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六百四十章:高要的雄图霸业!
    曾经的咸阳乃是整个大秦的标志。

    不管是经济还是豪富程度,都可以说是当今世界屈指可数的存在。

    尤其是当年始皇帝在位,整个咸阳街道可以说是人潮若河一般了的夸张。

    可是如今……

    看着街道上那稀零的人丁,两道的小摊面露担忧的苦色,这咸阳,还真的如同是垂垂老矣的老朽了。

    四面楚歌,这咸阳,怕是要保不住咯。

    卫子青没有理会这一幕,他没有心思去理会这大秦灭不灭,也没有心情去理多路的诸侯四面时候攻进汉中,直达咸阳。

    找高要,这才是自己的重中之中!

    找到玉漱,才是自己的目标。

    曾经的中书府早已经不再,这并不是说是高要被贬了,相反,他升级了,以至于这中书府都看不上了,直接起居于皇宫之中。

    这是大不敬的。

    虽然说高要是有个太监,可是在始皇帝驾崩,胡亥上位之后,高要可已经是帝师的存在,更是和李斯平起平坐,不在是属于太监这一列的存在。

    起居于皇宫?

    高要的心,不言而喻。

    朝着皇宫走去,看到卫子青上来,守卫皇宫的士兵一下全围了上来,杀气腾腾:“大胆,这里可是皇宫,竟敢乱闯,给我拿下!”

    卫子青眉头一凝,虚手一拍,冲上来的好几个士兵顿时被卫子青这一掌拍成了血泥,让一群秦兵顿时吓呆在了原地。

    “这是怪物,不好,快跑……”

    咕噜噜……

    一阵吞咽口水的声音传来,这群秦兵惊恐,一个个的仓皇逃促,吓得心神俱碎。

    有些失望。

    曾经的虎狼之师的秦兵,如今早已经不再是当初的秦兵了。

    不过想想,这也是正常的,毕竟蒙军不再,秦兵虽然还强悍,可是军气早已经不如从前,尤其是在看到这种直接隔空将人碾碎的实力,不害怕,这是不可能的!

    ……

    朝殿中。

    如今正值早朝。

    可是整个殿庙中气氛却是有些诡异,一群大臣脸上满是无奈的神色,低着头,却是不敢说话,可目光中的失望却是好不加以掩饰掩饰的。

    尤其是为首的李斯,目光中更满是后悔之色。

    望着那个趴在龙案上睡着的陛下,在看看正坐在他旁边,嘴角画着胡须的赵高,他觉得,自己好像做错了,或许,当初就不应该和赵高同流合污才是。

    这一群人的神色可没有逃过赵高的眼睛,不过他不在乎,相反有些得意。

    他们不是看不起自己吗?

    他们不是觉得自己是个太监,就低人一等吗?

    怎么?

    现在不敢说了吧?

    心中冷笑无比,当初自己说过,自己失去的,要全拿回来,羞辱自己的,自己要羞辱回来。

    现在,他做到了。

    下面的这一群人,曾经一个个的用着俯视的目光看着自己,现在自己终于让他们仰视自己了,而且,还天天的对自己磕头请安。

    虽然他们对着的是胡亥这个废物,但谁在意?谁都知道,现在跪着的是自己!

    “兵部尚书何在?”

    装膜作样的看着手中的奏折,高要抬起头看了下方的百官一眼,人群中站出了个人,他有些不安的站了出来:“在……”

    “这就是你给陛下呈上的计划吗?如今大秦起义军四起,四面楚歌,你跟陛下说,让他和这一群叛军和谈?你确定,这是你平定叛军的计划?”

    “赵大人,这已经是臣能想出最好的办法了,你也知道,如今整个大秦国土沦陷,现在大秦军队不过二十万,而城池只有十八座,在这样下去,不出半年,这叛军就能直达汉中啊!”

    蓬!

    大胆!

    听到这话,高要拍着龙案大怒了起来。

    这突然的拍桌子,使得趴着睡着的胡亥吓醒了过来。

    “师父,你干什么啊,你吓到朕了!”

    “陛下,你醒了?”听到胡亥的话,高要看了他一眼,随即怒视着那兵部尚书道:“陛下,就是这厮,竟然要我们大秦和叛军和谈,所有我才那么生气的!”

    “和谈?那不是好办法吗?朕觉得这办法不错啊,师父你觉得不好吗?”胡亥一脸不解的看着高要。

    “好,好个屁啊好,那可是和谈啊,始皇帝统一全国,这天地都是我们大秦的领土,合谈可是卖国土,而这厮竟然还说我们大秦要亡,这厮难道不该死吗?”

    “什么?竟然敢诅咒我大秦?来人,给我抓下去他!”

    胡亥听到这话脸色顿一怒,虽然他不懂,可大秦是自己的天下这道理他还是懂的,竟然诅咒大秦,他一下子就怒了。

    “赵高,你诬陷老夫,老夫什么时候说过这话?”

    兵部尚书脸色顿变得苍白无比,跳了起来直接指着赵高大骂了起来,目光充满着愤怒,朝着那胡亥求饶道:“陛下,臣没有说过这话,是赵高诬陷老夫的,陛下,您不能被赵高蒙蔽了双眼啊,您看看现在的大秦,这些起义军会起义,都是赵高这宦官害的,请陛下圣明啊!”

    “你这狗东西,还敢诬陷本官!”

    听到这兵部尚书竟然还敢反咬自己一口,赵高脸色顿时一变,几步直接冲下龙案,直接拔出身边士兵的刀剑,刷的一声直接朝着兵部尚书刺了进去。

    这一幕发生得太快,谁也没有想到这赵高竟然在庙宇上直接就拔刀,还直接杀了这兵部尚书。

    “赵……赵高……你不得好……好死!”

    兵部尚书瞳孔睁大着,发出一阵怨恨的诅咒。

    “狗东西!”

    高要冷笑一声,直接拔出剑,将尸体推开,木管看向了四周的百官,后者一群人连忙低下了头,不敢直视这赵高。

    如今,这赵高,在也没有人能阻止他了!

    “师父,朕没有说要杀了他啊!”

    胡亥有些不忍看着尸体。

    “是吗?那估计是我听错了,反正这狗东西也该死,杀了就杀了,谁敢说什么,在杀了不就是了吗?”

    高要撇了撇嘴一脸不屑道。

    “好吧,反正是你杀的,不管朕的事,到时候他要是变成鬼找你,也是找你!”胡亥点了点头,觉得自己的师父说得对,不过还是调侃道。

    “鬼?人我都不怕了还怕鬼?要是真有鬼来,那么老子在让他死上一次!”

    高要冷笑道,可就在他话音落地的时候,一阵冰冷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是吗?倒是没有想到赵大人连鬼都敢杀了,真是令卫某人想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