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三百零七章节 偷袭
    第三百零七章节偷袭

    想要化解这一场危机,想要得到天庭的相助,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就必须得到王母娘娘的认可,只有得到王母娘娘的同意,方才能够借助着天庭之力让人族度过这一劫,因为天庭之上有他们所需要的一件宝物!

    息壤!天庭之上留有女娲娘娘造人所余下的息壤,这是当年妖族被巫族打败后没有来得及收走的宝物,正好便宜了玉皇大帝与王母娘娘,也正是因为有了这息壤,玉皇大帝与王母娘娘方才能够在短时间内培育出那么多的蟠桃树来!

    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能够与自己的分身有所联系,而王母娘娘自然也能够做到这一点,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们则不得不向王母娘娘求助。

    天庭与人、阐两教之间可是有着天大的因果,玉皇大帝之死是为何,那也有人、阐两教的一份因果,若是没有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的算计,玉皇大帝又怎么可能被刑天给干掉了。

    太上老君长叹一声说道:“元始师弟,看来这一次我们得向瑶池妥协一步了,真没有想到你我二人也会被逼到不得不向人妥协的地步,真是可笑至极,圣人在这天地之中又算得了什么,我们需要做出改变了!”

    听到太上老君之言时,元始天尊黯然神伤,点了点头说道:“大师兄所言甚是,我们的确到了该改变的时候了,这一次的事情我总觉得有点不对劲。仿佛是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暗中与我们做对一样,看来有人忍耐不住要对我们下杀手了!瑶池与昊天不过只是准圣罢了,我们与之妥协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要能够度过这次的难关一切都是值得地!”

    元始天尊这番话中所指之人是谁,太上老君自然心知肚明,只是他们不能说出口而已,因为只要他们说出对方的名字,那他们所说的一切话都将被对方探知,所以他们不得不小心谨慎,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以免事情向更坏的方向发展下去。

    太上老君点了点头,然后心念转动之间强大的神念透过了虚空找上了王母娘娘,对于太上老君之举。王母娘娘并没有感到惊讶,洪荒的变化不仅仅是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感受到了危机,就连王母娘娘与隐身于暗中的玉皇大帝都为之不安,他们同样感受到了一股神秘的力量在向天庭侵蚀。

    太上老君开门见山地说道:“瑶池。我为何而来你应该十分清楚。一句话我需要天庭之中的一块息壤来相助人族治水,只要天庭将息壤交给广成子,那么我们之间的因果一笔勾消,谁是谁非日后都不再纠缠!”

    太上老君此言一出,王母娘娘的心中不由为之震惊,她没有想到太上老君竟然会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息壤虽然很宝贵,可是一小块便足以让广成子用来治水。这样的交易的确很不错,要知道上一次天庭可是夺了人、阐两教在人族之中的一点气运。在人族之中站稳了脚步,若是能够付出一点点的息壤来化解这份因果那是值得地。

    王母娘娘没有犹豫,立即说道:“好,既然大师兄这么说,那我自然不会拒绝,人族之事若是有需要,我天庭自当相助,不过有一件事情我要提醒大师兄,在洪荒之中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出现了,而这一场水患只怕是来自于他们!”

    听到王母娘娘之言,太上老君点了点头说道:“瑶池,多谢你的提醒,这事我们早就知道了,这一次看似对方是冲着我与元始师弟而来,只怕那都只是虚假之像,若是有可能你们还是快点想办法回洪荒吧!”

    说到这里,太上老君则是收回了自己的神念,没有等王母娘娘做出回答,因为太上老君知道他们之间的这场交流都是在试探着彼此的底细,太上老君不想过多地让王母娘娘有所察觉自己的底牌!

    在太上老君收回神念之后,王母娘娘不屑地冷哼一声说道:“好一个太上老君,都到了这种地步还不忘记害人,想让我天庭当急先锋,替你们人、阐两教挡灾,你也太小看我的智慧了,你们与刑天那个疯子之间的恩怨,我天庭可不想参与,随意离开的传送法阵虽好,可是却不值得拿整个天庭的生死来赌博!”

    王母娘娘此言一落,那隐身于暗中的玉皇大帝则是沉声说道:“瑶池此言甚佳,我们不是傻子,不会为人、阐两教火中取粟,这场争斗我们不参与,至于刑天那疯子的威胁也与我们无关,我们可没有派人去攻击武族基地!”

    天庭真得没有派人去算计刑天吗?不,他们也暗中出手了,只不过玉皇大帝已经将这些人出手了结,不给刑天发火的机会,至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那就与他们无关了!

    在死亡战场之中的时间过得很快,一个月那是转眼而过,又一场凶兽狂潮即将到来,大家不得不把精力放在这一次的考验之上,让自己能够度过这一场灾难,而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也是压力甚重,因为在刑天那番威胁之言后,竟然一直都没有丝毫的动静,这让他们感到不安,刑天越是如此沉静越让他们感到事情的严重性!

    武族之中刑天看着嫦曦、嫦娥还有武镇这位武族的族长,沉声说道:“明天将会是第二次兽潮的出现,以现在武族的实力完全可以自保,所以这一次兽潮就交给你们来抵挡,我将不再插手,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

    刑天此言一出,嫦曦、嫦娥还有武镇为之震惊,他们不明白为什么在这凶兽即将来临之时刑天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竟然将抵挡凶兽这些的重任交到了她们的手中。

    嫦曦有些担忧地说道:“夫君。我们没有指挥大军做战的经验,冒然接受这样的重任恐怖会出现意外,若是因为我们的关系白白让武族弟子受损那就不好了。你还……”

    没有等嫦曦把话说完,刑天则是打断她说道:“没有经验就去学习,而且不是还有武镇在吗,你们只要稳扎稳打那就不会有大问题,而且我还有事情要处理,所以你们必须要独立指挥这一场战争,努力地抵挡住这场凶兽狂潮!”

    看到刑天那一脸坚定的神色时。嫦曦的话只好又吞了回去,只能点了点头同意了刑天的安排,在做好了安排之后。刑天独自一人离开了武族的基地,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就连嫦曦与嫦娥也不知道刑天去干什么了!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了,当再一次夜幕降临之时。凶兽狂潮终于出现了。整个死亡战场之中又是掀起了一场血雨腥风,无数的生灵在与那扑天盖地的凶兽在撕杀着,不但地有凶兽还有诸天万界的生灵倒下,无尽的鲜血染红了大地,杀戮在不断地上演着,那无尽的杀戮让这方死亡战场之中被杀气所笼罩住。

    人、阐两教基地之外,同样也在上演着杀戮,两教弟子在拼命地抵挡着那有如潮水一样涌来的凶兽。杀戮在继续着,一道身形无声无息地融入到了那夜幕之中。混在了诸多的凶兽里悄然无声地摸向人、阐两教的基地之前。

    突然一道寒光闪过,一道剑芒从那凶兽浪潮之中冲出,以摧枯拉朽之力轰在了人、阐两教基地的大门之上,那道剑芒快如闪电,根本不给对方抵挡的机会,基地的大门被这道剑芒给轰开,当看到基地的大门被击破时,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瞬间为之脸色大变。

    这个时候就算是傻子也知道自己被人给阴了,太上老君大声喝道:“不要退,给我挡住,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凶兽冲进来!”

    太上老君大喝着连忙舍弃了那高等的凶兽,转身飞身前去堵住被轰开的大门,‘天地玄黄玲珑塔’这件后天功德灵宝瞬间变大挡在了大门之前,挡住了凶兽狂潮的前进之路,为那些人、阐两教弟子争取时间重新做好防御!

    “混蛋,不要让我知道是谁干的,要不然我会剥了你的皮!”在看到这突如其了的剧变之时,人、阐两教弟子在怒声大骂着,可惜骂也没有用,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看到是何人出手,那怕是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也没有发现偷袭之人。

    越是如此,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越是担忧,在这种情况之下被这样一个高手给盯上,这对于人、阐两教来说将会是一场灾难,一场灭顶之灾,太上老君在挡住那些蜂涌而来的凶兽之时,大声喝道:“是那位道友还请现身一见,若是我们双方有什么恩怨,大可坐下来相商,道友用不着做出这等阴险之事,毕竟我们的敌人是凶兽,道友这么做却是有些过分了!”

    可惜,太上老君的这番话并没有半点效果,没有人回答,也没有人站出来,在那基地之外有得完全是一群发了狂的凶兽,连个人影子都看不到,让他们根本找不到偷袭、暗算自己的敌人,让他们只能干瞪眼,找不到解决的办法,只能苦苦地死撑着!

    突然出现了这么一位敌人,让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的压力骤然大增,他们不得不小心地防范着对方再一次的偷袭,如此以来自然也就没有太多的精力来关照门下弟子的安全,失去了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的相助,人、阐两教弟子的处境则是变得危险起为,不但地有弟子在这一场兽潮之中受伤,甚至是死亡!

    愤怒!看着门下弟子不断地倒下时,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的眼中都闪过了一道疯狂的杀意,恨不得将那暗算自己的敌人碎尸万断,可惜他们根本就找不到人,而且从对方那恐怖的隐藏能力来看,他们也无法在洪荒众人之中找到一个怀疑的对象。

    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也不是没有怀疑过刑天,毕竟他们与刑天之间可是有着深仇大恨,先前元始天尊更是安排门下弟子暗中算计了刑天一把,虽然没有给予刑天造成直接伤害,但也与之结下了仇怨,若说有人算计他们,刑天则是有很大的嫌疑,只是刑天没有这样强大的隐匿能力,空间法则虽然强大,可是这一次他们所面对的敌人并非施展的空间法则,而是有着无比阴暗的力量与夜幕融为了一体,这等力量并非是刑天所拥有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