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74 歼灭
    我们站在长椅旁,四周再次被上百名“鬣狗”包围了,和之前隐藏在暗处进行伏击不同,这一次的来人大张旗鼓出现在我们面前,虽然视线充满了恶意,却没有第一时间动武,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他们究竟是已经知道自己的头儿峦重已然受害,才假借他作为诱饵,对耳语者进行诱捕;亦或者并不清楚峦重此时此刻的状态,仅仅是来寻找他们的头儿,以防被耳语者加害呢?义体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一个紧接着一个锁定每一名士兵所在的位置,观测他们的战斗状态和战斗配置,寻找着开战时最有效的突破点。当然,就算不这么细心,这些士兵也不可能拿自己两人如何,反过来说,自己和咲夜的出现,才是他们如此小心翼翼的缘由——这样自信的想法,在义体高川的脑海中是存在的。

    不过,虽然立刻开战是没有问题,但是,和这些猎狗们在等待着什么人,义体高川也想看看,他们要等待的到底是何许人也。能够引出更多的强力人物,让自己两人将其一网打尽,那就是最好了。

    咲夜的灰丝彻底将峦重的身体包裹成茧状,基本上,即便峦重的人格意识还能恢复,他能够逃跑的几率也远远低于百分之三十。这些灰丝不仅仅是强韧,即便如咲夜本人所说,用来直接攻击的话,性能有些低下,但其附带的神秘性,至少也是和高川的义体相当,毕竟,两者都是超级桃乐丝刻意留下的“道具”。至今为止,被灰丝彻底封印的东西,还从来都没有一个可以逃脱。

    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头儿被封印,这些“鬣狗”却不置一言。也没有采取进一步的激烈行动,就像是已经放弃了救回这个干部级人物一般。因为他们的头脸都隐藏在斗篷的兜帽中,所以无法直接看到其表情,连锁判定如同涟漪一样,掠过他们的身体,将范围五十米内所有试图隐藏身形的家伙都找了出来。

    “其它声音消失了。”咲夜在夜风中。宛如自言自语般说着,“排除了路人吗?怎么做到的?巫师的法术?还是意识行走者?”

    “……似乎有点不对劲。”义体高川突然从一种打心底出现的奇异感觉中,嗅到了某种“气味”,这些自从现身后就一直保持静默和站姿的士兵们,在对峙中有什么地方变得奇怪。视网膜屏幕中,关于他们的数据有些浮动,最开始,这种浮动还在正常范畴内,但是。到了这个时候,这种数据动态现象终于超过了“正常”的临界点,一份报告随着警示框从界面中弹了出来——

    “这些家伙……死了?”义体高川有些愕然,咲夜突然向前走去,仿佛会打破当前的宁静般,一下子就逼近了最前方的一名士兵。然而,这名士兵也好,其他看似十分警惕。气势十足的士兵也好,全都没有反应。

    咲夜缓缓伸出食指。轻轻点在这名士兵的身体上,虽然义体高川已经准备好了攻击准备,但是,结果似乎在印证视网膜屏幕中那份死亡报告。士兵的身体摇晃一下,如同没了骨头一般软倒在地,那副软绵绵的。毫无气力的样子,可不是装装样就能办到的。咲夜用力挥手,电射而出的灰丝一一贯穿周围士兵们的身体,一个呼吸的工夫,上百名围困两人的“鬣狗”。一如最初的这位士兵那般,扑通扑通倒在地上。他们的身体还在呼吸,生理运作数据却笔直下降,最后维持在一个基础的水平线上,这个状态就像是以他们的头儿峦重为模板一样。

    “没有意识了。”咲夜转头对义体高川说,又一片灰丝从身上射出,一个接着一个贯穿了这些毫无意识反应的士兵的要害,彻底断绝了他们的呼吸。

    空无一人的街道广场中,在几分钟前还生龙活虎,仿佛等待谁的命令,就要围攻耳语者两人的士兵们,不知在哪个时刻,已经彻底失去了自己的人格意识,只剩下还散发着热量的身体,而现在,这些身体正在夜风中迅速冰冷。空寂的氛围,配合诡异的死亡现象,让人不由得毛骨悚然。义体高川的脸色不怎么好看,尽管在过去,也经历过一些在神秘力量的作用下产生的莫名其妙的死亡,但是,在恢复了感性后,这种感觉性的物事给他带来的刺激,比以往更加强烈,就像是要弥补过去的缺失。

    “意识行走者。”义体高川和咲夜对视着,对照彼此的判断。咲夜点点头,她也认同这个判断,问道:“阿川有什么头绪吗?”

    “……嗯。”义体高川沉默了半晌,模糊地回答到,他甚至不清楚,自己是否希望这个判断属实。要说自己所认识的,也恰好拥有在场证明的,能够在人格意识上抹杀峦重和鬣狗们的人,第一个最先想到的,就是少年高川这个异常的存在。

    如果真的是少年高川所为,在当前情况下,可以视为一种善意的合作,但是,同样也意味着,对方真的已经在某种程度上独立出来,而他的行动也很可能已经不再受到自己这个主体高川的干涉。长远来说,的确无法断定是好事还是坏事。义体高川只能通过当前这诡异的场景,推导看不见的线索,来确定少年高川的存在,却因为无法和过去那样,与其真正接触,所以,就算可以猜测是对方所为,也没有更真切的实感。

    在过去的那段时间,至少那个高川还仅仅是一个幻象。现在,这一地的死尸,以及包裹在茧中的峦重,似乎在告诉他,那个幻象正在从自己的噩梦中走进现实。

    “你的脸色不怎么好,阿川,是……不怀好意的敌人吗?”咲夜问道,“如果是敌人的话,无需在意,你我联手。天下无敌。”这般说着,宛如要证明这一点般,她向高川展示手中那条连接巨茧的灰丝,猛然用力一抽,封印峦重身躯的巨茧即刻旋转起来,体积向内一缩再缩。宛如榨汁一般,大量的血液渗出茧壳,在周围洒了一地。

    空气中,漂浮着残忍而血腥的味道。义体高川不由得睁大了眼睛,和那张五官模糊,变幻着罗夏墨迹图案的脸对视着,在他的记忆中,咲夜还是第一次做出这种充满了残暴残忍的行为,就像是彻彻底底变了一个人般。虽然说。灰烬使者状态下的咲夜,因行为而体现出来的个性,的确和平时的咲夜有很大的不同,而且,现在这个世界线的这个咲夜,也和原来那个世界线的咲夜,在个人经历上,出现了很多偏差。但是,之前的战斗很果断麻利。尚且算是意料中的好事,现在的所作所为,却彻底超出了义体高川对咲夜的认知。

    尽管,在当前需要和各种充满恶意的神秘交战的景况下,不能贸然断言,咲夜这种异常的变化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但是,因为和过去的认知产生了强烈的偏差,以至于让义体高川在感性上无法立刻回过神来。脑硬体并不处理这种感性因素,义体高川的眼神,在凝视中根本不知道。该流露出何种情绪。至于咲夜本人,更是没有任何表情的流露,仅仅是单纯地,承受着这种注视而已。

    她似乎并不觉得,自己的行为究竟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解除灰烬使者变身吧,咲夜。”义体高川的目光移到那滩徐徐扩大的血迹上,灰茧缩小到篮球大小的体积后,分解会灰丝,收回了咲夜的体内,而本该有一个人大小的肉块和骨骼,则全部不知其踪,只剩下被榨取出来的大量鲜血。让人不由得产生“骨肉都被吃掉了”的想法。

    “不行,阿川,现在还不行。”咲夜拒绝了,十分明确的,直接的,毫不犹豫的,也是在义体高川的记忆中,两人在一起时,第一次违背他的建议。

    “为什么?”义体高川神情凝重地和咲夜对视着,“命令的话……也不行吗?”

    “是的。”咲夜的声音,十分平静:“战斗还没有结束,为了阿川的安全,不能解除变身。这是……我……唯一……拥有的力量……保护……”她的声音,突然产生一种机械式的沙哑和断点,但很快又恢复过来:“无论阿川说什么,我都会听从,但是,如果我听从了,反而让阿川的处境更加危险的话……我不要!”

    “咲夜……”义体高川不知道该如何说服咲夜,他从咲夜奇怪的表情,以及那奇异的声线中,似乎能够体会到异常的缘由,但是,正因为咲夜毫不犹豫的拒绝,和从这种拒绝中所表露出来的坚定心情,让他无法进一步劝阻。

    眼前的咲夜,已经不再是他记忆中那个,对他言听计从,从不违逆的咲夜了。如果不是她自己决定放弃,没有人可以让她放弃,这一点,义体高川觉得自己应该是最清楚的。原来世界线中的咲夜,在某些地方表现得格外顽固,或许是一直以来的怯懦心理被扭转后,所滋生出来的一种极端心理趋势,而在这个世界线中,咲夜的经历更加丰富,对照两个世界线中的她们的言行举止和过去经历进行心理对比,义体高川几乎可以肯定,这个世界线的咲夜,在原本世界线的咲夜所固执偏执的地方,会更加严重。

    灰烬使者状态下的咲夜,则比正常状态下的咲夜,在一定程度上,于心理层面放大了这种偏差和失衡。

    本来,义体高川觉得还有时间,可以对这种状态进行缓解。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是无法说服咲夜的,而且,耳语者的确需要除了自己之外的高端神秘性战斗力。但是,在他开始着手之前,发生在灰烬使者咲夜身上的异常,似乎已经深化到了下一个阶段。

    为什么——会是这个时候?

    在之前,并没有觉察到这种异常变化的深化,仿佛就像是突然就突破了临界点。但是,一定不是没有原因的,心理层面上的临界点,并不是那么容易就突破的,之前的战斗,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义体高川想着。会是因为少年高川在意识层面的活跃,诱发了咲夜人格异变的深化吗?问题在于,少年高川没理由这么做,高川的话,一定是不会主动这么做的。

    “……又有人来了。”咲夜打断了义体高川的思考,抬头看向天空。直到她出声之后。义体高川才察觉到新变化的产生,这并不是他分神的缘故,而是因为——

    性格异化之后,感官和直觉也变得比我更加敏锐了吗?义体高川这么想到。毫无疑问,现在的灰烬使者咲夜,比之前的灰烬使者咲夜,散发出一种更加强力的气场。

    六团灰雾漩涡在咲夜的声音响起时出现在上空,这是最为常见的末日真理教巫师的传送门。虽然之前已经消灭了十名巫师,但实际不清楚峦重究竟带来了多少名巫师的义体高川。正需要这些人自动出现在自己面前。之前任由“鬣狗”们包围自己两人而不抢先出手,正是为了防止他们在死亡的过程中通知这些有可能出现的巫师,只是没想到竟然在自己出手之前,他们就已经被从人格意识上抹杀了。不过,正因为这些鬣狗没有防御和逃跑的时间,所以才没有机会阻止这些巫师的出现吧。毕竟,耳语者的前线战士能够站在这里,就证明的伏击行动没有成功。参与伏击的人究竟会有怎样的下场,这些年来一直被耳语者压制的山羊公会诸人再清楚不过了。

    没有巫师的话。就算上百名“鬣狗”进行围攻,也是自寻死路。峦重和巫师们的到来,才让这些人有了正面对抗的信心,但如今这种信心也差不多被击破了。只要伏击计划失败,参与计划者全员死亡的消息扩散开来,山羊公会刚刚升起的士气必然会低落下去。更何况,就连身为上峰空降的干部“峦重”本人也已经死亡,之前那些鬣狗们还有胆量对自己两人进行包围,义体高川觉得更大的可能性是因为他们并不知情,或者。虽然知情,却带着必死的心态,进行最后的狙击,或是为某些人的逃离或计划的运转拖延时间。

    不过,他们的异常死亡,必然让他们的打算破产。就连义体高川也没有预料到,竟然会在刚接触的不到一分钟内,这些鬣狗就以这种毫无还手之力的姿态变成了一堆尸体。他们没有通知其他人的时间,也无法拖延时间。

    要说在今晚的清剿中有什么不圆满的地方,恐怕就在于自己的异常梦游,只能依靠推断估测其身份的意识行走者的存在,以及灰烬使者状态下,咲夜的人格异常变化了。不过,不管有多少瑕疵,大体上整个计划的运作十分正常,仅就计划本身所要达到的结果来说,也相当完美——歼灭这六名来援的巫师后,即便这个城市中还残留有部分巫师,也只是小部分,并且应该会在短时间内就脱离这片属于耳语者的地盘。

    最好的情况,就是这六名巫师已经是末日真理教配备给峦重的最后高神秘性的战力。

    巫师们从灰雾漩涡中落下,他们一下子就注意到了遍地的伏尸,以及站在尸体和血泊中的义体高川和咲夜两人。战场不利的味道是如此浓郁,他们十分谨慎地悬浮在半空,同时选择了立刻施展防御性法术。当灰雾从他们的指尖倾泻出来的时候,咲夜的灰丝已经飞射而去,漂浮在半空的巫师们在机动性上要弱于这些灰丝的射速,虽然躲开了要害的袭击,却无法全身而退。眨眼间,灰丝已经贯穿了六名巫师的手臂、大腿、腹部、肩膀等部位,看上去就如同一个个牵线木偶般。

    灰雾法术也在此时凝聚成形,在形成防御前,灰丝一下子就撕碎了那些身体部位,进而试图进一步席卷巫师们的身体。义体高川在巫师们的注意力被咲夜吸引的时候,跃至其中一人的身后,一拳就击穿了被灰丝纠缠,无法自如行动的这名巫师——他的胸膛被贯穿,连心脏都被扯了出来。不过,这名死亡的巫师立刻就化作一团灰雾,为其他五名同伴强化了法术,让他们终于在遍体鳞伤的时候,避免了死亡的即刻降临。

    灰丝抽打在剩下的巫师身上,然而贴着他们的身体泛起的半透明光罩,宣告了这一次攻击的失效。借助抽打的力量,巫师们快速散开,逃跑的想法极为明显。更多的灰丝从那些灰丝中分类出来,铺天盖地追上他们,构成一张向四面扩散的巨网,彻底切断了巫师们的退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