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三百一十章节 不欢而散
    第三百一十章节不欢而散

    刑天的话说到了众人的软肋之上,商量再好也没有用,就算能够干掉死亡战场之中的魔族,可是离不开死亡战场又有何用,至于刑天所说得愿意助一臂之力,谁都知道这只是一句客套话,以刑天的为人不趁机报复众人那就已经是天大的喜事了,毕竟刑天那疯子先前可是直接威胁了所有人,到现在为止大家还没有给刑天一个交待!

    元始天尊沉声说道:“如此多谢刑天道友了,上一次刑天道友可以先我等一步离开死亡战场,不知可否出手将贫道送出死亡战场?”

    当元始天尊此言一落,刑天的心中则是冷笑连连,暗忖道:“元始天尊,我当你们能够忍耐多久,什么狗屁的盘王,什么狗屁的魔族,只怕都是你们编出来骗人的,你们的目的是我刑天,想要借我之手离开死亡战场,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不仅仅是刑天有这样的想法,就是在场的所有人都有与刑天同样的想法,一瞬间大家对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的态度来了一个大转变,纷纷认定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这是想要借机向刑天发难,想要逼刑天将他们送出死亡战场,甚至是在逼刑天交出大家心中所怀疑的传送法阵,一想到这里时众人不由地为之兴奋起来。

    有人出头与刑天斗,这对其他人来说自然是巴不得的好事,若是元始天尊成功了。那他们这些人也能够跟着得便宜,这样的好事他们自然是举手支持,所以明知道元始天尊与太上老君心中那阴险的算计。他们却是一言不发,等待着刑天的回答。

    对于那些暗自高兴的人,刑天则是不屑一顾,元始天尊想打自己的主意还差得远着,刑天冷笑一声说道:“元始天尊收起你的这套嘴脸吧,我虽然可以离开死亡战场,但是那是因为我自身领悟了强大的空间法则。你想要离开那只能自己想办法了,我是没有办法,更何况我们之间好象没有友好到可以让我牺牲自己的法力来助你一臂之力的程度!”

    刑天的话一落下。元始天尊的脸色一变再变,还好这是一场神念的聚会,没有人发现元始天尊那愤怒的脸色,不过元始天尊却不甘心就这样放弃。他沉声说道:“刑天道友。希望你能够以大局为重,要知道盘王那些疯子一但离开魔界,对于整个洪荒天地都是一场巨大的灾难,他们痛恨洪荒大地之上的所有人!”

    刑天不屑地说道:“盘王痛恨洪荒所有人又如何,这与我又有何干,连天道与鸿钧都可以视而不见,我区区一个小小的准圣又何必去趟这混水,至于其他人的生死那更是与我无关。而且自始至终盘王好象也没有得罪我,我又何必为了别人给自己扫惹上一个大敌!”

    刑天的这番自私之言让元始天尊是无言以对。刑天都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上了,根本不给元始天尊继续纠缠自己的机会,人家已经承认自己很自私,你想要高尚,那自己去高尚便可以了,不要拉人一起受罪。

    这时,太上老君不由暗叹了一口气,为元始天尊解围说道:“刑天道友,我想你应该知道一但真得是盘王从魔界之中脱困而出,那意味着什么,那位的存在可是想要把我们所有人一网打尽,而且你与他之间也是有着不小的因果,你认为他会放过你吗,会放过你所建立起的武族吧,会让你这位所谓的武祖逍遥地活下去吗?不会,那位绝对会对你下手,会灭了你这个心腹大患,现在我们所有人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谁也别想好过,道友现在帮我们便是帮你自己,帮你一手而建立起来的武族!”

    不得不说还是太上老君会说话,这番话一出,让刑天都不得不佩服他那好口才,只是太上老君说得再好也没有用,刑天不可能为了元始天尊与太上老君而牺牲自身的利益,特别是在刑天自身也感受到危机的情况之下。

    刑天摇了摇头说道:“太上老君,不管你说得是天花乱坠也好,还是地涌金莲也罢,我都不会答应你们的,我若是能够做到这一点,首先要帮助的是武族,我会将他们安排回洪荒天地之中,而不是帮你们这样的敌人,先前你们暗算我的事情,我可是记恨在心!”

    当刑天提起先前那一场劫难之时,太上老君不由地咪起了双,心中则是多出了一道惊人的杀气,虽然说他们算计了刑天,可是刑天根本就没有半点损失,想反各方势力却是因为刑天的举动而损失惨重。

    太上老君沉声说道:“刑天道友,凡事得饶人处且饶人,虽然上一次的事情是我们不对,可是道友也不应该如此死抓着大家的把柄不放吧,而且道友难不成还抱有什么佼幸的心理,以为我们这些人倒下了,你与武族能够存活下去?”

    刑天淡然一笑道:“能不能活下去,那是我自己的事情与你们无关,若是你没有其他的事情要说,我们之间的谈话便到此为止,只日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这时女娲娘娘不由地皱起了眉头,沉声说道:“刑天道友,你的决定我们无法改变,只是有一件事情我们一直都压在心中不得而知,还望道友能够给予我们一个明确的答复,也好让我们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祥情?”

    看到女娲娘娘选择在这个时候站立出来后,刑天自然想到了无支祁的存在,他淡然一笑说道:“女娲娘娘可是想要知道传送法阵之事?我可以清楚地告诉你们,我手中没有你们想要寻找的传送法阵,那样的传送法阵或许只有这死亡战场的深处才会出现,大空不要忘记了。这死亡战场之所以存在的意义,是为了培养精英,外围很难找到离开的传送法阵。言尽于此,你们愿意相信也好,不愿意相信也罢,这都与我无关!”

    刑天的坚持让众人不由暗叹了一口气,原本他们以为能够借着三清的压力,借着盘王的压力,会让刑天妥协。可惜他们依然小看了刑天,刑天对迂一切并不在意,这让所有会之恐惧。为之担忧,为之害怕。

    在稍微停顿了片刻,在发展没有人开口之后,刑天又沉声说道:“该说得我都说了。与你们之间我也没有什么好聊的。在走之前我告诉你们一个不好的消息,你们愿意不愿意相信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情,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仿佛是这死亡战场要发生什么大事一样,若是你们不想死的话,最好做好完全的准备,免得到时候被打得措手不及!”

    刑天说到这里时果断地断开了与洪荒诸多大能之间的精神交流,就在刑天断开之时。太上老君沉声喝道:“且慢,刑天。可否把话说清楚?”

    可惜,太上老君没有能够留得下刑天,刑天已经先他一步断开了与众人之间的交流,他只能悔恨地看着刑天的精神撤了回去,根本没有办法挽留下刑天与自己等人再继续交流,继续商量对策,探查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当刑天的精神断开后,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地暗叹了一口气,那怕是玄冥祖巫也不例外,对于刑天,玄冥祖巫也是十分观注,巫族的实力虽然强大,可是在这死亡战场之中却无法影响到大局,若是一切真如刑天所说得那样,后果真得不堪设想。

    里应外合,这个词一下子出现在了众人的脑海之中,太上老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诸位道友都谈谈自己的想法吧,现在我们已经是无路可退了,连刑天都感受到了威胁,由此可见我们现在的处境有多危险,大家集思广议找出一条能够摆脱眼下局势的路来,要不然我们所有人只怕都难免一死!”

    太上老君的这番话有如惊雷一样在众人的心中炸开,他这是在逼迫所有人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来,找出一条能够摆脱眼前局面的路来。

    通天教主沉声说道:“这种情况之下我们根本没有什么解决的办法,若真得是盘王一众魔族脱困,那我们拿他们丝毫没有半点办法,毕竟我们身处于死亡战场之中,想要改变洪荒天地的一切也是有心无力,至于刑天所言,我觉得很有道理,这接二连三的变化实在是太快了,不排除有人在暗中针对我们进入死亡战场的所有人,毕竟我们自始至终都没有弄清楚这个战场的秘密,甚至我们不知道这死亡战场是谁的手笔,又是何方神圣在背后主持一切,大家想要活命只有一个选择!”

    “通天,你不要卖关子了,什么选择你倒是快说呀!”元始天尊不住向通天教主急声问道,那神情十分的紧张,对他来说通天教主仿佛是救星一样出现在他的面前。

    通天教主沉声说道:“什么选择,自然是聚合最强大的力量,所有人一起前去死亡战场的中央,去寻找能够离开这死亡战场的达送法阵!”

    通天教主的话虽然很有道理,可是再有道理也没有用,迎合他的没有一人,所有洪荒大能都不想出力,一个个都只想着坐享其成,都想着从别人的手中分上一份好处,一个个都沉默不语,不发表意见,免得把自己给牵扯进去。

    在看到众人如此的表现之时,通天教主的心中也不由为之恼火,他也是为了大家着想,所以方才会提出这样的意见,可是眼前这些人却一个个都自私自利,都只想坐享其成,不想为之出力,这如何能让通天教主认同。

    通天教主冷哼一声说道:“难怪刑天那混蛋会对你们这些人如此不屑一顾,你们一个个都想着坐享其成,不想付出,也罢,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与你们之间也没有什么好谈的了,我们也是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告辞了!”通天道主说到这里,干净利落地断开了与众人的联系,直接丢弃了这些人而离开,丝毫没有给这些人留半点脸面!

    是通天教主太过于无情吗?是通天教主太自私吗?不是,一切都只能怪太上老君、元始天尊、准提、接引他们这些人太自私,一个个都只想得沾别人的便宜,而不想着有所付出,他们也不想一想没有付出又那来的收获,造成这样的结局那也是他们自找的怨不得别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