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不灭龙帝 >正文 第1540章 宿命
    女子身穿白裙,脸上全部被轻纱覆盖,完全看不到脸。她身材婀娜,生命气息也年轻。不过身上的气势却很强大,随便感应一下最少可比神界超级大能。

    女子身后还站在一个红发老者,老者的眉毛都是红色的,看起来年纪应该很大了,穿着一袭大红色的袍子,有些诡异。老者身上并没有任何气息,看起来像是一个普通人,不过老者浑浊眼眸中偶然闪烁出来一缕精芒,让人不敢小觑他。

    看到女子泪水如长河般不断滑落而下,红发红眉老者忍不住开口,唤了一声:“小姐…!”

    女子娇躯微微一颤,伸手进入轻纱内擦拭了一下脸,她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安静的望着悬崖下方,似乎能透过浓浓白雾看到悬崖之下的情况般。

    “姐,我知道你在上面,我是陆离,我来找你了。我知道你肯定有你的苦衷,你不见我没关系,我只求你应我一声,姐…”

    下方又隐约传来一道大吼声,女子娇躯剧烈一颤,刚刚止住的泪水又压抑不住,如泉水般涌出。

    看到女子娇躯颤抖得越来越厉害,红发红眉老者冷声提醒道:“小姐,族归的森严你是知道的。你若敢触犯,被关上千年是小事,下面的人却是…必死无疑!”

    “我知道…”

    女子微微颔首,声音有些发颤,她低头沉吟一下说道:“聂爷爷,你能帮我传句话吗?你告诉他他实力太低了,没资格见想见的人,让他回去努力修炼,等待实力达到神界至尊时,那人自会出现。”

    红发老者红色的眉头一皱,想了想摇头道:“这种话不能传,有强烈的暗示性,家族会怪罪我的。我只能简单的传话,告诉他修炼到神界至尊再来银龙山!”

    女子扭头面向红发老者,见老者不为所动只能微微颔首。老者嘴唇微动,下面正准备继续喊话的陆离脑海内又炸起了一道声音:“若还胡搅蛮缠,本座必杀你,立刻退去,想上银龙山,修炼到神界至尊再来吧。”

    老者的话语中带着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威压,而且这话语是带着一种诡异的灵魂攻击。让陆离灵魂内出现一种念头,不可忤逆老者的意思,否则必死无疑。

    “唔…”

    陆离虎躯一震,老者的话虽然并没有表达什么,但他还是听出了一些特别的寓意。

    他在这胡搅蛮缠了那么久,老者不仅没有杀他,还依旧没有惩戒他,并且告诉他想要上银龙山,就必须修炼到神界至尊!

    老者的作态和话语在隐晦表达一种意思他看在的某人的面子上,一直没有动他,也希望陆离不要继续胡搅蛮缠下去。否则不仅仅是他还是那人都会很难做,想见那人,唯有达到神界至尊一条路可走。

    也就是说……

    老者隐晦地告诉了陆离一些信息上面的陆羚很有可能就是他姐姐,不过陆羚有一种不得已的苦衷,现在不能和陆离见面。如果想要见面,必须在陆离修炼到神界至尊之后。

    “神界至尊!”

    陆离感觉内心有些沉重,他的战力现在可以灭杀很多神界超级大能,不代表他的境界已达到神界超级大能,他现在只是神界大能,距离神界至尊还很遥远。

    另外,据说想要达到神界至尊,需要渡天劫。

    天劫极其危险,很多神界超级大能明明有机会突破神界至尊,却不敢去随意渡天劫,因为渡天劫的人十个有几个死在天劫之下。

    如果!

    他这辈子都无法达到神界至尊,难道一辈子都上不了银龙山,一辈子都见不到陆羚?

    陆羚明知道他来了,却没有来见他,或者说不能见他。这说明陆羚生活过得并不如意,连自己的弟弟都不能见一面,都不能说一句话,陆羚在银龙山的生活可想而知。

    “姐,你等着,我一定会尽快上银龙山,尽快把你接回去的!”

    陆羚在心中默默念叨起来,当年他来神界想寻找陆羚,就是想看看她过得好不好。如果过得好,他也不会强行让陆羚和父母分开,如果过得不好陆离肯定会想法设法把她带回去。

    “姐,我走了,你珍重,等我!”

    陆离再次沉吼一声,对着高山深深鞠躬,随后毅然转身离去。走了千米距离,他猛然回头,目光投向高山之上。他希望能看到那道梦牵魂绕的身影,可惜高山之上云雾缭绕,什么都看不到…

    “走!”

    他咬了咬牙,再次转身离开,脚步很稳健,不过背影却有些萧瑟和孤寂,被远处的斜阳拉出一条长长的影子。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他看不到山顶的人,上面的人却似乎可以看到他?身材曼妙的女子不断的喃喃起来,面纱之下泪如雨下。

    “走吧,小姐!”

    红发红眉的老者微微摇了摇头叹息一声,道:“出生在逆龙谷,这就是你的命,要么你就认命,要么你就变得更加强大,能掌控自己的命运。这是所有逆龙谷族人逃不掉的宿命!”

    女子微微颔首,随后深深的朝远处望了一眼转身离去,只留下几滴泪水在空中飘洒。

    ……

    女子和老者不知的是…

    银龙山左边有一座小山,此刻小山之上坐着两个人老者,如果这陆离路过这里的话,肯定会震惊得眼珠子都掉下来。

    因为这两人是他的老熟人,一个还算是他半个师傅。

    两个老者一个白发白须,个子矮小,看起来像是一个和蔼可亲的隔壁老爷爷,另外一人一手拿着蒲扇,身上没有半点强者气息,反而像是一个装神弄鬼的江湖术士。

    炼狱十老排名第一的星皇,还有陆离当年的半个师傅血皇居然出现在神界。并且,两人还恰巧出现在银龙山下?就在这安然的下棋?如果陆离看到两人肯定会以为活见鬼了。

    这两人当年可是被认定没有可能飞升神界的。

    两人在这悠然的下棋,星皇面容安详,像是在自家后院般轻松。血皇虽然面容平静,但眼眸内还是偶然光芒闪烁一下,能看出他内心中情绪在波动。

    星皇落下一枚子,抬头笑眯眯望着血皇说道:“呵呵,血皇,你心中有牵挂,这盘棋你输了!”

    血皇苦笑一声,将手中棋子一丢,掷棋认输,他抬头望着星皇说道:“星皇,这小子受了那么多的苦,最终都无缘和他姐姐见一面,看得挺可怜的,你就不能帮帮他?”

    “不能!”

    星皇摇了摇头道:“欲戴王冠,必承其重,雏鹰想要飞翔在天空,必须学会自己展翅。陆离是七劫天煞之一,如果他自己无法走上去,谁也帮不了他。我若出手,最终结局反而会害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