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一百四十九章 道武之别(为九幽萧少护法加更)
    “我竟然栽在了一个黄毛丫头手里!”

    楚阳暗道晦气。

    看到对方远去的身影,心中涌起了杀机,随之又淡去,摇了摇头。

    “皇家学院,竟连宗派的弟子都招收,大楚气量,还真不是一般。”深思片刻,楚阳暗道,“就是不知道,他们敢不敢在这里闹事?”

    随后,他就重回藏书阁,一头扎在这里,再也没有离去。

    “后天、先天、宗师,都是开发肉身潜能,积累真气,一直达到极限,圆满无进,凝练意志,淬炼精神,身融天地,步入大宗师之境,才算入道!”

    “武道,武道,先武后道。大宗师,乃入道之门槛,必经途径,不可缺少。到了这一步,精神沟通,真气接引,内外如一,将自身完全化入天地之中,也就是悟道之路,成就圆满,就可更进一步,超凡脱俗!”

    楚阳看完之后,将这本‘武道初解’放下,不禁思量。

    “武和道,究竟有什么区别?武是基础,道为高深?先武后道?”

    楚阳还真不明白。

    不过他知道大宗师的具体修炼方法了。

    简而言之,就是以自身精气神沟通天地,继而融入自然气息之中,直至天人合一,方为圆满。

    “在宗师之境积累的越深厚,也就越难以突破,因为受到天地的排斥,哪怕进入之后,身融天地都十分困难!”

    这是他刚才了解的内容,记在了心里。

    唰……!

    随手又抽出一本书,看着书皮上的名字,不禁愣住了,上书:详解道武之别。

    “道武之别?”

    楚阳凝眉,立即翻开了书页,仔细观看。

    “何为武?”

    “何为道?”

    “初始并没有分别,不过开发潜能罢了,初步达到现阶段的人体之极限。到了大宗师,才是真正的区分之路口。”

    楚阳顿住,感到困惑,刚才那一本说武是道的基础,有武才能入道,然而这里似乎武和道彻底的区别了开来,不禁继续往下看。

    “何为道?天地万物,皆可为道,太过笼统,不如说是法更为具体,修道亦是修法。修道、修道,修炼的是元神,凝练的是法力。元神何来?玄之又玄,难以尽述。法呢?不过是真气的更进一步升华罢了,以法力为根基,以元神沟通外道,驾驭天地之力,是为修道,或者法修!总而言之,修道,不过是以自身为根基,以元神为桥梁,参悟天地至理,操控天地之力罢了!”

    “至于武?常闻天地一宇宙,人身一宇宙,天地大宇宙,人身小宇宙,相互对应。人身有无尽的潜能,发掘出来,淬炼己身,不为外在影响,只为掌控己力,最终天地朽而我存,万物亡而我身不朽的地步。”

    楚阳被彻底的吸引住了。

    然而看到后面,发现有很多批注,结言此为妄论,不足为凭,误人歧途,当为**。

    “何为道?何为武?”

    楚阳迷茫了。

    接下来一段时间,他开始翻越更多的书籍,日夜不停,连藏书阁都没有走出去。渴了饿了,就直接从纳虚戒中取出能够让他吃上十年的食物,稍微垫垫肚子,让身体机能运转起来。

    三天已经过去。

    镇山王府。

    老王爷高坐首位,不怒自威,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庞犹如刀削斧凿,让人一看,就知道这位是个果断的主儿。

    “老贾,还没有得手?”

    镇山王的声音十分低沉。

    “王爷,试了几次,没将他骗出来,也用了一些手段,似乎有了防备的心思,就连他的妹子都不再见人,甚至宣布闭关修炼。在那里又不能用强,实在是没办法!”

    内府老管家老贾无奈道。

    “皇家学院,确实不能用强,否则我那个皇兄,定不会再给我面子!”

    镇山王敲了敲桌面,看向了一旁的楚九阳,“你可有什么方法?”

    “父王,不能用强,只能智取。”楚九阳站起来道,“我不相信,他还没有熟人?”

    “除了楚飞云和高胜寒之外……!”管家老贾沉思道,“他们两个,个个精明,绝不会相助我们,不过还有一位,就是钱多多,似乎和那小子有生意来往,不过以钱多多的精明,稍微透漏一些,他都能猜到真实的情况,也不可取。”

    “钱家就没有蠢货吗?”

    镇山王开口道。

    管家老贾眼睛一亮道:“有,还真有一位,那小子就是一个纨绔,眼高于顶,又自命不凡,若是……!”

    他看向了楚九阳。

    “我要闭关修炼,冲击最后的窍穴,将楚阳彻底的踩在脚下!”

    楚九阳当即表明态度。

    “你若还是这样的想法,那就不用成为太子了!”

    镇山王脸色一沉。

    “父王,没有实力,怎能镇压别人?”

    楚九阳辩解道。

    “镇压是霸道,但绝对不能只有霸道,寻常时候,当行王道!何为王道?树仁名,养威望;善结交,养人脉,这才是重中之重。除了修炼之外,你要多结交些将来能为你所用的能人异士,否则,即使成为太子,又有何用?那条路,可是血腥无比。”

    楚九阳脸色一变,躬身行礼:“孩儿受教了!”

    “去吧,希望你将这件事办的漂漂亮亮,若是让我满意,我就舍下老脸来,为你求取大药,一鼓作气,将剩余的窍穴尽数开辟成功!”

    镇山王道。

    “定不让父王失望!”

    楚九阳大喜,随后又和老贾管家商量了很久,议定了章程。

    第二天,他以镇山王府小王爷的名号,召开宴会,请了不少年轻俊杰。

    楚阳一直在藏书阁呆了十多天才走了出来,可他眉心深处,不但没有高兴,反而有着更多的不解。

    “为何绝大部分书中都说,武是道之前驱,先武后道,以武入道?”

    又不禁深思。

    小李飞刀中,完全是武,没有法之言说。

    大唐双龙中,虽有破碎虚空,也有修炼精神秘法,却也是在武的范畴。

    至于风云世界?

    “无论是剑圣还是无名,掌握的都是武,算不得法,不过那个帝释天?”楚阳念头一动,“似乎,掌握着元神之法,应该超脱了出去。这岂不是说,以武入道?”

    “可我怎么感觉,武和道有区别呢?”

    楚阳叹息一声,往回走去。

    距离很远,他就看到了门前有一老一少两个人徘徊。

    “哈哈哈,楚公子,你让我好等!”

    钱多多大步流星的迎了过来。

    “久等了!”楚阳笑道,“你能进来学院?”

    他想不到,钱多多会来到盛京,更想不到会直接找到这里,只是刚见面,也不好意思询问。

    “我曾经也是这里的学生,又亮明身份,进行登记,自然可以进来了!”钱多多笑道,“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位俊杰,听说你的大名之后,非要跟来见识见识不可,还请见谅。”

    楚阳摆了摆手,不以为意。

    “哼,好大的架子,不就是潜龙榜第一名,真以为有什么了不起?竟然让我在这里等了大半天。”

    不等介绍,跟着钱多多来的青年就忍不住讥讽。

    他倒背着双手,冷冷的看着楚阳,似乎,别人欠了他十万两黄金一样。

    “钱小豪,你给我住口!”

    钱多多脸色大变,连忙呵斥道。

    “我是家主之子,你不过是一个管事,竟敢呵斥我,谁给你的胆子?”

    钱小豪翻脸不认人,指着钱多多的鼻子道。

    钱多多一怔,脸色青一阵白一阵,不由得冷笑:“在我钱家,可不是家主独大,本以为你是家主之子,懂得大局,明辨是非,这才让你跟来,希望你们能够结交一番。今日一见,嘿嘿,还真让我长见识了,简直就是蠢猪一头,废物一个!”

    “你敢骂我?”

    钱小豪大怒。

    “骂你?我还会申请长老会,将你废了!”钱多多说着,上前一步,一掌将毫无反抗之力的钱小豪打晕过去,扶住之后,冲楚阳歉意道,“几年没回来,不知道这个小家伙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是我之过!改日再来拜访,定给你个交代,让你知道我钱家的规矩!”

    说罢,抓起钱小豪就走。

    楚阳点点头,略微凝眉:“这不是演戏,如此而言,这里面就不简单了。不过钱家,倒也有些意思,传承久远的家族,家规大于一切,也定然不是家主一人独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