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519章 2800年的重合
    巨大铁闸之前的血战,到了最残酷的境地。

    咆哮、怒骂、重武器的交击声,就是这个战场上的最强音符。

    因为剧烈战斗带起的余波,好多个火把的基座被破坏,地道里的光线逐渐变得暗淡,掉在地上的火把仅仅在熄灭之前散发着最后一丝余热。

    到底这场血腥的战斗持续了多久?

    这些狰狞的绿皮怪物还有多少只?

    他们来自哪里?

    又有怎样的实力?

    进入铁闸的杜克是否会获得成功?

    若成功了,这里死守的人又有多少能活下来?

    所有的一切业已变得模煳,因为死守在这扇铁门前的人们已经有点精神麻木了。他们本能地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在每一个吸气中吸入更多参有血腥气息的空气,在每一次唿气中发出自己所能做到的最大声的咆哮。

    地道里的乱风吹拂着乌瑟尔的齐耳长发,棕色的发丝扫过他的脸颊,跟其他因激战而双眼遍布血丝的战士们不同,最为虔诚的信仰使得他有着远超于其他人的宁静神色。

    乌瑟尔嘴巴上喊着最雄壮的口号声,可是他竖起的耳朵,却让他整个人恍如在伫立着聆听着一首由吟游诗人朗诵的人类史诗。

    渊源悠长,波澜壮阔。

    有如长风万里,越过了时空的隔阂,将来自遥远先祖的理想,将他们的意志带到了此时此地。

    乌瑟尔在恍惚中看到自己的身边出现了无数虚无缥缈的骑士们,与他们并肩战斗。

    尽管有着模煳不清的面容,可是能清晰看到他们是人类。

    忽然明白他们是谁了。

    先祖,列王,以及所有曾经为人类而战的英灵们。

    乌瑟尔身后那个名为罗宁的晨星法师,出乎意料地给力,在几乎无限量的魔法水晶支持下,他狂暴的奥术魔法,在整条通道里倾泻着。

    所有酋长级以下的兽人,但凡被他的魔法轰到,结果必定是秒杀。

    可惜,兽人的数目实在太多了。

    不知为什么,乌瑟尔就是想起了两千八百年前,那个人类刚刚获得魔法力量的苍茫岁月。

    一个人在骑士们面前立剑说道:

    “我以此剑立誓,人类必将承载高等精灵之恩惠,立永世之盟约,扫尽一切邪恶生物,给真正的智慧种族予以文明与希望之光!我的子民,我的子子孙孙,将传承我的誓言,直到世界的尽头”

    两千八百多年前,阿拉索帝国的旗帜在阿拉希高地的战场上冉冉升起,映着那一日初生的晨曦,人类和高等精灵联手与绿色的巨魔鏖战。

    两千八百多年后,恍若三千年的史重合,人类和精灵再次携手,不过这一次的敌人从绿皮的巨魔换成了绿皮的兽人。

    “2800年前,我们有索拉丁大帝。时至今日,我们的新时代的‘索拉丁大帝’又在何方?”就在乌瑟尔自言自语的当儿,战况已经到了最激烈的地步了。

    偌大一扇铁闸前,还站着的人类两个巴掌就能数过来。

    说不上名号的骑士,已经全数战死。

    但眼前,依然是黑压压一片的兽人精锐。

    突然,一股震撼了整个要塞的奇异感觉铺天盖地地朝所有人涌来。

    “吼”

    在格瑞姆巴托要塞最深处,传出一声嘹亮的嘶吼。

    那是龙的嘶吼!

    来自生命赐予者红龙女王阿莱克斯塔萨的嘶吼!

    吼声中充满了复杂的情绪,几乎什么情绪都有,悲伤、难过、不爽、抱怨、憎恨,但最多的是欢欣!

    对自由的欢喜!

    对挣脱囚笼之后的雀跃!

    还有……对仇敌的愤怒!

    一种天都要塌下来,大事不妙的感觉骤然传遍每一个兽人。

    “不好!难道……”奥格瑞姆还没说完,巨大的铁闸霍然洞开,从黑暗幽深的内洞里突兀地闪出如同白昼的魔法光辉。

    “抱歉,就是你所害怕的‘难道’!阿莱克斯塔萨已经被我解放!兽人你们的末日到了!”伴随着一个部落方熟悉又无比痛恨的声音。数不清的魔法光华从里向外,越过人类骑士和圣骑士们的头顶,恍若从九天直下的银河瀑布,轰然炸到兽人的军阵当中。

    “隆隆隆!”一阵连绵的爆响过后,除了酋长那一级,黑压压一片的军阵里,再无活着的兽人。

    哪怕是奥格瑞姆这样魔法抗性惊人的家伙,也免不了被狂暴的魔法威能所击飞。

    这个魔法威力……

    “杜克!?”每一个骑士都惊喜无限地回过头。

    没有让任何人失望,杜克不算魁梧的身影出现在大门的正中央,在他身后跟着似乎有点扭捏的温雷莎。

    对大家点点头,杜克随即仰头高喊:“是时候了!穆拉丁!”

    这是蕴含了魔力的声音,直接穿透了岩壁,朝着远方扩散开去。

    被炸个七荤八素的兽人还没反应过来,突然发现巨大通道两边炸开了好多个洞。数不清的矮人挥舞着巨斧和战锤从只有兽人一半高的小洞里钻出来,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开打。

    穆拉丁*铜须当先杀出,他高举着战锤:“铜须的兄弟们为了胜利!为了未来!为了明天!为了我们的后人,不再生活于这些绿皮的阴影之下。杀啊!”

    “杀!”本已疲惫不堪的圣骑士们,迸发出开战以来的最强音符,本来就无比耀眼的圣光,更是光芒大盛,恍若一个个小太阳,朝着部落碾压过去。

    “不不可能!不该是这样的!!”奥格瑞姆的獠牙依旧锋利,他挥舞的【毁灭之锤】仍旧威力无穷,他一个横扫就能把超过十位矮人战士击飞或打死。

    但是,满眼都是在绝望中挣扎的兽人。

    每一个兽人无愧于‘悍勇’二字。

    可那又如何?

    败了!

    这一次真真切切地败了。

    雷克萨没能拯救部落。

    他奥格瑞姆也没有做到。

    连重整态势时最为依仗的红龙军团,在它们的女王被解放的那一瞬间,都必定会立马反叛。

    可以想象到,在这一刻,会有无数红龙大叫着,扭过脖子,把骑在它们背后作威作福那么久的龙吼兽人一口咬死……

    “不!杜克!唯有你!杜克,你必须为此付出代价!”奥格瑞姆倾尽全身气力,高高跃起,朝着杜克投掷出他的【毁灭之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