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43 现物
    在前往自己等人房间的路上,格雷格娅谈起先前那对体型超常的胖子搭档,那两人的言辞行为虽然粗暴,但和普通人没什么差别,但是,那样的体型给人的冲击力实在太过深刻了,让人无法和“日常”联系在一起。“其实是火炬之光的托吧?那两个家伙。”格雷格娅看了一眼司机,想起他的倒霉遭遇,就不由得窃笑起来,低声对咲夜说了几句,咲夜也扑哧一声笑起来。都是些女孩子之间的谈话,虽然就算压低了声音,这里的每个人也都能听得清楚,却也不可能跟两人计较,司机的表情一如既往藏在鸭舌帽下,他习惯性压了压帽檐的动作,看起来有些无奈。对于格雷格娅的问题,没有人做出回答,因为格雷格娅说起这事儿,根本就没有想要得到一个明确的答案。

    而且,在真正找到证据之前,也无法跟火炬之光对峙,因为,火炬之光的雅克看起来才是真正的受害者。格雷格娅和咲夜扯起当时那家伙的样子,又发出一阵碎碎的笑声。

    “为了保险,刚好剩下的五个房间,我已经全部定下来了。”司机在一旁对走火和义体高川说:“另外,还是尽量多个人住一个房间比较好。”

    “你们一个房间,我们一个房间,如果不得不在这里过夜的话,那就每两个小时换一个房间。”走火说:“其实,我不觉得今晚可以离开这里,也不觉得可以安然休息一个晚上。”他看了一眼窗外,在之前的吵闹中,时间走得比感觉中的要快,一转眼,暮色就只剩下沉沉的昏黄。路灯的光开始变得显眼,但是,虽然很难形容这光和平常的路灯光有什么区别,但就是给人一种不束缚的感觉,连那开始拉长的灯杆影子,也似乎要和某种不详接驳般。深入更远处的大地阴影中。

    “高川先生,刚才感觉到神秘了吗?”走火在分开前,突然问到。

    “从偏离公路开始,就一直在神秘的笼罩中了。”义体高川说出自己的感觉,他的意思,走火十分清楚,这片地域充斥着看不见摸不着,看似平常,但确实存在的异常。越是靠近旅馆,那股神秘的味道就越浓郁,但也正因为这种递进的关系,让众人对神秘的敏感度产生了一定的麻木。那对胖子搭档演出的肥皂剧就算真的有某种神秘力量的作用,也很可能被掩盖下来。

    义体高川,并没有感觉到太过的异常,但是,却不能不觉得。之前的事情的确渗入了神秘的成份。

    “你们那边有其他的准备吗?”义体高川问到。

    “你说呢?”走火并没有正面回答,义体高川也就没有追问。

    在神秘的世界里。也会有一说出来,就会失去大部分效力的情况。神秘之所以为神秘,也正是因为它也是一种秘密,越是不被广泛地知晓,其能够展现的力量,可以起到的关键作用就越大。广义的神秘。存在于人们的想象中而被人憧憬,狭义的神秘,则只有拥有者,才能证明它的存在,这也是国家机器无法直接对这个范畴的物事产生干涉的重要原因。总有许多东西,是他们无法通过政治和权利得到的,也是无法通过数量化列装而如同火器那般,达到集群效应的。神秘本身的意义,便限定了它就是这样一种,只有少数人才能体现其绝对强大一面的力量。

    从“现实”的高度进行观测,未尝不可以理解为,神秘就是一种对“神秘”的认知和理解,附加患者的特异性后,于意识世界的反馈和映射。异于他人的病变,异于他人的意志,异于他人的观念,构成了这些异于寻常社会的人士,以及他们所拥有的神秘——这并不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神秘无法在“现实”产生任何作用,只存在于末日幻境中,只是持有者“病态”的一种证明——义体高川十分明白,在某种意义上,一旦接触神秘,拥有神秘,就代表着,这样的人在“现实”层面上,病情的严重性,远超于普通水平线,是可以被视为“恶化”的倾向。

    虽然,每一个末日幻境,走火这些人多多少少都存在过,但是,这仅仅是因为,他们可以被“再三使用”而已。

    不断恶化的病情,却不足以致死,没有好转的可能,也无法得到死亡的解脱,那该是多么痛苦和悲哀的情况呀。这可不是“只要活着就有希望”的情况,在义体高川所知道的超级高川计划中,这些人,全都将成为“养分”。

    他们,于“现实”中,没有半点可能。

    在脑硬体还处于主导位置的时候,义体高川可以无动于衷,但是,如今,随着剧本进程的加速,他却只能感受到一种窒息。用他人的绝望,争取自己的希望,用他人的牺牲,制造自己的英雄,这种自私自利的想法,绝对称不上真正意义上的英雄。但是,除此之外,想不出其他方法,也许真的存在更好的方法,但是,对义体高川来说,自己所知道的,认可的,就只剩下了超级高川计划,而且,并不是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制定的超级高川计划,而是添加了他自己的某些想法的超级高川计划。

    失败的恐惧,无法想象的外来,对其他病患者的感同身受,对自己的期望,对咲夜她们许下的诺言……种种错综复杂的情绪纠葛在一起,让他几乎无法呼吸,几乎无法思考,几乎无法去承担。他觉得自己,就像是趟在泥沼里,每一步都豁尽了全力,但是——

    这就是自己的选择,不是吗?

    没有人逼迫自己这么做,不想做的话,放弃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事情。

    义体高川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左眼,这个习惯性动作,总能带他一种奇异的感觉,让意志再次坚定下来,让情绪重新恢复平静。

    “吃饭了。高川。”格雷格娅和咲夜提着快餐盒走进来,她们的出现,就像是让义体高川那阴沉沉的世界中,劈出两道闪光,虽然不足以照亮整个世界,全也是一种光芒。让他那冷澈的心中,浮现温暖。

    “走火他们呢?”义体高川随口问着,坐到小圆桌前。盒饭的菜色十分简陋,不过在这样的荒郊野外,旅馆可以准备这样的饭菜,也能称得上中规中矩。亲密如一家人地紧挨着,吃着同样的饭菜,是他非常喜欢的场景,甚至有想过。让这样的场景一直延续下去。

    只是——

    他在心中按耐住了那让人不愉快的想法,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饭菜上。义体可以比普通人的身体,更有效的转换饭菜的能量,不过,在味觉喜好上,则相对削弱了许多。在义体高川的味蕾中,无论是五星级的食物,还是这样简陋的快餐。亦或着更难吃的东西,在口感和味道上。都没有太大的差距。他在享受的,不过是众人聚餐时的温情罢了。

    即便如此,他还是觉得:“真好吃呀。”这么说着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差一点就要流下泪来了。因为,这样的味道,这样的感觉。大概会彻底消失在未来的某一刻吧。无论现在的情况多好,耳语者所要面对的,也必然是一个崩溃的未来,格雷格娅也好,远在总部的契卡也好。她们的音容笑貌,可以如此鲜活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网络球、火炬之光、雇佣兵们、耳语者、耳语者的敌人,末日真理和纳粹,国家和暂且还潜伏在暗中的其他人,如此庞大的,充满了人性、意志和情感真实的世界,都将会彻底毁灭。

    义体高川觉得,就结果来说,其他人的争斗和对抗,都是没有意义的。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或许正是他们的争斗和对抗,促成了最终的结果。这可真是一种矛盾的想法。

    “有这么好吃吗?”格雷格娅一脸不敢苟同的表情,用力咬着汉堡,含混地说:“我还是喜欢五星级酒店的菜色。”

    “走火去见火炬之光的人了。”咲夜说:“打算过去吗?”

    “不,不需要。”义体高川说:“那已经和我们没有关系了。我们在这个地方,就已经足够了。”

    “没错没错,我也懒得去听他们那些虚伪的谈话。”格雷格娅点点头,说:“明明都知道对方的底线,也占不到什么便宜,为什么不敞开天窗说亮话呢?他们那样的说话,实在太累人了,我以后该不会就要做这样的事情吧?”

    她的话音刚落,在其他两人回话之前,房间里的灯光突然闪烁起来,一副随时都会熄灭的样子,这样的状况持续了三秒左右。从窗口可以看到旅馆周边的路灯也是一样的情况,义体高川的连锁判定范围内,上下左右房间的住客,不少人都为之惊愕。这不是一起个别出现的突发情况,格雷格娅沉默地盯着灯管,咀嚼着嘴里的汉堡,一时间,整个旅馆都陷入一种奇异的安静中。

    三秒后,灯光重新恢复原状,这才有更多客人的声音传入房间中,一些人在议论刚才的情况,但也只是在咒骂旅馆的服务质量,并没有太多人察觉到,这是遍及整个旅馆和周边范围的大动静。更多的客人,则是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般,继续自己的事情。喧嚣的回归,更显得之前的安静,充满了一种异世界般的诡异味道。

    “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格雷格娅用力咽下食物,舔着嘴唇说:“不要跟我说,刚才的是旅馆的玩笑,他们在拍摄恐怖片。”比起加入耳语者之前,她敏感了许多,但是,也同样镇定了许多。

    “预料之中的情况。”义体高川仍旧平静地吃着汉堡,“咲夜,可以感觉到灯光闪烁前后的不同吗?”

    咲夜摇摇头,说:“没有感觉,就像是普通的照明线路问题。”

    “在这种时候,这样的地点,我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普通的地方。”格雷格娅又拿起一块蔬饼,“要说不正常的地方……”她卡壳了一下,耸耸肩说:“其实我也找不到啦。”

    义体高川将自己已经吃光的快餐盒扔进垃圾桶,隔着窗子眺望了楼下。这个时候。外边还有不少客人在外游荡,虽然是荒郊野外,但是地势平坦开阔,而且还是在伦敦城附近,一般而言,被野生动物袭击是不可能的。甚至于,危险的野生动物大概也不存在吧。更远一点的地方,超过了路灯覆盖的距离,也可以看到几簇火堆,一群青年用车体围了一个半圆,正在举办篝火晚会。一路上,有不少人被吸引了过去。

    一切都平常无奇的样子。

    “今晚不要乱走,就算上厕所,也要叫上咲夜。”义体高川对格雷格娅说。

    “知道了。”格雷格娅的脸上。没有再出现漫不经心的样子。

    义体高川披起外套,打开房门向外走去。

    “你去哪?”格雷格娅连忙问到。

    “去外面看看情况。”义体高川说到。

    格雷格娅看了看咲夜,见到这个总是和高川十分亲密的女性都没有说话,也就将自己心中的想法按耐下去。

    “好吧,你也小心点。”她说。

    雅克的房间中,网路球和火炬之光的头目们,也在猜疑适才出现的状况。明明谈话再一次进入轨道,却在完成之前。再一次被打断了。网络球的两人不免觉得太过巧合,而认为是火炬之光有意拖延问题。但是,从对方的表情中,却找不到任何证据。雅克和k都是表情丰富的人,也许k给人的感觉有些轻浮虚假,但是雅克给人的感觉,却是相当沉稳真挚。没有什么攻击性的草食男子。

    “还要继续谈下去吗?”走火问到,“不过,我之前说的已经是底线了。开放‘桃乐丝计划’不是问题,我们原本就有计划邀请更多的朋友参与其中,我们内部已经认可。单靠我们自己的力量是无法完成这一工程的。但是,时间必须放在会议结束之后。而且,也希望你们可以搬到我们的宅邸,让大家看到你们决定站在这一边的诚意。口头约定的东西,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既靠谱又不靠谱,但是,有明确行动的话,就会显得更有信用一些。”

    “你仅仅需要‘显得更有信用’一些吗?”雅克微笑着反问到。

    “是的,我们网络球讲究信用,但是,并不强迫他方也维持同样的信用。只是,可以放在大庭广众之下的,我们也不会刻意隐瞒在暗中,正如刚才的协议。我们的准则,一直都是公开公正公平,这也是我们最大的优势所在。”走火沉稳地说到。

    他盯着雅克,这个男人维持着微笑的样子,有些奇怪。他无法形容这种怪异的感觉,但是,下一刻,他立刻明白了,雅克的怪异到底是怎么回事。走火猛地离开原地,将巨大的手枪掏了出来,司机虽然没什么准备,但也立刻做出了防御姿态,同样在房间中的库拉和k,也纷纷摆出随时都会反击两人的架势。

    走火没有理会这些人,紧紧地凝视着雅克,他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窗门外的喧嚣,已经房间中正常的光亮,都无法消除他心中的危机感。雅克的表情,是凝固着的,那平静的微笑,因为气氛而开始变得诡异。

    在有人开口之前,雅克的鼻子流出血来,下一刻,他的脑袋猛然耷拉下来,身体也似乎摇摇欲坠,却在彻底倒下之前,用手臂撑住了椅子的扶手。库拉和k就要发起攻击,却被雅克举手示意阻止了。

    “敌,敌人……”雅克吸着气,吃力地抹去鼻血,说到:“不是他们……有意识行走者!”

    “怎么可能!?”库拉失声说到,但随即就瞪住走火和司机两人,质问到:“是你们埋伏在这里的人?”

    “不,不是我们的人。”走火说着,按住耳朵,做出侧耳倾听的动作,不一会便用确认的口吻说:“的确不是我们的人,敌人就在这家旅馆中,位置已经锁定了。”说罢,看了一眼雅克。

    “k留下来,库拉,你跟他们过去,叫上我们的人。”雅克有些虚弱地说,“敌人很强,也不清楚下一个目标是谁,只能赌运气了。但是,我们的防御还是有效的,不会一次致死。”

    走火见对方没有意见,转身就朝门外走去:“跟我来!”

    旅馆二楼的工作人员杂物房中,男人在黑暗中,就着手电筒,于一张纸片上写下了“高川”的名字。

    “这样就可以了吧?”他喃喃自语,但又觉得不妥,本能想要擦去这个名字,可是,“高川”二字却猛地烧了起来。

    纸片没有事,只有写下名字的墨迹,在静静地燃烧着,那跃动的火焰,仿佛要将凝视的人的灵魂,吸入其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