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八百零三章节 布药
    第八百零三章节布药

    在看到三清接手之后,刑天没有丝毫的犹豫,心念一动身体一道金光直接飞入到那无上的宝鼎之中,开始布药,这便是炼制无上神丹的步骤,只要是无上神丹都需要这么炼制,不仅仅只是九极天神丹方才会这么做,对于炼制无上神丹那都需要一次性在丹鼎之中布丹,这也是炼制无上神丹的又一困难之处,也是一个人所无法做的。

    有三清接手,刑天并不担心会有什么意外发生,而且就算是有意外发生,还有后土祖巫、玄冥祖巫、女娲娘娘等人相助,所以刑天方才会如此痛快地冲进了那宝鼎之中布药!

    对于布药这工作,其实刑天可以交给其他人来做,只可惜的是在场的众人之中却没有一个人能够做到这一点,因为炼制这无上神丹所用的火焰实在是太恐怖了,神王的力量很难能够抵挡得住,生命之极便是死亡,没有神皇的力量是无法抵挡得住这样恐怖的神火,所以刑天也只能自己亲自出手进入宝鼎之中布药。

    对于如何炼制这无上神丹,刑天早已经在自己的脑海之中模拟了不知多少次,而且他所用的这座丹鼎也是经他之手改造的,刑天对于其中的一切都十分的熟悉,所以宝鼎之中的一切的阻挡对他来说都算不了什么,刑天飞速地在那宝鼎之中开始布药。

    当刑天进入到丹鼎之后,丹台之上的这座福鼎燃起让人为之恐怖的白色火焰。轰轰隆隆地散发着巨大的热流,一瞬间三清都不由地觉得那恐怖的热流实在是难以让人忍受,不由地向后退了一步。虽然他们退后一步,但是却没有失神,很快则是又镇定下来,因为他们的心里都明白,这是炼丹的正常反应,只有等到刑天完成布药,这诸多的宝盖落下之后眼前的这座丹鼎的炉火才会平稳下来。

    而就在三清刚刚镇定下来之时。突然眼前的丹鼎发出一声沉闷的震响,三清觉得手中猛地一沉,一股巨大的力量从那丹鼎的宝盖之上传来。太上老君见状不由地大声喝道:“元始,通天,稳住了,千万不要让这宝盖落下。”

    就太上老君的话语刚刚落下之时。元始天尊的身体猛地向前一冲。他的脸色瞬间为之大变,这时,他没有丝毫的犹豫赶紧张口喷射出一道金光,一件无上至宝飞出挡住了那丹鼎宝盖给他带来的压力,让他稳住了身形。

    在抵挡住那股强大的力量冲击之后,元始天尊的脸色不由为之一变,目光看向太上老君,只见太上老君此刻满脸严肃。两手不断变换神诀,在全力地抵挡着那丹鼎宝盖之上传来的巨大的压力。这让元始天尊的心中不由地松了一口气。

    其实,元始天尊用不着不好意思,那宝鼎之上传来的压力实在是太强大了,他能够坚持得住已经很不容易了,这并没有什么。九只丹鼎宝盖,他们三人三只,元始天尊之所以会出现意外,那是因为他的心神没有完全投入,自然也就会出现意外。

    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着,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三清身上所承受的压力也是越来越大,那九只丹鼎的宝盖不得地暴发出一道道惊人的宝光,让整个丹台之上是宝光一片,实力稍差的神君都不由地向后退去,因为那宝光实在是太惊人了。

    这时,有人则是发现那丹台在那宝光的闪烁之中正在不断地下沉着,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仅仅只剩了不足五米高,而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变化那是因为丹鼎宝盖所传来的压力将这丹台给硬生生地碟进地下的。

    要知道这整个场地之中可是被打入了无尽的神禁,仅仅只是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那丹台竟然会被打进了地下一大半时,让所有人的心情都不由为之一沉,参与建设这丹台的那些人都十分清楚这座丹台的强大,由此可见那丹鼎宝盖的冲击力有多大。

    这时,嫦娥的脸色不由为之一变,紧张地对嫦曦说道:“姐姐,你快看,丹台竟然陷下去了,夫君会不会出事啊?”面对这样的变化之时,嫦娥的心神一瞬间则是为之失守,这就是关心则乱,让她无法平静地面对这一切。

    在看到丹台的变化时,嫦曦心神一动,一道道的神诀打出,那丹台四周的大地则是发出了一阵的变化,虽然丹台还在下沉,不过速度已经缓慢下来,而嫦曦这一动手,后土祖巫与镇元子也瞬间反应过来,一道道的大地精气被他们调动起来,当这一道道的大地精气涌出之后,整个丹台的下陷则是停顿了下来!

    对于外界的变化,刑天可并不清楚,他此刻在那宝鼎之中在飞速地游走着,不断地将自己手中的诸多宝药给布在这宝鼎之中,他所面临的情况也并不怎么好,这宝鼎之中的火焰要比他想象的要强大的多,在正式开始布药之后,刑天方才明白这九极天神丹的炼制是何等的困难,这根本不是一般人所能够炼制的,不过事情到了这一步武旦虚有其表已经没得选择,他已经没有退路,只能咬紧牙关继续布药。

    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着,所有人的心神则是都不由地为之动摇起来,因为刑天进入丹鼎的时间太长了,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大家都没有一点消息,这让众人不由为之紧张起来,而那丹鼎宝盖也已经停止了反抗,不再有那冲天而起的无上宝光,静静地被三清给托着,谁也没想到刑天布药会花这么长的时间。

    无上神丹可不是那么容易被炼制而成的,一般心神不佳之人根本不可能来炼制这样的神丹,因为他们的心神首先会承受不住那巨大的压力。三清现在便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而在场的众人同样也在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一个个的心神都有一些的慌乱。生怕刑天在那丹鼎之中会出现什么意外,毕竟刑天是他们的守护神,他们不知道一但刑天出了意外,那自己将会面对什么样的下场,整个洪荒众生将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这些人若说最担心的还是嫦曦与嫦姐妹,而最平淡的则是玄冥祖巫,并不是玄冥祖巫有多狠心。而是玄冥祖巫相信刑天的实力,她不认为刑天会没有一点准备就敢冒然炼制这无上神丹,若是刑天连布药这一道关键都完成不了。那刑天是不可能提出这样的提意,要炼制无上神丹,刑天并不是一个自大之徒。

    嫦曦与嫦娥之所以会最担心刑天的安危,那并不是因为关心则乱。因为她们与刑天之间的关系。更重要的是她们都看过万象神帝所留下的‘万象天经’,都十分清楚炼制无上神丹其中的凶险,一步若是走错,那将会把自己给陷入到那神鼎之中,面对那恐怖神火的煎熬!

    虽然刑天的实力强大,可是真得陷入到神鼎之中,那将会面对神鼎之中的诸多神阵与禁制的攻击,一切可就麻烦了。而这时。三清也变得有些紧张,虽然没有了宝光。可是他们所面对的压力依然在一点地增强,让他们的神情则不由为之一点一点为地之变色,一滴一滴的汗水从他们的头上滚落而下。

    这时,太上老君突然开口说道:“上来三位道友接替我们,时间太长了,我们已经无法再继续坚持下去了!”太上老君此言一出,玄冥祖巫、后土祖巫、女娲娘娘则是瞬间冲上台,一起出手接替下三清,让他们能够休息一会。

    在被玄冥祖巫、后土祖巫与女娲娘娘替换下来时,太上老君的脸色依然凝重,沉声对她们说道:“三位道友千万不要大意,一旦你们的力量消耗一半之时,那就要通知我们来接替你们,不要有丝毫的勉强,因为这关系着刑天道友的生死,要知道一旦刑天道友完成了布药,整个丹鼎将会发生巨大的变化,一瞬间那吸力将会大增,若是你们失手,刑天道友将会面对巨大的危险,所以在他没有出来之前,我们所有人都要小心!”

    太上老君说得很对,在这场炼丹之中不能有半点的大意,稍有一点大意,那便将会付出惨重的代价,正是因为担心刑天的安危,所以太上老君在自己的力量消耗一半之时方才会开口向众人求助,太上老君也没有想到刑天布药会用这么长的时间。

    就在太上老君的话语刚刚落下之时,突然那丹鼎发出一声轰鸣,紧接着那九只丹鼎宝盖再一次爆发出恐怖的宝光来,后土祖巫、玄冥祖巫、还有女娲娘娘皆是感受到了一阵的压力传来,让她们不由地为之闷哼了一声,一个个脸色为之剧变。

    在看到这样的变化之时,太上老君则是急声说道:“大家坚持住!”在说话之间太上老君则是瞬间出手相助后土祖巫他们一起来托住那宝盖,以防意外出现,元始天尊与通天教主见状也一齐出手,而镇元子等人也在全力禁锢着丹台四周的大地,不让丹台继续向地下陷去。

    可以说在这一瞬间,所有人都暴发出了自身的力量,在以防意外发生,而在众人全力压制那丹鼎的变化之时,一道金光从那丹鼎之中疾冲而出落在了三清的身边,当那金光散去之后,刑天则是一身汗水地站在当场,那脸上透露出了无尽的疲惫之色,看样子这次布药让他消耗很大,在看到刑天脱身而出后,三清、后土祖巫、玄冥祖巫、女娲娘娘则是一起收手,那丹鼎宝盖瞬间落下,整个丹鼎再一次发出一阵的轰鸣声,然后那强大的火焰则是渐渐回缩起来,那巨大的热浪开始一点点收缩起来。

    在收手之后,大家将目光投向刑天身上时,所有人都不由地倒抽了一口冷气,大家都知道刑天的实力有多强大,连刑天都会有这样的变化,可想而知炼制这无上神药所要面对的危险有多大,若是换成他们任何一人,只怕根本完成不了这样的重任,这无上神丹可不是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一瞬间在场的众人都不由地长叹了一声。

    其实,事情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危险,刑天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变化,是因为刑天一直都在用自身的力量来布药,没有动用内世界的力量,所以方才会如此的疲惫,若是他肯动用内世界的力量那事情就完全不同了,不会有如此的惨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