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83 梦怪谈
    义体高川顺从着感觉,吟诵着突然在脑海中浮现的词句,旁边打混嬉闹的咲夜和八景,不自觉停下动作,聆听着飘散在风中的话声。

    “真好听,是诗歌吗?是阿川做的吗?”咲夜支起身体问道。

    “不像是阿川能够做出来的呢。”八景也站起来,回到塑料布上,拿起水瓶为三人倒上茶水。

    “嗯,不是我做的,只是,突然出现在脑海中的……”义体高川咀嚼着这突如其来的灵感,仿佛能够从这些词句中感受到某种奇异的气息,“大概,是神明的预言吧。”他开玩笑地说。

    但是,他知道,凡是这种突然从脑海中浮现的,似是而非,又具体成为语句的东西,十有**是来自某个藏匿于意识深处的“怪物”。

    “听起来,的确有预言的味道。”八景递上茶水:“阿川也转职先知了吗?可不许抢我的工作呀。能够预知确定的未来,可是我引以为豪的本事呢。”

    “别开玩笑了,八景。”义体高川接过茶水,垂下的脸看不清表情,“我只是一个无谋的战士而已,能够做的,也最希望做的,就是战斗而已。”

    “无谋、天真又愚蠢的战士吗?”八景用鼻音哼了两声,走到男人身后,用力一拍他的背脊,“挺起胸膛来!可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战士的时候,还无谋、天真又愚蠢地活到现在。你应该为这样的自己感到骄傲,阿川!”

    “嗯,是哟。”咲夜也板起义体高川的脑袋,用力凝视着他的眼睛,“我喜欢的阿川,就是这样的人。而正是因为阿川是这样的人。所以我才最喜欢了。”

    “……拜托了,我只是有感而发罢了,别说得我好似垂头丧气一样。”义体高川笑起来,“别忘了,我可是拥有心理学系学位的优等生呀。我对自己再了解不过了,也不讨厌这样的自己。”

    八景和咲夜认真盯着义体高川看了一会。又相互看了一眼,点点头,转身回到塑料布上,分享起食物来。咲夜还在享受着那首碑文般的词句般,重复着还记得的部分。原本词句中淡淡的忧伤,在她欢快的声调中,也一下子变得轻松起来。义体高川这才发现,如果换上一个心态,单纯去享受碑文的押韵和暧昧深意。看似复杂痛苦的前期描述,也会迎来一个看似圆满美好的结局——就像是,做梦一般。

    自己有多久,没有再做梦了呢?

    “啊!我想起来了,怪不得有些熟悉。”八景一脸恍然的表情,随即又紧皱起眉头,“虽然有些地方不一样,但是风格和内容却十分相似呢。”

    “什么?”咲夜无法理解八景的意思。不过,却能听出话中浮现的异样味道。

    “就是阿川之前背诵的那些。”八景摆出一本正经的表情。对两人说:“刚才阿川也说过不是他原创的吧,而是从脑海里浮现的,也可以认为是记忆的一环,之所以连阿川也不明白其源头,恐怕是因为当时并不特别在意吧,所以。大部分关于这些词句的来龙去脉都记不清了。不过,一定是阿川在什么地方看到过,我大约想起来了,是在哪个地方看到过。”

    咲夜和义体高川面面相觑,义体高川不觉得自己脑海中浮现的东西。是来自那种朦胧的记忆,脑硬体的存在,让他就算再不愿意,也会将所有看到过的东西记下来,达到类似于“绝对记忆”那种超乎寻常的记忆能力。平时不调用的时候,具体的资料不会浮现,但涉及到这些资讯时,就会呈现出来。尤其,是在这个世界,自己亲身经历过的事情,绝对不会像是过去高川的残留资讯那样,以“即视感”这般的暧昧状态出现在感觉中。

    八景所谈到的“朦胧记忆”对于普通人是有效的,对于义体高川于其他高川和“江”的认知上,也十分类似。但是,放在这个碑文上,却在本质上有着很大的区别。虽然无法用实际的证据来证明,但是义体高川十分确信,这个碑文的内容,来自于自己意识的深处,恐怕和“江”脱不开关系,而并非是在过去的某一天,偶然不经意地在什么地方看过。

    不过,八景所言也让人在意。看她的意思,这个碑文的内容,其实于末日幻境中出现过,而且,就在耳语者的身边出现过。

    义体高川想不出到底是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虽然拥有脑硬体这样的高效资讯处理装置,但是,脑硬体也不可能将这个世界上的所有资讯凭空收集起来。耳语者的情报网络掌握在八景的手中,她注意过的情报量,远超于义体高川本人,也不是什么让人惊奇的事情。而且,根据八景的描述,关于碑文的情报,似乎是连她在过去也不怎么在意的类型,直到现在才想起来,这种巧合让义体高川有些在意。

    “那是类似于城市怪谈的东西,仅仅在这个城市的网络地域上流传,并不是什么流行的情报,一开始,大家都认为是无稽之谈,被哪个无所事事的家伙杜撰出来的故事。”八景在两人若有所思的目光中,描述起这个“不经意间看到的怪谈”。

    八景初次注意到这个仅限于网络上流传的怪谈时,是在五天前,当时和政府部门的交锋初步告一段落,带着休息的心情连上了城市论坛,随意翻弄一大堆帖子时,在积压于五页之后的地方,看到了这个“黄昏碑文”的帖子。其内容和义体高川说过的大致相同,最大的差别,在于少了“手持钥匙者”之前的一段,以及“第十夜”之后的一段。

    “手持钥匙的人们啊,应遵循以下所记出发前往理想乡。

    第一夜,奉上钥匙选中的活祭。

    第二夜,余下来的人啊,撕碎紧靠的两人。

    第三夜,余下来的人啊,赞颂吾高贵之名。

    第四夜,剜头杀之。

    第五夜。剜胸杀之。

    第六夜,剜腹杀之。

    第七夜,剜膝杀之。

    第八夜,剜足杀之。

    第九夜,魔女复苏,无人生还。

    第十夜。旅途结束,终至理想之乡。”

    看起来像是某种邪教的献祭文言,其内容仅仅是作为一个都市怪谈的暗线,全部的内容只在故事开始和结尾处出现过。故事内容是一名擅长推理的侦探,遭遇了非逻辑的怪事,试图用逻辑去解开怪事的谜底,最终治愈人心的致郁故事。作者的文笔朴实,情节却很有张力,看上去是常年从事文字工作的专家。从字里行间的韵味来判断,作者本人大概只是兴致所致,所以才临时下笔,也不打算再改稿——就是这样的一则都市怪谈小故事,如果放在文学板块,势必会得到更多的关注吧,但作者本人却就这么无所谓地随意扔在了都市生活板块,所以。虽然点击率相当高,却因为少有回复者而迅速被其它娱乐贴压下。

    不过。也正因为是发在都市生活板块中的“怪谈”,出于职业习惯,八景点进去大致看了一遍,却因为故事的结局有些致郁,所以,在初步进行分析。没有找到特别值得在意的地方后,就被八景抛之脑后了。

    现在回想起来,当初认为杜撰的故事,却突然有些异常的味道。咲夜在八景讲述的同时,快速摆弄手机。在那个论坛中寻找这则故事,却愕然发现,原文已经被删除,只剩下转贴内容,而且,转贴内容还被版主置顶了,和原作的待遇截然不同。而转贴内容的下方,回复人数达到了上百名,十分火热。

    三人将脑袋凑在一起,一页页地翻动留言,开始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的事情,正在耳语者的眼皮子底下发生。

    “有人做了和故事内容相符的梦吗?”八景自言自语着:“看起来不是偶然,但是,我们没有意识行走者,所以,关于梦的神秘,会很棘手呢。”

    “留言者中一共有二十人表示,自己做了相同的梦。”咲夜的表情变得十分严肃:“就数量来说,并不足以作为证据,说不定有人是出于乐趣的缘故,假装自己有了这样的经历。网络的传言,实在很不可靠。”

    “但是——”八景说。

    “但是,我们之前在对山羊公会的扫荡中,出现过一个神秘的意识行走者。”咲夜接过八景的话,“虽然,对方的主要伤害目标是山羊公会的人,但是,却对阿川也出手了呢。能够影响到阿川,他在意识能力上的力量,绝对很强。”

    “而且,就算对山羊公会的人出手,也不能就此肯定,不是敌人,甚至于无法确定,对方不是末日真理教的人。”八景皱起眉头,说:“末日真理教特别下派峦重到这个城市,说不定有着更深的内幕。”

    义体高川摇摇头,否定了八景的说法:“你想太多了,八景。虽然我也觉得这个《黄昏碑文》的内容,以及回帖的迹象有点异常,大概真的和那个意识行走者有关吧。但是,我能肯定的是,那个意识行走者绝对不是末日真理教的人,也不是耳语者的敌人。”

    “为,为什么?为什么这么肯定呢?阿川!”咲夜突然有些激动。

    “因为,我大概知道,那个意识行走者的真实身份。”义体高川在两人打算追根究底前,杜绝了她们的想法,“不过,我不能说出来。我不知道,如果宣之于口,是否会产生更大的影响……”

    “嗯……”八景沉吟起来,“是只要认知到,就会产生异变的类型吗?就神秘学的理论来说,这种神秘性是极为高端的啊。”

    “是的,就我知道的神秘物事中,至今为止还没有那种神秘性,可以超过那个家伙。”义体高川用强硬的语气说:“总之,就不要管这件事了,虽然对方没有恶意,但是……就像是炸弹爆炸,就算不呆在爆炸中心,仅仅靠近的话,也会被余波扫中。十分危险。”

    “可是,关于黄昏碑文梦境的事情……如果是真的,那么耳语者也不能置身事外吧?这可是在我们的城市发生的异常哟。而且,政府部门察觉到,而无法阻止的话,一定会要求耳语者接手吧。”咲夜咬着大拇指的指甲。说:“但是,我们没有意识性神秘的专家,所以,的确如阿川所说的那样,还是暂时观察为好。”

    “上面谈到自己做的梦和黄昏碑文故事内容有些牵扯的那些人……可以监控起来。”八景掏出自己的手机,发出了几条信息,“我会注意,这种情况会不会继续扩散,不过。既然陆续有人做了类似的怪梦,又在网络上有这样一条引信,大概是会继续扩散下去。”

    “故事的作者可以锁定吗?如果可以的话,确认一下,这个人仅仅是单纯写了一个故事,还是将自己的梦境搬上了网络,亦或着是利用神秘力量,来书写这个故事。”咲夜迅速说到:“根据那些留言的说法。他们的怪梦,或者说噩梦。和故事相似的地方,仅仅是涉及了黄昏碑文,而并非全然照搬故事内容——人数再增加下去,恐怕这个都市怪谈,就要真正成为怪谈了。”

    “……真麻烦,意识性神秘总是最棘手的一种。”八景有些苦恼。但又似乎有些雀跃,“这个城市到底怎么了?被神秘性的关注也太频繁了吧?一个接一个地跳出来!”

    咲夜无法回答她的抱怨,但是,义体高川却可以。因为,他已经明白。自己三人本身,乃至于耳语者本身,就是这个末日幻境中,最为特殊的奇点,如同磁石一般,不断搅动着这个世界的神秘。

    虽然,暂时还是微不足道的小道消息,但是,义体高川却已经肯定了,黄昏碑文所涉及的一系列怪事,绝对是存在的,而诱发者恐怕就是自己人格意识的“肿瘤”和“江”。至于这种意识性神秘力量产生作用的途径,应该是“境界线”吧?尽管,此时的义体高川既无法看到少年高川,也无法观测到“江”,无法做梦,也进入不了境界线,乃至于,对这些方面的认知,仅存于“推理”和“朦胧的感觉”这样的状态。不过,在确定“意识性神秘力量在这个城市蔓延”之后,用那两个“怪物”作为解释一系列异常的源头,却是十分合乎逻辑的。

    在八景用手机通知耳语者总部和政府部门的时候,咲夜和义体高川再次详细阅读这则都市怪谈和下方的回复。

    “那个侦探真的很勇敢呢,但是,结局不怎么好。不过,这是理所当然的吧,因为对手是超乎逻辑的家伙呀。”

    “故事里的一些风景,我在做梦时看到过哦。那是有点……该怎么说呢?有点让人心底发毛的梦。”

    “醒来之后,应该什么都不记得了吧?”

    “也并非全部都不记得,如果只是风景本身,只剩下一点模糊的感觉,看到这个故事时,才突然回想起来,真的很相似。因为,就是这个城市里的某个角落嘛。不过,在梦里,这个地方可比故事里描述的安静多了。安静到让人毛骨悚然,就像是一个人在深更半夜走在阴暗巷子里。”

    “真是胆小鬼。”

    “那么,大部分人就都是胆小鬼。独自一人在那种地方,哪怕是自己的影子也会给人奇怪的感觉吧?相信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经验吧?”

    “我也做了类似的梦哦,实在不是什么好经历。在看到这贴以前,也没注意到竟然会有这么多人做了类似的梦呢。如果大家说的都是真的,那可真是够呛的。我可不想莫名其妙就被卷进怪谈里呀,这种事情还是当作小说来看比较好。”

    “是啊,那个梦真的让人很不舒服,不过,当作鬼屋冒险的话,却相当逼真哟。我是这么觉得的。”

    “笨蛋,有人可以在梦里主宰自己的行动吗?大部分做噩梦的时候,就是突然受了惊吓,然后逃啊逃啊,实在逃不了就醒过来。这么刺激的内容,还无法清晰保存在记忆里。哪有什么鬼屋冒险的味道啊?没有主动权的话,哪叫做冒险啊?”

    “要记住梦境,要在梦里活动,都是有办法的,经过一段时间的心理训练就可以,不过,大部分情况下,是在浅层梦境,也就是那种半梦半醒的感觉。如果完全陷入梦里,不知道自己实际是在睡觉的话,那就很难控制自己了,基本上,只是遵循潜意识活动而已。至于,再深层一点的睡眠,是不会做梦的哟。”

    “楼上的对梦似乎挺了解呢。我就能够自我控制哟,做梦的时候,尤其在做那种羞涩冲动的梦时,嘿嘿。如果我也能做类似这个都市怪谈的梦,一定可以把噩梦打穿。”

    “楼上的别羞涩了,谁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啊。像你这种被生理**控制的家伙,一定刚入梦的时候就萎了,为了你的下半身着想,还是别冲动为好。对了,我也是做过类似梦境的人,虽然梦里的具体情况不太记得了,但是,我似乎碰到了两个人。看到大家的回帖,我差点觉得,在梦里碰到的,是同一时间做了同样梦境的某几个人了。”

    “组队冒险吗?听起来挺不错。这样的话,虽然是噩梦,但也可以看作是邪恶背景的虚拟仿真网游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