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15 极限
    我重新将注意力转回少年素体生命身上,不得不说,它的反击出乎意料,不过我不觉得现在的它还有足够的威胁,在我看来,它在双手尽毁之后第一时间选择逃离,在判断无法逃掉时才动用藏在体内的刀刃,这个举动有一种迫不得已的味道。也许这个招数有后遗症,也许这是它最后的杀手锏,当然,也可能是为下一次的反击做铺垫。但无论如何,随着反击手段的逐渐呈现,也同样意味着它越来越接近山穷水尽的地步了。

    素体生命在杀伤荣格后,并没有补上最后一击,只是静静站立在原地。很难判断它是没有发现荣格尚未死亡,还是无法再补上致命一击。它身上的斗篷已经完全碎裂,露出无机雕像般的身躯,灰白色的身体上不断有零星的碎屑剥落下来,振荡冲击波造成的伤口在经过屡次交锋已经变得更加脆弱,即便它这么静静站在原地,也没有半点恢复的迹象,我也不觉得振荡冲击所造成的伤口能够如此轻易愈合,更何况,那些从体内钻出来的刀刃相比也给它此时伤痕累累的身体带来沉重的负担。

    荣格就倒在它的脚边,我有些顾虑素体生命是否会给他最后一击,尽管这个素体生命什么都没做,也不清楚是不知道荣格还活着,亦或是有其它想法,不过,也无法否定它会在我冲上去的一刻杀死荣格的可能性。

    之前碰到的那些素体生命给我的感觉有些像是高傲的战士,但是,这个素体生命是否也如此呢?我紧抓着刀状临界兵器和它对峙着,虽然不清楚拖延时间对这个素体生命来说是否是好事,但对于我们来说,肯定不是什么坏事。视网膜屏幕中,锁定在素体生命身上的准星不断释放出大量的数据,但都是些重复性和无效性的数据,无法判断它到底在想些什么,或是做些什么。

    走火和锉刀已经赶上来了。即便不去注意他们的表情也可以知道,当他们看到倒在地上生死不知的荣格时一定感到惊讶。不过,他们两人都没有说话。一时间,素体生命以及包围了素体生命的我们陷入一阵凝重的沉默。虽然不知道走火和锉刀是否也投鼠忌器,面对当前的情况,他们的心中究竟有什么打算。但对我来说,只要荣格恢复知觉,能够从它身边逃离,哪怕是只要做出逃离的举动,亦或是素体生命表现出半点要杀死荣格的征召。我就会立刻发动攻击。

    并不是不在意荣格的生死,只是,这种感性的波动极其弱小,在脑硬体给出的判断中,在那一瞬间发起进攻的做法才是正确的。理性的冰冷流淌在我的身躯中,义体如今就像是真正的金属机械一般,精准高效又无情地开始预热。

    为什么要顾忌一个认识没多久,根本就不了解的男人呢?声音在我的脑海中轻语着。你该做的事情。就是将自己能做的事情做到最好。荣格就算在这里死去,也不是你的过错,高川。

    是的,我明白,做到最好,那么这个“最好”到底是怎样的地步呢?我似乎在这个“最好”的说法中看到了自己的极限。这个极限让我几乎要颤抖起来。我想做到一切都皆大欢喜的地步,但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想到最完美的方针。

    要在当前的状况下做到我心中的“最好”,这似乎要有些运气。…,

    是的。所谓的极限就是在没有运气偏向的时候,自己能够做到的事情。

    感性的“最好”,和理性的“最好”发生冲突的时候,哪怕是微小的选择性偏差,都会带来无可挽回的后果。

    要试试运气吗?高川。声音如同恶魔的呓语,在我的耳边呢喃着。

    大约僵持了十秒,视网膜屏幕中的准星转回荣格身上,他的生理数据正在逐步回升,拖延时间的举动已经产生效果,但是他的意识恢复了吗?他在意识恢复之后会做出何种举动?无法判断,因此不列为脑硬体制定行动方针的依据,然而,这些无法得知的疑问,偏偏是决定结果的重要一环。

    脑硬体所做出的决定,就是尽可能将这些会影响结果,却无法判定的重要因素彻底排除。

    如果荣格有动静,无论这个动静是什么,都要发动进攻。如果素体生命有动静,无论这个动静是什么,也要发动进攻。是否会因为进攻的行为导致荣格死亡,并不在考虑范围之内,因为,荣格是否会死亡将在我进攻的一刻变成完全由“运气”决定的事情。

    走火和锉刀的想法也作为重要参数交由脑硬体进行推算,选择在荣格或素体生命出现进一步的动静时才发起进攻,无论结果是什么,都将在最大程度下消弥两人的负面想法,激活他们的战斗意志。他们已经亲眼见证荣格的情况,所有人都清楚自己能够做些什么,就算荣格死亡,也会归类为“运气不好”。

    是的,我毫不怀疑,在那一刻到来时,自己将这么做。

    尽管如此,我的感性仍旧如同波涛一般,一波又一波地,一波比一波更重地拍打着心堤。在理性之声在进行冰冷的耳语时,似乎也有一个模糊不清的声音在耳边呐喊。

    我的身体,将顺从冰冷无情的抉择。自己能够接受这个结果吗?我不清楚,唯一能够肯定的是,如同躺在素体生命脚边的是咲夜、系色或近江她们,自己才会绝对无法接受。

    僵持二十秒,荣格的手指和素体生命的身体同时微微动了一下,我的体内好似有一股力量在这一瞬间爆炸,推动着身体向前疾驰而去。

    ——速掠(伪)启动。

    如果完全按照脑硬体给出的最保险方案,我根本就不需要接近这个素体生命,只要原地挥下刀状临界兵器就足以摧毁这个将近油尽灯枯的素体生命。原本,我也以为自己将毫无偏差地执行脑硬体的方案,然而,事实证明我错了。

    是的,我对自己的行为判断出错了,但没有失误。

    要试试运气吗?高川。微风一般的声音在脑海中拂过。没有回答,也无法做出回答。眨眼间,我和素体生命之间的距离已经拉近在只有咫尺。我没有第一时间挥动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在素体生命的身体发生变化的同时,处于视野角落荣格已经向后翻滚着身体。

    我听到了身侧传来的沉闷响声。有无数细小的物体正在快速飞行,就像以极快的速度在海洋中穿梭的箭鱼,空气就像是海水一样被撕裂了。在我行动的一瞬间,走火同时开枪了。

    一切都好似变得缓慢。看到的。听到的,感觉到的一切数据,在视网膜屏幕中流淌,平时根本看不清的数据流也变得清晰起来。素体生命挺起胸膛,就像是将全身肌肉都绷紧了的样子。十数把刀刃从它的胸膛钻出来。每一把刀刃的角度、速度和力量,以及命中后可能会对身体造成的伤害,一切都成为数据流的一部分,当脑硬体飞速运转的时候,身体也在进行相应的变化。从细节开始,每一个细节都牵动其它细节,大量的细节结合起来,让肢体开始移动。…,

    我扭动腰肢。以后仰式跳高的礀势穿过刀刃间的缝隙。我可以清晰感觉到这些刀刃从身体上擦过。就像是从磨刀石上擦过般,发出沙沙的声音。计算得十分精确,没有任何惊险,素体生命选择了第一时间对我攻击,而不是攻击突然“活”过来的荣格。在我从刀刃之间钻过时,荣格的身体也在地面缓缓向后滚动。

    我穿过刀林。跃到素体生命的头顶上方。素体生命的肩膀再次弹出十数把刀刃,在这些刀刃击中我之前。来自走火的子弹已经划破空气,击中素体生命的左肩。

    撞击声和爆炸声同时响起。大量的素体物质碎屑被打得飞起来。素体生命向右打了个咧趄,没有摔倒,袭向我的刀刃偏离了原来的位置,我将其中一把用力抓住,切割的感觉清晰从手掌中传来,肌肤被割破了。与此同时,素体生命的后背再一次弹出十数把刀刃,现在的它就像一只刺猬,而这来自背后的刀刃明显是为了杀死荣格。

    我看得十分清楚,脑硬体已经计算出来刀刃的数量,以及它们贯穿荣格的时间。如果没有意外,荣格不可能逃掉。

    但是,既然我抓住了刀刃,那就代表能够制造意外。

    我仅仅是将抓住刀刃的那只手用力向上扯,被刀刃牵动的素体生命被提起来,试图贯穿荣格的刀刃偏离了轨迹,从荣格的身体上方掠过。荣格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危险处境,开始改变翻滚的方向。一切都是眨眼之间发生的事情,当我越过素体生命的头顶落在地上时,立刻借助抓住刀刃的左手将它整个儿向上抛去。

    虽然有点重,但义体化身躯的力量足以完成,当然,我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这个身体可以做到这样的事情。

    我将它抛了足有十米高,走火没有反应过来,失去原目标的子弹从我的身侧擦过,但也有少数击中我的身体。我切身感受到这些子弹产生的力量,它们不仅在撞击,也在爆炸,视网膜屏幕中的损伤度再一次以小数点后的数字翻转。我向后退了一步,将子弹的冲力缓冲掉,同时朝半空中的素体生命挥下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

    振荡冲击波撼动着空间,将素体生命吞没,视野中的一切都变得模糊起来,尤其是素体生命的轮廓。没等振荡的嗡鸣声完全落下,已经遍体鳞伤的素体生命开始从伸出体外的刀刃部分开始瓦解。大量的碎屑滞留在振荡的空间中,直到解体一直蔓延到素体生命的身躯,这才在风中消散。

    就和它的飞行同伴一样,这个素体生命在落到地面之前,就已经变成一大片沙粒,随着风的卷动快速消逝了。

    战斗结束了。我目送素体生命的遗骸如泡沫般消逝在空中,然后将刀状临界兵器别回腰间,转头环视诸人。

    荣格大字状仰躺在废墟中,胸膛剧烈起伏,在他翻滚过的地方留下一滩滩血迹,但越往后就越少,就像是伤口正在以超乎想象的速度愈合。虽然他是继席森神父之后的第二个重伤者,脸色也因为失血而格外苍白,但好歹还有意识。还能行动。

    锉刀将荣格的一只手跨过自己的后颈,将他搀扶起来,我们彼此对望。然后相互笑了笑。这一场大战终于让每个人身上的限界等级的防护服全都变成了没用的破烂货,子弹也几乎打光了,还有两个重伤者。战斗持续的时间不长,但素体生命的强大可见一斑。即便是二级以上魔纹使者的队伍,在六对三的情况下,也必须承受这样的损失。…,

    我们开始朝回走,在那一边,洛克已经背着席森神父朝我们跑来了。

    “神父?”走火看到昏迷的席森神父也不禁愕然。随后朝我看了一眼。

    我将当时的情况扼要解释一遍,走火也只有露出苦笑。

    “那样的攻击……如果是我的话,大概已经死掉了吧。三级魔纹使者……”

    “我们的雇主给的情报不全,这三个素体生命屡次攻击过她所在的基地吧?”锉刀突然说,虽然用反问的句式,但却是陈述的语气。

    她话里隐藏的意思谁都明白,不过,没必要去回答。就算莎隐藏了部分情报。给我们带来了不必要的损失。那又能如何呢?换句话来说,即便对方这么做,也不是什么出乎意料的事情,甚至无法让人生出气愤的情绪。能够站在这个战场上的都是明白人,莎和我们终究是不同的,我们之间并不是朋友。仅仅是出于被动的合作而已。无论我们,还是莎。都是如此。

    载我们过来的装甲车没有在战斗中被摧毁,不过车载终端已经烧毁了。我起初尝试连接车载终端的数据线,但结果只是从终端的接缝处冒出一股难闻的焦味。幸好我已经在脑硬体备份了和畀的联络方式,这才避免找不到回去的路的下场。

    所有人都躺在驾驶室的位置上,荣格和席森神父两个伤员被安置在最后排,比起脑部受损,不知道何时才会苏醒,又是否会留下后遗症的席森神父,荣格的伤势确实不算重。在被刀刃贯穿的刹那,他用自己身为魔纹使者特有的“才能”移动了内脏位置,这是他之所以活下来的关键,然后,超能力“加速”不仅可以用在挥舞匕首和跑动上,同样能够加速的自愈,简直就像是万金油一样。

    洛克十分羡慕荣格的能力,每每谈及时就开始发出啧啧声。

    失去车载终端后,我摸索了半晌才明白怎么手动发动这辆装甲车,手动操作的时候不免出现一些小问题,加上变成废墟的路实在不好走,颠簸让大家的脸色都有些发白。不过,就算换个人来开也会出现同样的问题,比较起来,还是早点离开战场比较好。

    虽说这个地方位于城区边缘,但战斗的动静太大了,未免会引来其它的敌人。

    在重新进入结构完好的城区部分后,我们将车停在一条巷子般的阶梯上,阶梯两侧建筑的最高处,如同拱状天顶一般将这块地方遮挡起来。在拱顶的阴影中,我终于重新接上了畀的连线。

    视网膜屏幕中,弹出畀那张一如既往没有表情的脸。

    “任务完成了,三个素体生命已经全部歼灭。”

    “了解。”畀没有对这个战果表示异议,至少表面上完全接受了这个结果,“我和那个女性外来者已经接近新基地,这是新基地的位置。”畀将坐标数据传输过来,过了几秒,视网膜屏幕的地图上标出目标和路线。随后,在我以为通话结束的时候,畀突然问:“车子还行吗?”

    我顿了顿,立刻回答:“没问题,车载终端彻底坏掉了,不过车子还能跑起来,之前收集到的材料也没有弄丢。”

    “那就好……”畀说着,又沉默了两三秒,要不是她的头像还在,还真会误认为她已经下线了。半晌后,她却只是说了一句:“在基地见。”就断开了联系。

    她的表现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却有一种微妙的感觉。这种感觉让我不禁笑了一下,因为,尽管无法形容这种微妙,但感觉挺不错。

    “怎样?”坐在旁边位置上的走火问到。

    “没问题,联系上了,现在就回基地。”我这么回答道,踩下油门,将装甲车朝地图中所显示的路线驶去。

    一路上再没有碰到敌人,似乎之前的一场大战将所有的意外都杀死了。如果在碰上成群结队的素体生命,可就真是衰到家了,不过,显然我们的运气还没有那么差。

    通过后视镜可以看到坐在后方的锉刀正在玩抛硬币。这让我突然想起来,我们这些冒险者在进入三十三区的列车内,曾经做过测试运气的抛硬币赌博。虽然不明白是不是每个人的结果都如当初所想,但至少,抛出“好运”的近江还不错。(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