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百九十七章节 机会
    第二百九十七章节机会

    逼迫刑天让其说出这样的传送法阵所在之处?这个念头一下子涌上了诸圣的头脑之中,不过很快他们则放弃了这道念头,虽然他们很渴望得到这样的传送法阵,可是他们心中再渴望也不愿意在不明情况之下把刑天给得罪死!]

    太上老君眼球一转,一个念头涌上心头,开口说道:“刑天道友,不知道在外围之中有没有这样的传送法阵存在,若是我们找到这样的传送法阵是不是能够掌握他,能够将他们移动到其他地方上?”

    太上老君心中在想些什么,刑天那是一清二楚,他摇了摇头说道:“外围有没有这传送法阵我不知道,不过有一点我知道,只要你们能够找到这样的传送法阵,在付出一点点代价之下是可以将其炼化的,也能够将其转移到其他地方,不过有一点你们却要切记,就算你们能够找到这样的传送法阵,那也会付出惨重的代价,这样的传送法阵周围必有强大的凶兽守护,甚至我怀疑这样的传送法阵都在诸多凶兽的大本营中,若是没有强大的实力,想要得到这样的传送法阵那完全是在自寻死路,凶盖的强大你们都很清楚,若是真得面对一个强大的凶兽族群,那将会是一场灾难!”

    在一年的战场试练之中,诸圣可是见识过凶兽狂潮,他们自然明白一个凶兽族群是何等的强大,想要从这样的凶兽族群之中夺取好传送法阵。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个不小心便会把自己的性命给断送掉,最重要的是他们并不知道第二次进入之后自己的实力会不会受到压制,如同第一次那样!

    想到要受压制时。女娲娘娘的脸色不由为之一变,若是他们再一次进入会遭受到原有的压制,那这死记战场对他们这些离开之人十分不利,一想到这里时,女娲娘娘再也忍耐不住,沉声说道:“刑天道友,不知道我们再一次进入死亡战场之中是否还会如先前那样受到压制。一身法力被全面禁锢?”

    女娲娘娘的话语一落,诸圣的脸色不之大变,无论是三清也好。还是准提与接引二圣也罢,他们都为之担忧,一个个都急切地看着刑天,希望能够从刑天的嘴中得到一个好的消息。可惜的是这世上不如意的事情十之**。而他们却没有那么好的运气!

    刑天沉声说道:“据我所知离开死亡战场之后之前的一切力量都将重归为零,再一次进入如同以往,所有的人的实力都将被禁锢,任何人都不例外,要不然也就不能称之为死亡战场,只要你离开了,那就得从头开始!”

    “咝!”听到刑天之言所有人不由地倒抽了一口冷气,这样的限制实在是太阴狠了。摆明了是要逼大家常住死亡战场,要不然进入死亡战场之中将会比别人低一头!

    元始天尊的心中则是有些疑惑。既然刑天知道这死亡战场之中的规则,那为什么要急于离开战场,让自己先前的积累化为流水,莫非这其中还有隐藏的东西不成?

    元始天尊急声问道:“刑天,你既然知道死亡战场之中有这样的规则,那为什么还要浪费机缘,离开死亡战场,莫非这其中还有隐情不成?”

    对于元始天尊的询问,刑天淡然地说道:“我这么选择那是私人的原因,与死亡战场之听规则无关,不过有一点我要提醒你们,身上沾染越多的凶兽气息,那么离开死战亡战场之后便要承受多少天谴之劫,也就是说凶兽的气息与天谴的威力成正比,若是没有实力,最好还是不要吸收凶兽的精血,不要用凶兽的材料炼制灵宝,要不然身死魂消可别怪在下没有提前告诉你们!”

    对于凶兽气息与天谴成正比例的事情,诸圣都早有猜测,就算刑天不说他们也清楚,不过一瞬间诸圣的眼睛为之一亮,他们终于明白刑天为什么会急着离开死亡战场,那是因为他身上的凶兽气息太重,逼得刑天不得不离开!

    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后,这诸圣是越想越觉得有道理,要不然以刑天的疯狂是不可能离开死亡战场这样一个有着无尽机缘的宝地,一定是刑天认为自己的肉身无法再承受太多的天谴之劫,所以被迫离开死亡战场。如此以来他们也就用不着太过于担忧,完全可以让门下弟子分批轮换,这样便可以避开诸多的危险!

    想到分批轮换之时,诸圣的心中不由又后悔万分,早知道如此,他们也应该多让门下弟子在死亡战场之中停留,特别是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人阐两教弟子可是全面退出,谁让他们门下弟子太少了,而通天教主的脸上则是露出了一丝兴奋,因为他门下弟子有人留在死亡战场之中,如此以来则是无形之中比别人更进一步。

    不要小看这一步,一步领先那可是步步领先,无论是西方也好,还是人、阐两教也罢都会被截教抛在身后,当然与巫族还有妖族以及武族相比,截教并不战优势,特别是巫族,一想到巫族那恐怖的肉身,便让通天教主一阵的担忧,死亡战场对于巫族这样有强大肉身的种族实在是太有利了,对他们这些修道之人太不公平了。

    其实,不仅仅只有在教主有这样的想法,很多人都有这样的想法,可惜不管你有什么样的想法都没有用,你改变不了死亡战场的规则,要么你不进入死亡战场,要进入就得按照死亡战场的规矩来,没有人能够反抗死亡战场的规矩!

    女娲娘娘脸色一变,沉声说道:“道友好手段,要比我们先行一步!”

    对于女娲娘娘之言,刑天不屑地冷笑一声说道:“机会是自己选择的。而且你们都只看到了好处,却没有看到隐藏在这件事情背后的危险,不要以为轮换就能够避开诸多的危险。你们若真得这么做,那绝对是在自取灭亡,自断生机,或许在一开始的几年里,甚至是几十年、上百年之中会让你们无往不利,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你们会越来越步入危险之中。死亡战场之所以叫这个名字,那是进入其中便要有死亡的准备,投机取巧那是自取灭亡!”

    听到刑天之言时。准提则是说道:“刑天道友事情没有你说得这么凶险吧,我们不过只是在合理地运用规则,怎么可能会是自取灭亡,难不成这其中还有隐秘?”

    刑天不屑地冷笑道:“隐秘没有。不过我说得则是事实。任何企图投机取巧之人都在自取灭亡,死亡战场可不仅仅只有我们洪荒之人进入,还有诸天万界诸多大能进入,一但遇到诸天万界其他世界之人,你们认为自己用投机取巧所换来的力量有几分自保的可能,若是对方世界之中那怕只有一个人从开始走到了最后,对于任何一个世界来说都将有着压倒性的优势,可以碾压一切!”

    “咝!”刑天的话再次让众人倒抽了一口冷气。这个消息实在是太惊人了,他们一个个皆是暗忖道:“还好刑天没有保留意见。把这一点给提出来,要不然自己这些人真得危险了,这死亡战场的规则是那个混蛋立下的,竟然一点取巧的机会都不给留!”

    准提沉声说道:“多谢刑天道友提醒,要不然我等真得要误入岐途而不知,最终把自己的性命给断送在那死亡战场之中,这死亡战场还真是够狠的,这摆明了是在把大家往绝路上逼,逼大家不得不拼命!”

    刑天冷笑道:“我说过进入死亡战场之中便要有死的准备,没有人能够例外,那怕你是圣人也是如此,死亡战场之中一切都依照规则而运行,没有人能够例外,想活命,你就得拼命,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

    刑天的话让诸圣的心情不由为之沉重起来,进入死亡战场之中有着诸多的机缘,可是这诸多的机缘之中却有着无尽的凶险,一个不小心他们的性命都会断送掉,可是若让他们放弃这同样是他们所不愿意接受的,诸圣心里都明白,若是自己放弃,那么必会拉开与其他人的差距,那时他们这圣人又会有几个人还在意,还好刑天这混蛋做了一件好事,先将昊天给踢出了局,自己这些人用不着担心昊天的逆袭!

    对于玉皇大帝一事,刑天可没有诸圣那么高兴,他可不认为玉皇大帝与王母娘娘会没有底牌,会没留后手,自己尚切能够炼出一尊身外化身,而玉皇大帝做为准圣级的高手会没有半点准备,更何况那玉皇大帝很明显是存了死志!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准提则是叹道:“道友之言我等自然明白,不过洪荒之中方才是我们的根基,我们不可能长久留在死亡战场之中,那样对我等十分不利,我们只怕很难将所有的精力都投在这死亡战场之上!”

    准提则是说出了众圣的顾及,他们虽然对死亡战场之中那惊人的利益而动心,可是正如准提所说得那样洪荒方才是大家的根本,他们的根基所在,他们是不能放弃的,长住死亡战场对他们来说有着太多的牵挂!

    对于准提之言,刑天心中则是冷笑连连,他淡然说道:“机会已经给你们了,至于你们要怎么选择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与我无关,该说的我会告诉你们,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们,若是有必要的话,我会将整个武族都投入到死亡战场之中!”

    刑天的这番话一落下,诸圣的脸色则是一变再变,准提更是为之震惊,他们都没有想到刑天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若是刑天此言当真,那么他这一次回到洪荒并不是为了度劫,而是要安排武族的未来,若是如此,那诸圣则是更加担忧,刑天一定知道一些他们所不知道的秘密,而这些秘密让刑天做出了这样无比疯狂的事情来,想要将整个武族都投入到死亡战场之中,这是大家都难以置信的。

    准提很想继续开口询问刑天,可是话到嘴边他却又说不出来,毕竟自己先前那番话说得有点重了,让自己没有了回转的余地,这让准提不由后悔起刚才为何急于开口,若是等别人先开口那就不会有这么多的麻烦了,可惜现在他后悔也没有用了,一切都已经成了定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