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35 研究所
    我不喜欢世界末日,所以不喜欢信仰末日真理的教徒们。我对反抗末日真理教的人们抱有一定程度的好感,但是,这种好感很快就会被脑硬体抹去,对于最终目的和末日真理教相同的我来说,对那些人抱有好感,为他们感到担忧,更像是一种欺骗和伪善吧。

    一定是这样的。

    我注视着广袤无边的黑暗,对自己说:无意义的任性到此为止吧。

    澎湃的感性和冲动如同被截断了源头,很快就被脑硬体消化了,视网膜屏幕中的错误弹窗一个紧接一个消失。

    之前的战斗最终化为冷漠的数据,存档于脑硬体中,等待着下一次的调用和解析。

    现在的问题是该怎么离开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我发现地面边缘已经开始崩溃,化作沙粒不断散落,速度不快,如果这个崩溃速度不会加快,这片废墟大概能够支持三个小时左右。我和近江退回废墟中央后,我开始尝试联络桃乐丝,她应该可以处理这个“小问题”,然而脑硬体中并没有保留和她的联络方式,我只能在脑海中呼叫,却没有半点回音。她曾经说过,要集中精力和超级系色联手才能暂时封印“江”,现在看来真的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如今这种麻烦的境遇并不出乎意料,敌人需要进行实战检测,但并不代表他们就会为此放我们一马,自从我决定穿过敌人刻意准备好的传送门后,就有了在陷阱中战斗的准备。制造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并不困难。但是要制造大型又能存在一定时间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也不容易,尤其是要将其维持在不稳定的状态,将整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本身当作陷阱在脑硬体最初的预测中并不是可能性最大的选项,但的确存在这个选项。

    虽然暂时还没想到脱离的方法。也找不到支持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核心,但是我仍旧不觉得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会将我们困住。

    “江……”我的话还没说完,近江已经扔下行李箱。

    行李箱变形之后成为一个巨大的纺垂状仪器,近江走到操纵台戴上观星者头盔,仪器开始运作起来,看不到具体的情况,只能看到仪器的指示灯快速闪烁,暗示着这台仪器正以相当高强度的效率运作。我坐在她脚边补充能量。等待被摧毁的手指重新生成。

    二十分钟后,手指在充足能量的支持下变得完整,身体其它部位的损伤也已经修复完毕。我抓起刀状临界兵器站起来,几乎是与此同时。近江也摘下了观星者头盔,朝我点点头。

    “已经解析完毕,我们可以出去了。”她这般说着,纺垂状仪器的顶端射出两道光线,在我们前方的空间里勾勒出门的形状。在光芒经过的地方,空间就如同被灼烧般刻下肉眼可见的痕迹。在两道光线于门角聚拢之后,被切割出门的轮廓的空间破碎了。

    虽然不理解近江是怎么做到这种事情的,是因为她真的理解了这种科幻般的技术理论。还是因为她相信自己能够做到这一点的意志强烈到让空间数据产生变动?无论如何,事实是她似乎总能做到别人无法理解也做不到的事情。尽管早有心理准备,却仍旧觉得这真是不可思议。

    仪器重新变回行李箱。被近江提起来,她毫不犹豫地迈进那扇门中,我也不再迟疑,紧随其后。…,

    踏出门就像是从跨越了两个世界的边境,和那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截然不同的风景刹那间挤入视野中。这是一个三十平方左右的房间,完全由构造体材质做成,无机的灰白色是这个房间中唯一的颜色,单调又压抑,房间里空荡荡的,除了我们之外没有任何东西,当我转过身体,进来的“门”已经消失不见,正对的墙面上是这个房间的出入口,没有门这种东西,就是一个三米宽五米高的长方形缺口。

    我和近江走出房间,视野变得辽阔起来,眼前是一个宽阔的走廊,足以让十辆卡车并排行驶,走廊右侧就是我们出来的房间,左侧矗立着一根根两人合抱的柱子,再往外就是如同广场的平地,这里漂浮着一种气息,让人不由得联想奇幻风格作品中,那些拥有宽大走廊的教堂和修道院。越过广场可以看到众多圆顶样式的建筑,隐约有些伊斯兰教清真寺的风貌。这些建筑的腰身很粗,却只有二十层楼的高度,显得相当沉稳安宁,一眼望去数不清的如同窗口般的正方形开洞镶嵌在建筑上,通过视网膜屏幕将那里的影像拉近,可以透过正方形豁口看到后面的房间,里面的格局和摆设很像是住房,每一间都有三十平方大小,不过此时已经看不到人影,徒留一种孤寂衰败的感觉。

    光越过建筑顶端射向走廊,巨大的支柱在走廊上留下一条条浓重的影子,让人觉得自己正走在一条斑马线上。

    这是充满了异域风情又相当壮阔的光景,如果作为游客来此观光,一定大叹不虚此行,不过,我们却是来这里和敌人殊死搏杀的,真是大煞风景。莎和畀从来没对我描述过研究所的内部到底是什么样子,这里的格调和我心目中的研究所截然不同,不过,结构保存得如此完整的风景一定不是在城区内。三十三区除了大量的金属管道之外,能够住人的地方也就城区和研究所这两个地方了。

    因此,再怎么难以想象,这个疑似宗教圣地的地方应该就是研究所没错。

    没看到敌人,也没看到自己人,更听不到战斗的声响。这里是如此安静,如此空旷寂寥,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我和近江两人。也听不到任何声音。当向前走时,脚步声空洞洞地在走廊中回荡。仅仅从映照在眼帘中的风景就可以知道,这片建筑的面积真的很大。

    虽然无法联系上莎和畀,但从保存在脑硬体里的研究所地图可以确定自己的位置。视网膜屏幕中的平面地图开始调整,转化为研究所的立体结构。我和近江已经处于研究所中部地区,沿着长廊走到尽头,就可以看到一个贯穿整个研究所最中心区域的圆柱结构,那是唯一能够抵达研究所大部分层落的升降梯。要完成莎的任务,我们必须先乘坐这台升降梯抵达倒数第三层。没错,安置安全系统核心的密室并不在研究所的最底层,而是在一个不知道具体位置的数据对冲空间中。只能在倒数第三层的某处不起眼的地方才能开启进出的大门。这个数据对冲空间相当稳定,已经不能称之为“临时”了。

    莎曾经提起过,研究所的系统中并没有保存关于这个密室和安全系统核心的任何信息,那么。如果莎真的如她所说,只是一个普通的研究员,那么她是如何得知这个密室的具体情况呢?虽然可以由此分析出许多结论,但是这些结论放至如今已经没有任何意义。莎和畀将会在我们的帮助下取得三十三区的完全管理权,这才是最重要的。…,

    除了这片“地面区域”。往下的部分都是研究所的工作区,敌人已经完全控制了研究所的系统,我们的入侵当然不可能不被他们注意到。对之前所获得的数据进行初步估算,即便包括素体生命、巫师、艾鲁卡和安全代理素体在内。敌人的数量相对研究所的面积来说仍旧显得稀少,因此。在确认敌人入侵之后,他们很可能会收缩兵力。先使用研究所的内部防御系统对我们进行骚扰。

    我无法确定他们会集中在哪个地方,也不清楚他们现在正在准备些什么,但我也不打算主动去找他们的麻烦,毕竟我们的任务仅仅是重启安全系统核心,而不是立刻将敌人全部消灭。重启安全系统核心后,畀的触角可以深入研究所中,即便之后要和敌人进行最终的死战,也会让战斗变得更加便利。

    我和近江按照地图指示的路线进入最中央的环状走廊,里面一共有十三道门,每一扇门可以进入升降梯,而作为升降梯的轨道,那根粗大的圆柱外壳的周长至少有一百米。我和近江都不打算走遍环状走廊,丈量这里的面积,直接按下最近一扇门的开关。

    门没有打开,反而亮起警报的红光,我们身后的入口突然关闭,与此同时,两侧的天花板打开,每一侧都有两颗眼睛般的亮点在豁口的黑暗中打量着我们。视网膜屏幕第一时间将那里的影像拉近,放大、渲染,勾勒出一个巨大的头颅形状。

    我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近江也是如此。

    我能够察觉到两侧的安全警卫在通过某种方式扫描我的身体,这在预料当中,任何多余的举动都会造成必须开战的后果。

    大量数据在窗口中流淌,貌似敌人的头颅也暂时没有更多的敌意,过了小半会,视网膜屏幕中用黄色字体将头颅标记为“安全警卫”,片刻后,黄色字体被更改为绿色字体。那种被扫描的感觉从我身上消失了,然而,视网膜屏幕的警告窗口却从近江身上弹出来。

    近江没有经过安全警卫认证。安全警卫开始将其锁定,一阵机械的统治局语言从天花板的豁口内传出来,紧接着,巨大的头颅也在管线的推动下从豁口中钻出来。这是我刚刚抵达三十三区时,在管道区的一处塔状建筑中见过的机械头颅。

    以人类的审美观来说,这个巨大头颅的整体轮廓相当清秀,但又因为脑后外露的机械结构,和遮住眼睛的面罩而显得妖异。脑后和颈脖连接的管线如同蛇的身体,使得它的行动相当灵活。两颗头颅一左一右将我们包围,大概是因为我们没有任何激烈动作和回应的缘故,它们的行动也不急不徐,然而,每个机械头颅的体积都足以填塞环形走廊截面面积的三分之二。

    安全警卫开始用怪异的统治局语言进行第二次问询和警告,并且张开嘴巴。从中探出一截转轮机枪般的枪管。这个时候,一旦我们有任何攻击或逃跑的迹象,就会立刻遭受狂风骤雨般的炮火洗礼吧。

    整个环状走廊已经关闭,不止这两台安全警卫。这片区域的防御系统已经处于激活状态。这里的材质都是构造体,使用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也很难在短时间内捣鼓出缺口。这也是为什么我一开始没选择强行脱离的缘故,如果可以凭借正式安全警卫的身份进入升降梯,还真不想在这里浪费能量。虽然安全警卫的火力不可能打穿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的防御力场,但是,一旦开战,强行突入,就会遭到更多安全警卫的拦截。而且。也不确定在那种情况下,升降梯能否正常工作。无论升降梯被锁死,或是将我们带入安全警卫的包围圈中,都是让人头疼的事情。…,

    终于。安全警卫的第三次问询开始了。正当我准备使用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将它们摧毁的时候,近江的行李箱却播放了一串明显不是统治局语言的声音。这种声音很有节奏,如同在敲击电报。

    嘀嘀、嘀、嘀嘀嘀——

    安全警卫的声音在半途渐渐衰弱,在问询完结前就彻底停止了,整个脑袋都如同失去动力般耷拉下来。过了一会。这两个机械头颅又再次苏醒,枪管缩回嘴中,不再理会我们,又像是没看到我们。就这么徐徐升回天花板中。当天花板合拢之后,环状走廊的红色警报已经接触。进出的大门也重新开启。

    “你对那些东西做了什么?”我不由得问到。

    “破解信号,通过声波输入了一些信息。让这些死板的机械确认我们的信息。”近江这么回答到,脸色依然平静,仿佛这对她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我对此无言以对。再次按下开门键,升降梯的大门终于徐徐开启。我和近江走进去,当我准备操纵升降梯的时候,近江上前一步取代了我的行动。

    “从现在开始,我要收集每一层的数据和材料。”她这么说。

    我耸耸肩,虽然完成莎的任务可以让未来的行动带来一些便利,但是最核心的任务仍旧是协助近江完成命运石之门的制造,如果这里的东西能够对她的研究有所帮助,那么莎是否能够掌控三十三区就变得微不足道了。何况,从近江之前所展现出来的特质来看,她的确能够吸收统治局的技术,对于耳语者来说,拥有一个能够发挥统治局技术优势的成员,总比和外人交易更加合适。

    近江一开始就决定我们分队行动,说不定就是打着收集这个研究所重要资料和物质的主意。我不清楚素体生命占据这个研究所后,还会剩下哪些残羹剩饭,不过,只要它们没有破坏研究所系统,应该就无法彻底消除保存在这个研究所中的东西。

    这个研究所的防御系统似乎并没有被素体生命完全掌握,否则守卫升降梯的安全警卫不会对我们进行安全认证,而是直接攻击。因此,通过安全认证后,我们进入地下一层时并没有遭到攻击,空荡荡的楼层中,除了我和近江之外再没其它活动的生物,那些隐藏在角落和夹层中的防御装置如同睡着了一般,如果不使用连锁判定,就无法第一时间觉察到它们的具体位置。但是,只要启动连锁判定的雷达视野,就能看到极为复杂的构造,以及大量处于待机状态的安全警卫。

    这个地下层落中的房间在外表上都是相似的四方体,如同魔方一般镶嵌在走廊两侧,每条走廊只能容下四人并排行走,每个十米就是一个十字路口,如果没有终端的帮助,很容易就会迷失其中。我们不清楚哪里会有自己所需的东西,每隔三个十字路口,就能看到一座终端,然而,即便在终端查询也没有关于房间用途的标记。

    我和近江只能碰运气,尝试打开看得顺眼的房间,但也并不是每个房间都能打开,如果第一次无法打开,就需要进行安全认证,通过连锁判定观察这些房间周边的防御状态,经常会发现损毁的安全警卫。这样的房间通常已经被素体生命搜刮一空,不过,经过半个小时的探索,近江仍旧收集到一些东西。有些是小型设备,有些是金属或液态的物质,我全然不知晓这些东西的用途,被近江放入那个犹如无底洞般的行李箱中。

    尤其在即将离开前进入的一个需要高权限的房间里,近江化了十分钟将一个三人高的大型装置彻底解体,然后在房内终端中操作,往笔记本中下载了一些资料。近江对这一切轻车熟路,似乎早有准备,明明是第一次进入统治局,但看起来,她的收获比走火他们更丰厚。(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