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四一零章 摘星之临
    当张信在往飞梭残骸方向急速奔行之时。在那艘飞梭残骸内的两位神师,也同时发现了他的到来。

    一开始二人都并未重视,只是感觉疑惑与失望,还有些担忧。

    “这是搞什么?一个区区五级灵师而已。”

    说话之人,是面貌较为年轻的一位神师,此时正紧皱着眉头:“他这是送死来的吗?即便有门规约束,也要看一下情况。我现在只希望他赶来之前,还记得向藏灵山上院那边,发出求救信符”

    可他旁边的另一位,却与他看法不同:“我倒是觉得很奇怪。一个五级灵师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这位四旬左右的年纪,面貌沉稳刚毅,有着能够让人信服的气质。

    而当他道出此言,周围几人都是微微愣神,也现若有所思之色。

    那年轻神师,则是苦笑:“确实是有点古怪,这个人敢深入荒原,又敢闯入进来,想必有点本事的,可现在外面是上万人的魔军,光是魔将一级,就有三十多位,那位魔主的实力,也非同寻凡。便是几位天柱遇见了,也要头痛一阵。而你我二人,只怕在他手下撑不过十个回合,”

    说到这里,他似又想起了什么。忙转过身,对旁边的一位少女说道。“师匠放心,这艘飞梭之内能源充足,还可支撑。这次我们哪怕拼着性命不要。也会护送师匠脱险,安全抵达藏灵山。”

    让人奇怪的是,他眼前的这位白衣少女。明明只有四级的灵师修为,可他却对之毕恭毕敬,语气也尊敬之至。

    而周围几人见状,则都不以为意。

    那四旬中年,则是满含惭愧的一声苦笑:“这次真是预料之外,将让师匠招致灾劫。这是我等的过失,正如吴师弟之言,这次我等哪怕舍去性命,也必令师匠安然无恙。”

    “两位大人言重了,生死有命,彦雪从无怪罪二位之意。”

    白衣少女不禁微一摇头:“而且这次的事情,也是彦雪惹来的祸端,真正说起来,是我拖累了几位才对,”

    正说到此处,她却神情微动,看向了前方。

    这时两位神师,也发觉远处的情况有异。借助飞梭的法阵,他们往几十里外眺看,只见那个急速赶来的身影,竟然是身穿紫衣。而在这个少年身后,则是一个浑身覆盖骨甲的窈窕身影。

    “这个女子,似是魔奴”

    那年轻神师首先惊疑不定的说着,之前在视线范围外的时候,他根本就没有感应到那个女子的存在。直到此刻,才发现在那少年身后,还有这个浑身骨甲的少女。

    此外那位少年的衣饰,也让他惊奇。他们灵师对礼仪衣饰,都并不怎么在意,日月玄宗虽也为弟子发放制式服装,可却并未硬性规定必须穿什么。

    可紫色袍服,却是神师们约定成俗的衣饰,低级的灵师,通常都不会厚着脸皮,穿这种紫色的袍服。除非是有什么特殊的缘由,比如那二五位上院首席,十大天柱,又或者一些建立特殊功勋者,哪怕没有神师修为,也必须身穿紫袍,以昭显身份与荣耀。

    “那位好像是曾经的北海太子紫玉天?“

    四旬中年说到此处,忽然眼神凝缩:“这个人,难道是不久之前失踪的摘星使大人?”

    “摘星使?”

    白衣少女更仔细地注目看着:“就是在鹿野山召唤群星,覆灭百臂与千眼这两大魔主几百万大军的那位吗?我听说这位实力很强,之前在一场血猎中,击败了紫薇天女。传说后者,可是拥有神宝万丈青。”

    “我也听说过,这张信天资高绝,还凌驾于我宗四天骄与六圣胎之上,年纪轻轻,就有不凡实力。可他修为只有五级,再强又能强到哪去?至于那紫薇天女,想必是还没有激发万丈青的真正威力。”

    年轻神师此时已确定那个赶来的少年,必是张信无疑,可他眉心处的皱纹,却更加的深刻,语声也沉闷懊恼:“他这就是添乱”

    这位摘星使,同样是荒原魔灵必欲得而诛之的。这个家伙,如果死在了外面,他们几人罪过不轻,之后都无脸面回归宗门。即便被他侥幸闯进来了,接下来他们要全力保护之人,又必将多出一位,所以年轻神师恼火之极。

    “能不能出击一次?接应他进来。”

    可白衣少女,才刚说完这句,就知道这是多余。此刻正值张信,施展庚雷斩,然后他们就亲眼看着,那紫色光刃横扫一切,一双铁拳,将两位十二级的魔将,都一拳轰杀的情景。

    那年轻神师,顿时倒吸了一口寒气,把刚到嘴边的话,蓦然又吞回到了肚子里。

    而那少女,则是面现匪夷所思之色:“上官大人,他真的是五级灵师?”

    “我不确定,不过在离开黑山谷之前,他应该还不到五级!”

    沉稳中年的眼神也是惊疑不定,他知道这位摘星使的实力很强,强到远超与他同代的弟子。可却也没有想到这位,竟然远比传闻还要夸张。

    接下来他也精神一振,心想这位摘星使,或者真能救他们脱困也未可知。

    ※※※※

    在用狂风裂斩,制造了一场屠杀之后,张信就不在原地留连。继续往那飞梭残骸的方向狂奔,他的身影,在周身几十个辅助变相推进器的帮助下,不断的变化,几乎没有人能够捕捉到他的踪迹。反倒是三位修为高达十一级的魔将,在尝试拦截之时,被他一拳轰杀!且都是在大量雷电的击打之下神魂俱灭,空有一身滴血重生之能,却都完全无法施展。

    这恐怖情景,也令周围的那些魔将心神悚然,无不都放缓了身速,尽量避免单独与张信发生战斗。魔灵的天性,让他们本能的以自身性命为第一优先,

    只是如此一来,这在张信重击之下,本就已是处处漏洞的合围阵型,更显千疮百孔。

    不过张信那所向无敌的突击,却在距离那艘飞梭的一里处,不得不戛然而止。

    在他前方不远,是一个形状有些怪异的魔将。此人身体极度的不均匀。左边的躯体瘦小精悍,右边则魁梧健壮,两只手则各有一把刀,右边的那把长约一丈,宽如门板,左边的那把,则是长不到二尺,细如针刺,闪动着黝黑光泽,

    按说这个人,身体严重失去了平衡,应该站立不稳才对,可这个人不但稳稳地站在了一点之外,更有一股如山一般沉稳厚重的气势,向张信压迫过来,

    望见此景,周围的那些魔灵,则无不精神一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