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百一十八章节 时代的开始
    第二百一十八章节时代的开始

    对于刑天来说,洪荒这个地界还是有点小了,他真正的未来在那无尽的虚空之中,不过前提是他能够在这洪荒天地之中成长起来,只有能够成长起来的方才是人才,无法成长的人那怕是有再高的资质都没有用,这宇宙苍生是以实力为尊,是强者的世界,有太多的天才没有地得到成长,刑天可不希望自己便是其中之一。

    说到天才,十二祖巫不是吗?三清不是吗?洪荒之中的诸多大能那一个不是天才中的天才,刑天想要从中脱颖而出,超越他们,那就得努力,除此之外没有什么捷径可以走。

    或许是大道对刑天的印象很不错,在稍微停顿了片刻之后又说道:“刑天,你是一个有大气运的幸运之人,你能够走到今天这种程度,虽然与你的拼搏有密不可分的关系,但是很大程度却是得益于你那强大气运,让你能够走得比别人快一步,不要小看那一步之快,有很多时候快一步便处处领先,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可是你更应该清楚,气运这东西不是一成不变的,日后你自己可要多加注意,还有,这一次你也是撞了大运,竟然能够与两位拥有原始太阴印记的女子双修,这对你的未来可是大大有益,阴阳相生、相克,有她们的相助,对你自身的修行有着太多的好处,阴阳双修并不会给你节约多少时间,让你的修为突飞猛进。但是却能够让你们根基扎得更稳,根基方才是衡量一个人潜力的标准,我不希望你被那虚空之中的前景给诱惑到疯狂地提升自身实力!”

    大道的这番话让刑天不由为之一怔。这番指点对于刑天来说可是大为有益,不过同时刑天心里也有些恼火,大道连自己与嫦曦、嫦娥阴阳双修的事情都知道,这是不是说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对方的注视之下,那自己与嫦曦、嫦娥姐妹的交合岂不是也被人看在眼里,若是这样那可真得是让人无语了。

    仿佛是感受到了刑天的内心,大道淡然说道:“刑天。你用不着去在意那些事情,在这天地之中有什么事情是我所不知道的,区区的阴阳交合我见得多了。最后提醒你一声,这一次的经历对你们是一个很不错的机会,不要试图于掌握本能的力量,那不是你们现在所能够做到的。你们需要做的是顺从本能的力量。等这本能一点一点地融入到自己的意志之中时,那时你们方才是真正的掌握了原始的印记,现在你们离掌握还差得太远了,仅仅只是得了一点点的皮毛而已,就如同你对空间法则的掌握一样,仅是皮毛,而杨眉已经是完完整整掌握空间法则,可想而知这其中的差距有多大了。你好自为之吧,留给你的时候并不是太多!”

    大道的这番话一落下。那神秘的气息则是迅速地从刑天的识海之中消失了,刑天明白大道已经离开了,这一次的交流给他带来的影响很大,让他有了更高的渴望。

    洪荒,在很多人的眼中这是一个巨大无比的世界,期待着在这个世界之中称王称霸,不过对于刑天来说,这已经没有什么吸引力了,永生方才是他的期待,而在这洪荒天地之中永远都没有永生的可能,只有离开方才有这样的机会。

    天道之下的永生,那只是一个笑话罢了,在这世界之上有着太多的力量可以摧毁这个可笑的笑话,‘十二都天神煞大阵’便是其中之一,而刑天手中的‘十二品业火红莲’还有那‘噬魂枪’都有这样的潜力,前题是能够让它们继续进化下去。

    大道并没有如同刑天所想的那样离开,而是依然在观注着刑天,在看到刑天略有所思之时,大道不由地叹道:“洪荒天地不能再这样发展下去了,我要得是强者,而不是一群上不得台面的小卒,是时候给你们一点点的压力了,刑天,希望你能够在未来把握好机会!”

    大道想要给洪荒众生什么样的压力,这一点谁都不了解,只有大道自己清楚,对于洪荒天地的巨变,的确让大道不满,诸圣为了一己之私而不顾洪荒大地的安危,这是大道所无法忍受的,洪荒天地是大道用来培养强者的地方,没有了天地灵气,那如何能够培养出强者,所以大道需要给洪荒众生一点点的压力,更准确地说是给予诸圣还有鸿钧道祖以及天道一点点的压力,让他们明白洪荒天地是他们的根本,不能受到损伤。

    巫妖的时代结束了,圣人的时代开启了,洪荒天地的一切都在发生着变化,巫族在南赡部州休养生息,妖族去了北俱芦州,东胜神州成了人族的天下,在没有外力的干涉之下人族得到了疯狂地发展,很快便取代了巫族成为东胜神州的霸主,也成为了洪荒天地的主角,无尽的气运从人族的身上暴发出来。

    以往诸圣对于人族并不是太怎么在意,他们所求的仅是在人族之中传道,可是当人族的气运暴发之时,让诸圣的心态发生了巨大的转变,首先转变的便是太上老君,身为人教教主,虽然他没有教化过人族,可是那巨大的气运让太上老君为之震惊,女娲娘娘也不例外,只可惜女娲娘娘与太上老君一样,同样没有教化过人族,与太上老君相同仅仅只是能够得到人族的一成气运,一成气运的强大也让女娲娘娘为之侧目。

    掌握人族,教化人族,则是很快成为诸圣的目标,心态的转变自然也就引起了诸多的争斗,这又是一场不见硝烟的战场,没有什么战争,有得只是手段,在诸圣之中最吃亏的便是准提与接引二圣,谁让他们的道场在西方。而人族却在东胜神州,一东一西相差太远了,让他们是有心无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场大餐从自己的嘴边溜走。

    这样的结果能让准提与接引二圣甘心吗?不,他们不甘心,自然也就生出了恶念,而天庭之上的昊天与瑶池,也看到了人族身上的利益,天庭可是百废待举让他们不得不也打起了人族的主意,而那北俱芦州的妖族也有所担忧。要知道妖族与人族之间可是有着巨大的因果,若是让人族成长起来,对于妖族来说那将会是一场恐怖的灾难。不压于当年巫族对妖族所造成的灾难,他们不希望看到人族的兴起,于是洪荒便又有了一丝乱象!

    首先动手的是太上老君,人族是女娲娘娘一手创造出来的。虽然中间有了刑天的加入。但是女娲娘娘主持着大局,而太上老君是借人族得到成圣,如今人族又有了如此惊人的气运,这让太上老君不知不觉之间欠下了女娲娘娘一个巨大的因果,这份因果让太上老君有所不安,特别是在这圣人的时代之中,身上多这么一份因果那便多了一个随时都可能爆炸的炸弹,这是太上老君所无法忍受的。

    如何方才能够化解这份惊人的因果。太上老君想到了人皇,帝俊一统妖族之时称皇。于是妖族之中有了妖皇,而人族也不能学巫族那样一盘散沙下去,人族应该有属于自己的人皇,有人皇的带领之下人族的发展将会更加快速,人族发展的越好,对太上老君的利益越大,于是太上老君便想与女娲娘娘相商人皇之事。

    在太上老君生出此念之时,突然一缕大道的气息涌入到了太上老君的心神之中,一瞬间他悟了,悟到了人族的发展,人族当有三皇五帝,三皇者天地人,五帝者五行在,只有三皇五帝齐全人族方才能够走上鼎盛。

    什么是教化人族,立下这三皇五帝便是教化人族,而且是无上的教化,如此的顿悟让太上老君为之兴奋,为之高兴,让他看到了掌握人族大势的关键。

    伏羲,这个早已经被遗忘的名字又出现在了太上老君的脑海之中,做为女娲娘娘的兄长,若是能够让他担当起一任的人皇之尊,那么就算有天大的因果也会因此而了结,一想到这里时,太上老君则是为之兴奋!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三皇五帝的事情自己可以想象的到,做为人族圣母的女娲娘娘自然也能够想得到,想要化解那份因果,就得出手快,手快则有,手慢则无,这一点太上老君还是清楚的,他立即行动起来,没有半点犹豫便向娲皇宫而去。

    三清与西方二圣在洪荒大地之上有自己的道场,可是女娲娘娘却没有,特别是在妖族战败之后,她更没有那份心思,在洪荒立道场放在那里,难不成是北俱芦州那苦寒之地,那样可真得白白丢了脸面,所以女娲娘娘一直都居住在天外的娲皇宫中,而妖族的太子陆压也一直在娲皇宫中修行,等待时机复兴妖族!

    当然,对于陆压的这个想法那只是幻想,如今洪荒的局势已经不允许妖族再复兴了,无论是三清也好,还是西方二圣也罢,以及后土祖巫,还有刑天等等都不会给妖族这个机会,妖族的没落已经成为定局,不可改变的定局,就如同那些在暗中准备扇风点火的那些妖族,准备阻止人族的兴盛,那只是自取灭亡。

    对于太上老君的突然到访,女娲娘娘不由为之一怔,一时间不知道对方是为何而来,要知道自己与三清之间可是有着不小的恩怨,仅仅只是从对方打压妖族一事上来说,女娲娘娘也不会与三清有什么联系。

    不管女娲娘娘心中对三清是何等的恼火,可是她却不得不招待太上老君,毕竟对方是圣人,圣人的面子是不能够不给的,更何况太上老君在三清之中也并不怎么开口,对于妖族的事情上也没有做出太过激的举动。

    当太上老君来到娲皇宫坐下之时,没有等女娲娘娘开口询问其来意,太上老君则是抢先问道:“女娲师妹,不知令兄伏羲的元神可还在,有没有入那六道轮回?”

    太上老君这一开口,女娲又是一怔,弄不清对方的用意,不过看太上老君的样子并非是什么坏事,于是叹道:“有劳大师兄牵挂了,家兄的元神尚在,你也知道六道轮回乃是后土祖巫所掌握,以巫妖两族的恩怨,我不敢让家兄冒险,只能另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恢复他的真身,也免得经受那六道轮回之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