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七章节 风起云涌
    第一百九十七章节风起云涌

    把龙族逼到巫族的战车之上,这是妖族所没有想到的,可是现在这么已经成了事实,虽然仅仅只是东海龙族这么做了,但是谁也不敢保其他三海龙王会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对于这样的事情,妖族不愿意看到,而洪荒之中许多大能同样也不希望看到。

    妖皇帝俊这些人也没有办法阻止龙族向巫族的投靠,他们只是无奈地按计划行事,希望自己的计划能够起到作用,能够让龙族断去与巫族合作的可能。

    妖族没有办法,那些洪荒大能那更不用说了,让他们动动嘴皮子或许还有希望,想要让他们与巫族对战是不可能的,没有人愿意这么做,谁都不会傻得会为妖族而拼命!

    还好妖族在这压力之下行事十分迅速,很快他们所精心泡制出来的消息传遍了整个洪荒,妖族要浴日东海并不是他们错,而是刑天将太阴星的太阴气息给独吞了,以至于太阳星发生了变化,使得妖族不得已而为之,而且妖族为此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连扶桑神木都移出了太阳星,而且东海一战之中妖族也有无数人在那场劫难之中身死魂消,这让洪荒之中许多人相信妖族所泡制出来的消息。

    不得不说这世界变化实在是太快了,原本许多人都对妖族起了杀心,叫喊着要让妖族为此付出代价,可是现在这些人又掉转矛头指向了刑天!

    洪荒之中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太阴星上的刑天也感受到了那场来自于东海之上的风暴。在得知东海之上的惨祸之后,刑天冷笑道:“真是一群不知死活的妖族,妖皇帝俊与东皇太一是嫌自己死得太晚了。连这等疯狂的手段都敢用得出来,这让他们的因果可是欠大发了,就算他们一辈子也偿还不了。天地自有公道,他们以为可以把责任推到我们的头上,真是可笑至极,我们用不着在意妖族所泡制出来的消息,一切自有偿还的那一天!”

    听到刑天之言时。嫦曦疑惑地问道:“夫君,我们什么事情都不做,任由妖族如此疯狂真得可行吗。若是对方一怒之下杀上太阴星,我们该如何是好?”

    刑天不屑地冷笑道:“若是他们真得有这个胆子,那事情倒好办了,正好可以给他们一个教训。让他们知道厉害!”

    嫦曦惊道:“那岂不是要引发巫妖两道全面的冲突。如此以来不知道有多少生灵将会因此而受到牵连,我们岂不是要成了洪荒的罪人!”

    对于嫦羲的话让刑天苦笑不得,嫦曦与嫦娥都太天真了,也太善良了,在这洪荒之中可不是什么好事,刑天可不希望她们这样继续下去,于是沉声说道:“洪荒天地之中是以实力为尊,特别是在量劫之中更是如此。只要自己能够活下去,什么手段都可以用。没有什么好顾及的,妖族可以这么做,我们同样也可以,我们不去算计别人,但也不接受被人算计,谁要是敢对我们不利,那他们就要有死的准备,只要三清、准提、接引他们不是傻子,便不会参与到这件事情中来,那也就不会有什么问题,至于那些无知之辈最多也只是喊几句根本起不了半点作用!”

    对于东海龙王要投靠巫族,这一点刑天并不怎么看好,这是巫妖量劫,而不是在凤量劫,龙族起不了什么作用,别看现在东海龙王做出要投靠巫族的行为,但是真得到了最终的决战之时,刑天相信龙族绝对会舍巫族而去,不会与巫族一起对付妖族。

    不是刑天怀疑要龙族,而是天地大势决定了这一点,无论是天道也好,还是鸿钧道祖也罢都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刑天能够看得清这一切,但是巫族一方却不这么看,对于主动找上门的东海龙王,帝江祖巫他们则是无比的兴奋,有了龙族的加入,在对付妖族之上他们将会有更大的胜算,可以付出更小的代价,于是巫族很高调地接受了东海龙王的请求,诸多巫族大军向东海而去,摆出一付要与妖族决战的架式来。

    出现这样的变局,让三清、接引、准提这五圣为之头痛,接引与准提还能够忍得住,毕竟他们远在西方,就算是巫妖两族再次开战也影响不到西方,可是三清就不同了,一但巫妖两族再次开战,他们将会受到巨大的压力。

    昆仑山上元始天尊忍不住开口说道:“大师兄,我们不能再这么等下去了,我们也要有自己的势力,我们既然都已经立教要教化洪荒众生,那便大开门户招收弟子,给巫妖两族一个警告,让他们不要如此放肆!”

    元始天尊的这番话没有得到太上老君的认可,不过却立即得到了通天教主的认可,要知道如今的洪荒那可是暗流涌动,不知有多少生灵想要寻找庇护,这可是一个招收门徒扩大自身影响力的大好机会!

    通天教主大声说道:“元始师兄此言大善,只要我们有了强大的势力,那便有能力引导洪荒大势,不会处处受制于人!”

    在看到元始天尊与通天教主都要广招门徒时,太上老君暗叹了一口气,虽然太上老君对如今洪荒的局势有所不满,可是他却没有想过要广招门徒,在洪荒之中形成第三方势力,影响洪荒的大势,不过他又不能拒绝,最后也只能点了点头同意了元始天尊的提意。

    在得到太上老君的同意之后,元始天尊与通天教主向整个洪荒发出了大开山门广招门徒的消息,一时间这个消息瞬间冲散了先前妖族好不容易泡制出来的消息,让帝俊的一番心血化为流水,不有人再去观注东海之事。去与刑天为敌,一个个都发疯地想要拜三清为师,以求圣人的庇护。

    太上老君无为而治。想入他的门下,要有大毅力,根骨极佳者才能入道,是以虽然昆仑山门大开,可是他只收了玄都一人,而元始天尊看重资质,又能看不起妖族之人。只收那些天赋异秉或者天地灵物得道之辈,只有通天教主是真正广开山门行那有教无类之法,只要有向道之心。都可以拜入到他的门下,于是无数妖族还有诸多散修投入了通天教主的门下成为截教弟子,通天教主如此张扬之举引起了元始天尊的不满,毕竟这广招门徒的方法是他提出来的。现在在收徒一事之上却被通天教主给压倒。这让高傲的元始天尊如何能够忍受。

    这样的结果让原本就有所隐患的三清又加剧,还好现在是量劫之中,元始天尊还知道以大局为重,没有在这件事情上与通天教主计较,要不然这昆仑山上便会上演一出好戏来。

    当昆仑山门户大开广招门徒时,让整个洪荒变得更加混乱,截教的有教无类很快在洪荒之中形成了第三大势力,若不是三清这方的高手较少。他们甚至有与妖族、巫族对抗的实力。

    三清的突然暴发,让原本正摆开架式的巫妖两族不由地谨慎起来。无论是妖族也好,还是巫族也罢,他们都担心会被三清给算计,担心三清会在巫妖两族决战之时杀出,坐收渔翁之利,正是因为三清的广招门徒,让这原本火药味十足的巫妖两族冷静了下来。

    三清一发力,东海龙王敖广则是心思又有了转变,又不再有要全力投靠巫族之心,他这样反复无常的举动让东海之上的局面又变得诡异起来,也正是因为东海龙族的反复给妖族赢得了时间,让妖族在东海之上立足,对于东海龙王敖广此举让帝江祖巫还有一众巫族为之恼火,若不是东海龙族尚与妖族在对持之中,帝江祖巫都有心挥兵杀向东海龙宫。

    这一再的变化让刑天看得是冷笑连连,人心的变化赤/裸裸地在嫦曦与嫦娥面前显露出来,看到洪荒这风云变化无常后,嫦曦与嫦娥的观念也有所转变,什么正义与邪恶,那都只是说说罢了,一切都是以利益为重,在绝对的利益面前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如同东海龙族一样没有什么诚信可言。

    当东海的局势诡异地平静下来时,三清一方则是变得混乱起来,先前在外力的压迫之下,元始天尊还需要借助着截教的实力来保护自身的利益,可是当东海的局势平静之后,元始天尊渐渐无法忍受截教弟子的行为,与是阐截两教便有了冲突,再加上他们双方教意本就相反,于是昆仑山上是天天争吵不断,无奈之下身为大师兄的太上老君只能做出了表率,将道场搬到了首阳山。

    在看到太上老君的举动之后,通天教主也不愿意与元始天尊继续争吵下去,一气之下则是带着截教弟子远走海外,将道场搬到了东海金鳌岛上与东海龙王做起了邻居,自此三清分家,再也不复当年那兄弟之情。

    通天教主带着截教弟子出现在东海之上后,妖族为之谨慎起来,不敢再向东海龙宫有丝毫的挑衅,生怕会给截教弟子借口,可以说截教的出现让东海龙宫的压力瞬间减轻,这让东海龙王敖广心思更活了起来,打起了截教的主意,与截教弟子开始频繁地往来。

    在东海龙王敖广的有收经营之下,截教弟子从东海龙宫之中得到了诸多的资源,让那些截教弟子更是把东海龙宫当成是朋友,向妖族施加压力,让妖族再也不敢轻举妄动,给了东海龙宫喘息的机会。

    当然,截教此举则引起了妖皇帝俊与东皇太一的愤怒,在他们看来这是通天教主在向他们发起挑衅,在恼羞成怒之下,妖皇帝俊给鲲鹏下了一个命令,一部分妖族离开了东海进入到了北海之中,对北海龙宫发出了威胁,以妖师鲲鹏的凶名,北海龙宫自然不敢有挑战妖族的心,只能妥协,四海之中北海落入到了妖族的掌握之中。

    截教与妖族的这番争夺,使得整个洪荒的暗涌更加汹涌澎湃,让更多人的感受到了劫难的气息,大劫到了一触即发的局势,而截教不知不觉被牵扯到了这一场巫妖量劫之中,而通天教主却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身处劫中却不自知,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倒是有所发现,可是这个时候他们想要阻止已经晚了,一切都已经成了定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