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05 安全脱离
    封印在艾鲁卡身上的深红色是江的力量

    被江的力量吃掉的话就会彻底从世界上抹消这一点我毫不怀疑

    另一方面我却直觉感到艾鲁卡不会动手不应该说在这里吃掉所有人并不符江的期望或美学当然我仍旧无法确定怎样的发展才是江的期望和美学但是我能感受到来自生命本能的死亡恐惧和无比强烈的压迫感却没有产生会在这里死掉的预感

    从气势逼人的艾鲁卡和巫师们身上我能感觉得到敌意十分强烈但是仅仅是敌意杀意没有释放出来只是在凝聚着

    我说过我们很快就会见面了少年艾鲁卡居高临下站在天上俯瞰着我他顿了顿手压礼帽正了正说:不过这一次只是打个招呼而已下一次你就没有这么幸运了高川

    我没有回答在视网膜屏幕中艾鲁卡的身影被拉到最大就如同他跨越了空间的距离面对面站在我的跟前准星不断在他的身上游移然而飞速流淌的数据交错着大量的乱码让脑硬体无法进行解析我对艾鲁卡既熟悉又不熟悉他一直存在于我的身体中但我对他一点都不了解我是一名末日症候群患者本该如同其他患者那样来自正常基因的人格意识和来自沉睡因子的人格意识不断发生冲突在这种冲突中两种人格意识不断死亡又诞生直到两种因子结构发生决定性的变化然而我所知道的在这具身体里不断死亡又诞生的人格意识全部是高川作为由沉睡因子所诞生的人格意识艾鲁卡也曾经经历过这种过程吗不清楚但是一种来自于本能的答案却在耳边轻语:艾鲁卡在很久以前自从它诞生之后就一直被禁锢在角落之中但正因为这种禁锢让他和高川人格意识在某种形式上隔离开来所以它从来都没有死亡

    高川和其他的末日症候群患者完全不同人格意识虽然会受到艾鲁卡的影响但死亡从来不是因为艾鲁卡的存在

    末日症候群患者体内所产生的人格意识都会在末日幻境中产生倒影这种倒影在自身意识、体内因子的变化和超级系色中枢程式的作用下会拥有一些奇怪的力量虽然不是每一个人格意识在末日幻境中的倒影都能获得这种力量但毫无疑问它们每一个都拥有这样的可能性

    超能天赋灰石强化者魔纹使者巫师……大概就连统治局、安全系统和素体生命都是这些本质类似的可能性的体现吧

    那么排除江的力量一直被禁锢在身体中的艾鲁卡到底会在末日幻境中拥有何种专属于他的力量呢

    无法解析至少目前他所展现出来的强大力量都以江的深红色力量为主他会和末日真理教的巫师凑到一块甚至有可能和素体生命合作这些事情都在预想之中但却是最坏的预想他的存在一定会让末日真理教的步伐进一步加速这个世界的末日说不定会比剧本最初所设想的时间更早到来

    艾鲁卡的出现和作为所预示的可能性让我再一次感受到时间的紧迫尽管我并不清楚他到底用了什么手段让两股存在于两种世界中的力量如此快速地整合在一起也许江封印在他体内的并不仅仅是单纯的力量也许他自身特质所产生的力量让他变得与众不同

    我必须在末日到来之前找到人格保存装置和精神统合装置才能拯救咲夜、八景和玛索

    即便艾鲁卡以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俯瞰着我但我心中没有因此产生任何负面情绪仅仅是冷静地沉默不语现在的他远比现在的我更加强大这一点毋庸置疑也许在江真正降临这个世界之前他会是最强大的生命但是接受了江的力量才能独立存在的他必将受到江的意志的束缚我不知道江究竟在想什么但既然它没有释放出在这里灭绝我们的杀意那么艾鲁卡就不可能违背这个意志…,

    真是可怜可悲愚蠢又令人同情的存在呀艾鲁卡你觉得江真的不会把你吃掉吗

    因为害怕被吃掉因为害怕被禁锢所以才借助会吃掉自己的怪物的力量独立出来简直就是饮鸠止渴

    我相信他明白这些事情一定是反复多次地考虑后才做出这样的决定但正因为如此所以才显得可怜、可悲、愚蠢又令人同情

    尽管如此我们已经成为了敌人曾经存在于一个身体中如同最陌生也最熟悉的双生子的我们一定会在某一天杀戮彼此吧当我仰视着如同神一般君临于天空的他时心中就不由得产生这样的想法

    我还能对他说什么呢他在某种意义上就如同高川一样固执又愚蠢他绝对早就做好承担自己选择所造成的后果的觉悟了对于一个早有觉悟的人一个如同固执又愚蠢如同自己的镜中倒影般的存在又如何能改变他的想法呢

    何况目前看来认为他的选择是错误的我正处于绝对的下风

    终究我只能以沉默的态度回应他的说话注视他的膨胀看他消失在视野之中……或者我在某一天消失在他的视野之中

    是的艾鲁卡并不需要我的回答他继续用陈述的说着:你不能杀死这个素体生命我要带走它

    其他冒险者们蠢蠢欲动开口辱骂这个他们第一次见到的敌人似乎气势上落于下风让他们十分难以忍受我明白这些人都知道对方的强大他们之前在大厅中和面前的这些敌人交手过但是造成这种辱骂的行为并不来自于被压迫的屈辱感而是一种更深沉的恐惧感他们需要一点让自己能够重新站起来面对这个强大敌人的支撑物

    然而这个支撑物除了口舌之争还能有什么呢

    是的我明白我不会去嘲笑他们这没什么好嘲笑的害怕比自己强大的人害怕被他如同捏虫子一样杀死这是十分正常的事情而且想要重新振作起来并真正付之行动不正是一种坚强的表现吗尽管这种挣扎真的十分丑陋

    只有近江、席森神父、走火、荣格四人和我一样沉默地直面着天空上的艾鲁卡其他人翻来覆去都是一些毫无营养陈词烂调的脏话苍白简陋得让人难以忍受相信和我一样沉默的人听在耳中也一定会有同样的想法吧但是没人会去阻止他们

    艾鲁卡突然伸出一根手指朝辱骂他的几位冒险者点了点那几位冒险者立刻被一股喷泉般从脚底突然喷发的深红色液体覆盖在这片深红色液体散落的时候整个身体都不见了踪影大概是被彻底吃掉了吧其他冒险者惊恐地避开这几道深红色喷泉

    虽然早已经做好会被杀鸡惊猴但是这种突如其来的攻击完全没有人预料到

    我环视这些冒险者从他们的眼睛中看到了一种仿佛铭刻在灵魂上的恐惧这是来自江的抹杀性的针对生命半身的力量所造成的恐惧如今我也无时无刻在承受着相同但更加巨大的恐惧因为我是最接近江的男人

    真痛啊因为江的力量再一次波动我的左眼再一次燃烧般痛苦我按了按左眼球它在眼皮底下一个劲地抽搐

    在冒险者们回过神来试图做出反击的时候艾鲁卡比他们更快地挥了一下手臂数十条深红色的缎带从他身后的火烧云中激射出来

    站在我身侧的近江第一次时间举起行李箱当作盾牌其他魔纹使者也在一瞬间爆发自己的力量但我比他们更快从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中激发的振荡冲击波笔直和深红色缎带发生对冲两股力量的对撞比起这股深红色力量抵御住我试图斩杀素体生命的那一击时所造成的动静更加猛烈…,

    以对撞处为中心视野中的那部分空间仿佛都被抹去了颜色只剩下黑白色的影子我似乎看到了巨大的齿轮一个接着一个咬合转动的场景仿佛那就是构成这个世界的规则当视野的景色恢复正常时无数的节点状漩涡悬浮在那片对撞区中过了一秒才渐渐黯淡消失

    尽管产生了十分惊人的现象但是深红色的缎带并没有完全被振荡冲击波消弥掉又有四名冒险者的身体被贯穿在众目睽睽中融化成击杀自己的深红色力量的一部分

    真是可怕的力量现在除了我、近江、席森神父、荣格、走火、锉刀和洛克之外就只剩下曾经在统治局地表载了我们一程的司机卡西斯这些熟人了

    哼又杀了无聊的东西

    艾鲁卡说着伸手一招被深红色液体包裹成巨茧的素体生命向他的方向缓缓飞去

    真是遗憾本来想和你过上几招但是她的意志无法违背艾鲁卡压了压帽檐如此说着:看到现在的你仿佛让我回到了我们第一次见面的那栋房子里……真令人怀念呀说罢他伸出拇指向下一倒再会了高川希望下一次见面的时候你能让我有点新奇感

    留下这句话深红色的力量如披风般将艾鲁卡包裹起来伴随着一道深红色的旋风消失在视野之中

    悬浮在半空的十数名巫师们也伴随着灰色漩涡状的传送门消失了

    我们八人彼此面面相觑好久只有一片沉默过了一会一阵机车的轰鸣声打破了寂静一直不见踪影的畀驾驶机车在抵达我的身前时做了个急刹车她已经重新戴上防护服的头盔了她将脸微微转动似乎在环顾其他人随后转向我似乎在询问我问题

    是的就是这些人我觉得自己能够明白她想问什么般回答到

    她将头转向艾鲁卡他们消失的方向又将头转回来盯着我看

    是的是我认识的家伙下次遇到他的话就像之前那样远远躲开吧……不畀你最好一辈子都不要再遇到他我对她说那是个不祥的东西

    畀仍旧紧盯着我仍旧不发一语当然她似乎不可能以正常的方式发声但也没有使用数据线直连交流的动作

    但我似乎仍旧明白她在以无声的语言说些什么

    是有这个可能他们大概已经和素体生命联盟了他们那些穿斗篷的怪家伙吗是和我身边这些人一样是陌生的外乡人但是实力挺不错麻烦不并没有那么糟糕既然那个深红色的家伙没有在这里杀死我们那么在一段时间内包括素体生命在内只要不进入他们的地盘他们应该不会干扰我们的行动

    畀点点头将头转回驾驶室中似乎在和莎联系

    高川这个小不点是什么人锉刀开口问到

    三十三区最后的原住民我的回答让其他人都露出惊讶和好奇的神色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原住民锉刀说接着她抬起头看了看天色在艾鲁卡离开后原本被深红色浸染的天空又变回了原本的样子只留下残破的车站和狼藉的广场她转向大家说:我想我们遇到了从没碰到过的严重问题我们应该找个安全的地方修整一下

    众人点点头锉刀又转头对我说:看起来你和小不点发生了一些事情希望她能带我们去安全的地方

    当然她也需要我们的帮助这里的确发生了不寻常的事情我想如果我们要重新回到正常的世界必须和她们合作我说

    她们走火问

    是的她们畀还有一个同伴具体的情况有些复杂但这里不是交流的好地方于是我简单解释到:是个叫做莎的女性如果你们看到她会大吃一惊吧她曾经是这个三十三区的研究员如今正在进行安全网络的维修工作她希望我们能够提供一些帮助我们也许可以从她那里换取一些重要的情报和武器锉刀那个秘密研究所已经被那些怪物占领了我可不想去那个地方…,

    锉刀看起来有些气馁经过这一战原本的小队几乎完全瓦解了这对任何当头目的人来说都是一个重大的打击可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这里的冒险者除了我和近江之外都不止一次进入地下了看起来三十三区的发展有些出乎意料但是过去的经验早让他们做好了心理准备比起毫无收获地死在危险的地下区域能够活下来就代表行动还没有结束大概是早就有所觉悟的缘故其他人也没有太过沮丧和悲伤锉刀仅仅是耸了耸肩膀

    现在还有选择吗不仅安全网络无法登录还找不到节点想要回去也没有办法弹药也快用完了这次行动简直就是亏大了不过如果能和本地人合作的话也许能挽回一点损失她这么说到那个叫做莎的家伙会给我们怎样的报酬

    至少可以让我们每个人都拿上限界兵器我这么回答到

    听起来不错限界兵器可不是那么容易搞到的锉刀的目光落在我双手所持的刀状临界兵器上你的这两把武器威力很大不像是限界兵器是从那个莎手中搞到的吗

    我明白她的想法但是即便对莎来说临界兵器这么强大的兵器也不会有太多吧所以只能耸耸肩将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扔到她手中说:借你玩玩这是从素体生命手中搞到的

    素体生命荣格问

    就是那个放炮的铠甲男那家伙已经不是人类了而是新物种统治局是用素体生命称呼它们具体的情况比较复杂我回答道

    听到我这么说大家又沉默下来近江倒是毫不在意翘起二郎腿坐在行李箱上电锯就差在身边可她用手背托着下巴似乎在思考和当前状况无关的问题大概又在琢磨命运石之门的计划了吧她似乎除了时间穿越的相关理论和实践对其它东西都不感兴趣哪怕是涉及自身安危的情况

    畀再次从机车驾驶室中探身出来用手指戳了戳我的肩膀

    我转过头她递给一根数据线我将数据线接上后莎的头像立刻出现在我的视网膜屏幕中

    伴随着杂讯的沙沙声她的声音十分模糊地传达过来:

    真是令人吃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