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百八十六章节 交锋
    第二百八十六章节交锋

    在元始天尊的心中,安排燃灯相助广成子,那就是为广成子保驾护航,可是燃灯却没有做到这一点,还让局势发生了剧变,最终却闹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所以在元始天尊的心中便认为这是燃灯无能,却不有想过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没有想一想自己有没有错,只是一味地把责任推到了燃灯的头上!

    燃灯不顾身份加入阐教,为得是什么,利益!可惜元始天尊却没有去想,只能说这一场变故是他一手造成的,现在他却把责任推到了燃灯的身上,他这样的行为自然也就更加剧了阐教内部的分裂,更让燃灯为之失望。

    天庭插手人族之事,影响是深远的,至少天庭这一动让很多投靠天庭之人看到了天庭的霸气,这可是大大鼓舞了天庭的气势,虽然说元始天尊与太上老君是圣人之尊,可是经历过死亡战场夺宝之人都清楚,圣人并不是无敌的,而且在死亡战场之中靠得是人多力量大,而并非是个人的力量,所以天庭此举让他们他们都看到了希望,为之热血沸腾。

    当然凡事都有双面的,他们可以不惧怕人阐两教,却不能不担忧截教,不能不恐惧巫族,在死亡战场之中巫族那强悍的身体可是要比他们所有人都占有优势,除非是天庭能够毁灭洪荒之中所有的巫族,不让洪荒的消息传入到死亡战场之中,要不然没有人敢真得与巫族对战。就算是九天玄女出手相助人皇轩辕,那也仅仅只是个人的力量,天庭的力量并没有完全参与其中。因为他们恐惧巫族。

    说起来,天庭之所以出手,并非是针对于巫族而去,而是针对着人阐两教而去,想从人阐两教的手中夺取一点点的人族气运,让天庭这个名字深入到人心之中罢了,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要与巫族撕破脸皮。

    玉皇大帝与王母娘娘的想法是好的。可是现实却是残酷的,他们觉得自己很聪明,选择了一个很好的时机来插手人族之事。有充分的借口在人族之中刷一刷声望,可是身为人教教主的太上老君又岂会给他这个机会,以够让他们得偿所愿,以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的为人处事。怎么可能让玉皇大帝与王母娘娘白白沾了自己的便宜。

    当九天玄女出现在人皇轩辕身边之时。阐教弟子则是不再参与到与九黎大军的撕杀之中,将一切事情都推到了九天玄女乃至天庭的头上,做为人皇之师的广成子在得到元始天尊的提示之后则是不断地在人皇轩辕的身前夸大天庭的实力,让天庭顶在了最前面。

    当三清等一众高手从死亡战场回归之后,后土祖巫也不得不加快自己的步伐,她想要趁着三清等人还没有恢复过来之时,一战定乾坤,拿下人皇之位。为巫族在人族之中立下威望,由于有这样的想法。整个九黎大军那可是更加疯狂,以势如破竹之势对轩辕的人族大军发动了一场又一场的攻杀,逼得人皇轩辕不得不求助于九天玄女,求助于天庭。

    九黎大军那是以巫族为根本,并且有简化的‘十二都天神煞大阵’做为攻伐的手段,这等手段一出,让九天玄女还有其背后的玉皇大帝与王母娘娘不由地为之头痛,这个时候他们自己明白元始天尊与太上老君的用意,可是他们明白的太晚了,这个时候他们就算想要抽身而退已经没有那个机会了,他们已经被顶在了前面,若是他们不能为人皇轩辕解决问题,那天庭先前所做的一切都将会是白费力气。

    天庭之上灵霄宝殿之中,玉皇大帝一脸愤怒地大声喝道:“好一个元始天尊,好一个太上老君,真是够阴险的,竟然连这等下作的手段都用出来了,他们真以为我们好欺负不成,惹急了大不了我们抽手,让巫族得那人皇之尊!”

    玉皇大帝这不过只是在说气话罢了,若是他真得能够抽手不顾,也就用不着如此生气了,早就直接行动起来,现在天庭已经与人族纠缠在了一起,不是想撤就能够撤出来的。

    看到玉皇大帝那愤怒的样子之时,王母娘娘叹道:“好了,昊天,这话就不要再说了,这一次我们是太急于出手了,小看了元始天尊与太上老君的阴毒,如今我们只能是硬着头皮向前,若是我们真得任由蚩尤得到了人皇之位,那不仅仅会毁掉我们辛辛苦苦在人族所建立起的威望,还会把元始天尊与太上老君得罪到死,让他们与我们不死不休,在宝星之中我们不惧怕他们,可是在洪荒天地之中我们依然不是他们的敌手,还得谨慎对待才行!”

    玉皇大帝摇了摇头沉声说道:“我们这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只要我们想要成为整正的天庭之主,只能这么做,既然已经没有退路可走,只有全力以搏,就算得罪巫族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这件事情不是我们的错,巫族要怪只能去怪元始天尊与太上老君,只能怪他们不知进退,与我们无关!”

    玉皇大帝在经过宝星夺宝之后实力有所提升之后心性大变,变得失去了理智,忘记了自己是谁,想要与巫族一较高下,他这种自大实属疯狂。

    听到玉皇大帝之言时,王母娘娘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她沉声说道:“昊天,你可要想清楚了,我们若是这么做了,那就等于与巫族彻底决裂,我们面对的将不仅仅只是巫族,还有人、阐两教,严重点甚至可以说我们将与整个洪荒为敌,我们的背后可是没有道祖的相助,而且诸圣也不会再把道祖的命令当成是一回事了,你真得确定自己要这么做吗?”

    王母娘娘的话有如利箭一样刺入到了玉皇大帝的心中,以前他们的靠山是鸿钧道祖。那怕是诸圣还有巫妖两族对天庭再不满,他们都不会轻举妄动,可是现在一切都不同了。在鸿钧道祖要利用死亡战场来坑杀所有洪荒大能的那一刻起,什么师徒之情都已经成了妄然,天庭已经失去了最大的底牌!

    过了许久,玉皇大帝长叹一声说道:“瑶池,我们已经没有选择了,除非我们愿意放弃在人族的一切,要不然只能与巫族一战。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可是我们真得能够舍弃在人族的利益面,不管宝星再好。可是那终究不是我们的根,我们的根本依然在洪荒天地之中!”

    王母娘娘又保尚不知道这一切,她叹道:“话虽如此,可是我们的实力终究不能与巫族相比。就算我们全力一搏能够战胜巫族。但是你认为元始天尊与太上老君会让我们独享人族的气运吗,毕竟主持这一场人皇之战的是阐教弟子广成子!”

    玉皇大帝摇了摇头说道:“势到如今我们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而且元始天尊他们想要利用巫族坑杀我们,我们又何尚不能利用巫族来坑杀他们,就看谁的手段高明了!”

    在看到玉皇大帝是决心已下,王母娘娘暗叹了一口气没有再多说什么,其实这个时候就算放手一搏也不见得真是死路一条,毕竟所有人都有所顾及。在彼此有所顾及的情况之下,一切都将变得不再一样了!

    玉皇大帝做出决定之后。那一直在人皇轩辕身边相助的九天玄女终于再一次出手了,仅仅只是一句话便给了阐教一个沉重的打击,只听她开口说道:“人皇,若是流波山之中的夔牛之皮制作的战鼓可以破邪,能够抵挡巫族的邪法,能够鼓舞人族大军的士气。”

    如今人族大军被九黎大军打得是节节败退,现在已经是到了不能再退的地步,而巫族的简化般的‘十二都天神煞大阵’成了九黎大军横扫千军的底牌,让人族大军是无可奈何,而九天玄女此言一出,让广成子与一干阐教弟子则是为之头痛。

    一个巫族就已经让他们头痛的了,现在九天玄女这分明是想让阐教再去招惹妖族,流波山的夔牛可不是那么容易斩杀的,它的背后可是有妖族支撑!

    广成子脸色一变,沉声说道:“九天玄女,你好毒的心啊,竟然让人皇去猎杀夔牛,难道你不知道这么做会引起什么样的后果吗?你难道还嫌人皇的麻烦不够多吗?”

    听到广成子之言,九天玄女则是冷笑一声说道:“广成子,你真得是妄为人师,我实在不知道你怎么能够得到元始圣人的高看当上这人皇之师,不为人皇大业着想,只顾得自己那点小心思,夔牛是妖族不假,可是人族与妖族之间有着血海深仇,就算斩杀它又如何,更何况这也是为了人族的未来着想不得不这么做,要不然等九黎大军杀上来,我倒想问一问你用什么办法来抵挡,你这人皇之师身为圣人弟子倒是无惧,可是人皇却会因你的无能而身死魂消,你说我阴毒,我倒要问一问你又能安得是何心?”

    九天玄女的这番话一落,人皇轩辕的脸色则是瞬间为之变色,虽然说广成子为人皇之师,可是身为人皇的轩辕对广成子实在是太失望了,在他的辅助之下,人族大军那是节节败退,无力抵挡九黎大军,现在九天玄女提出了解决的办法却又为了自己的私心而要阻止,这如何能不让轩辕恼火。

    轩辕沉声说道:“老师,夔牛战鼓能不能够激发士气,能不能够破邪?”

    轩辕此言一出,广成子的脸色则是变了数变,以他的智慧自然明白轩辕这番话的用意,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能,不过你要想清楚了,夔牛可不是一般的妖族,一但对它下杀手,那些妖族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到时人族的局面只怕更加不利!”

    轩辕淡然说道:“如今人族已经到了山穷水尽之境,再不利又能如何,既然已经没有退路可走,我们何不破釜沉舟全力一搏,更何况妖族本与我人族之间便有深仇大恨,我这么做又有什么不可!”

    轩辕的话让广成子难以拒绝,事情正如轩辕所说得那样,人族与妖族之间仇深似海,没有什么好顾及的,若是轩辕连九天玄女的这个提意都无法接受,那接下来他这人皇之位也就没脸再坐下去了,人族将不会再有人支持他,所以他没有后路可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