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五百九十章节 血路
    第五百九十章节血路

    刑天在浴血地厮杀,一众贪婪之徒在利益的诱惑之下几乎是前赴后继不断地向刑天袭杀而来,已经出现各大势力之中的神君,更是一波又一波如同潮水一样涌来,每一波都带着可怕的战力,拥有强大的杀伤力,他们这些人可不是那些散修能够与之相提并论的,两者之间的实力那可是有着天壤之别。

    神通,至宝,对于这些各大势力之中走出来的神君来说,那根本不值一提,每一个神君子一言身上都有着强大神通与至宝护身,在有所准备的的情况之下,就算是刑天想要干掉他们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那怕是他有内世界的支撑也是如此,也正是因为他们身上有如此恐怖的底蕴,所以方才敢如此疯狂地对刑天实展杀手。

    当杀戮再一次开启之时,刑天每前进一步,都伴随着无比惨烈的厮杀。尸横遍野、满目疮痍,刑天所过之处,一片的狼藉,大地裂开,古树崩碎,山石崩塌,没有一处完好地方。

    一场场的杀戮不断地向四面八方传递开来,让那些要继续对刑天痛下杀手的敌人随时能够了解到刑天的动静,能够知道刑天前进的方向,而不用担心会失去刑天的信息,让自己错过一场天大的‘机缘’,更能够随时了解到刑天的实力。

    几乎每隔片刻,就会传出一道可怕的杀戮来,每一道信息之中。都是血淋淋的,充满了血腥杀戮,刑天的强大仿佛是刺激到了所有人。几乎在短短时间之内,刑天就面对上百次的截杀,而且越到后面,他所面对的截杀就越加的恐怖。

    刑天在这雷域之上大开杀戒,一路之上碾压了一切敢于阻挡他前进之人,给予所有人沉重的压力,让他们见识到了什么叫做铁血。什么叫做恐惧,什么又要叫无畏!

    对于刑天的行为,三清等人也都看得一清二楚。虽然他们并没参与其中,可是他们却一直都在观注着刑天,在看到刑天所表现出那疯狂的杀戮之时,让他们所有人都为之震骇。让他们明白在这无尽虚空之中立足是何等的困难。也就是刑天,若是换成他们任何一人面对如此恐怖的压力,那他们早就被那压力给压倒了,早就身死魂消了。

    原本三清等人在成为虚神之后有一点点的得意,可是当他们看到了刑天与这众多人之间的血战之后,他们方才知道自己那得意有多可笑,在刑天面前他们根本没有资格得意,没有刑天。他们连在这无尽虚空之中立足也做不到。

    差距,只有真正比试过之后方才能够明白他们与刑天之间的差距有多大。如此大的差距让三清等人不由地暗下决心一定要全力追赶上刑天,而不是被刑天远远地抛在后面,毕竟他们都同出洪荒天地,为什么刑天能够那么强大,而他们却如此弱小,而且刑天与他们相比还是一个小辈,这难道不值得他们深思吗!

    距离雷神宫的册门百里之外,一声声沉重的脚步声中不断地传来,只看到一道身躯半裸的魁梧战躯一步一步沉稳的向前迈出前,而在他的身上则是有着一道道狰狞的伤口,周身上下没有一处好地方,刀伤,剑伤,各种狰狞的伤痕密密麻麻地交织在一起!在这些伤痕之上,都蕴含着各自主人独特的血脉神通之力,在不断的破坏伤口,让这伤口无法愈合,并不断地侵蚀着这尊身体,要将这尊身体给毁灭掉!

    这就是刑天,一连串的血战之下,他那不破的神话早已经被打破了,‘三十六品寂灭黑莲’也已经是受到了不小的创伤,不得不被刑天收回,让黑莲分身继续温养,在没有‘三十六品寂灭黑莲’的防御之下,刑天自然难以招架住那疯狂的攻击,于是他那强悍的身体之上便留下了诸多的伤痕。

    百里的路程,对于刑天这样的人来说那根本不是什么阻碍,若是他肯全力飞行,只怕转瞬之间便能够到达,不过刑天却不能这么做,也不敢这么做,因为他不知道那些想要对付怕混蛋在这路上都布下了什么样的陷井,所以他只能一步一步向前而走。

    又一战血战之后,刑天不由地抬头看向了前方,在那不远处,赫然可以看到一座大山,那便是雷神宫出世的所在之处,不过在那大山之上有着一层朦胧的雾气,让其给笼罩起来,仿佛是这大山之上覆盖着一层薄纱,让无法真正洞悉其秘密。

    用不了多久刑天便能够到达目的地,刑天在行走之时,那肉身在不断地恢复着,虽然刑天没有主动去恢复,可是以他强悍到极点的肉身则是在自行恢复着,若是没有战斗的情况之下,刑天相信在自己到达那雷神宫的山门之前合可以恢复,只可惜那是不可能的,那些人是不会给刑天这样的机会,不会让他轻松地到达雷神宫的山门,更不会让他进入到雷神宫中,所以一场更大的血战那也是不可避免的。

    以刑天那恐怖的血气,那怕是他身体之上那些伤痕之上有着诸多的血脉之力,但是在血气的洗衣涤之下也都会被渐渐给磨掉,肉身的强大所带来的好处则是显现出来,若不是刑天有如此恐怖的肉身,只怕他早就殒落在那些神君的追杀之下。

    刑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一道强大的生命气息从那血脉的深处被引出来,在这庞大的生命气息之下,刑天身上的伤口在快速地愈合着,那原本惨不忍睹的伤口中在这生命气秘的作用之下只留下了一道道的伤疤,在他那恐怖的生命气息之下,一切负面的力量都被消灭。

    这百里的路让刑天走得很顺利,没有人再前来阻杀自己。一切都十分的平淡,很快刑天便来到了这大山之前,来到了那雷神宫的山门之前。

    看着眼前不远处的山门。刑天深深地吸一口气,眼神之中没有丝毫的变化,这一路之上的血腥厮杀,几乎让刑天是踏着尸体而来,可以说这是一条死亡之路,成千上万的人死在了这条路之上,可是刑天却没有半点的恐惧。依然十分的平静。

    仔细计算下来,刑天在这一路之上所杀之人加在一起绝对是一个惊人的数字,而之所以会出现在这样的结果。完全得益于刑天那一场又一场疯狂的杀戮,任何前去追杀刑天之人,在他的面前都全被杀死,所逃走的那是寥寥无几!

    虽然刑天所走的道路并不长。可是在这一长的道路之中刑天却一连厮杀不下数百场之多。可谓是场场浴血,步步杀人,一番杀戮下来,可以说刑天比屠夫还要屠夫,数以万计的人倒死在了他的手上,若是换成是其他人哪怕是让他一个个砍,都会砍到手软,可是刑天却做到了这一点。完成了这一场场的杀戮。

    “终于到了,远古神魔之路果然无比的残酷。只有在这杀戮之中疯狂掠夺一切,才是我真正快速蜕变的道路。仅仅只是这短暂的杀戮之下便让我的肉身终于完成了第二次的蜕变,达到了巅峰,如此惊人的效果这是在引诱我不断杀戮么,让我走上这条以杀证道之路吗?”看着那雷神宫的山门,刑天的心中则是不由地喃喃自语着!

    当然,对于这一场又一场的杀戮,武旦虚有其表并不畏惧,对他来说杀戮根本没有什么影响,他不是那些没有上过战场的人,在洪荒天地之中,他可是经历过数场惊天大战,杀戮并不会对他造成任何的影响。

    刑天感受体内的变化,感受着那元神与肉身都已经达到极限的情况,这让他的心中有一种难以克制的兴奋,这一路杀戮之下,换来的可不仅仅只是满身的伤痕,还有自身修为的暴涨,这对刑天来说可是无比重要的,只有强者方才能够在这无尽虚空之中立足。

    感受到自身那无比精纯的血气,还有那无比纯净的元神,刑天为之兴奋,只要自己心念一动,那就能够完成突破,不过他却没有这么做,而是继续压制着。

    “都出来吧,用不着再躲躲藏藏了,老子已经来了,你们不是要杀老子吗,那就出来与老子一战,不要指望想用那见不得人的勾当来对付老子,老子不是傻子,若是你们这些混蛋再不出来,那老子可就要走了!”刑天不屑地对着前方冷笑地喊道,那语音之中充满了无尽的讽刺,对于那隐身在暗中的那些神君十分的鄙视,竟然用这可笑的陷井来暗算自己。

    刑天可是一路踏着敌人的尸体来到了这雷神宫的山门之外,一路之上的杀戮那是无比残酷的,他是不会在这山门之前放松警惕,给予敌人可趁之机,这些人想要在这里伏击刑天,只能说是太愚蠢了,他们根本不了解刑天的狡猾程度,若是换成是人族联盟的人,他们绝对不会做这样的傻事,他们可都见识过刑天的狡猾。

    不过人族联盟也够阴险的,竟然没有告诉这些人刑天的狡猾,让他们白白地浪费了精力,或许在那些人族联盟的大能心中更是希望看到这些人也殒落在刑天的手中,希望借刑天之手来重创那各大势力,让他们拼个你死我活,然后再出来收拾残局。

    理想与现实对比是残酷的,在那些人的心中总是认为刑天如此疯狂地向雷神宫而来,那绝对是无比渴望进入雷神宫中,要不然刑天不可能会不顾自己的生死,一路疯狂地杀戮而来,在这雷神宫中一定有刑天渴望得到的东西,所以他们认为刑天在看到雷神宫山门之时,必将会忍不住心中的兴奋而冲向雷神宫,那样他们这些人便可以给予刑天致命的一击,可是现在他们方才发现自己错了,而且错得十分严重,他们的那点算计被刑天给看穿了。

    雷神宫对刑天重要吗?当然重要,不过这些人想要利用雷神宫来对付刑天那就有点可笑了,若是刑天想要进入雷神宫中,根本用不着如此疯狂,他完全可以无声无息地进入到雷神宫中,他之所以会这么做完全是看在了这些人的血肉精华,想要借助着这一场杀戮疯狂地提升自身的实力罢了,根本不会被雷神宫的山门而失去理智,一头撞进他们所布下的陷井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