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516章 惊天反转
    悲催的红龙女王,只能等待下一个有资格使用【恶魔之魂】的存在出现,对她的命运进行审判。

    静!

    死寂一片。

    女王的胸膛随着急促的唿吸而起伏着。

    “果然我还是抱太多希望了吗?好吧,我不该对杜克苛求太多的。下一个是谁?不管是谁,只要能真正解放我,我发誓我会好好对他(她)的。抛弃高高在上的龙族威严。好好地……”

    阿莱克斯塔萨脑子很乱。这种命运拿捏在别人手里,在希望与绝望,天堂与地狱之间徘徊的感觉并不好受。

    她却不得不等待。

    她没想过,自己等到的居然是玛丽安*火翼,一个精灵高阶法师。

    玛丽安干干净净的,有如在自家后花园散步那样娴静优雅地走进来。

    “我是红龙女王阿莱克斯塔萨!快!解开我的束缚,救救我!”如同一个不会游泳即将溺死的溺水者,看到玛丽安胸襟的联盟徽号和银月议会徽记,女王本能地向玛丽安求助。

    千百年来,红龙军团跟银月议会的关系可不错。

    这时候,玛丽安笑了,笑得很高傲,更有一种无限逼近疯狂的放肆感。笑颦如花的女精灵,让女王骤然有种可怕的不祥预感。

    “救你?谁说我要救你的?”轻笑中带着极度冷酷的反问,把女王一颗心再次推入无底深渊里。

    本来已经掉进十八层地狱了,谁会想到十八层地狱最下面还有另一个十八层地狱?

    三十六层地狱,问你怕不怕?

    红龙女王丰满诱人的身躯在筛糠似的颤抖着,在男性的眼里,这或许是一种诱人的原罪。可惜在同性眼里,这就是一份罪孽了。

    玛丽安的眼里,流露着明晰的……嫉恨!

    “龙族真好,真正意义上永恒的生命……永远的美丽……永远的青春……当初,我的暗夜精灵同胞的永生,也是你赐予的吧?生命赐予者陛下。”仿佛自语般的呢喃,却让女王的心底寒意更浓烈了。

    “你是谁?你效忠的又是谁?”

    “唿唿,果然是【恶魔之魂】。”玛丽安走到刚刚杜克死去的地方,捡起了地上的白金圆盘:“记住你新主人的名字吧!母龙!吾之名为玛丽安*火翼!哈哈哈!”

    阿莱克斯塔萨一张美艳的脸庞因愤怒而鼓胀得通红,然而她尚未来得及感到悲哀,已经开始感受到来自【恶魔之魂】的灵魂折磨了。

    “啊啊啊”那种心脏被无数根细针不停扎着的痛苦感,无论多少次都无法适应:“你……你是术士?你是耐萨里奥的人!?”

    不是阿猫阿狗都能使用【恶魔之魂】的,唯有术士的力量才能操纵这件恐怖的魔器。没用上一秒钟,玛丽安就感受到自己身体明晰的生命力流失。

    一挥手,一面用冰造的‘镜子’顿时立在身边,玛丽安清楚看到,自己脸上浮现出的皱纹。

    愠怒之色一闪而逝,她旋即笑了起来:“那个兽人术士果然是个蠢货,居然自己把生命力填进去。如果他知道是你创造了世界树……哈哈哈哈!”

    女王的脸色糟透了,高等精灵可不是兽人那些外来户,没那么好忽悠。可是,身为女王的倔强,让她本能地拒绝着玛丽安的支配。

    阿莱克斯塔萨咬牙切齿:“你居然想成为我的主人?哈哈!你以为耐萨里奥会放过你吗?”

    “耐萨里奥?哈哈哈!虽然他伪装得很好,但漫长的岁月让他忘记了一件事。【巨龙之魂】本身是以五条守护巨龙为标准设计的。”玛丽安轻轻念咒,顿时白金圆盘发生了变化,圆盘被化为五等份五个区域,其中四个区域正绽放着闪亮的光辉。

    女王顿即意识到玛丽安想干什么了。

    “哇哈哈哈!对!只要我把含有耐萨里奥灵魂和力量的鳞片也放进【恶魔之魂】里面,哪怕大名鼎鼎的死亡之翼,都会成为我的奴仆!到时候,五色巨龙都会匍匐在我的脚下。我再不是区区一个银月议员,我会是整个艾泽拉斯世界的女王!哈哈哈哈”

    玛丽安肆意地狂笑着,她的笑意是如此疯狂,如此放纵,让阿莱克斯塔萨脸上血色尽褪。

    事情都清楚了:前面她被俘也好,红龙军团被控制也好,大部分都是死亡之翼的阴谋。但作为死亡之翼的后手,作为真正被死亡之翼予以更多信赖,要成为控制其他四色巨龙的代理人玛丽安,却不知为何选择了反噬死亡之翼。

    不管怎样,守护巨龙当年为了击退燃烧军团做出来的神器【巨龙之魂】,这次真的是搬石头砸自己脚。对于玛丽安通过【恶魔之魂】控制耐萨里奥,女王并不看好。因为这取决于她拿到多大份量的耐萨里奥的灵魂。如果少于一成,拼着灵魂反噬,估计那条邪恶的黑龙之王也会干掉玛丽安。

    一旦像他们四条守护巨龙那样,注入了三分之一灵魂,那么控制将不可避免。而且会牵涉到整个族群。

    就在这时候,玛丽安突然无声无息地被攻击了。

    “突!突!突!突!”四支翠绿色的箭矢蓦然出现在离玛丽安不到一巴掌的半空中,可惜,也到此为止了。箭头被某种神秘的力量生生卡在半空中,不得寸进。

    直到此时,一个包裹着玛丽安的椭圆形魔法护罩,才出现在人们的视界当中。

    “哦?”玛丽安缓缓转身,看向身后那位弯弓搭箭的女游侠:“是你?温雷莎*风行者。”

    来的就是温雷莎,发现不对头的她,把前线交给加文拉德他们,发狂似的跟过来了。

    “我问你!杜克在哪里?”往日美丽恬静的她,此刻有着无法掩饰的愤怒与激动,连绝对不该颤抖的双臂,都有着明显的摇晃。

    玛丽安邪魅地笑着:“他死了。杀他的人是死亡之翼。”说罢,她指了指地上那把被烈焰熏黑的【大元帅的作战法杖】。

    温雷莎进来的时候,不是没看到那个被熏得漆黑的杖头,只不过骤然听到这个消息,再看到阿莱克斯塔萨沮丧的表情,温雷莎顿时一阵天旋地转。

    “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