体内基因战争中,又代表着什么呢?无数的思绪无可遏止地涌上心头,之前那种莫名的情绪宛如被滋润了一般,渐渐在体内膨胀。

    这种情绪说不出来,好似很复杂,又好似十分简单,但是绝不好受。尽管如此,我这副义体化的身体仍旧一如既往地稳定,呼吸也没有一丝波动,我相信,自己的眼神也是一样平静。我将刀状临界兵器重新挂回腰间,拾起被交战的气流席卷到远处的电子鱼枪和柴刀状武器,回到机车旁。

    体积更大的机车没有电子鱼枪这么好运,它明显还是被战斗的余及到了,当我试图发动它的时候,立刻发出呜呜的空转声,就像是什么地方的齿轮没有接上一般。用数据线进行直连后,也没能搞懂到底是什么地方出错,错误信息框一个接一个冒出来,虽然懂得这些错误信息的含义,但是根本就找不到导致出现这种信息的最根本的原因。

    无计可施之下,我走下机车,狠狠朝车体踢了一下。机车一阵颤动。发出哐铛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掉落下来,不过,没在地上看到。不过。这种愚蠢的行为反倒让机车成功发动起来,虽然又弹出新的错误信息框,但至少是能动了。

    真是幸运。我这么想着,重新跨上坐骑,朝畀的坐标处进发。

    穿过斑马线道路,进入疑似前堂的大厅,“保护伞工业集团”相关的图案和词汇变得更多了,巨大的设备一个紧接一个伫立着。但大部分已经报废。我一点都不清楚,这些设备到底有什么用处,这个宽阔的建筑到底是什么用途——像是工厂,又像是实验室。许多地方都用构造体围起来,部分地区出现层落,每一层都有不少房间,但时间紧迫,我没有进去一一搜索。只是沿着最宽敞的道路深入,很快就看到了像是出口的地方,这一部分的光线有些阴沉,弥散着朦胧的红光。这让出口显得白亮而鲜明。

    内缩结构的大门没有完全开启,但是出口的宽度足以让机车驶出。

    我没有放慢速度。就这么风驰电掣地驶了出去,在穿门而过的瞬间。机车下方变得空荡荡的,亮光和景物从霎时间开阔起来的视野蜂拥而至,然而,道路消失了。我这才发觉,这个出口竟然建立在悬空的位置,最下方的阶梯距离出口足有三十多米。…,

    飞跃起来的机车落在阶梯上,沉重的震感伴随着金属敲击声传来时,我不由得暗暗祈祷,这辆破车可别在这里抛锚了。可是天不从人愿,更多的错误信息框几乎占据了右眼的视网膜屏幕,机车向前吭嗤吭嗤地移动了十来米,就发出噗的一声,传来一股难闻的气味。

    发动机彻底停止工作,关于车体的数据也再没有发送过来,机车的图标刷地一下从视网膜屏幕中消失了。

    看来是真的不行了,而且,就算想要维修也做不到。我只会修正常世界的自行车。

    我只能拔掉数据线,从机车里走出来,用力朝车体踢了一脚,期望它能像之前那样重新运作起来,然而车子安静地就像是废铁一般。我抬头眺望自己落脚的阶梯,在前方的一百米距离内,就只有这条蜿蜒向上道路,两侧伫立的墙壁没有门,但有窗口,只是这些看似窗口的空洞最低的也位于二十米之上,内里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到。而更远的地方,巨大的建设机器在层层叠叠的由建筑构成的山体上爬动。光线似乎黯淡下来,宛如傍晚时分,涂上一层迷蒙的昏黄的色彩。

    不知道为什么,这片异域的景色反倒让我的心情重新安宁下来,我踩着每一层都有两米宽的阶梯,一步步向上走去。

    两侧的墙壁上方开始出现一根根的锥形长柱,也不知道有什么用,或许只是一种装饰。向上眺望的话,天空似乎被这些逐渐增加的长柱分割成一片片,有时会从上方坠落一些例如石块和金属块之类的物件,就像年久失修的危房区,相当危险。我觉得有什么家伙在上面活动,但根本无法验证。向前走了一百米后,阶梯开始分成三条岔路,一条正中直行,另外两条分别向左右两侧弯曲,岔道入口处,彼此之间只有一堵两米宽墙壁的间隔,墙壁上贴着用构造体制作的海报或告示一样的东西,上面写的内容大概是:

    “我曾经也是一位优秀的战士,直到那一天,我的膝盖中了一枪。

    ——关爱伤残人士,他们需要你的帮助。

    保护伞工业集团,出产最优秀的战斗义肢,让你不需要再担心膝盖。

    这样的意思……

    又有莫名的想法和情绪从脑海中滋生出来,不过,在它变得具体化之前,我制止了它。

    因为这份告示牌画有向左转和向右转的示意图,因此我选择了继续向前走。离开岔路口,两侧的墙壁随着前行逐渐变得低矮起来,不过,也可能是台阶在向上攀升。不一会,墙壁上出现大门的构造,而不再仅仅只有窗户了,而在更前方,已经可以看到台阶的尽头。那里的墙壁降到只剩三米高,而且明显是一处房间的外墙。

    当我踏上台阶的最高处时,一片足球场大的十分平整的平台出现在眼前。平台上涂有红色的图案——巨大的圆圈中是一个准星般的十字。而单轮机车就停靠在十字的中心,但车体仅仅占据了十字交叉中心区域的四分之一。畀完好无损地走下机车,摘下头罩,露出那张残缺的面容。

    “我的车子在战斗中损坏了。一个素体生命在前面的工厂处将我堵住。我迟到了吗?”我对她这么说到。

    畀没有回答,只是摇摇头,从颈脖处拉出一根数据线递给我。

    我将数据线接上自己的颈脖接口。…,

    ——我在你抵达前重新绘制了地图,最近一段时间,建设机器来过这里,把地形改动了。

    我开始意识到,畀的发音系统可能有问题,似乎只能通过这种方式进行对话。不过。这让我觉得她并非讨厌和我说话,不禁有些高兴。

    ——接下来怎么走?

    ——距离车站估计还需要半个小时的车程,不过,因为建设机器改造过附近的地形。所以碰到敌人的几率不会抬高。它们也好,我们也好,都必须重新适应新的地形。

    畀这么说着,将数据线从我的颈脖接口上拔下来,这条数据线就像有弹性一般缩回她的后颈中。她朝我打出手势。示意我上车。这种机车在完全状态可以搭乘三人,不过驾驶室只能坐两名,有一名要坐在护盖上。我跨上驾驶室的后座,揽住畀的腰部。手掌传来防护服粗糙的触感,但仍旧能够感受到防护服包裹下的纤细身体。而且,有一种温暖的感觉。渀佛体温渗透了防护服,大概是我的错觉吧。

    机车发动起来,我们开始向新的方向奔驰,畀和我共享了新地形的数据,在视网膜屏幕的地图中,代表我们的光点和代表目的地的光点已经十分接近了,但是相隔区域的地形却相当复杂。事实也的确如此,我们不时会闯入一些看似有出口,但实际已经被堵死的死巷,又或是原本可以通行的阶梯,在中途就被新的建筑拦腰截断。畀之前收集到的新数据,仅仅是一个地形的大概轮廓而已,细节处简直一团乱麻。而建设机器仍旧没有离开这片地区,无论在什么地方,都能看到它那巨大而沉重的躯体,以及建造物体时不断喷溅出来的大量火花。

    巨大的噪声和错综复杂的地形的确让我们撞上敌人的几率减少了,但也并非完全没有碰到,有时能够看到远方的建筑或阶梯上有模糊的身影闪过,不过,即便撞上敌人,也是零散的安全警卫,没有任何反抗余地地就被我用刀状临界兵器解决了。它们也没有召唤同伴,大概是仍旧在收集新的地形数据,但是在失去安全网络的情况下,更新的数据无法即时共享,也就无法即时让同伴抵达的缘故。

    不时有战斗的声响从远方传来,这个时候,我们就会远离那个方向——那种相当剧烈的现象也就只有素体生命才能制造出来,我们可不想在碰到那些家伙,虽然事实已经证明,临界兵器的确能够对它们造成致死性伤害,但是我没有把握同时面对复数的素体生命,更何况如今义体的损伤仍旧没有完全修复,我的战斗力正处于低潮期。

    畀带着我不断在迷宫一样的地形中穿梭,终于在攀上一条环墙阶梯后,居高临下俯瞰到了那座车站。阶梯并不直接通向车站,但是向右望去,车站就在我们下方大概一公里的地方。它不像地表入口处那样直接连接隧道,有一个巨大的椭圆形的外景大厅构造,巨大的招牌已经断裂,字样也看不清楚,不过畀告诉我,那就是三十三区的车站——当然,是距离我们最近的车站,实际上,在三十三区完好的时候,从地表通往三十三区一共有三个高速列车入口,但是其中两条已经被素体生命摧毁,不知道为什么,它们一直保持着最后一个入口,就像是故意等待什么人进来,也许是统治局的增援,也许是其它的什么。

    就和那些冒险者当初估计的一样,三十三区在恶魔大举入侵地表城市之后,统治局的一部分原住民退入三十三区,安全系统就封闭了城区里这三个连接地下和地表的入口,并且这个举动已经维系了相当长的时间,畀表示大部分三十三区的原住民都只听说过曾经的地表城市,却从来没有见过地表到底是什么模样。

    他们再也没有机会回到地面上了。

    比畀更年长,职位也更高的莎或许知道当年地表城市所发声的事情。尽管如此,在三十三区出生的畀对那个完全不了解的地表没有任何兴趣,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到上面去。而今,她们只是想要借助统治局的力量离开三十三区而已——莎是这么说的,我无意去判断这是否是她真正的想法。

    统治局还建在吗?不知道,但至少,安全系统仍旧在运作。(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