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02 追击者
    机车沿着环墙阶梯行驶如同年老巨兽般的车站在右下方缓缓移动阶梯开始向下倾斜许多建筑的屋顶好似快速生长的植物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靠近阶梯层层叠叠的屋顶就如同一级又一级的巨大台阶不久后最近的屋顶距离阶梯只剩下两米远只要一个助跑依靠双脚也能跳过去车体开始倾斜畀控制机车朝屋顶处飞跃落在房顶上后不待两三秒又离开这处屋顶跃向更下方的屋顶如此循环反复一层层地下降

    畀告诉我这些房子中可能有莎所需要的那些由原住民向素体生命转化失败时产生的茧状物但是我告诉她希望能够先抵达车站如果能够和冒险者搭上线我们的效率也许会更高我并不担心走火和锉刀他们不合作他们来到这里一定会对莎这样的原住民感兴趣比起进入那个被素体生命占据的研究所与身为研究员的莎合作风险更低实际上我对莎修复三十三区安全系统的打算并不感兴趣但是我的任务是寻找人格存储装置和精神统合装置这种充满科幻感的物件听起来似乎只有在统治局中才会存在

    我不知道莎到底想做什么我也不太清楚一旦安全系统被修复会有什么迎接我们但是我需要莎和畀这样的盟友

    我想让莎感受到自己的诚意而并非一时的利益合作

    如果离开三十三区真的是莎和畀的心愿即便没有上述利益我的感性也会促使自己努力帮助它们过去的高川一定会受到感性的驱使吧会去寻求两全其美的途径吧但是现在我……不太确定因为义体化之后我觉得自己的感性就如同一个假象——我会为一些东西产生情绪波动但却不会因为情绪的波动而付之行动

    这并非功利化仅仅是太过理性了而已我其实并不喜欢这样的感觉然而所谓喜欢不也是感性情绪的一种吗

    喜欢与否于现在的我而言变得毫无意义

    思维也是如此即便能够剖析如今的自己但这种剖析也开始变得没有丝毫意义因为剖析的结果无法改变感性和理性之间的分量无法促使自我去做那些英雄才会去做的由感性驱使的事情无论这些事情是多么具有超越性又或是具备多少成功可能性

    是的不会再去试图成为英雄不会在试图找出两全其美的道路我的目标是如此明确就像机器一样在彻底停机之前只会执行早已经被锁定的程序

    我能感觉的到是的我能感觉得到这就是现在这个初始化高川和以往的高川最截然不同的地方

    当感性无法影响理性的时候感性仅仅是一个假象而已

    如今的我是一个像人而非人的高川

    如同某部科幻电影中来自未来的人形机械——终结者t800

    在没有碰到更多的敌人搭载我和畀的机车落在和远方车站同一水平的地面上拐过无数的巷道和阶梯前进了将近一千米之后终于抵达车站前方的巨大广场至少两个足球场面积的广场上没有任何东西也没有看到任何活动的生命仅仅是一块空地而已在道路阶梯彼此交错凌乱无序的城区结构中显得异常另类我们将机车开到车站大厅的正门前停放畀下车之后一直以警惕的态度紧紧握住电子鱼枪我也将腰间的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解下来

    我们彼此对视一眼不约而同沿着台阶走进车站中真正靠近这座车站之后才发觉这个建筑十分宏伟外观结构让人觉得更像是一个大礼堂正门前的台阶有二十多层台阶长度将近五十米却只有一个入口阶梯最上方仍旧是平台再往前十米才是入口平台上矗立着一根根巨大的石柱每一根都至少需要四个人才能合抱过来…,

    这个巨大的入口比较起来我和畀就如同蚂蚁一样微不足道巨大的阴影在我们踏上最后一层台阶时就笼罩下来一直向大厅内延伸当我们走进去抬头就能看到位于第二层的环形走廊以及高高的穹顶穹顶已经完全封闭起来大部分地方似乎是由构造体制成然而有一部分和我们所踏上的中央通道相对应也同样宽度的地方是由玻璃状的物质构成透明得几乎可以眺望到遥远的金属天顶

    大概因为太过透明的缘故感觉有些脆弱仿佛轻轻一颗石头就能将之砸碎但实际上应该不会如此

    我没有看到任何人大厅中寂静得只能听到我和畀的脚步声这种死寂得似乎随时会有意外跳出来的环境反而让我和畀完全无法松懈下来

    畀看了我一眼似乎在问:还要继续深入吗

    我四周看了一下觉得这个大厅是最佳的观察场所我们只需要找一处隐蔽的地方暂时歇息一下等待可能会抵达这里的其他人或者等待从这里离开的他们畀对这个意见没有任何意义距离我们离开莎的基地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为了突破安全警卫的封锁线避开素体生命的堵截花了不少时间和精力在这里修整一下并不是什么坏主意

    我们在二层环形走廊的一个立柱后坐下来畀从腰后的长形包裹中取出营养块掰断一根将一半交给我我们就这么一边啃食着营养块补充能量一边等待可能会到来的冒险者亦或是敌人

    视网膜屏幕中的计时器数字迅速跳动期间我和畀没有任何交谈畀就这么安静地抱着膝盖坐在我的身旁直到大约两个小时后隐约从大厅外的远处传来交火声很快交火声越来越近开始能够分辨出爆炸声金属对撞声沉闷的震荡和尖锐的切割还有叫喊的人声……是的十分清晰视网膜屏幕中声音数据被提取出来每匹配一个人就显示一个人的头像——近江、席森神父、走火和锉刀的队伍其中有熟悉的也有不太熟悉的不认识和印象不深刻的家伙以问号替代头像他们的位置坐标被显示在地图上

    他们已经进入广场了而和他们交战的敌人不仅有安全警卫还有一些奇怪的东西——虽然视网膜屏幕中没有匹配出来但我觉得应该是素体生命从声音来判断三方正处于混战的状态这大概是为什么除了近江、席森神父、走火和锉刀之外还有不少人能坚持下来的缘故

    畀从膝盖上抬起头看了我一眼我站起向外走她也毫无异议地跟上来多亏了两个小时的修整时间之前因为超频而受损的部位已经完全恢复过来补充营养块后能量也重新恢复到原来的水平即便要在一次面对素体生命我也有战胜对方的信心

    我摘下头盔挂在腰间以便当自己出现在众人面前时能让他们第一时间认出我来而不是把我也当成敌人

    我们从环形走廊跳到大厅中央正准备沿着中央过道向前走出大门一股气势磅礴的气浪从正前方的入口处涌进来风席卷着尘埃将中央过道笼罩在一片迷蒙中我轻轻抬起左手挡在脸前这股气浪吹得大厅中簌簌作响一大片不知道是什么的轻质的东西被吹飞了不停砸在地上、墙壁上、座椅上发出落雨一样的动静

    在这股风潮彻底停息前有人影随风抛上来狠狠地摔在地上滑到入口前方不一会有更多的人陆续踏上阶梯最后一层连接的平台最先被摔上来的家伙吐了几口血呼喊众人撤入大厅之中尾随在他们身后的是一大片安全警卫然而这些安全警卫也不好过一个巨大球状闪光包围了它们这个闪光是如此耀眼在大厅中拉出长长的影子闪光持续了一段时间平台上所有被闪光笼罩的安全警卫全都冒烟瘫痪在地上剩下几只从地上一跃而起没有进入大厅反而沿着巨大的石柱向上攀爬也许它们想要登上车站穹顶…,

    来人们进入大厅之后来不及喘息一下就在我和畀的面前停住了脚步就像是在诧异大厅中竟然还有其他人

    高川熟悉的声音带着意外的语气响起来

    风声渐弱影子伴随闪光的减弱迅速回缩声音在空旷的大厅中回荡

    锉刀露出惊讶的表情凝视着我

    但是我第一眼看到的不是说话的人而是越过她身边提着巨大电锯的近江——她的气色看起来不错研究员式的白大衣虽然有些肮脏也一些地方破损了但似乎没有受什么严重的伤

    我回来了我这么对她说虽然对我来说再次和她见面宛如隔世但是对近江来说我们分别的时间其实并不长吧

    嗯回来就好近江当然不清楚在高川身上到底发声了什么事情更不清楚现在的高川已经不是原来的高川了但她就像是看到刚离开不久就重新汇合的伙伴和丈夫那样十分平常地没有任何感动地寒暄着

    面前众人的表情有些放松下来

    你怎么……锉刀还想说些什么就被席森神父的声音打断了背对着我们站在最接近入口处的席森神父紧张地喊道:有话等会再说那个怪物追上来了

    众人立刻四下散开一步步向大厅深入后退在他们的前方一个高大雄壮的身影踏上了最后一层台阶——素体物质构成的人形身躯足有三米高就像是一个身穿古代铠甲的将军和之前我所见到的女性素体生命不同它的外表呈男性而且连同头部一起身体完全被铠甲包裹起来显得十分沉重行走的速度并不快但十分沉稳充满了压迫感他的双手左右垂下紧握的拳头显得极有张力从左右手腕处各伸出三根爪子一样的利器右肩上却露出一截极具科幻感的炮管在我的视网膜屏幕中被准星锁定的肩炮被一种警告性的深红色勾勒出来弹出的信息对话框中显示:这门武器正在积蓄能量

    素体生命我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个身材健硕的敌人席森神父魔纹力量没有效用吗

    效用不大它的外壳十分坚硬你说它叫做素体生命听起来你似乎对它有所了解你已经遇到过这种怪物了锉刀代替席森神父回答道这是地下区域最危险的敌人二级魔纹使者的能力大部分的直接攻击类能力都会被削弱至今为止我还没听说过有谁干掉过这么一个大家伙

    来了席森神父挥动双手空气猛然变得沉重就像是快要凝固起来然而对于步步逼近的素体生命来说几乎看不到任何效用没有人开枪显然所有人都知道用正常的枪械攻击仅仅是徒劳的浪费弹药而已当素体生命踏进大厅时六道环绕它身周的龙卷凭空形成大厅中的空气再一次剧烈流动起来伴随而来的一股巨大力量似乎要我们扯入龙卷之中

    大多数幸存者都抓紧了身边的物体固定住自己右侧方的一位不熟悉的二级魔纹使者将左右手掌合拢放在腰侧当风刮到他身上时立刻变成一股摇曳着的火焰虚影一般的火焰熊熊燃烧在他的手掌中一团明亮的光芒不断在压缩三秒后当他将双手推出时这团明亮的光芒立刻化作一团巨大的火焰弹

    火焰弹飞速旋转在它飞行的路线上空气蒸腾起来光线也开始扭曲

    铠甲男素体生命面对这枚声势浩大的火焰弹并没有停下脚步仅仅是将双手交叉在胸前而此时被席森神父操纵的龙卷风也朝素体生命集中眨眼间风和火混淆在一起变成一条粗大无比的火焰龙卷将素体生命吞没火焰龙卷贯穿了地面和穹顶中心不停爆破无数被点燃的溅飞物向四周喷溅宛如压抑已久的火山猛然爆发火焰龙卷近旁的扭曲景物好似在这一瞬间向龙卷中心压缩又再一次膨胀随之而来的是一道肉眼可见的冲击波…,

    近江在冲击波来临前就已经将巨大的行李箱砸在地上并利用箱侧的支架打入地面固定我和她以及畀都缩下身子躲在行李箱之后在冲击波袭来的一瞬间坚实的地面好似地毯一样波动起来除了空气发出的尖啸声外已经听不到任何声音了原本固定在地面上的座椅一排排被冲击波拔起来连同躲在后面的普通冒险者一起向后抛飞

    在尖啸声过去之后不断有物体砸落地面的声响和冒险者的惨叫声不过并不是所有的冒险者都被这股强烈的冲击波殃及池鱼但是能够在原地站稳的家伙大概不是携带有特殊的防御性工具就是拥有二级魔纹的家伙

    我已经张开连锁判定在黑白色的线构世界中火焰龙卷也变得简单起来于是我看到了那个体格极其雄壮的素体生命就那样伫立在火焰龙卷中心身处于威力中心仅仅是交叉的双臂挡在面前

    当他挥开双臂的时候就像是用力撕扯着这道可怕的火焰龙卷它看起来有些吃力但也仅仅是吃力而已三秒之后固定在它手腕上的手爪就给火焰龙卷留下了无法弥合的伤痕——火焰龙卷就这样被它生生给撕裂了

    我从行李箱背后窜出以贴近地面的倾斜角度朝这个充满压迫性的素体生命扑去在它撕裂火焰龙卷的同时挥起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

    振荡冲击波再一次掀起风暴眼前的景物好似镜中倒影随着镜子一起被切碎了一般素体生命面对第二波攻击再一次将双臂交叉在身前做出防御的姿势然而直接承受振荡冲击波的身体轮廓如同之前那位女性素体生命一般因为自身素体物质的无规则振动而模糊起来下一刻地面发出巨大的破碎声伴随着两条长长的犁沟男性素体生命被推出大厅入口朝阶梯下方坠落

    我知道它肯定没有死亡即便是女性素体生命也承受了两次刀状临界兵器的直击才被摧毁这个全身都是铠甲的家伙看起来比女性素体生命更加坚固仅仅一击绝对无法给他造成致命伤害我提着刀状临界兵器越过尚没有反应过来的冒险者们身边朝阶梯疾驰

    当我刚刚抵达阶梯前方时却看到处于下落状态的素体生命正凝视着我的脸视网膜屏幕中的警告窗口一个紧接一个弹出来——准星锁定在它的右肩处那门原本背负在身后的肩炮已经落位炮口处凝聚着耀眼的闪光

    该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