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四零七章 完成承诺
    直到看见小吞天的情况稳定下来,心跳脉搏都恢复正常,呼吸也渐渐放缓,张信才轻松了口气,随后他就问叶若:“陶曼雪呢?”

    这也是他来主基地的目的之一,历时数月,叶若已成功为陶曼雪培育出了一具完好的身体,解除了基因异化的症状。

    用时之短,远远超出了叶若当初的预料。这是因在之前神教的那处教坛,叶若扫描收集了大量魔人身体数据的结果,

    可接下来,张信总不可能让这个女孩,总呆在培养槽里面沉睡。也没可能让陶曼雪,在叶若的主基地里生活。

    这是张信最核心的机密,哪怕是现在身为他魔奴的紫玉天,也被他抛落在原初号上,不能得知主基地的位置。又何况是这个他还不曾完全了解的陶曼雪?

    以他打探到的过往来看,此女的人品应该还是能值得信任的。可此女毕竟失踪了十几年,期间陶曼雪到底经历过什么,都无人知晓,张信不能不防。

    何况他对司空皓早有承诺,在治愈陶曼雪之后,尽早安排二人见面。这也是为安司空皓之心,他没打算把这女孩当成人质;也不会像他的敌人那样,以陶曼雪的病情为筹码,却挟制司空皓。

    “陶曼雪啊?就在第四号隔离舱里,主人过去就可以看到了。”

    随着叶若的声音,远处一个舱门缓缓打开,张信眉头一挑,一个闪身,就进入到了舱门之内。

    随后他就望见一个全身**,身材曼妙的少女,躺在里面的一个营养舱内。

    张信不仅轻声一叹,用手蒙住了自己的眼睛,闷声问道:“若儿你就不给他穿一件衣服吗?”

    “可是为什么?”叶若很是不解地问:“在营养仓里面穿衣服,很不舒服的耶,而且也不方便。”

    张信无奈,只能摇头:“你把她放出来吧,稍后我带她出去。记住了,一定得把衣服穿上!”

    ※※※※

    当陶曼雪的意识,悠悠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她正躺在一个巨大的钢铁怪兽的背上。

    在她的旁边,是一只体型巨大的雷角魔犀这自是相对于其他的灵兽而言,在它的同族中,这头魔犀的体型,是相对较小的。

    然后不远处,则是一个少年人的身影,这位正立在这钢铁怪兽的背部边缘负手而立。

    “你是?”

    陶曼雪的女声中满含疑惑,她不认得这个少年。无数的记忆就在她的脑海之内浮现,最后的镜头,则终结在她被那奇奇怪怪的东西救出之时。不过在这之后,还有自己在沉睡之时,在昏迷中偶尔睁开眼,看到的那些奇奇怪怪的画面。

    各种奇异而又整洁的白色器械,还有周围那些颜色不一的液体,以及大块的透明水晶等等。

    这时张信也回过了头:“我觉得陶师叔最好还是,先感应一下你的体内,再说其他。”

    陶曼雪的柳眉微蹙,随后就以灵能扫视自身。而下一霎那,她的面色就不仅微变,眼内还充满着不敢置信与惊喜。

    在她的认知里,自己的身体距离半魔还有一步之遥,甚至整个左臂都已经被鳞片覆盖,浑身上下也布满了各种恶心的瘤包。可是现在,她的左臂,她的一身上下,都只有雪白肌肤。

    “这是?难道是阁下?”

    “不是,”张信语声淡淡的答着:“将你治愈的是上官玄昊,本座还无此能耐。不过你也无须感激,上官玄昊与你兄长司空皓有着交易,将你的魔化症治愈之后,你与他都必须为上官玄昊效力八十年时间。”

    “这是理所应当,能够除去这魔化症,别说是八十载,但是此生此世,曼雪也心甘情愿。”

    可陶曼雪说到这里,却又微蹙柳眉:“可兄长他”

    张信闻言,顿时冷笑:“就凭你陶曼雪,可没有与上官玄昊做交易的资格。这件事情,也无你置喙的余地。需知在此之前,你那兄长甚至不惜背叛宗门,与邪魔勾结。”

    陶曼雪不禁哑然,无言以对,她能让那些邪魔,那上官玄昊看重的,也就只有兄长司空皓而已。如非是后者,谁会在意她一个小小的二级神师。

    而此时张信,已经将一本誓书,送到了陶曼雪的面前。

    “既然你已清醒,就把这个灵契签了吧。内容大致就如本座所言,你也可以仔细看看。”

    可陶曼雪却看都没看一眼,就直接在自己的指尖处逼出了一点精血,点在那本誓书上。只是在这过程中,她的眉头再次微蹙,不但眼现不适之色,动作也很不自然。

    “你的肉身是新造之躯,也常年没有活动。初时不适在所难免,日后记得多练习体术与引导之术,可以帮助你恢复**的控制。”

    张信一边说着,一边将那本誓书收回到了袖内,眼中含笑:“不看就签,就不怕我把你卖了。”

    陶曼雪闻言,却是莞尔:“曼雪自问,没有被你欺骗的价值。也自认能够识人,看得出来,阁下与我兄长一般,也都是一言九鼎之辈,绝不会欺侮我这弱女子。”

    “那可未必。”

    张欣摇着头不以为然,随后他又凝声问道:“你的魔化之症已经消除,接下来准备怎么办?是到你那兄长身边,还是随我回归日月玄宗?如是后者,我会帮你想想办法。”

    陶曼雪只凝思片刻,就又再次摇头:“能否请阁下,将我送到司空皓师兄的身边?至于后者,就不麻烦了。”

    她知自己失踪已有十三年时间,此时回归日月玄宗,虽会令一些亲近的师兄弟们欢喜,可也必将迎来举宗上下的怀疑目光,以及刑罚戒律二堂的审核问询。

    此时回归日月本山,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并非最佳选择。

    且现在的她,也是打心里希望,能够尽快与师兄见面,并且越快越好。

    张信对此早有所料,接下来也再不说话,只目光悠然的继续遥望北面。而仅仅几个小时之后,远处的原初号就已在望,

    当张信再次来到原初号的甲板,就看见紫玉天冰冷冷的视线,

    “说好的是三天,主上你来的晚了。”

    此时距离张信离开,已经有五天之久。

    张信则是无奈的答着:“这可非是我不守约而是这个家伙,拖了本座的后腿。”

    紫玉天闻言之后,这才往张信的身后看了过去,

    先是陶曼雪,她只能冷的注视了一眼,就不曾在意,之前的张信就曾经跟她提过此事,而且一个区区十二级的神师,又是元神与**严重不协调的状态,也不值得她在意。

    倒是小吞天的情况,让紫玉天目光微凝。

    此时这头小魔犀,依旧处于昏沉状态,且浑身上下的皮层之外,正有一片片紫黑色的鳞片,似金铁聚成,闪动着冰冷光泽。

    “它这是怎么了?”

    紫玉天眼现好奇之色:“他是又吃了什么东西吗?看起来好像变化很大。”

    “他吃了一整颗狄拉克龙蛋。”

    张信的眼神无奈:“好在性命是保住了。”

    “哦,原来如此!”

    紫玉天了然,随后语气怪异道:“主上你的运气还真不错。”

    这句话有两层意思,一个是张信与小吞天的本命灵契。如果小吞天出事,在吞服狄拉克龙蛋之后死亡。张信可能不会身死,但是也会伤及根基;一个则是现在小吞天的变化。明显是得到了极大的好处。

    想想那头恐怖无比的狄拉克龙。就可知这家伙必定受益不浅。

    陶曼雪在旁听得一头雾水。心想这狄拉克龙是什么?可她却明智的不发一言。

    紫玉天又语声一转:“那么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回归日月本山?想要不起人疑窦,又顺理成章,这可不容易。”

    “所以接下来得弃船步行。”

    张信淡然道:“我知道地下有一条暗河,南起东海,北至我脚下的小泉原。在我们这里北面七千里,就是藏灵山上院管辖的地域。如今日月玄宗的南面诸上院,也只有这里能让我放心了。”

    紫玉天却有些不放心地问着:“那就不需要做些布置?就从这里走回去?”

    问题是张信在这条暗河内,没留下任何的踪迹痕迹。这样的‘行踪’,根本经不起推敲。

    而他眼前这位日月玄宗的摘星使,可是所有势力极度关注的对象。张信的任何一点动静,某些人都恨不得放大百倍,仔细观察。

    如果换成是她。会先在中原地域故布疑阵,然后这条路从南到北真正走一遍。

    “没必要这么麻烦。”

    张信不以为然的一笑:“你不觉得这样反而更好?我们故意留下的痕迹,多半会被看出破绽。反倒是这样一点都不留,更能迷惑某些人的视线。”

    “原来如此,倒也有些道理。”

    紫玉天微作沉吟,就又眼神释然,心想这个家伙的脑袋,果然比她聪明的多。

    于是她接下来,又语声一转:“既然不用再往南折返了,那我这里就有一事,不能不通告主上。就在一日之前,我看见南面不远,有人发出你们日月玄宗的求救信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