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百二十六章节 较量
    第二百二十六章节较量

    元始天尊冷笑道:“女娲师妹这么说摆明了是信不过我们,区区一个刑天还有一个鲲鹏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要师妹能够提供出鲲鹏的一些信息,那我们自然可以解决这件事情,若是刑天不知好歹,那我也不见意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让他明白这已经不再是巫妖的时期,一个小小的准圣还没有翻天的实力!”

    狂!元始天尊真得是很狂,在成圣之后完全不把刑天放在眼里,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当然刑天那只是一个小小的引子罢了,其实他真正所针对的是女娲娘娘,是在告诉女娲娘娘如今已经不是巫妖的时代,她这妖族的圣人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以女娲娘娘的智慧又怎么可能听不出元始天尊这番话中所隐藏的意思,对于元始天尊这狂傲的态度让女娲娘娘心中无比的愤怒,不是她求助于三清,而是三清在求助于她,可是就这求人的架式都能够如此狂妄,这如何能不让女娲娘娘为之恼火。若不是这件事情关系到自己兄长伏羲的前途,女娲娘娘早就甩手离开了,不会与元始天尊这样的狂人再多说什么,可是现在她却不得不强忍着心中的怒火,继续与三清谈下去。

    元始天尊如此狂妄,而太上老君却没有半点表示,一直都在那里默不作声,这让女娲娘娘也为之恼火,从对方的态度上来看,很明显三清这是在有意为难自己。或许在他们看来伏羲已经转世轮回,自己是没有别得选择。

    女娲娘娘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大师兄,这也是你的态度吗。若是如此的话,那我们之间只怕没有什么再好谈下去的了,我不希望看到危险,看到我兄长伏羲有任何的闪失,若是你无法保证这一点,那我们之间的交易只能结束了,在你们的身上我没有看到诚意。也看不到希望,若是暴力可以解决问题,那一切就好说了。我又何必付出那么大的代价与你做交易,我自己也能够处理好!”

    到了这个时候,女娲娘娘已经不想再与元始天尊对话下去了,而是将矛头直指太上老君。想要从太上老君的身上得到一个明确的答复。她没有时间再拖延下去,每拖一刻,伏羲便多一份危险,毕竟刑天与鲲鹏都是一对疯子。

    听到女娲娘娘绕开自己去与太上老君交谈之时,元始天尊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怒意,对于女娲娘娘更是有所不满,若不是这里是娲皇宫,这件事情自己不能够随意作主。只怕元始天尊已经与女娲娘娘斗起来了。

    太上老君沉声说道:“女娲师妹,我能够明白你心中的担忧。可是这件事情仅仅只是刚刚开始,而且伏羲道友也不过是刚入轮回,我们还有足够的时间去解决眼前的困难,只要女娲师妹能够把鲲鹏约出来,那我们自然能够搞定他,不会让师妹为难的!”

    太上老君的话一落下,女娲娘娘的心中不由为之火大了,让自己出面去约鲲鹏,这还叫什么独自解决一切问题,鲲鹏又不是傻子,他已经躲起来怎么可能又会主动跳出来,而且自己与鲲鹏之间也没有了联系,如何能够将鲲鹏给绝出来。先前还说只要鲲鹏的一点点信息,可是这还没有过几息时间太上老君便改口要自己约鲲鹏出来,再下去只怕就会让自己出面去解决鲲鹏的问题了,若是这样那自己为什么不要与太上老君做交易。

    女娲娘娘摇了摇头说道:“大师兄,如今北冥海已经完全被鲲鹏给封锁住,我根本没有能力将鲲鹏约出来,或许在你们的眼里鲲鹏还是那个万妖之师,但是在我的眼里鲲鹏早已经脱离了妖族,若不是担心妖族内部的安定团结,鲲鹏这样的小人早已经被开除妖族了,在这件事情上我帮不了你们!”

    女娲娘娘的拒绝让太上老君不由为之一怔,他实在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女娲娘娘竟然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来,在他看来女娲娘娘要约出鲲鹏并非难事,可是偏偏女娲娘娘却拒绝了,而且还说出了这么一番话来,这让太上老君的心中不由为之沉重起来,事情要比自己想的还要严重的多,能够让女娲娘娘做出这样的选择,由此可见鲲鹏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人。

    太上老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女娲师妹事情真得如此严重吗,鲲鹏就真得让你们那么痛恨吗,不管怎么说他在巫妖量劫之中为妖族也算是出生入死过,而且就算你们心中再痛恨鲲鹏,可是现在他手里却掌握着伏羲证道的关键,难道你就不能够必变一下观念吗?”

    女娲娘娘可以无视元始天尊,但是却不能无视太上老君,她摇了摇头说道:“大师兄,若是能够解决鲲鹏的问题,你觉得我还会与你做交易吗,若是早知道会是这个情况,当初我就应该自己去与后土祖巫相商了,或许那样事情还不会闹到这个地步,我不知道你与后土祖巫达成了什么协议,不过这件事情之所以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责任却在你们的身上,你们小看了刑天,小看了鲲鹏,若是你们依然如此,我实在不再抱什么希望了!”

    打脸,女娲娘娘的这番话是赤/裸裸地在打三清的脸,而且她的这番话中也透露出了她的心思,若是事不可为的情况之下,只怕女娲娘娘要与巫族妥协,要与刑天的妥协,这对于三清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那样一切都将失去控制。

    太上老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师妹的意思我明白了,既然如此,那我们先告辞了!”

    太上老君说着起身大步向娲皇宫外而去,没有半点的犹豫。太上老君这一走,元始天尊与通天教主也只能放弃再游说女娲娘娘,只能够起身紧随太上老君而去。他们心中有太多的事情要与太上老君相商,毕竟这一切都超出了他们原先的想象。

    在离开娲皇宫后,元始天尊忍不住说道:“大师兄,女娲太嚣张了,竟然如此看不起我们,大不了我们抽手不玩了,我倒要看看我们若是抽身而退。她拿什么与巫族斗,拿什么与巫族妥协,她真得把我们当傻子了。妖族还能够与巫族谈和,真是可笑至极!”

    听到元始天尊之言后,太上老君扫视了元始天尊一眼,心中有着无尽的失望。早知元始天尊如此自大。如此不知进退,那就不应该领他一起来与女娲娘娘相商,要不然事情也不会闹到这个地步,一发不可收拾。

    太上老君想到这里不由沉哼一声说道:“够了,元始,你还想做什么,难道你真得以为我们能够掌握整个洪荒天地不成,你真得以为巫妖两族不可能谈和吗?在绝对的利益面前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们能够说服后土祖巫,而女娲同样也有这样的能力。不要以为我们现在有多么了不起,那一切都只是你的幻象而已,刑天的这一次出手就是对我们最好的打击,我希望你日后不要小看任何人,要不然你终会吃大亏的!人族大兴乃是天道大势,岂是你说不玩就能不玩了的,你把天道当成是什么了?而且你真得以为少了我们人族大兴就会被阻吗,不可能!”

    太上老君的这番话说得很有道理,可惜元始天尊却听不进去,这是性格的使然,不是外力所能够解决的,太上老君只是白费力气而已。

    对于太上老君的这番话元始天尊是半点都没有听得进去,在他看来太上老君太高看巫妖两族了,太高看刑天与鲲鹏了,若是依他之见直接对鲲鹏下手,不服打到你服为止!

    元始天尊不以为然地说道:“大师兄,我们既然不能在这件事情之中抽身而退,那也只有强攻一途,难道你是想直接对鲲鹏发动攻击,强逼鲲鹏交出‘河图’、‘洛书’不成?可是你先前不是不赞同我们直接使用暴力来解决问题吗?”

    太上老君淡然地看了元始天尊一眼,然后开口说道:“强攻是不行的,鲲鹏能够成为万妖之师不可能没有点底蕴,北冥海被他经营了多年那早已经成了铜墙铁壁,虽然说这在我们圣人眼里不值一提,可是强攻必会让北冥海受到重创,老师可是有言在前,让我们好自为之,若是我们为了这一点小事而大动干戈,再次破了洪荒大地的地脉,我们三人可是没有办法向老师有所交待,我想这也是鲲鹏那混蛋依伥的主要原因!”

    元始天尊听到这番话后脸色是变了数变,这个问题他可是一直都没有想过,若不是太上老君提起,他早已经将其抛之脑后了,若真得因此与鲲鹏大动干戈,从而坏了洪荒地脉,让洪荒大地的灵气消散,那他的罪孽可就大了,这将会让他自身的气运受损。

    元始天尊愤怒地说道:“好一个女娲,真是好算计,她只怕早就算计到了这一点,所以方才会把一切事情都推给我们,让我们冲锋在前,她在后面坐享其成,难怪她能够那么嚣张,摆明了是在坑我们,真是太阴险了!”

    太上老君沉声说道:“女娲师妹心里怎么想我们用不着去考虑,鲲鹏这件事情上我们也不是真得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要是计谋那就有破解之道,只是你没有发现而已,鲲鹏在北冥海上的布置的确是到了无懈可击的地步,我们想要拿下他就必须得付出代价,可是我们与鲲鹏之间并没有什么生死仇怨,根本无需如此,我们三人联手完全可以在不破坏北冥海的一切的前题之下,用圣人那强大的气势将鲲鹏给直接从北冥海逼出来与我们一见,只要他出现,那一切事情都变得容易多了!”

    太上老君说得没有错,只要鲲鹏一现身,一切都变得很容易,那怕是鲲鹏不会交出‘河图’、‘洛书’,他也会将自己与刑天所达成的协议说出来,让三清明白这其中的一切根源,知道了事情的根源,那一切都就容易解决了,也就没有什么困难可见,至少在太上老君的心中是这样想的,不过太上老君还是有些低估刑天的反击手段,刑天的手段要比他们想的要阴狠的多,那怕是他们知道了也不见得能够破解开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