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七百六十一章节 同归于尽
    第七百六十一章节同归于尽

    不管那些人怎么想,怎么看,都不会让魔罗神尊有所改变,这就是他的道,他所修的是魔道,魔道便是如此无耻,如此鄙视,只要自己的心不为外力所动,就算所有人都鄙视自己又如何,又能够奈何得了自己,能够成为魔皇至尊,魔罗神尊自然不会为这点外力所撼动自己的心神,不会因此而改变自身的。

    面对着魔罗神尊这道分身的再一次偷袭之时,刑天不屑地再一次冷哼一声身,挥手之间那刚刚被他收回的‘九天十地灭绝神剑’挥斩而出,一道恐怖的剑气迎上了魔罗神尊这尊分身的偷袭一击,而他们这两道恐怖的剑气再一次对上了,两道剑气所暴发出的强大力量让他们之间的那片虚空都为之湮灭掉,一道道的空间乱流疯狂地肆虐散开。

    剑道是无比杀伐犀利的,本身就是至凶至强至利的无上神通,刑天与魔罗神尊的这尊分身的对攻之中,只要稍有那么一点点的差池,那其中必有一人便会被斩杀陨落在这里。

    对于魔罗神尊而言,他所出手的只是一尊分身,就算被斩杀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可是刑天却不同,他是本尊在这里,而且一但刑天的本尊被斩杀,那会让自己好不容易镇压下来的局面再一次出现波动,那些对死海有野心蠢货又会再一次蠢蠢欲动,那样的后果是刑天所无法接受的,他可不想自己所付出的一切辛苦最终会落空。

    战火再起。这一场大战又有了新的变化,让刑天不得不重新收拾起心情,继续大战下去。因为刑天没得选择,他也没有后路可退,他的背后便是死海,是洪荒众生,他不可能放弃那洪荒众生,不顾他们这些人的生死,刑天不是魔罗神尊。他做不到那样冷血无情,可以无视洪荒众生的生死,可以为了自身利益牺牲一切可以牺牲的。

    魔罗神尊的分身足踏虚空。气势如虹,不过他的手中却握着的是一柄普普通通的魔剑,并不是他的本命剑器‘血龙剑’,虽然魔罗神尊的心中渴望着能够斩杀刑天。可是他并不想拿自己的本命剑器去赌博。毕竟先前刑天给他的冲击太大了,让他的心中有所顾及!

    只见,魔罗神尊的分身剑尖再一次指向刑天,手腕轻轻一抖,一道赤色的杀戮剑气瞬间压缩凝聚在一起,然后凝结于那魔剑的剑尖之上,然后瞬间化为了一道璀璨赤光,照亮了这方漆黑虚空。那一道赤光如同恒星一样炽烈夺目,散发着恐怖的气息。给人带来了死亡的威压,让人的心神不由被这道剑光所慑。

    下一刻,这道匹练般的赤色剑光对着刑天的身体便疯狂地涌来,有如血河倒卷一样,奔流飞驰着,暴发出无尽的杀戮气息,让整个虚空都被那强大的杀戮气息所笼罩住,仿佛是要将整个虚空都转变成杀戮之地,让天地都为之转变。

    面对着魔罗神尊这道分身的攻击,刑天也不与他多说什么废话,毕竟对方只是一道分身,一道心中只有着杀戮的分身,与这样的存在对话只会平白丢了自己的脸面,只会给予对方可趁之机,会让自己处于那危险之中,刑天可不想因为自己的自大而把自己的性命给断送掉。

    心念一动,刑天挥手再一次将‘九天十地灭绝神剑’斩出,一道强大的破灭剑气瞬间暴发出来,那一道灰蒙蒙的仿佛是要灭尽天地造化的恐怖剑气,凝结为一道流光,以那开天辟地之威,直接将魔罗神尊那道赤色的血河从中间劈开,剑气不退依然直奔魔罗神尊的分身而去,展现出无比恐怖霸道的气势来。

    魔罗神尊的分身见状不屑地冷哼一声,随手捏了一个剑诀,然后手中的魔剑在虚空之中轻点一下,那被分开的血色剑气瞬间再一次凝聚在一起,化为一道强大的血色巨龙,而在这条巨龙之上却是浮现出一道道的血色符文,这可不是普通的符文,而是魔罗神尊这尊分身所凝聚出来的杀戮剑道的大道符文,有着无比恐怖的威力。

    仅仅在一瞬之间,很快又是一道血龙出现了,那虚空之中的无尽杀戮剑气在这一刻仿佛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所控制着,在那魔罗神尊分身的指挥之下化为一条条恐怖的血色巨龙,而每一条血色巨龙的身上都有着一道道血色的符文,仅仅只是数息时间,数十条血色的巨龙出现在这虚空之中,这些血色巨龙所散发出来的杀戮气息让人不由为之恐惧起来。

    这些血色巨龙并没有因为刑天的剑气袭来而再一次消散,而是在盘旋着,不断地消磨着刑天的这道剑气,而在刑天剑气的挥斩之下,那被斩断的血色则是再一次借助着那虚空之中的无尽杀戮气息恢复如初,而魔罗神尊却没有停止自己的造龙之举,很快数以千计的血色巨龙横亘在这虚空之间,密密麻麻让人看了都不由心惊胆颤。

    魔罗神尊分身所制造出来的这些血色巨龙可不是没有章法胡乱纠缠在一起的,它们都是按照着不同的位置聚集在一起,形成了一座又一座的阵法,一座座恐怖的剑阵在短暂的时间之内布满了这方虚空,千百座剑阵所散发出的剑气让人不由为之恐惧。

    一瞬间,那观战的所有神王大能都不由地倒抽了一口冷气,魔罗神尊所暴发出如此恐怖的力量让他们畏惧,在他们的心中不由地有些疑惑起来,究竟先前他们所看到的那人是魔罗神尊的本尊,还是眼前这尊是,要知道眼前这尊可是比先前那人有着更为强大的力量。

    其实,没有什么好疑惑的,先前魔罗神尊是有伤在身。所以他的实力自然有所限制,而这道分身却不会因为本尊的伤势而有所削弱,自然表现出来的实力要比先前的本尊强大。也正是因为这一点,魔罗神尊方才有胆量敢于将自己的分身悄悄地留下来暗算刑天,想要将刑天给灭杀于这虚空之中,除去刑天这个生死大敌。

    那一座座剑阵所散发出的恐怖剑气让整个虚空都为之震荡起伏,强大的剑气越来越强让这方虚空都为之颤抖起来,仿佛是要被这无尽的剑气所毁灭一样。

    看到这样的剧变之时,刑天淡然地说道:“好。不愧是剑修,竟然有如此的实力,既然你已经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那本尊也不再有所保留了!”

    随着刑天的话语落下之时,刑天手中的‘九天十地灭绝神剑’再一次脱手飞出,那神剑化为一道流光直接冲进了那诸多的剑阵之中,在它那恐怖的力量面前。一座座剑阵被其强行给洞穿了。仿佛是那诸多的剑阵没有能够阻挡住这‘九天十地灭绝神剑’的分毫,那神剑直指魔罗神尊的分身而去,不为外力所动摇。

    魔罗神尊的分身平静的看着刑天的这一击,手中魔剑再次一指,他的杀戮剑道再一次激发出璀璨的光辉,一道道剑气刺向刑天而去,一剑之间,千百剑阵发生了剧烈的变化。威力惊天地,泣鬼神。让整个虚空都为之再次震荡起来。

    魔罗神尊这一次没有去阻挡刑天的剑势,也没有做出防御,而是选择了进攻,用自己的剑道对刑天发动了最强烈的攻击,摆出一付要与刑天同归于尽的架式来。

    “无耻啊,真没有想到魔罗这个混蛋竟然会如此无耻,竟然连这样的手段都用出来了,竟然想用自己的分身与刑天的本尊拼个同归于尽,这混蛋可真是将魔道给演释的是淋漓尽致啊,人能够无耻到他这种地步,真是无敌啊!”很多神王大能都不由为魔罗神尊的此举给震骇了,一个个都不由地发出了自己的感慨来。

    魔道,魔罗神尊的分身再一次向他们展示出了自己的魔道,让人为之叹服,不错是叹服,人无耻到这种地步那实在是让人不得不叹服,换成是他们,他们却无法做到魔罗神尊这样无耻的程度,这就是他们与魔罗神尊之间的差距。

    面对着这样的同归于尽的架式,刑天的脸上闪过了一丝不屑,玩以命搏命的把戏,刑天可不害怕,要知道这样的手段他已经也不知道施展过多少次,魔罗神尊的这尊分身想用这样的手段来吓退自己,逼自己在匆忙之间露出破绽来,那实在是太自以为是了,看来自己先前给他的打击还不够,要不然这混蛋不会还如此自信,如此自以为是。

    刑天没有闪避魔罗神尊这分身的恐怖一击,更没有收回自己的攻击防御,而是依然保持着先前的一切,只不过在一瞬间,刑天的身前突然浮现一道道的人影来,一尊尊的战神傀儡疯狂地涌现出来,一尊又一尊地不断地挡在了刑天的面前,很明显刑天这是要用战神傀儡来消耗魔罗神魔分身的这致命一击,同归于尽?在这些战神傀儡面前只怕那只是一个笑话而已,现在用这样的手段来对付刑天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

    刑天这手段一出,那无尽虚空之中诸多的神王大能一个个都忍不住地失声怒吼道:“好一个刑天,真是够狠的,竟然用这样的手段来化解魔罗的这致命一击,这混蛋也不是什么好鸟,不比魔罗那混蛋要好多少,两个都是无耻之徒!”

    刑天无耻吗?不是刑天无耻,而是那些无尽虚空的神王大能太虚伪了,他们都不愿意看到刑天如此轻松地化解了魔罗分身的这恐怖一击,他们都渴望着看到刑天与魔罗的这尊分身两败俱伤,不,应该说是同归于尽,可是现在他们的希望落空了,所以他们都忍不住破口大骂起刑天来,若是刑天什么都不做,那他们就高兴了。

    这些人说刑天无耻,其实他们才是最无耻的存在,他们有心想要刑天与魔罗神尊的性命,可是他们却又不敢主动出动,所以他们只能渴望着刑天与魔罗神尊两败俱伤,最好是同归于尽,他们这样的行为那才是无耻,连与人一战的胆气都没有,他们连那神光王都不如,至少神光王还有与刑天一战的胆量,那怕最后是落荒而逃那也比这些人好上千百倍,比他们要高大的多,有自信的多,也有比他们这些人更希望能够突破自身的瓶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