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百六十八章节 众人的决定
    第二百六十八章节众人的决定

    “刑天不是你没有留下对方的信息,只怕是你不想说吧,以你的身手会没有留下对方的信息,说出来谁会相信啊!”元始天尊忍不住向刑天发出了挑衅,想要借大家之手来逼刑天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说出来。

    可惜,元始天尊太自以为是了,对于他的挑衅,刑天淡然说道:“你们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该说得我都说了,你们愿意与我合作,那我们雨林中央汇合,不愿意我也不强求,道路是你们自己走出来的,生死也由你们自己决定,总之一句话,我刑天决定找离开的路!”

    刑天的话语一落,然后便立即收回了自己的精神力量,不再去理会其他人的想法,也不屑再去与这些人交流了,该做的他都做了,就算没有这些人的相助,刑天也相信自己一定能够找到离开的传送法阵,能够从这个死亡战场之中撤退。

    不过正如元始天尊所想的那样,刑天的确有些话语没有说出来,虽然刑天明白了鸿钧道祖不怀好意,这死亡战场危机四伏,但是他更加相信就算自己想要离开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鸿钧道祖既然敢把所有人给坑骗到这里来,那就一定有强力的杀手锏,不害怕大家中途撤退,只是刑天并不知道这杀手锏是什么!

    刑天匆忙地抽走了精神力量,可是这场议论却没有就这样停止下来,虽然刑天离开了。可是他却留给了在场所有人一个天大的问题,让他们都为之头痛的问题,是留还是走。留下来这里有着无尽的宝物,别得不说那些凶兽的血肉就足以让他们难以割舍,更不要说在这里的天地元气也很不错,有着一种独有的神韵,可是留下来正如刑天所说得那样危险重重,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一旦刑天说得是真的,那后果不堪设想。可是走,他们便需要与刑天汇合。这一路上只怕将会有不少人倒下,无论是那一方势力都不愿意接受这样的损失,可是这却是必须的!

    在刑天的精神力量抽走之后,做为大师兄的太上老君则是接过了主持沉声说道:“大家都说说看我们究竟是走还是留。毕竟这不是一件小事情。而是关系到大家的切身利益,我们得慎重对待,不能有半点的马虎大意!”

    太上老君的话一落下之时,鲲鹏则是不以为然地说道:“我认为刑天不过只是夸大其词而已,若是这里的环境真得如他所说得那么凶险,为什么我们在场所有人都没有遇到,只有他一人遇到了,不管你们怎么想。我鲲鹏是不愿意离开,这里将是我们提升自身实力的最好地方。我可没有诸位那么多的资源可供修炼,所以我是不会离开的,而且富贵险中求,没有牺牲又怎么可能有收获!”

    鲲鹏这一开口,立即得到了冥河的认同,冥河也不想离开,对于冥河来说这里的凶兽可是美味,那血液之中有着让他难以割舍的利益!他沉声说道:“我同意鲲鹏道友的意见,要离开你们离开,我与阿修罗一族是不会离开这个宝地的!”

    鲲鹏与冥河一表态,让许多人为之心动起来,特别是那些散修,对他们来说可不想理会鸿钧道祖有什么阴谋,就算是有阴谋那也只是针对各方大势力的,与他们无关,他们不过只是散修在洪荒天地之中可没有什么好留念的,让他们舍弃这一场大机缘,他们是无法做到,自然一个个出声支持鲲鹏!

    这时,太上老君开口说道:“女娲师妹,不知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听到太上老君的询问,女娲娘娘淡然说道:“我认为刑天说得不无道理,你们心中怎么想的我不清楚,我认为应该先撤出这宝星再说,先看清一切然后再发力也不迟,我可不想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毕竟我们谁都不敢保证在这里我们这些所谓的圣人会不会殒落!”

    说到这里,女娲娘娘语音一顿,又说道:“当然,至于妖族之中若是有人愿意留下来,我也不会反对,毕竟我们不能够勉强别人同意自己的观点!”

    女娲娘娘的话语一落下,三清也好,准提与接引二圣也罢都感到了压力,女娲娘娘说得没有错,谁都不敢保证圣人在这里会不会殒落,宝物再好也没有自己的性命来得重要,若是一切事情真如刑天所说得那样,他们的处境真得很不妙!

    太上老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压下了自己心中的那份悸动,开口说道:“玄冥祖巫在我们所有人中你们巫族是实力最强大的存在,不知道对于此事你们巫族是怎么选择的,是留下还是离开?”

    玄冥祖巫淡然说道:“我会选择留下来,因为我巫族需要一个发展的机会,不过有一部分大巫将会回归洪荒,我不能拿整个巫族的命运去赌博,而且若是能够弄清一切之后,我想大家都还会继续回到这个世界中来,我需要留下来给巫族建立起一个牢不可破的基地!”

    玄冥祖巫的话一出,让通天教主、西方二圣还有女娲娘娘眼前一亮,这的确是一个好得不能再好的选择,不过他们却没有玄冥祖巫那样的气魄,不能做出留在这个世界的决定,在洪荒之中有着太多让他们牵挂的事情。

    元始天尊笑道:“玄冥祖巫好气魄,不过我相信刑天也绝对不会把所有的力量都撤出这个世界,他一定也会留下大半的力量在这世界之中,以刑天的眼光不可能会看不到这个世界所代表的意义!”

    元始天尊此言一出,玄冥祖巫则是沉声说道:“这么说元始道友也会让阐教留下部分的力量,在这里建设一个基地了!”

    玄冥祖巫此言一落。元始天尊的脸色不由变了数变,不过好在大家是在精神交流,彼此都看不到对方的神色。所以也不害怕被人看穿,元始天尊说道:“看情况而定,毕竟我阐教就那么几个人,可比不上巫族实力庞大!”

    别人听不出元始天尊这语音之中所隐藏的意思,可是通天教主却一清二楚,元始天尊是想将阐教全数撤走,想要让截教出力。然后等有利益的时候再进来分享,对于元始天尊的这种做风,通天教主十分鄙视!

    只听。通天教主沉声说道:“好了,该说得都已经说清楚了,大家有什么决定那就迅速说出来,愿意留下来的。我们就不多说了。想要离开的,大家都听从刑天的安排向雨林的中心地带前进,而且我希望从现在开始起,所有人都能够打起十足的精神来寻找离开的传送法阵,因为这关系到我们的生死存亡,我想没有人会拒绝一个可以让自己安全撤退的后路!”

    通天教主的话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的确没有人会拒绝让自己有一条后路可退,所有人都愿意尽全力去寻找离开的传送法阵。以防万一!

    在这场交流之中,接引与准提二圣一直都没有开口。一直都保持着沉默,等一切都结束之后,接引圣人长叹一声说道:“师弟,你认为我们应该怎么选择,是离开还是留下,我们该不该也如巫族那样留下诸多人手在这宝星之上建立起属于我们自己的基地?”

    听到接引圣人之言,准提沉思了片刻,然后开口说道:“很难,我们西方不比巫族,巫族有强悍的体质,他们在这样的环境之中能够发挥出自身的优势,而且又有玄冥祖巫愿意留下,他们自然可以在这宝星之中建立起属于自己的基地,可是我们很难做到这一点,那怕是你我二人留下也很难做到,我可不认为刑天那是在夸大其词,刑天不可能在这样的事情上去做手脚,毕竟这不是小事,我倒觉得有可能的话我们所有人都撤退为上,不知为何听了刑天的那番话后我的心情一直都难以平静下来,总是觉得有什么危险在缠绕着我们所有人!”

    准提的话语落下之时,接引也长叹一声说道:“原来师弟也有这样的感受,不瞒你说,为兄也同样有这样的感受,不过我不明白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样的感受,就算是鸿钧老师算计了我们,那也不应该让所有人都有危险,要知道整个洪荒的高手几乎都进入到了这宝星之中,若是我们所有人都出事,那洪荒将会一落千丈!”

    准提冷笑一声说道:“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只要有足够的利益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别得不说仅仅是我们所面对的那些凶兽便足以说明一切,若是鸿钧道祖心里没有鬼,为什么会在这事情上欺骗我们,既然能够欺骗我们一次,那就会欺骗更多,至于我们的死活,你认为鸿钧道祖真得会在意吗?在他的眼里我们只不过是棋子而已!刑天那混蛋虽然疯狂,可是他不是傻子,若是没有九成的把握,刑天绝对不会说出那么一番话来!我倒是希望我们能够全部退出,就怕一切不会那么顺利,若是这一切都是鸿钧道祖的阴谋,那他是不会给我们全身而退的机会,一定还有更阴险的算计在等待着我们!”

    听到准提此言,接引圣人不由急声说道:“师弟既然有所顾虑为何先前却不向大家说明,要知道这可不是我们一家的事情,而关系到整个洪荒!”

    准提不以为然地冷笑道:“师兄,你以为这事情只有我自己看出来了吗?你以为刑天那个混蛋没有看到吧?若是刑天没有看出这一点,他也不会这么急着召集大家相商,不会急着告诉大家他与武族的决定?至于说其他人看不看得出来那又有何用,看不出来的你说了也没有用,看出来的不用说他们也会全力而为!”

    说到这里,准提语音一顿,冷笑一声说道:“别人我不敢保证,但是以太上老君的智慧绝对是看出了这其中所隐藏的威胁,要不然他也不会在刑天离开之后还主动主持大局,与大家共商对策,至于说鲲鹏那些混蛋,他们倒是真得在自取灭亡,虽然我不知道鸿钧道祖有什么样的算计,但我知道这种情况之下我们越是在这里停留的时间越长,那我们自身也就越危险,要不然刑天是不可能急着撤退,而且还发动大家的力量去寻找离开的传送法阵,元始天尊说得没有错,刑天那个混蛋绝对隐藏了重要的消息没有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