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百八十章节 破劫而出
    第二百八十章节破劫而出

    面对如此恐怖的天谴之劫,刑天却没有为之震慑,相反这个时候他的心境无比的镇静,这是天谴之劫的最后一击,面对这一击,刑天也不敢太大意,虽然他相信自己的武道霸体不会被天谴所重伤,可是这种情况之下他却不能冒险,因为他所面对的不仅仅只有天谴之劫,还有一个隐藏在暗中的鸿钧道祖,轰开天谴之劫,这是刑天此时的唯一念头!

    杀!在身陷雷海的下一刻,天地巨震,所有人都感到一股惊人的拳意自那银色雷海中一闪而逝,这拳意浩瀚无尽,蕴藏有一股莫名的力量不过转瞬即逝,唯有少数人捕捉到了一缕气机,他们一个个显露出来惊疑不定的神色。

    ‘轰’的一声巨响,雷海被炸开了,紧接着紫电飞舞,刑天手持‘噬魂枪’,身体一变化作十数丈的巨人猛地冲进了天空之中的劫云里,只见武旦虚有其表手中的‘噬魂枪’一震,那数百丈的劫云便四分五裂,消散在天地之间。

    渡劫成功了,天劫在刑天的这一枪之下给直接给震碎了!这时,所有人的目光都变得有些恍惚,他们难以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刑天一个人杀上九天,击碎了雷云,这样的手段实在是有些惊悚骇人!

    观注这场天劫的诸多人中没有几个人看清刑天这一击的虚实,只有少数人隐隐猜测出来了一些东西,他们看向刑天的目光再一次发生了一些隐晦的变化。

    当劫云被刑天轰散之时。突然刑天的脸色为之一变,没有半点的喜悦,反而变得无比沉重起来。刑天如此的转变让观战之人不由为之一怔!

    就在他们不解刑天之举时,刑天怒声喝道:“无耻鸿钧,竟然做出这等小人行径!”

    对于刑天的骂声,没有人了解其中的原因,只有刑天明白,自己又一次被鸿钧道祖给算计了,虽然自己战胜了天谴之劫。可是同样也给了鸿钧道祖出手对会天道的机会,在自己轰散天谴之劫时,鸿钧道祖趁早时发动了蓄势已久的攻击。接掌了天道的部分权利,以刑天的聪明才智自然明白自己被鸿钧道祖当成了打手,这如何能不让刑一为之恼火!

    要知道刑天可是被鸿钧道祖给骗进了死亡战场之中,经历了诸多的劫难。他对鸿钧道祖那可是没有半点好感。现在自己刚刚困脱而出便再次被鸿钧道祖算计一番,就算刑天有再好的心境也是无法忍受这样的结果!

    在刑天怒骂之时,紫霄宫中的鸿钧道祖脸上闪过了一丝不屑的神色,虽然说刑天能够度过天谴之劫让他有些意外,不过又在情理之中,毕竟在鸿钧道祖的心中刑天与天道可是一伙的,他不认为天道会对刑天下毒手,而这天谴之劫的失败自然也被鸿钧道祖给算计上了。借机夺取了天道的一丝控制。

    只见,鸿钧道祖不屑地说道:“无知的小辈。你以为就凭你那区区的力量就能够改变一切吗,就算你能够从死亡战场之中全身而退,也不会改变这洪荒大势,一切都已经注定了,没有人能够阻挡得了我的计划!”

    在天上的劫云消散之后,刑天能够清楚地感受得到自己身体的变化,一道道的神通涌入了心头,仿佛已经成为了自己的本能,这天谴之劫看似凶险万分,可是在度过之后却有着惊人的好处,刑天相信若是鸿钧道祖知道自己身体有如此的变化之时,那他就不会高兴坑了自己一把,而是不该将自己送入到那死亡战场之中。

    不管怎么样刑天已经得到了好处,一枪轰开天劫之时,他的盘古大道已经完全掌握,若说刑天将‘噬魂枪’里的大道炼入到了自己的杀戮剑道之中,而这一次他则借着天劫之力融入了三清精血,将盘古大道炼入到了自己的枪道之中,创出了属自他自己的枪道‘开天三枪’,而洞开天谴之劫的便是第一枪。

    虽然说刑天创出的枪道与剑道有些奇怪,不过刑天却是创出了最适合自己的大道,杀戮之道若是融入到枪道之中并不会有质的转变,可是融入到了剑道之中那可就凶威无尽,而‘盘古开天三斧’的道融入到枪中,做为百兵之王的枪道能够完美地将这‘盘古大道’演化出来!

    在度过天谴之劫后,刑天心念一动,一道巨大的石碑出现在了传送法阵之外,小心天劫四个大字被刑天刻在了那石碑之上,对于鸿钧道祖的算计,刑天还是很恼火,所以决定给鸿钧道祖添一点乱子,让三清等诸多洪荒大能有所警惕,以免中计!]

    刑天这一举动让紫霄宫中的鸿钧道祖不由地为之恼怒,不过恼怒也没有用,现在鸿钧道祖却不能与刑天一般见识,不能与刑天撕破脸皮,因为刑天那恐怖的肉身让他感受到了一点点的无奈,强大的肉身防御让鸿钧道祖也难以击杀刑天!

    以力证道,在鸿钧道祖的眼中更是认定了刑天走上了以力证道之途,这让鸿钧道祖的心中更是有一种急迫感,他需要尽快掌握整个洪荒天道,将洪荒天地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只有如此方才能够阻止刑天以力证道成就那无上的混元大罗金仙。

    此时此刻紧张的不仅仅是鸿钧道祖,就是那地府之中的后土祖巫的心中也有了一丝无奈,一丝不甘,还有一丝的悔意,刑天有如此的神通,却因自己的一时之误而断去了与巫族的联系,这如何能不让后土祖巫后悔!

    在立下了石碑之后,刑天随手一挥撕破空间瞬息之间离开了这虚空之中,下一刻则出现在了太阴星之上,只手裂空。仅凭这一点便知道刑天的手段到了何等恐怖的程度,他对空间法则的掌握又到了何等惊人的境界,刑天这一手让鸿钧道祖更回为之不安!

    “不能再让刑天继续发展下去了。要不然他必将是下一个盘古,当年盘古证道之时有三千混沌神魔的阻挡,有天道的阻击,如此诸多的力量方才能够坏了盘古之道,而刑天若是真得走到了以力证道的最后一途,那洪荒之中则没有人能够阻挡他的步伐,那时就算自己掌握天道也无法与刑天为敌。我绝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无论如何都必须要坏了刑天的根本!”鸿钧道祖再也没有了先前的那份自信,转而起之的则是无尽的杀意!

    鸿钧道祖怕了。他害怕刑天会超越自己,超越天道成为那无上的存在,而这份担忧让他变得无比的恐怖,身上缠绕着无尽的杀意!

    一年的时间之内刑天有了如此惊人的成就。这让鸿钧道祖不得不重视起死亡战场。虽然大道将死亡战场的一些信息告诉了鸿钧道祖,告知了天道,可惜的是他们对于死亡战场之中的其他消息并不了解,这时,鸿钧道祖不由地后悔自己不该那么急于行事,不该将三清等人也给骗进死亡战场之中,以至于失去了最后的一点助力!

    不到一年的时间刑天从死亡战场之中杀了出来,以三清、准提、接引等人的实力。就算不及刑天,但是他们想要从死亡战场之中全身而退那也并不是一件难事。或许这些人没有刑天那么恐怖的肉身,能够用肉身来抵挡住天谴之劫,可是他们只怕也不见得会殒落在那天谴之下,一想到这里,鸿钧道祖的头又痛了起来。

    刑天此时可没有理会鸿钧道祖有什么想法,他现在正与嫦曦、嫦娥交深刻的交流,一年的时间不见,刑天那可是热血沸腾,在一番盘肠大战之后,刑天这方才与嫦曦、嫦娥了解一年之中洪荒天地的变化!

    当从嫦曦与嫦娥的口中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消息之后,刑天不由地皱起了眉头,喃喃地说道:“难道我真得想错了,鸿钧并不是想要掌握整个洪荒天地,可是若他没有这样的心思,那又怎么可能想要把所有人都给坑杀在死亡战场之中,不对,这其中一定另有秘密,只是一时之间我无法察觉到而已!”

    虽然从嫦曦与嫦娥的口中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知道的消息,可是刑天依然相信自己的判断,鸿钧道祖绝对有着惊天的阴谋,而这阴谋已经开始了,只是自己现在还无法得知其奥秘,或许做为地府之主的后土祖巫能够知道点什么!

    一想到后土祖巫,刑天则是暗自摇了摇头,那怕是后土祖巫真得知道些什么,但是刑天都不会前去地府与她相商,刑天不想再与巫族有什么联系了,他可不想再陷入到巫族的混水之中,更何况现在刑天已经是武祖,身后有武族的存在,更没有必要再与巫族有所牵连!

    想不通鸿钧道祖的阴谋诡计之后,刑天也就不再去费尽心机去计算,他现在要做的是先将自身的一切整理一下,将这一年的收获好好归拢一番,虽然说在天谴之劫下他身体之中的气息都融为一体,可是想要完全掌握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最重要的是刑天迫切地想要与大道来一番交流,想要从大道的口中知道死亡战场的一切,想要从大道的口中知道为什么鸿钧道祖做出那么阴险毒辣的诡计而大道却视而不见,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当然,刑天也想知道自己所得到的空间神殿的一切,这样一件逆天存在的宝物,让他总是觉得有些心神不安,总是有一种危机感,可是他又找不到这丝危机感的来源!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虽然这是大多数人的本能,可是对于刑天来说,再大的诱惑也没有自己的性命来得重要,宝物虽好,但若是危及到了自己的性命之时,刑天宁可放弃也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去冒险!

    刑天并不知道在他借着空间神殿破空离开之后对于整个死亡战场所造成的影响,在他离开死亡战场之后没多久,天地为之变色,一道道的通天光柱出现在了死亡战场之中,而那一道道的通天光柱便是离开死亡战场的传送法阵。

    若是刑天知道离开死亡战场的传送法阵是如此出现的,那他也就不会费尽心机去寻找,他将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对自身的淬炼之上,将会用更多的凶兽精血来淬炼自己的身体,让自己的身体再更进一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