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六百七十八章节 明悟本心
    第六百七十八章节明悟本心

    太上老君的话让在场的众人有之心动,虽然说这样的举动有一些冒险,可是他们却不得不这么做,在这一场惊天动地的凶兽狂潮之中,太上老君这些人方才发现自己的实力低得有多可怜,以他们那点实力根本不足以在这无尽虚空之中立足,先前他们主动离开死海的举动有多可笑,在这样的明悟之下,他们的内心自然也就有了改变,于是也就想要与后土祖巫还有那些巫族一样借助着凶兽之手来磨砺自身,提升自身的实力,至少也要真正炼化自己身体之中的那传承之力,具有神君级的战斗能力,而不是空有境界没有与之匹配的战斗力!

    虽然元始天尊与刑天十分不对付,可是在这件事情上他却是十分认同太上老君的提意,只见元始天尊沉声说道:“大师兄所言甚是,我们的确应该放手一搏,若是我们连这点风险都不敢冒,那我们只怕真得要淹没在那大世之下,渐渐磨去自身后诸多气运,化为平凡之辈,我想这一点是大家都不愿意接受的,所以我们面前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放手一搏!”

    有元始天尊的这番话,在场的众人都不由地点了点头,完全认同了这个提意,于是原本想要保存自身实力,并不打算全力以付的众人则是纷纷行动起来,各方的大军开始聚集,然后离开了雷神宫的庇护杀入到了战场之中,与那凶兽大军大战起来。

    当看到众人此举之时。刑天则是点了点头轻声叹道:“你们终于还是明悟了本心,大世之争那是无比残酷的,若是你们连这样的明悟都做不到。那也就没有资格站在那世界的巅峰之中,最终只会落得一个身死魂消的下场,对于平凡之人来说没有什么可担忧的,可是对于你们来说那就完全不同了,因为你们的身上拥有洪荒天地的气运,就算你们不想争斗,别人也会对你们下杀手。气运之争是没有任慈可言的!”

    刑天说得没有错,气运之争是没有任慈可言的,正如这一场凶兽狂潮而言。那就是气运之争,是凶兽之中的兽皇与刑天之间争夺这死海之王的位置,争夺这禁区之王的位置,所以他们之间的矛盾是不可能化解的。双方是不死不休!

    为了这死海之王。禁区之王的位子,那怕是付出再大的代价,对于兽皇来说都是十分值的地,正是因为这一点,它可以无视那么多凶兽的殒落而不为之所动,那些凶兽王者也同样能够不为所动,只要兽皇能够取得死海之王的位子,那整个死海都将成为它们的天地。再大的代价,在这样的收获面前都不值一提。那时的它们方才有机会真正踏上大世之争的大道之上,与众人争夺这一场大世的气运,争夺天地间的气运。

    对于那些冲杀进战场之中的众人来说,他们在踏入这战场之后方才明白战场的残酷性,让他们明白自己的实力有多弱小,于是便激起了他们的强者之心,发狂地与那凶兽大军在这战场之中厮杀起来,用自己的生命去战斗,在那死亡的压力之下突破自身的境界。

    在看到如此众多的人进入到战场之时,兽皇与那些凶兽王者不由为之更加狂喜起来,在它们的眼里,这是对方的阵法已经无力支撑下去,逼得这些人不得不投入到战场之中以减轻那远古阵法的压力,以防御它们的凶兽大军可以无所阻挡地杀到他们的面前。

    在心中有这样的看法之时,一瞬间兽皇与那些凶兽王者立即再次让一波凶兽大军冲锋上前,继续去轰击那远古神阵的防御,冲进那战场之中去灭杀那些敌人,以求能够快速攻破这远古神阵的防御,让他们的可以畅通无阻地杀进雷神宫中,灭杀掉敌人,占领整个死海。

    可惜,这兽皇与那些凶兽王者高兴的太早了,而且他们的眼光也实在是太差劲了点,竟然没有看出来后土祖巫还有巫族大军以及其他的洪荒生灵之所以杀进战场是为了借助凶兽之手来磨砺自身,而它们的此举则是正给了敌人磨砺自身的机会。

    对于这些洪荒众生,刑天可不敢真得让他们损失残重了,那怕明知道他们是为了磨砺自身而进入到战场之中,可是这些人都是洪荒的根本,损失不起,毕竟他们无法与那些凶兽大军相提并论,对方手中有着数以亿计的凶兽大军,凶兽损失得起,可是刑天却损失不起,为了防止死伤过重,刑天不得不再一次从战神棋盘之中放出数万计的战神傀儡,参与到战场之中,以求能够帮助那些洪荒修行者免受灭顶之灾。

    刑天的再一次投入战神傀儡,更加让兽皇相信雷神宫之上的远古阵法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于是它终于忍耐不住对那些凶兽王者下令道:“保留一小部分远古血脉的战队,其它人战兽全部给我冲锋,一举给本皇荡平那远古阵法!”

    就算是兽皇不发布命令,那些凶兽王者也会这么做,在它们看来这就是自己发动攻击是最后时机,若不是担心刑天还有后手,它们只怕也都会冲杀进战场之中,去灭杀那些蝼蚁,刑天在防备着这些远古的凶兽强者,而同样这些远古凶兽一族的强者也在防备着刑天,担心刑天会偷袭他们,毕竟刑天可是斩杀过远古的杜美莎,那可是一尊强大的神王级的远古凶兽之王,对方有能力斩杀这样的远古凶兽的王者,那就有能力斩杀它们,所以在这件事情上他们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不出手则罢,一出手就想要直接给予刑天雷霆一击,一举荡破刑天的诸多多力量,拿下雷神宫来。

    当看到那源源不绝的凶兽大军再一次对雷神宫外的远古法阵发动冲锋之时。刑天的心中不由地暗叹了一口气,这一切来得实在太突然了,也太凶狠了一点。让所有人都为之心惊,谁也没有想到凶兽一族竟然选择在这个时候突然发难,这让那些正陷入在战场之中搏杀的众人感受到了强大的阻力与恐惧,仿佛是这一刻他们被那力量给压倒一样。

    一下子涌入进战场之中这么多的凶兽,对于整个战场来说那是一场灾难,对于那些洪荒修行者来说是灭顶之灾,在看到这样的情况之时。刑天的脸色一变,冷哼一声说道:“好,很好。你们终于忍耐不住了,既然你们送入这么多的凶兽来,那老子就收下了,给我开!”

    随着刑天的喝声落下之时。在那诸多的神光之中则是又多出了一股诡异的力量来。当那些凶兽冲进到战场之中时,一瞬间则是被那诡异的力量给侵蚀了,瞬息之间它们的眼中浮现出血色的凶光,一瞬间这些凶兽疯狂了,一瞬间那原本还有秩序的凶兽大军乱了起来,一头又一头的凶兽发狂,对着自己身边的同类便发出了致命的攻击。

    不是它们不想攻击那些洪荒修行者,而是那些人身形太小了。而自己身边的同类的体积很大,于是它们的目光自然盯在了自己的同类身上。一场巨大的风暴再一次席卷了这些冲入到战场之中的诸多凶兽,给予了它们致命的打击,瞬息之间,那些凶兽大军则是倒下了三分之一,而它们并非是被洪荒诸多修行者所斩杀,而是倒在了自己同类的手中。

    血腥、残酷,在这战场之中再一次上演了一番血腥的自相残杀之局,如此惊人的转变让所有人都不由为之傻眼了,不过经过这一场杀戮的磨砺,大家的心神都得到了煅炼,瞬息之间他们都清醒过来,然后不约而同地向雷神宫撤退,他们都明白若是自己不能够快点撤退,等那些凶兽盯上自己之时,那绝对是死路一条。

    在这样的明悟之下,很快诸多洪荒大军则是迅速地后撤,而战场之中的诸多战神傀儡为他们断后,虽然也有一些人倒在了这场剧变之中,不过那只是微不足道的损失罢了,毕竟谁也不能保证会没有人会被凶兽盯上,这些人殒落只能说他们自己的运气来差劲了。

    “混蛋,卑鄙无耻的混蛋,竟然敢用这样的手段来欺骗我等,兽皇,我们不能再忍耐下去了,让我们出手毁灭这些无耻之徒吧!”看到如此惊人的剧变之后,一些凶兽王者终于忍耐不住心中的杀意,向兽皇发出了申请,要进入战场大开杀戒。

    听到此言之时,那兽皇则是十分平淡,丝毫没有为眼前的剧变所动摇自己的心神,淡然说道:“急什么,在我们发动这场战争之时就应该想到会有这样的局面,就算损失再大也没有什么,对方就算是有再多的阴谋诡计,但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将被碾压,我们现在需要的是一点一点磨去对方的力量,等待最终决战的到来,现在仅仅只是开始而已,更何况我们所损失的都不过只是普能的族人,损失再大也不会动摇我们的根本,对方想要玩手段,那我们就陪他玩下去,我倒要看看他这远古神阵还能够坚持多久!”

    在兽皇的无视之下,那战场之中的凶兽大军又是陷入到了一场死战之中,而那兽皇始终不为所动,依然在死死地盯着那战场,仿佛是想要看穿这远古法阵的根本一样,就算是再多的同类倒在血泊之中,他都没有半点的动摇自己的神念,由此可见其心有多硬,真可谓是铁石心肠,为了胜利那也是不择手段,再多的死亡都可以无视!

    那些凶兽王者在骂刑天卑鄙无耻,可是它们又何尚不卑鄙无耻,它们先前还不是借助着数量上的优势压着对雷神宫发动攻击,现在被刑天给算计了则骂刑天无耻,这也太可笑了,这是种族之战,有得只有胜负,没有什么卑鄙无耻可言,只要能够取得最终的胜利,一切手段都可以动用,只要能够杀伤敌人那就足够了,这就是战场的铁律。

    远古阵法所笼罩的战场就那么大,那怕是这一次又被刑天给坑了,对于凶兽大军来说,那点损失也并不伤筋动骨,它们依然可以对雷神宫之中的洪荒众生保持着足够的压力,有着足够大的优势,所以那兽皇根本不会所动,可以静观其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