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妖兽 >正文 第七章(全)
    月色仿佛一个宁静且善良的少女,用她温柔的目光,默默的注视着大地,似乎为这干裂的土地发出一声醉人的轻叹。

    大地似乎也被这少女的温柔所陶醉,慢慢的舒展开它的身体,露出满是伤痕的皮肤,尽情的享受着月光的扶模,安慰……

    时而从裂痕内爬出的动物,谨慎的看着四周,开始寻找食物,当找到食物后,似乎不在乎咀嚼的声音会打破这宁静的环境,大口的把食物塞进肚子里。

    突然,从远处慢慢传来一阵阵杂乱的脚步声以及叫嚣的吼叫声。

    于是,正在觅食的动物,或者已经在享受食物的动物们,快速的拖着尚未吃完的晚餐,再次回到了裂痕内……

    惟独一只刚刚出生的地鼠,似乎对这奇怪的声音感到有趣,又或者其他什么原因,总之,它在地面上一处裂痕的边缘,探出头,圆圆的小眼睛,紧紧的盯着远处。

    渐渐的,无数黑压压的人影出现在地平线上,月亮,也在这个时候,悄悄的躲在了云端里,似乎有些惧怕的,同地鼠一样,露出头。

    那群人影一眼望不到边际,密密麻麻的,不规则的排列着,时而传出一声声低沉的吼叫。

    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这时,在相对的方向,同样传来一阵阵摩擦地面的“沙沙”声,古怪且整齐的声音,缓缓的传来。

    地鼠有些犹豫,要不要再看下去,因为它记得传来“沙沙”声的方向,被它们同类之间称为死亡之地。

    传说地鼠的祖先,曾经是居住在那里的,可是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全部莫名其妙的死了。

    于是,那个方向,一直是地鼠之间的死结,无鼠敢去的方向。

    地鼠微微把身子缩了缩,最后似乎好奇心战胜了一切,它坚持的,要看下去,看看从死亡之地来的怪物,到底是什么样子。

    慢慢的,“沙沙”声越来越响,那群怪物也渐渐的,在微弱的月光下露出了身影。

    是一群“食物”……

    一群会动的“食物”……

    地鼠吃惊的看着那些身影,这是它脑中唯一的念头。

    空气中传来的腐烂恶臭的味道,让地鼠大力的吸了几口,流出口水。

    它很纳闷,为什么食物会动,而且总让它有一丝危险的感觉,似乎眼前的“食物”,并不是以前所见的那种……

    先来的那群人,看到了逐渐来临的,地鼠眼中的“食物”之后,先是沉默了一会,接着,猛的大声呐喊,所有人都在呐喊。

    那巨大的声音,吓了地鼠一跳,就在这时,从死亡之地出现的那群尸体,骨头,一个个露出狰狞的表情,从他们原本无神无色的眼睛,骨洞里,冒出绿色的幽光。

    虽然他们发不出声音,但是那表情和目光,已经很鲜明的,没有遗漏的,表达了他们的想法。

    地鼠紧张且兴奋的看着面前的一切,没有注意到它身后的一个黑影,慢慢的靠近……

    “贝尔,小崽子,居然跑到这里,你想死么,想成为愚蠢人类的食物么,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仍出去。”老捷克,也就是这一带地鼠的智者,森森的低声说。

    地鼠贝尔深灰色的,长满了绒毛的脸,刹那间变色了,绒毛全部立了起来,颤抖的,慢慢的转过身,低着头,小声的说:

    “老捷克,我只是想看看,看看而已……”

    老捷克上前,用它的锋利的爪子,狠狠的抓了下贝尔的头,抓出几道血痕,恶声道:

    “看看,你这叫看看,如果你死了,你还看什么……”

    “我……我看看而已,再说,你小时侯,我就不信你没好奇过人类的事情……”贝尔委屈的低声嘀咕,随后跳到地缝里,不满的抖了抖身体,准备回到憋屈的地洞里。

    “等等,小贝尔,记住不要在我的名字前加上‘老’,你不是要看么,怎么下去了,有我智慧的捷克在,你不会有危险了,上来吧,小家伙。”老捷克沉默了一会,对着要离开的贝尔说。

    贝尔身子一顿,飞快的跳到老捷克的身边,兴奋的说:

    “捷克,捷克,你让我看么,太好了……”

    “好了,仔细看吧,这样的战争虽然时常发生,但是向今天这样大规模的,还是比较少的。要不是他们的吼叫声把我吵醒,我也不知道今天居然有这么多人参与战争。”

    老捷克缓缓的说。

    “捷克,你能给我解释下,他们都是谁么,还有那从死亡之地过来的,难道不是我们的‘食物’么,这是怎么回事?”

    贝尔一股脑的把想到的所有疑问,生怕老捷克改变注意般,全部问了出来。

    老捷克叹了口气,用爪子摸了摸贝尔,低沉的说:

    “你还小,所以不知道,他们啊……一个是火族部落,一个是尸族部落。

    是我们所在的大陆,两个最强大的部落,他们可以说势均力敌,已经相互战斗很多年了,起码在我向你这么大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在战斗了……”

    “他们为什么战争,是为了食物么?”贝尔好奇的问。

    “他们的目的不知道,应该不是食物的问题……”老捷克的话被远处的一声怒吼打断。

    战争开始了。

    火族部落和尸族部落开始相互交错着,凭借着各自的优势,展开了疯狂的撕杀。

    火族部落的主要进攻方式,就是凭借着其锋利的金属武器,从头部打碎那些尸体,骨头。

    失去了头颅,或者被砍掉了一半的尸族部落,仍然保存着瞬间的战斗能力,这为火族带来了很大的伤亡,往往是杀死一个尸族的同时,自己也受了重伤。

    而尸族的进攻,则完全就是以死亡的代价,来换取对方最大的牺牲。

    整个战场,可以说是屠杀,也可以说是惨斗。

    完全没有任何战略,阵型的战争。

    仅仅是凭借着本能的战斗,以及为了保存生命的战斗。

    在这大约三万人的战场,一幕幕死亡的画面,映在了老捷克以及贝尔的脑中,久久不散……

    它们似乎看见了地鼠信奉的死亡鼠神,正在狰狞的看着两个部落,凶残的目光盯着一个个奔向它的祭品。

    贝尔打了个冷颤,它看到一个火族刚刚把一个尸族的头用手硬生生的撕了下来,还没来的急放下手中的尸体,就被那离开尸体的头颅,狠狠的咬在了脖子上……

    那是多么锋利的牙齿,不停的大口的撕咬着,同时把咬下来的肉,吞了下去,接着从头颅的脖子处,掉在了地上,血粼粼的……

    任凭火族怎么去拽,去撕打,都不能停止头颅的撕咬,随着火族逐渐失去了生命,倒在了地上,那头颅也完成了使命,终于把火妖的头,完全的从脖子上咬了下来……

    两颗表情各异的头,相互盯着,直到永远……

    贝尔有些害怕的转过身,低声说:

    “他们是人类么,人类这么可怕么……”

    老捷克叹了口气,缓缓的说:

    “人类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他们有的时候没有任何目的的残忍,不像我们,是为了食物,而有的时候,他们却善良到不可思议,我曾经遇到过一个火族的人类,为了保护一只地鼠,失去了她的生命……”

    “保护‘地鼠’,我们不就是地鼠么,好奇怪的说法……”贝尔疑惑的问。

    “因为,那个地鼠,就是我了……”老捷克叹了口气,接着说:

    “人类就是这么复杂,不像我们,每天只为了吃饱,然后就美美的睡上一觉,只要小心不遇到敌人,那么可以说是无忧无滤了……”

    “老捷克,你说的,我听不懂,什么复杂……”贝尔想了半天,最后吞吞吐吐的低声说。

    “你还是小,等你长大了,就会明白了,或许,你永远都不明白,才是最好吧……”

    老捷克淡淡的说。

    这时,天色渐渐的明亮,战争已经到了最后的阶段,遍地的尸体似乎并没有影响双方战斗的**,反而更凶猛起来。

    老捷克以及贝尔并没有发现,从它们出现一直到现在,在它们身后不远的位置,在那个地缝里,有一双眼睛,同它们一样,密切的注视着战场,不过内心的想法,却是截然不同……

    “看来要结束了,可惜死的还不是很多,要不要帮一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