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19 等待
    剧本的结局早已注定,无论我对自己在这个世界所结实每一个人类和非人抱以何种情感,无论是我爱着亦或是憎恨他们,他们都将死去,这是多么悲伤的事情,和这个结局比较起来,我的感性和情绪是多么微不足道的东西。然而,即便结局能够更改,我也不能去那么做,因为我需要世界末日的力量去真正拯救自己的爱人。也许在这个过程中,能够拯救更多的人,我希望如此,但一开始就没有对此抱有太大的希望。说到底,在这一周目的末日幻境崩溃的一瞬间,利用释放出来的力量启动“命运石之门”,让一切的回档到它原来的状态——这简直就像是痴人说梦,不是吗?可是,即便是如此疯狂的行为,也不得不去执行,因为这就是唯一的希望。

    虚无的希望,虚无,但仍旧是希望。

    是的,所有人都会死去,无论我对他们抱有怎样的情感,我希望这一切都不会发生,可偏偏必须确保这一切的发生。

    我不知道,如果是过去的高川,在面对这种充满矛盾的状态时会不会崩溃,但我不会,如果感性和理性的矛盾是崩溃的缘由,那么这个缘由从一开始就被切断了。我的感性、情绪和人性是虚假的,无论它看上去多么真实,都仅仅是一团无情的数据而已。

    我不知道确认最后百分之四十的深度资讯载入后才能诞生的超级高川能不能承受这种令人崩溃的压力和自责。但是没关系。我不会让他去承受这份深重的罪孽。我不会给他任何机会,末日和死亡将会在我的手中诞生,然后,新生的高川只需要继续未完的拯救,成为真正的英雄就可以了。

    在所有人都死去之前,我希望能够尽量满足他们小小的愿望。这或许是伪善,但无所谓,这么做能让我更加坦然地毁灭这个世界。就像畀一样,如果她的愿望是离开三十三区,而非和莎在一起。那么我会想尽一切办法带她离开。

    其实,无论莎和畀想要做什么,无论走火和锉刀他们会变得怎样,无论素体生命、末日真理教和艾鲁卡为什么会联合在一起。对于我来说,都不是什么太重要的事情,不是吗?终究,我诞生于此,仅仅是为了确认世界的灭亡,咲夜、八景和玛索的人格存储,以及命运石之门的启动。

    我不知道畀为什么希望我离开这里,不要再参与接下来的事情,也许她对我产生了某种情感,也许她真的是好意。但是,现在就离开并不符合我的计划,如果畀告诉我,无论如何,她只是想要离开三十三区,我会抛下自己的利益,带她离开,然而,畀没有这么对我说。

    我想为她做些什么,然而。实际上我根本无法为她做任何事情。

    站在这里的我,无论是用怎样的眼神和心情看着她,如何用手抚摸她的脸颊,都仅仅是一个从遥远地方眺望星光的观星者而已。我看着这些闪烁的星星,心中产生了诸多复杂的情感。我期盼、渴望和羡慕着它们,幻想着要成为它们的一员。但如果它们不落下来,无论我如何伸手,也无法真实地触摸到它们。

    真是多么可悲的存在,无论我,还是他们,尽管如此,一切都将按照剧本朝深渊滑落。

    “我不会离开的,畀。”我对她说:“就像你一样,我也有自己必须去做的事情。”…,

    我不会被入侵,不会被修改,我将会沿着早已注定的道路走到一切的终点。

    畀沉默着,推开我的怀抱,向后退去,随着我们之间距离的拉开,数据线从我的数据接口中拔出,落下,收起。畀没有半点停留地走入其他房间中。

    我盯着自己的双手,拥抱畀的触感似乎仍旧残留在肌肤上,这份触感变成了数据,保存在脑硬体中,我可以随时随地将它重新调出来,在没有人的夜晚细细品味,但我仅仅将这份触感数据压缩封印在脑硬体的最深处。你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吗?感性这么问我,我无法回答,也不需要回答,这个声音就如同泡沫一样消失了,就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呵,虚假的东西。你以为我是谁?

    我是高川,不同于其他高川,我独一无二,我不需要任何自责、悔恨、遗憾和动摇,我不惧、不降、不悔,永不退缩。

    我似乎听到幽灵般的笑声,就像在回应着我,身体的热量似乎又升高了,但是,在视网膜屏幕的自检数据中,身体的温度十分稳定,仿佛这份燃烧的感觉仅仅是个幻觉。

    大厅中部,如同无生命雕塑般沉默的莎突然有了动静,她抬起头,无机质的眼眶中流淌着数据之光,在她前方,包裹着走火、锉刀和洛克的管线开始蠕动,流淌其上的光芒被地上的回路抽离,指示灯陆续熄灭,管线也一条接一条地解开了。

    走火、锉刀和洛克三人的头部露出来,在我的视网膜屏幕中,被准星锁定的图像瞬间放大,标记出他们脖子上的孔洞状数据接口,相关的数据一排紧接着一排刷屏。

    起初三人的眼睛一直紧闭着,似乎还在昏睡,但当管线回缩到他们的腰际时,他们同时睁开了眼睛,没有丝毫刚苏醒的迷蒙和茫然,眼神明亮又锐利,我甚至有一种错觉,有一道又一道看不见的数据之光在他们的眼瞳中流转,让他们整个人变得冰冷又坚硬。

    不过,这仅仅是一种错觉而已,视网膜屏幕的检测数据显示,他们仍旧是人类,仅仅是体内多了一个接口而已,组织和器官没有任何被篡改的痕迹。只是。虽然改造的程度很低。但毕竟涉及到脑部,所以多少会因此产生某些变化吧。

    当管线完全缩回地板下,走火、锉刀和洛克三人活动了一下手脚,检查着自己的身体,尤其是颈脖后的接口,脸上浮现复杂的表情,又付之一笑。

    “真是奇怪的感觉。”锉刀说。

    “有数据线吗?我现在就想试试直连终端的感觉。”洛克转头四顾,看到我之后对我叫到。

    我摊开手,表示自己爱莫能助,然后将目光转向莎。从莎的脸上看不出半点东西。她仍旧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

    “改造已经完成,数据也已经灌输到终端。”莎对我说:“接下来,我要全力进行安全网络的修复,畀也会暂时离开一会。我需要她的协助。”

    从之前畀对我说的话中,我多少猜出莎口中的“协助”会是怎样的情况。畀也许会成为三十三区的安全系统的核心,但在那之前,她就会成为这个地区安全网络的核心。如果莎真的做到了,那么,今后的三十三区就会从原本的统治局安全系统中独立出来。

    即便如此,我也没有理由去阻止她,我不知道畀会变成什么,但是,她并不抗拒变成这样。这是她自己的选择。而且,比起离开三十三区,如果莎和畀能够统治三十三区,同样会给我们带来巨大的利益,无论莎想要对我和走火他们做些什么,但即便是最坏的结果,我们也仍旧可以成为各取所需的合作者,因为我们拥有共同的敌人。…,

    甚至,可以将三十三区变成我们这些外来者于统治局遗迹中的据点。

    “他们需要数据线来习惯现在的状态。”我对莎说。

    莎点点头,地板再次翻动。露出两根数据线,我将数据线拾起来抛给走火和锉刀。

    “那么,在我们完成之前,这里的安全就拜托你了。”莎这么说着,没有听我的回复。直接进入沉默状态,重新沉入地板之下。

    我定定站了一会。将目光放回走火、锉刀和洛克三人身上。走火和锉刀已经开始尝试用颈部接口连接便携终端,就像是定格了一般,僵硬地站在原地,洛克似乎注意到我的视线,抬起头朝我笑了一下,尽管他已经尽量表现得平静,但不断敲击裤管的食指仍旧显露出他的紧张。

    过了好一会,走火首先动了一下,就像是突然活了过来,他拔下数据线,捏着下巴沉思了半晌。在这个时间中,锉刀也回过神来,拔掉数据线后,连同便携终端一起扔给洛克。

    “感觉如何?”我说。

    “很奇特,不过不怎么舒服,就像是大脑被电击一样。”锉刀皱着眉头说:“连接终端的时候,可以加快大脑的信息处理速度,读取和保存资讯也十分方便,但是在断开连接之后,就会产生一种巨大的落差感,让人感到很不舒服。和我原来想的不太一样,如果不连接终端,我无法单纯使用大脑记录、分析和处理保存在终端中的资讯。统治局语言的相关数据的确已经灌输到终端中,我在连接终端的状态下,可以理解统治局语言,但在断开连接之后就无法理解了。”

    “就像是失去了同步翻译?”我笑起来,“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终端直连又不是学习机。”

    锉刀也笑起来。

    “我本来很期待使用这种直连方式,可以将知识直接复制到脑袋里。如果将终端缩小到可以植入脑部,持续保持和大脑的连接就好了。”她说。

    “当然,在我体内使用的就是这种技术。”我指着自己的大脑说:“我把它称为脑硬体,不过,相信我,你不会希望在自己的脑袋里植入这个一个东西,尽管它的确十分好用。”

    当我这么说的时候,走火和锉刀都用一种富有深意的目光打量着我。

    “你觉得自己现在还是人类吗?高川先生。”走火问。

    “不,我不这么觉得。”我毫不掩饰地说:“我觉得,现在的自己更像是产生了智慧的机器人。”

    “是吗?不过,真是很难看出来。”锉刀说:“也许情况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差。我觉得回去之后。你需要一个优秀的心理医生。”

    我没有去判断两人心中真实的想法,因为,这是无关紧要的事情,无论我还是不是人类,都不会影响接下来的交际。

    “我本来就是学心理学的。”我这么回答到。

    锉刀仿佛听到了幽默话一般,抿了抿嘴。

    “那么,现在我们该做什么?”走火左右看了一下,问到。

    “等待。”我说:“距离莎修复安全网络还有一段时间,如果没有敌人,我们没有什么好做的。我也不希望会被敌人发现这个地方。”

    “我去看看荣格和席森神父。”锉刀这么说着,朝棺材一般的治疗装置走去。

    走火朝我点点头,原地坐下,再一次进入终端直连的沉默状态。在他身边的洛克打从直连之后。就没有脱离的迹象,如同僵化了一般站着,双眼明显已经失去了焦距,如果不是视网膜屏幕中的检测数据显示,他体内的一切表征都在显示这个家伙正处于兴奋状态,光凭肉眼还真难以确认他是否还活着。…,

    我抬起头,发现穹顶上方环绕在近江身周的光屏变得更多了,安全网络的修复工作已经进入白热化的状态,不过近江的动作仍旧没有任何紊乱,看起来游刃有余。令人担心的是,这种高强度的工作量可能要持续四十八小时之久。

    “不吃点东西吗?阿江。”我朝那边喊道。

    近江低下头,她没有掀起观星者头盔的眼部装置,仅仅是对我摇摇头,就再度进入工作状态中。

    十几分钟后,锉刀从治疗装置那边返回,跟我打了声招呼,开始跟洛克争抢终端的使用权。

    十三小时后,荣格所在的治疗装置自动开启入口,大量的液体将荣格从中推出来。荣格从湿漉漉的地面爬起来,全身滴水,显得十分狼狈,但是看他的动作和精神状态,显然身体已经恢复到最佳状态。我没有在他身上找到数据接口。也许我之前的猜测出错了,莎并没有私下对荣格进行改造。

    “身体如何?”我问到。尽管就算不问也已经从视网膜屏幕上的检测数据中得出结论。

    “比想象中要好。”荣格一边回答,一边朝进行终端直连的走火和锉刀两人投以注目礼,“发生了什么事?”

    一旁百无聊赖中的洛克立刻打起精神,唾沫直喷地向他解释关于植入手术的来龙去脉。看起来,这段时间里,被上司抢走终端使用权的洛克已经无聊透顶了,十分简单的情况被他翻来覆去,硬是用复杂又详细到令人发指的方式描述了一遍,听得一直好脾气的荣格眉头直皱。

    不过,自始至终,荣格都没有打断洛克的话,甚至主动插口问了一些问题。

    “总而言之,就是这样的状况。”洛克最终用这句话结束了解说,继而皱起眉头,开始思考该如何打发剩下的时间,他转头问我:“玩抛硬币吗?”

    在之前的时间里,他已经就这个问题问过我许多次了,当我再一次摇头的时候,他立刻露出一脸苦像。他向荣格求助,但荣格似乎也不想理会这个家伙,盘腿坐在地上,闭上眼睛,一副冥想的样子。

    “啊——”洛克用力抓着头发,大声抱怨着:“真是无趣。”

    每人理会。

    沉默中,时间再度流逝了八小时。这个大厅中没有计时器,也无法依靠光线来判断时间,在这期间,洛克向我询问时间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但最后一次询问时间已经是在三小时前,我觉得他大概不会再问时间了。他如今将身体摆成“大”字,躺在地上已经有好一阵子了,仿佛整个人都化作灰烬,没半点生气,当然,他的生理机能仍旧仍旧运作良好。

    走火和锉刀仍旧在进行终端直连,荣格仍旧在冥想,我一直站在原地,眺望着于穹顶上方忙碌的近江。近江就像是永动机一样,不知疲倦和饥饿地工作着,我一直用脑硬体检测她的身体数据,不可思议的是,即便是如此超常的工作量,她的身体机能却没有任何下降。

    这种超越性的表现,明显已经脱离了常识,脱离了这个末日幻境所设定的人体限制,已经不是仅用才能或超能力可以形容的了。

    “真是可怕。”我想,如果如今在现实中有切实的身体,想必意识已经可以主动脱离这个世界,回到现实中了吧。

    又过了四小时,席森神父所在的治疗设备打开。躺在地上的洛克仿佛受到了刺激般,顿时跳了起来,朝那边望去。和荣格一样,席森神父伴随溶液滑到地上,但是他并不像荣格那样立刻就站了起来,他匍匐在地上,发出一阵作呕的声音。

    “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荣格不知何时也站了起来,喃喃地自言自语。

    这个时候,就连沉浸在终端直连中的走火和锉刀也拔下数据线,一同站起来,表情严肃地朝席森神父那边望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