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397 畀
    ———————————我是华丽的分割线————————————

    我不知道车站在这个城区中的那个位置,一路上,层层叠叠的阶梯和房子将视野拘束在十几米的范围,畀迈着轻快的脚步,在三十分钟后带领我转过一个转角,又攀上一条格外漫长的阶梯。如此长的阶梯仿佛直接通向这个城区的最高端,似乎能够触摸到在天顶上纵横交错的巨大管道,然而,并不如此,天顶距离我们的位置还要更高,在下方时,城区笼罩在一层朦胧的亮光中,宛如夜间灯火辉煌的世界,沿着阶梯向上攀行,这片朦胧的光就渐渐黯淡下来,取而代之的是无比巨大的阴影笼罩在阶梯和四周的建筑上,在金属天顶和管道上闪烁的光芒宛如繁星点点——它们是绿色的、红色的、黄色的、白色的,仿佛整个三十三区伴随着这闪烁的光芒在呼吸。这是在正常世界完全不可能看到的冰冷,奇异,充满了颓废之美的光景。

    最终,我们抵达了一个极高的平台,普通人是不可能以同样的速度完成这段旅途的,如同反复涂抹的厚厚的阴影充满了质量感,压在人的心中,令人喘不过起来。只是,对于我和畀这样经过改造的人来说,并不受到这些压抑情绪的影响。

    站在平台望去,我看到了一片广袤而壮阔的景色,城区如同巨兽一样匍匐在脚下,而我们看到的仅仅是它身上的一片皮毛,交错起伏,完全没有规律的阶梯和房间,就是这只巨兽身上的毛发和鳞片。它们散发着宁静的微光。曾经有许多原住民居住在这一片巨大城区中,可想而知,脚下的这片笼罩在雾一般奶白的光芒中的世界本不是如此清冷。

    每当我回想起莎的话,居住在这片广袤区域中的人们在一场生命形态的战争中死去。不断死去,被敌人杀死,被自己人清洗,就不由得不寒而栗。这片清冷又宁静的雾状光,仿佛发出咀嚼的声音,品味着死亡的味道,而这个味道至今仍旧没有消弥。

    “人”被当作材料,做成建设机器。建设机器继续用人做成的材料,永无止境地建设着这个世界,而在这个世界中,在某个阴影之中。潜伏着张开獠牙的怪物们。生存在这里的,不再是人类,而是素体生命,统治局安全系统,不得不改造自己以存活下去的构造体生物——当我的情绪开始波动。就不由得想到,这里不是什么破灭的世外桃源,也不是什么拯救世界的基地,更不是正义使者曾经所在的据点。这里就是地狱。

    真真正正的地狱。

    能在这里存活下来的,不是人类。而是其它的东西。

    这是统治局用原住民自己的身体、人格意识乃至于灵魂的存在所建造出来的扭曲之地。

    这一切的开始,正是因为这里的原住民们发现了不该发现的东西——灰粒子。

    理所当然。这些家伙会发现这种毫无道理的东西是多么正常的事情。因为包括这里和正常世界的整个世界,都是末日症候群患者和超级系色程式所构造出来的,这里存在的一切,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一切,都是末日症候群患者体内因子战争的倒影,是现实变异的象征,是人格的诞生和消失,以及意识和程式交互影响的结果,甚至是在“剧本”引导下的选择。“病毒”早已经从本质上侵蚀了这个既接近现实又无比虚拟的幻境。…,

    无论正常世界多么和平安详都好,都只是一个幻觉,对于正常的人格意识来说,这个世界,早就已经病入膏盲了——生存在这里,仍旧坚持着自己是“人类”的人,是绝对不可能获得幸福的。

    统治局中曾经发生的故事,是否象征着未来正常世界将要发生的故事?

    我俯瞰着三十三区,再一次无比清晰地意识到,无论有没有剧本,这个故事的结局都将是“末日”,只是时间问题,仅凭一个“高川”是无法挽回这一切的。

    畀站在我的身边,一声不响,影子笼罩在她的长袍上,仿佛将她融化为阴影的一部分。她是如此宁静,就如同眼前这片景色的缩影,我无法猜测,她如今在想些什么,又或是,已经什么都不再想了。在我看到她之前,在我诞生之前,她就一直在这个三十三区中徘徊着,就像一个幽灵,为莎寻找材料。她想得救吗?但是,没人能够救她,也许,她和莎也不再需要拯救,因为,她们早已经放弃了原有的生命形态。莎告诉我,她们想要离开这里,但是,这或许只是她们的一个执念,一个在曾经的生命形态下所祈祷的愿望。

    因为,我从她们的身上,看不到生存的渴求,和对死亡的恐惧。

    修复城区系统,离开这里,这是她们唯一能够支持自己生存下去的目标。

    除了这个目标,她们还拥有什么呢?

    我甩甩头,将这种罗曼蒂克的想法抛之脑后,这仅仅是一时感性的膨胀而已,它也许是事实,也许距离事实有千万里之远。所以,这种“人性化的思考”没有任何意义。

    没有意义,对任务没有意义,完全不会干扰义体固有的冰冷而规律的逻辑。

    我们在平台上站了许久,以至于让我觉得,这是畀在缅怀过去的一切,我任凭感性在脑海中流淌,身躯只是机械地冰冷又安静地,宛如一具物体般,陪伴在她的身边。

    畀终于有了动作,她抬起手,指向十点钟的方向,似乎在告诉我,我想去的地方就在那个位置。她或许能够从盒子大小的房子,以及链条大小的阶梯中,分辨出哪一个是车站吧,但是,我是无法做到的。所以,她的动作对我而言。没有任何意义。

    畀又一次跑起来,她带着我沿着平台边缘,那里有一条开凿在如同悬崖峭壁般的巨大墙体边缘的蛇道。只能并肩走两人的宽度,当我们走在上面时。不时从边缘掉落碎片,仿佛随时会崩裂一般,发出沙沙的声音。只需要向侧过头,就能看到几乎呈现九十度,没有任何承载物的绝壁,足足有几百米高——我们沿着台阶爬上来,已经爬得如此高了。

    跌下去的话绝对没有幸理,在这里被攻击的话。也没有任何可以闪躲的地方。我和畀就在这条漫长的蛇道上,快步向前跑着。

    在旅途中,我时而可以看到脚下城区的远方,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变化。安静地聆听,也能听到一种轻微却沉闷的声响从那个方向传来。那是战斗的声音,我不清楚是什么东西在战斗,也许是近江、席森神父、走火和锉刀的团队,但也有可能是素体生命和正规安全警卫。

    距离我们实在太遥远了。仅仅是靠跑的话要抵达那边,不知道要花费多长时间。

    但这同样意味着,莎和畀所在的地方,偏远却足够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