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四百四十二章 轰杀地藏
    决定了就要去做。

    有些事情绝对不能犹豫。

    一旦犹豫,就泄了心气,瞻前顾后。

    伟大的人生导师‘大日’所言。

    “阳间之人一旦死亡,绝大部分都会出现在地府的各处,被一座座城市吸引,会懵懂的进入城池之内的轮回台,自动检测身前行为,打入轮回或者审判!”

    “还有一部分,有怨气、有强大执念,还有其它原因的灵魂,会滞留阳间,或化作厉鬼,或称为地缚灵等等!然后被黑白无常拘拿而回,分门别类,或投入轮回,或打入十八层地狱。”

    “修士死亡,也是如此,只是很多一部分魂飞魄散!”

    望着城外的一个个懵懂的灵魂,包黑子向楚阳解释。

    在这里,这是常识,然而对阳间之人来说,却是大隐密。

    “我有一点始终不理解!”楚阳道,“十八层地狱也就罢了,毕竟是生前之人的恶行的惩罚之地,虽然对阳世间的人作用也不大!毕竟有着这样一句话,我死之后,哪管他洪水滔天?”

    “多多少少还有些威慑作用!”

    包黑子显然明了,“除此之外,又能如何?”

    “阳间皇朝,律法约束,严厉惩戒,公正严明,若是做到这些,倒也能盛世太平。只是现今制度,皇权高于一切,只这一点,就起不到公平的作用。皇权在上,律法在下,官吏在上,百姓在下,无可奈何!”

    楚阳叹道,“还有修士,力量强大,没有约束,只靠天庭?显然也做不到绝对的公正!至于十八层地狱,又有几个在意?”

    众人沉默。

    “最让我不能理解的一点是,轮回之时,为何根据上一世的行为,来确定下一世的命运?毕竟轮回之初,洗去了记忆,抹去了印记,轮回之后,就是一个新生的生命!”

    这是楚阳一直不解的地方。

    十八层地狱勉强说得通,但六道轮回,根据前世的行为来确定下一世的命运,简直就是扯淡,是悖论。

    “新生之时就不公,还让这个世间有何公正?”楚阳又道,“六道轮回,才是不公正的根源!”

    “六道轮回的存在,毕竟能起到威慑!”

    岳飞凝重道。

    “真的起到了吗?”楚阳嗤笑,“纵观过往,皇朝更迭,沧海桑田,又有几个因为论道轮回的作用而行善?就如现今的北宋,朝堂黑暗,民不聊生。再看看修士,不但不畏惧轮回,反而以自身之能,暗中进行影响。”

    “犯了错,不想着当时惩戒,反而想着死亡之后惩罚!”

    “转世之人,为新生的生命,却要靠前世的行为来决定命运!”

    “嘿,荒谬绝伦!”

    细细思来,楚阳越发感觉所谓的地府,所谓的六道轮回,就是一场天大的骗局,不过愚弄世人罢了。

    “阳世为官,我就发现了世间种种弊端,比如我审判,就有来自官宦,甚至皇权的压力,根本做不到绝对的公正无私。甚至有时候已经判了,皇上一句话,就能轻轻的抹去!”包黑子说道,“可是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方法?”

    “你来看!”

    楚阳凌空挥洒,将后世的种种治国之策演绎出来,一幕幕,一种种,神奇无比。

    “相互制约,彼此制衡,以律法为准绳,道德为约束!”

    包黑子眼睛越来越亮,就连岳飞和展护卫都大为震动。

    “人人平等,没有特权,真的能做到吗?”

    他热切询问。

    “如何做不到?”

    楚阳反问。

    “可皇权?”

    包黑子犹豫。

    “皇权是最大的不公!”楚阳道,“既然不公,那就废了他!”

    几人沉默。

    他们都经历过皇权至上的年代,哪怕如今在地府,哪怕成了绝世强者,这些刻在骨子里的东西,一时半会也难以改变。

    “修士呢?”岳飞忽然开口,“如我等,一举一动,皆有毁天灭地之力,若是一时控制不住,能将凡尘打穿!”

    “这个更好办!”楚阳道,“仙凡两隔,只可飞升,不可下凡!在设下天罚,若有无辜杀死凡尘之民,根据程度不动,天罚降临,严重者,直接灰灰了去!”

    “如此大善!”

    包黑子毕竟是帝级强者,心念转动很快,已经推演出这样做的好处了,“如此一来,虽不能形成绝对的公平,但也能造就一个太平盛世。”

    “若如此,地府又该怎么办?”

    展护卫发出了疑问。

    不知不觉,他们已经将楚阳当成了一个圣贤。

    “地府啊?”

    楚阳也迷茫。

    地府究竟该不该存在?若是不该存在,人死后的灵魂又该如何?若是该存在,又将以何种方式最为稳妥?

    一时半会,他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不论如何,都不能如阳间一样,否则,两界牵扯,在伦理上就说不过去。

    包黑子几人,也开始思考。

    对于外界的变化,他们并没有太多理会,而是趁这个机会,穿越十八层地狱,来到了第十九层的地方。

    外间。

    骊山老母与燃灯上古佛大战一场,结果谁也奈何不了谁,只能罢手,不过她对于佛门的印象降低到了冰点。

    “如来,你给我一个解释!”

    九天之上,玉帝冷漠万分。

    “你想要什么解释?”

    如来佛主道了一声佛号。

    “你掩盖天机,将紫薇帝君的转世之身纳入佛门,这是对我天庭底线的践踏,若是你不给我一解释,嘿……!”

    玉帝冷笑。

    “阿弥陀佛,这都是地藏菩萨所为,不如我将他请来如何?让他给你解释解释?”

    如来佛主不温不火。

    “你这是威胁我?”

    玉帝脸色阴沉如寒冰。

    “玉帝乃是三界之主,又有谁能够威胁?至于紫薇帝君之事,不过是想以我佛门手端,将他彻底的恢复罢了,如此而言,天庭也应该谢谢地藏菩萨!”

    如来佛主依然笑道。

    “你……!”

    玉帝怒火滔天。

    他神情略微一动,冷冷一笑,“如来,你不就是仗着你和地藏,同为帝级吗?当真以为我怕了你?来、来、来,你我大战三万合,我倒要看看,你佛门是不是可以一手遮天?”

    “玉帝何必如此?我们毕竟低头不见抬头见,若是无意中伤着了,这不是断送我们多年的情分吗?”

    如来佛主无奈道。

    “虚伪!”

    玉帝冷哼一声,直接出手。

    “阿弥陀佛,小事一桩,何必动怒?”

    如来佛主还击。

    地府十九层,包黑子刚刚抬起的头,低了下来,笑道:“这一次,玉帝也算有几分担当!”

    “他再没有担当,这个三界之主,就真的成了笑话了!”

    展护卫冷笑。

    显然,他对玉帝十分不满。

    “阿弥陀佛,诸位所来何事?”

    地藏菩萨迎了出来,看不出喜怒,只是他的眼皮子却微微跳动。

    “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你究竟是佛,还是鬼?”

    包黑子单刀直入,直入正题。

    “阿弥陀佛,地狱不空,誓不成佛,这是我的宏源!”

    地藏菩萨道。

    “度化整个地域,化成佛国净土?”

    包黑子头顶,出现了六个黑洞,封锁住了整个地狱虚空,镇压在了地狱十九层之上。

    在他后背,初选了三口铡刀,每一口,都有着准仙兵之威能。

    左手托着生死簿,右手握着判官笔。

    武装到了极点。

    “阎罗鬼帝,若是你我动手,会将整个地府打穿!”

    地藏菩萨硬气道。

    “是吗?似乎你忘了我!”

    楚阳笑眯眯道。

    “我佛之中,还有如来!”

    地藏菩萨丝毫不弱自身气势。

    在他身下,十九层地狱中的所有鬼魂,不,应该是无量的佛子,在这一刻都不由自主的盘膝坐下,诵念佛念。虚空中立即一道道信仰念力,汇聚成长河,融入了他后脑出现的佛光金轮中。

    “如来正在和玉帝交手,整个地府,也早已被我封锁,传递不出任何消息!”

    包黑子冷漠道。

    地藏菩萨瞳孔一缩。

    “地狱冥府,六道轮回,阎罗鬼帝,我为至尊,镇压!”

    包黑子毫不犹豫,调动地狱的本源之力,化作真言,以生死簿和判官笔,引动天地之力,再催动证道的三口铡刀,化作法规牢笼,将地藏菩萨给禁锢。

    轰隆隆……!

    地藏菩萨震颤,催动力量,想要崩开,可一时半会,那里能够做到?

    毕竟是包黑子全力出手,还是在地府之中。

    “死!”

    楚阳要的就是这一刻。

    他手中早已出现的真龙戟,落向了地藏的头颅上。

    嗡嗡嗡……!

    这一刻,十九层的所有佛子,忽然燃烧,化作无量的伟岸之力,涌入了地藏身上,化作金色的袈裟,抵挡外邪侵袭。

    “嘿,竟然将度化的所有佛子,尽皆炼化。地藏,好手段,好魄力,等你将地狱之鬼全部度化,说不得,你还真能够超脱而去,可惜现在……你碰到了我,就注定了你的命运!”

    “开!”

    五行真元融入真龙戟中,爆发了仙器的威能。

    搅动星河,劈开乾坤。

    噗……!

    金光碎,袈裟裂,大戟落下,劈开了头颅。

    “这是、这是什么仙兵?”

    地藏菩萨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杀你的仙兵!”

    手腕一晃,力量喷吐,震碎了元神。

    金光消散,地狱十九层也立马暗淡。

    “就这样死了?”

    紧张中的展护卫一呆。

    “他可是大帝啊!”

    岳飞露出惊愕之色。

    “堂堂大帝,也太不堪一击了!”

    跟来的公孙先生难以置信。

    “包大人爆发了全力,又是在地狱之中,限制住地藏菩萨轻而易举,这就给了我机会,一击而杀!说起来,也算不了什么?”

    楚阳解释道。

    “楚真人可是将六道魔尊处心积虑的六道大阵都给破了,这还真算不了什么!”

    包黑子解释一句。

    这时,天地震颤,阴风阵阵,万鬼哭嚎,又有血雨降落,万灵悲戚。

    “天血雨,万灵哭,这是为死去的大帝送行吗?”

    众人扬起了头。

    楚阳若有所思。

    地府之外,人间之中,也降落了血雨。

    这一幕变化,让无数强者呆住。

    大战的玉帝和如来分开。

    “哪位道友损落了?”

    玉帝惊疑不定。

    “会是谁?”如来眸光闪烁,下一个瞬间,他就有所感觉,悲呼咆哮,“地藏,你竟然损落了?”

    难以置信之中,带着无尽的悲痛。

    “地藏?这么快?”

    玉帝心中一惊。

    刚才他听到了包黑子的传音,让他缠住如来片刻,好铲除地府中佛门的势力,他也就顺水人情。

    哪知却杀了地藏菩萨。

    那可是与他同级的强者!

    “包黑子,你胆敢如此!”

    如来佛祖暴跳如雷。

    西方佛国中的各个菩萨,纷纷出现,来到了如来身后,一个个面色悲苦,带着愤怒之色。

    这其中,有燃灯上古佛,有观音菩萨,有欢喜菩萨等等。

    “如来,当初地藏侵入我地府中时,你就该想到有今天!”包黑子踏破虚空,显现而出,“就如你谋划白素贞,想要拉拢骊山老母;谋划紫薇帝君,想要颠覆天庭一样,注定了失败的结局。”

    “天道公正无私,岂让小人得逞?”

    包黑子冷冷一笑,冲玉帝拱手道,“仙帝,地狱一统,当回归秩序,如何?”

    “善!”

    玉帝大喜。

    这是包黑子明显的善意,甚至以他为主导进行结盟。

    西方之天,如来佛祖的怒火,怎么也压制不下去,“传我法旨,佛国之内,所有佛兵,整军代发!”

    “尊法旨!”

    众菩萨领命。

    “如来,你要掀起大战吗?”

    玉帝冷冰冰道。

    “地藏菩萨入地府,言地狱不空誓不成佛,度化恶鬼,功德无量,却被残忍杀害,我佛门大德岂能白死?”

    如来佛祖道,“这是我佛国与地狱之恩怨!”

    “你谋划两千余年,偷天换日,想要度化我天庭紫薇帝君,这是要阴谋颠覆我天庭,大逆不道!我们之间的恩怨,还没有算清呢!”

    玉帝高声喝道。

    天庭之中,各部星君,点齐天兵,出现在了玉帝身后。

    “玉帝乃三界之主,你佛门乃是臣子,却要暗中度化紫薇帝君。以臣制君,这是谋朝串位,大逆不道,诸天强者,当群起而攻之!”

    包黑子来到了玉帝身边,表明了态度。

    天庭与地府,联合一起。

    如来佛主眼中喷火,恨意滔天。

    这个时候,魔界中的两位魔尊出现,来到了如来佛主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