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94 夕
    格雷格娅知道自己有可能在伦敦获得强化后,脸上的喜悦一直无法褪去。义体高川和她谈论了关于此行中,她需要面对的各种可能性,并将外交的重点事项进行交代,格雷格娅这才明白,自己要做的事情实际不多,在神秘的世界里,最大的筹码包括组织资源和最高战力两个方面,耳语者的资源并不多,对比起其他大型神秘组织,无论人手数量还是技术情报上,都没有拿得出手的份量,但是,义体高川和灰烬使者状态下的咲夜所代表的战斗力处于神秘世界的上层。在之前的行动中,两人已经为进一步的组织性合作打下了基础,这次来到伦敦,基本上就是代表耳语者的意志,确定合作意向。具体的内容,其实在早些时候就已经完成了,格雷格娅需要做的,仅仅是在细节上进行发挥,就算再不济也不可能会损伤到耳语者的利益。

    格雷格娅最初还有的忐忑,如今也彻底消失。这一次是在责任上没有负担的任务,见识世界性神秘的广阔,熟悉各种神秘组织和神秘力量持有者,对耳语者的发展方向有一个大体的认知,就是她最主要的任务。

    “虽然你的任务比较轻松,但是,大量的神秘力量聚集在这个城市,让这个城市处于一种临界状态,十分危险,即便伦敦是世界性的大城市,安全性比其他地方更强,但也不能掉以轻心。在神秘的世界里,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例如一夜之间出现成千上万人的异常伤亡,亦或着战争陡然爆发,都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义体高川郑重地对她说:“还记得拉斯维加斯发生的事情吗?这个城市里,可也是有一个瓦尔普吉斯之夜的。”

    “阿川。我终于对你改观了。”格雷格娅一脸严肃的表情,说:“没想到阿川还真的是副社长呀。”

    “……我本来就是副社长。”义体高川哑然。

    “我一直都觉得你是挂着副社长的名头,做着打手的工作。”格雷格娅说,“在拉斯维加斯的时候,也是我协助咲夜处理组织内务的吧,阿川从头到尾都是一副游手好闲的样子。副社长相当于是社长的副手吧?是将社长的指示贯彻到实际行动中的人。但是阿川除了打打杀杀之外,还真没做什么事情呢。耳语者的工作,从来都不是只有战斗吧?”

    “就算你这么说,耳语者成员只有小猫三两只的情况也不会改变。”义体高川耸耸肩膀,“小组织的事务总是很轻松的,我不觉得自己插手可以让效率变得更高。”

    “不,我是说,至少文件什么的,也应该过目一下再交给八景吧?有许多决定。完全不需要通过八景社长的最终确认环节,一些需要关注的问题,也应该向现在这样,早点告诉手下。”格雷格娅说。

    “八景会不开心的。”义体高川温和地笑起来,“她可是无论大事小事都想一手抓的事业性女强人。”

    “我要打电话告诉八景,你是这么评价她的。”格雷格娅狡黠地眨眨眼睛。

    “啊,那就不要了,作为新人的你多嘴的话。在顶头上司心中的评价也会降低吧。”义体高川虽然这么说,但是口吻却十分随意。“耳语者就这么多人,乱嚼舌根的家伙,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受欢迎哟。”

    “唔——”格雷格娅用一副审视的目光打量着男人,“果然,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一夜之间,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你真的是耳语者的高川吗?不会是什么妖魔鬼怪披了高川的人皮变化的吧?”

    “有这么严重吗?”义体高川有些愕然。他当然知道自己此时的心态变化,却不觉得会达到连性格都让他人怀疑的地步,不过还是承认了:“的确发生了一些事情。”

    “什么什么?”格雷格娅饶有兴致地追问到。不过,还没有等义体高川回答,咲夜从洗手间走了出来。对两人问道:“在说什么呢?”她的脸色已经平静下来,恢复了往常的温和安然,完全看不出她在十多分钟前还哭了的样子。

    “在说阿川呢,一夜之间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格雷格娅回答到:“咲夜你和阿川一起那么久了,一定能感觉出来吧?”

    “嗯……我不觉得有什么。”咲夜想了想,微笑着对格雷格娅说:“在我的心中,阿川从来都是这个样子。”

    格雷格娅有些错愕,随后认真地盯着她一阵,说:“不知道为什么,这话听起来真肉麻。”

    咲夜那温和的表情没有因为这句评述产生半点变化,反而用同样认真的语气对格雷格娅说:“那是因为你没有见过过去的阿川。”

    “过去的阿川?我见过呀,我们不是……”格雷格娅说到这里,猛然顿下来,语气蒙上了不可思议的色彩:“啊,我都忘了,原来才过了两个月呢……总觉得,已经熟悉得好似过很长的时间。”

    “那不正证明了,你喜欢耳语者吗?能够快速地融入耳语者的生活是一件好事。”咲夜肯定地说:“不过,你对耳语者的认知,不会因为自我感觉良好而发生太大的改变。你不知道的东西,仍旧很多,你自认为熟悉的人,其实并不熟悉,不是吗?现在的阿川,才是阿川原本的模样。”

    格雷格娅举手敲了敲自己的头,一副苦恼的表情,说:“就算你这么说……还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不过,很快她就将这种难以理解的情况扔到了脑后,因为——

    “比起之前的高川,我果然还是喜欢现在的阿川。”格雷格娅认真地点点头,说:“因为,现在的阿川才像是和我们站在同一个战壕里。也不是说之前的阿川不值得信任,不过,怎么说呢?就好像是另一个世界,另一个次元的怪物。让人有点害怕呢。”她十分认真地盯着高川,“也许是我的错觉,不过,过去的阿川,真的一点都不像是一个人类。”

    义体高川和格雷格娅对视了一会,让开目光。有些惆怅地说:“怪物的高川,也是真正存在的,只是,那并不是我。”

    这一次,不仅格雷格娅,连咲夜也一副摸不着头脑的表情,两人面面相觑,完全无法理解义体高川指的是什么。沉默了片刻,义体高川站起来。走向衣架,一边对两人说:“去吃早餐吧,然后,有一个地方想去看看。估计有点危险,格雷格娅,你是要和我们一起,还是留在酒店里?”

    “当然是一起。”格雷格娅毫不犹豫地回答到:“我可是第一次来伦敦呢,而且。作为耳语者的一员,怎能一碰到危险就退缩呢?只要有阿川在的话。一定会保护我和咲夜的吧?”

    “当然。”义体高川披上外套,对着两个女性郑重地说:“我会保护你们。”

    “那就快点走吧。”格雷格娅雀跃地挽住咲夜的手臂,“五星级酒店准备的早餐呀,我还真的是第一次尝试呢,不知道该有多好吃?”

    三人就这么一边谈笑着,一边前往酒店的餐厅。当他们在餐厅落座之后。附近的挂壁电视上正在插播一条早间新闻,画面中人群忙乱,被采访的人全都表情严肃,坏心情完全写在了脸上。他的背后是一串警车,还有全副武装的警备人员。黄色的隔离带已经牵了起来,被圈出的地面上,用粉笔留下了一具人形的轮廓。这样的场景对耳语者诸人来说,简直是司空见惯,在耳语者所在的城市里,对山羊公会发起清剿的那几天,可没少出现。虽然同样是政府部门在走犯罪侦测的一般性流程,也暂时没有其它情报泄漏出来。不过,深知这个城市将迎来怎样的境况的三人,都在第一时间确认了这个犯罪现场的不一般。

    “死人了。”格雷格娅低声说:“没想到这么快。”

    官方发言人的交代,记者的记述,餐厅中聆听新闻的客人们也压低了声音窃窃私语。从这些交谈中,耳语者的三人开始在脑中勾勒出一个大体的轮廓。这次恶性的死伤事件是伦敦半年以来的第一起,而且出事地点还是在大本钟这样的公众知名度极高的景点,影响性十分恶劣。目前犯人在逃,具体的情况,负责此次刑侦的官方发言人也没有表态,用“需要时间”为理由推脱了,不过,事实也是如此,事件发生的时间,初步被评估为昨天晚上,以政府部门的效率,这点时间能够了解一下大概情况已经是很难得的了。想必从今天开始,要有好些天让负责这起案件的警员们焦头烂额了,这样半年不出一起的恶性死伤时间,还是发生在外国游客众多的著名景点区,必然会招来公众的热议和关注。

    报案人也接受了采访,那是一名从外表上看就充满流浪汉味道的中老男性,明明态度有些畏缩,却大胆地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并没有什么抗拒的表情。一般来说,大多数人是不喜欢和这类案件扯上关系的,惟恐被犯人迁怒。放在中央公国,这类事件的报案人就算出于某些心态接受了采访,也会刻意戴上口罩,甚至要求播出镜头打上马赛克,尽量避免自己的资料过多暴露。当然,对真的心存歹意的有心人来说,实际效果并不会有多好就是了。

    餐厅中一些穿着体面,姿态优雅的人拿起手机,开始拨打电话,通过自己的关系网打听更具体的情况,他们似乎也感觉到了这起恶性伤亡事件背后的不寻常,而通话的结果,也没有让他们稍显严肃的表情有所融解。

    不过,正因为这些人的态度,让耳语者的三人更确信了,这起事件的背后,有着神秘力量的插足。

    “大本钟。”格雷格娅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脸古怪地说:“该不会,那就是瓦尔普吉斯之夜所在的位置吧?”

    “**不离十。”咲夜说话的时候,侍者为众人端来了早餐。她先帮义体高川系好餐巾,才继续说到:“从情报上看,伦敦的瓦尔普吉斯之夜早已经被网络球掌握,但是,现在还是出事了。果然,他们的压力也很大呢。”

    “是冲着瓦尔普吉斯之夜而来的吗?”格雷格娅不解地问道:“为什么要在这个时间点?虽然这次会议的参与者都经过网络球的筛选,并没有广而告之,但在圈子里也不是什么秘密。为了保证会议的安然进行,网络球一定会加大保安力度,在这种时候硬碰硬。并不是什么好选择吧。我不觉得伦敦的瓦尔普吉斯之夜直到现在还是个秘密,如果敌人选择更早的时候发起进攻,不是更出其不意吗?不过,这到是说明了,为什么网络球非得在伦敦召开会议,将这么多的神秘力量吸引过来。”

    “大概是不得不选择这个时候吧。”咲夜不温不火地解释到:“先不说提前发起进攻,对于敌人自身的准备是否可行,在时机选择上,也不一定比现在更好。如今。网络球的警戒比过去更加深严是没错,也召集了许多帮手,理论上,接受邀请前来参与会议的神秘组织,在立场都会偏向网络球。但是,也不能避免,更多立场不明,以及充满敌意的神秘力量。同样再次汇聚。人数一多起来,混乱就不可避免。通过搅浑水的方式加大行动的成功率,理论上还是大有可为的。不过,网络球如此大张旗鼓,就连政府部门也没有将这起事件淡化的意思,大概也是想要趁机机会,将来犯者聚集起来后一口吞掉吧。”

    “有没有搞错。就算是第二大神秘组织,也没有这么大的胃口吧?”格雷格娅满脸差异的表情,“如果敌人中有末日真理教和纳粹的人,可不是那么好应付的,他们都斗了多少年了。对这点应该比我们更加明白才对。”

    “问题就在这里。”义体高川啜了一口牛奶,说:“网络球将我们这些人聚集起来,本就需要通过一些行动,将我们真正变成同伴。这一次的行动,理所当然就是协助网络球完成对瓦尔普吉斯之夜的控制,拉斯维加斯五十一区的行动,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这次行动的预演。敌人中有末日真理教和纳粹的人,本就在预料当中,一旦完成这次行动配合,真正给予这些敌人一次重击,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意义重大的信号。可以相信,只要成功,以网络球为主干的世界性神秘组织联盟就会正式成立,成为真正可以对抗末日真理教和纳粹的势力——而且,还是联合国官方认可的联盟。”

    “……听阿川你这么说,总有种似乎参与到什么历史大事件里的感觉。”格雷格娅沉默了片刻,消化了咲夜和义体高川的言论后,缓缓说到。

    “如果成功,就是历史性的大事件。”义体高川斩钉截铁地说:“如果失败了……也还会有下一次。这个世界已经不和平了,纳粹的出现率先挑起战争的硝烟,末日真理教的威胁,整个欧美地区的国家政府都一清二楚,只是受限于各种平衡而无法立刻宣战。世界性的神秘组织联盟的成立,是对神秘力量的一次整合,不进行这样的整合,就算爆发战争,也没有胜利的可能性。当然,一旦联盟成立,理论上也还有冷战时间,就如同瓦解苏维埃一样,将敌人拖死的可能性。这次,国家力量的敌人,可不是什么正常的人类,如果能不打仗,不打自然更好。”

    “听起来真危险。”格雷格娅叹了一口气:“这样的情况,就像是对第二次世界大战前那段历史的描述。平静的时候,不断积累着矛盾。”

    “因为,人类的战争,无论是爆发的理由还是战争的过程,从来都是相似的呀。”咲夜微笑着说到,脸上看不到任何因为第三次世界大战可能爆发的情况所产生的忧虑,实际上,八景的早期预言中,已经描述了这样的情况。因此,第三次世界大战虽然还没有发生,但早就已经是被确定会必然发生的事情。耳语者,早就已经从心理上做好了准备。相信,对于任何拥有先知的神秘组织来说,也都是一样的。而这种先知先觉的力量,也让他们早就做好了事态发展到当前境况的准备。

    从席森神父结识耳语者,到耳语者于统治局遗址中和其他神秘组织的合作,再到拉斯维加斯的五十一区计划,然后是如今的伦敦会议,这段历史,早在被人记录下来前,就已经被获得了先知预言的人们确认了。而这个发展,同样是“剧本”的一部分。耳语者也许在其他人看来,并非漩涡的中心,但是有一点却是确认无疑的,那就是,耳语者的诞生和发展同样就是被“既定历史”确定的部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