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四百三十八章节 鬼迷心窍
    第四百三十八章节鬼迷心窍

    若是一般人敢如此对待自己,三清等人早已经上前讨个说法,甚至是大大出手了,可惜他们面对的是鸿钧道祖与天道,给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去找鸿钧道祖与天道讨说法,面对这样的结果他们也只能忍气吞声,吞下这口恶气。

    他们虽然能够吞下这口恶气,可是他们却不能不理会那命运长河一事,毕竟这关系着他们的修行前途,对于这命运长河他们必须要弄明白一切,只有弄明白了命运长河一事,他们方才有机会真正摆脱天道与鸿钧道祖的压力,成为‘罗喉’那样的自由人士。

    元始天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大师兄,既然我们无法从鸿钧道祖与天道这里得到想要知道的消息,那我们只有一个选择,去找刑天或者是‘罗喉’,洪荒天地之中除了鸿钧道祖与天道之外,也只有他们二人对命运长河有所了解,相对来说‘罗喉’比较容易说服,毕竟他与鸿钧道祖还有天道之间那是生死大敌,只不过我们却找不到他的行踪,更重要的是‘罗喉’这个人太危险,相对来说刑天倒是比较容易,毕竟他就在太阴星上!”

    是啊,刑天是很容易找到,可是刑天能够容易被他们说服吗?更何况命运长河的消息有多重要,在场所有人都知道,这么重要的消息刑天分告诉他们?连鸿钧道祖与天道都不理会他们这些人,刑天那更是可想而知了。

    虽然大家都明白刑天不容易说服。可是这却是他们唯一的选择,无论是鸿钧道祖也好,还是天道也罢。都靠不住,在他们的眼里,自己这些人都只是蝼蚁,是他们手中的棋子罢了,想要从他们的手中得好处那根本就不可能。

    听到元始天尊的这番话后,太上老君摇了摇头说道:“元始师弟,你的想法是好的。可是要做到这一点却十分困难,刑天是容易找到,可是你认为他会在意我们这些人吗。想要从刑天那知了解命运长河同样也是镜花水月,不会有半点收获,毕竟我们与他没有什么交情,相反却有着不少的仇怨。他也是指望不上的!”

    太上老君的这番话让元始天尊的脸色不由为之一变。虽然元始天尊之前也曾经想过这一切,可是他的内心之中始终认为刑天再怎么狂妄那也有个限度,若是他们所有人前去太阴星,刑天就算不愿意说出命运长河的秘密那也不行,他不可能抵挡得住洪荒所有大能联合起来的压力,不可能与所有洪荒大能为敌!

    元始天尊急声说道:“大师兄,我指得不是你我二人去太阴星,而是联合我们所有人。你我二人那刑天自然不会在意,可是我们联合所有人的力量。刑天再怎么嚣张也不敢把整个洪荒的所有势力都给得罪干静,只要他还在洪荒天地,他就得有所顾及!”

    元始天尊的这番话一落下,太上老君的脸色变得无比阴沉起来,这时他对元始天尊可是真得无语了,他不知道元始天尊的脑袋里都有些什么,竟然想干出这等以势压人的举动来,刑天是不可能与洪荒所有人为敌,但是他却有能力给所有人致命一击,能够引爆无量量劫,用无量量劫来干掉他们所有人。

    要知道刑天先前仅仅只是说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若是他们这些人上门以势压人,那正好给刑天借口大动干戈,甚至还会将那‘罗喉’给牵扯进来,那时只怕整个洪荒天地都将面临灭顶之灾,就算是天道与鸿钧道祖也阻止不了这一切,而他们这些人自然也是要身死魂消,这样的傻眼太上老君可不想做。

    太上老君沉声喝道:“元始师弟,你疯了,你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吗?你若是这么做了,那将成为整个洪荒天地的罪人,因为你的行为将给刑天充分的借口大动干戈,你想死可以,不要把整个洪荒天地的众生都给牵扯进来!”

    太上老君的沉喝声让元始天尊的心中无比的恼火,别看太上老君言之有理,可是现在元始天尊根本就听不进这一切,因为元始天尊现在满脑子里想得只有那命运长河的秘密,那怕是付出再大的代价都想要弄清这个秘密,在他的眼中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牺牲的。

    元始天尊的心中所想与太上老君完全不同,对于元始天尊来说,只要能够知晓命运长河的秘密,他什么事情都敢做,因为他相信只要自己知道了命运长河的秘密,那他将成为第二个‘罗喉’,可以无视天道与鸿钧道祖的威胁!

    心中虽然有这样的想法,可是元始天尊却没有说出口来,因为他明白若是自己说出这一切,只怕将会遭受到太上老君的怒斥,那时他的一切想法都将落空。

    既然太上老君无法说服,元始天尊心念一转则是将目光投向了其他人的身上,在他看来太上老君能够有这么多的顾及,可不代表其他人也有这么多的顾及,他相信其他人绝对与自己有着相同的念头,毕竟超脱一切的诱惑那是无法抵挡的,只要能够知道命运长河的秘密,那就意味着自己这些人可以超脱,可以成为第二个‘罗喉’,可以摆脱一切的压力!

    以太上老君的眼光又怎么可能看不出元始天尊眼中的那份变化,对于元始天尊,太上老君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要知道元始天尊因为自己的贪婪可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太上老君可不想看到元始天尊在这个时候去招惹刑天那个疯子。

    太上老君沉声说道:“元始师弟,我劝你还是打消这样的念头为好,你不要以为所有人都会听从你的劝说,去向刑天施压。只要不是傻子,没有人会与你走在一起的,刑天不是什么善良之辈。更不可以牺牲自己的利益,你就算去找其他人,那也不会有任何的收获,没有人是傻子,若是敢同意你见意之人,那绝对是另有用心!”

    在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交谈之时,那接引与准提二圣已经注意到了。对于命运长河的秘密,准提与接引二圣同样也渴望知晓,在看到元始天尊与太上老君的变化之时。他们的心中不由为之一动,纷纷上前想要弄清楚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究竟在谈论什么。

    只见,准提圣人上前一步说道:“两位道友可是在谈论命运长河一事,不知道两位道友对这命运长河可有什么想法。若是两位道友愿意。我西方原意与两位道友合作,一起去了解这‘命运长河’,不知两位道友意向如何?”

    没有等太上老君拒绝,元始天尊则是抢先一步说道:“好,准提道友言之有理,我与大师兄正好一个个想法,我们集中所有的力量前去太阴星见刑天,借助着众人之力来逼刑天公布那命运条河的信息。了解这神秘的所在,不知道两位道友可愿意加入?”

    元始天尊的这番话一落下。准提与接引二圣的脸色则是瞬间为之变色,准提心中不由地怒声骂道:“元始天尊,你这个混蛋,这样可笑的借口你也好意思说出口来,难道你真得以为老祖我那么容易打发不,真得以为本道爷那么容易上档受骇吗?”

    准提沉声说道:“元始道友的想法很好,不过此事关系重要我们还是从长计议的好,不可急于一时,那样只会伤人伤己,不过道友若是你能够说服所有人参与,那我西方自然也是当仁不让,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看似准提给了元始天尊一个很好的承诺,可是这承诺却并不简单,这完全是在刺激元始天尊,让元始天尊发动力量去劝说所有人参与到这一场大变之中来,让自己好做收渔翁之利,不得不产准提的为人真得十分狡猾!

    听到这番话时,太上老君脸色一变,沉声说道:“够了,准提道友还请自重,这件事情可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元始师弟也不过只是说说而已当不得真!”

    元始天尊还想要说些什么,这时太上老君目光一凝,狠狠地注视着他,不让元始天尊开口,免得给自己招惹上无尽的麻烦,让自己身陷那危机之中!

    回返到太阴星之中的刑天可不知道现在三清他们这些人心中所想,更不知道自己走后那鸿钧道祖与天道的所作所为,在刑天的心中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挑出了命运长河的存在,鸿钧道祖为了拉扰洪荒诸多大能一定会将此法传授给他们,让洪荒诸多大能因感激而与太上老君共同进退,生死与共!

    若是刑天知道现在元始天尊狂妄到想要打他的主意后,只但这一切将会变得非比寻常,甚至会有可能直接爆发出一场惊天的风暴,让整个洪荒天地众生都被牵扯进来。

    就在太上老君头痛之时,突然一道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尔等速来些霄宫中议事,不得有误!”当这道声音响起之时,元始天尊的脸色为之一变,大笑道:“好!好!好!鸿钧老师果然没有忘记我们,要向我们开道天地大道了!”

    元始天尊的语语一落下,便欲要向那混沌而去,去见鸿钧道祖,去听鸿钧道祖讲解那命运长河的秘密,一下子便忘记了先前鸿钧道祖那过分的举动了,甚至是元始天尊连对鸿钧道祖的称呼都直接改变了,而是称之为老师,不再是以道祖!

    势力眼,不得不说元始天尊太势力眼了,这脸皮之厚让人为之不耻,而且这脸色转变得实在是太快了,就算是准提见了都不由为之一怔!

    想对于元始天尊的兴奋,而太上老君却为之沉重起来,沉声喝道:“够了,元始师弟,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你真得以为鸿钧道祖让我们上紫霄宫是要向我们讲解那命运长河的秘密吗?只怕这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太上老君此言一出,准提与接引的脸色不由为之大变,准提急声问道:“大师兄是说鸿钧道祖召唤我们前去紫霄宫是有事要吩咐我们去做,而不是给我们讲解命运长河之秘密?”

    太上老君点了点头,不过他却没有开口承认,而是用这样的行为来默认,若是鸿钧道祖真得有心告诉他们命运长河的秘密,先前就不会有那样的举动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