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不灭龙帝 >正文 第1500章 魔帝
    池曦儿被陆离收了进去,他却还站在原地没动,脸颊上还有淡淡的香味,那嘴唇的惊人触感此刻还回荡在陆离的脑海中。

    陆离内心并没有太多的荡漾,反而眉头紧锁,有些头疼。那个少男不怀春,那个少女不多情?池曦儿对他有些病态的依赖,对他朦胧的情愫,陆离并不是感受不出来。

    陆离一直把池曦儿当做妹妹,更多的是替池俊峰去照顾她,甚至有种把她当做女儿的感觉。

    所以他对池曦儿并没有太多男女之情,或许他也是在神界太孤独了,想找个妹妹疼爱,这样能给自己内心有少许的慰藉。

    池曦儿十岁时死了父亲,母亲在她生命中几乎没有,在她最无助最迷茫的时候陆离出现了。她把池俊峰的爱转移到了陆离这里,外加陆离帮屠神殿撑起了一片天,度过了很多劫难,在她心中陆离也是绝世大英雄的存在。

    很自然,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年如白纸般单纯的小女孩长大了,内心中开始萌发了男女情爱之心,陆离自然就是她心中最完美的情郎…

    可以说池曦儿的爱情是有些畸形的,不健康的,她还分辨不出对陆离的到底是池俊峰那转移过来的父爱,还是真正对一个男子的爱慕。

    陆离头疼的也是这一点,不过他知道现在他没时间去管这些,也不知道怎么处理,只能选择了逃避,不去多想。

    他站了片刻,将这些事情抛在一边,他现在需要做的是在魂雾山内活下去,平安的走出魂雾山。如果他死在这了,那什么都没意义了。

    他开始缓缓朝前方行走,这里的神念无法探查,他只能凭借眼睛去看。但这里的迷雾太浓了,可视度只有十米怎么看?四周除了迷雾还是迷雾,什么都看不到。

    走着走着,他闭上了眼睛!

    既然眼睛看不到,那就用心去感应,去感应禁制的波动,去感应四周的一切情况,去寻找线索寻找阵眼,寻找破阵的时机。

    他速度放的很慢,走走停停,也没有特意按一定的方向走,胡乱的行走。地下一直很平,陆离一路也没有感受到禁制的波动。

    走了半个时辰,陆离诧异的睁开眼睛,因为他在里面没有感受到任何禁制波动,也没有发现任何奇异之处,他就感觉在一块平地上走来走去,什么都没有。

    “问题大了!”

    陆离不仅没有半点庆幸,反而头疼不已,因为没有感应到禁制波动的话,他就什么都发现不了。无法发现阵纹阵线阵眼,破阵又谈何说起呢?

    如果他什么都发现不了的话,那只能一辈子这样转悠下去,最终活活被逼疯,困死在这。

    “走快点!”

    陆离沉思片刻,脚步加快了,速度提升了数倍。他继续闭着眼睛感应,行走了只是十几里,他就感觉到了问题。

    并不是发现了禁制波动,而是灵魂内有异动,龙魂开始闪耀,吞噬了一些本不属于陆离灵魂内的奇异能量。

    “好厉害!”

    如果不是龙魂有反应,陆离都不知道自己灵魂内居然有奇异能量入侵,难怪聋道人说在这里面的人会莫名奇妙发疯,莫名其妙攻击自己人。

    “古神禁比现在的禁制强太多太多了啊。”

    陆离暗暗感慨,有些想不通,为何远古时期神禁就那么强了,这么多年来没有进步,反而…退步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难道远古时期遭遇了巨变?很多古神禁没办法传下来?

    陆离想不通,他沉吟片刻后,继续前行不过速度不敢提升了。聋道人说过在这走的越慢越安全,如果横冲乱撞的话,很容易死去。

    就这样,他胡乱行走,一个时辰又一个时辰,一天又一天,整整走了三天却没有任何收获。在这他根本感受不到任何的禁制波动,更别说去破阵了。

    而且这里空间应该有强大封印,飞渡虚空用不了,也无法单向传送去血灵儿那边。

    唯一的收获,这里的灵魂攻击一直在润物细无声般攻击他,龙魂一直在吞噬,开始传输能量给他,帮他提升神力和肉身,倒也算不错。

    “罢了!”

    陆离索性不走了,就地盘坐,他决定等血灵儿过来。血灵儿说了一两个月就会来寻找他,等血灵儿过来或许就容易破阵了,毕竟血灵儿是灵体,更容易发现阵纹阵眼的存在。

    ……

    魂雾山之外,那个魔族强者并没有走太远,就在数万里之外的小山上坐着,他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他等待的没有来,今日却来了一个人族的神界至尊。玉擎天追到了这边。玉擎天发现了魔族强者后,身子飞射而来,想要询问他是否见过陆离。

    魔族强者却误会了,以为玉擎天要杀他,第一时间发动了攻击。玉擎天本来就一肚子不爽,这魔族强者一言不发就动手他自然不会客气。

    一个可比神界超级大能的魔族强者,而且身怀魔族王族血脉,肉身强大得可怕。对上了一个人族的神界至尊,还是一个实力很不错的神界至尊。

    这一战打得天昏地暗,附近的石峰全部爆裂,地面裂出一道道吓人的裂缝,不过战斗并没有维持太久,仅仅战斗了小半个时辰就结束了。

    魔族强者浑身都是血,半跪在地上大嘴内鲜血不断涌出,反观玉擎天却没有任何伤势。

    神界至尊的强大,在此战中得到了完美的诠释,尽管这个魔族强者的防御和力量强大的可怕,但对于神界至尊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压力。

    玉擎天没有杀死魔族强者,如果他想要杀的话,此刻魔族的强者已死了。他目光冷幽幽的望着魔族强者问道:“魔帝奚炀是你什么人?”

    玉擎天没有杀他是发现了此人修炼了一种魔族很强的炼体之法,这种炼体功法,在魔域唯有王族才有资格修炼。

    魔族强者眼眸闪烁几圈,吐出一口血水说道:“我叫奚蒙,魔帝是我祖爷爷,人族强者我承认你很强大。不过你若杀了我,后果自己掂量吧。”

    “呵呵!”

    玉擎天冷笑一声,身上无形气息镇压而去,魔族强者奚蒙身子突然一沉,另外一条腿也跪了下去。玉擎天面无表情说道:“别以为你是奚炀的曾孙,我就不敢杀你?只是我们盘王和奚炀当年一起抵御过神界强者,我看在盘王的面子饶你一命罢了。真杀了你,奚炀能奈我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