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九百一十七章节 毁灭
    第九百一十七章节毁灭

    刑天没有与之再说什么,手持长剑便直接迎上了猎王的攻击,这个时候的刑天仿佛是化身为一尊普普通通的剑修一样,管你什么神通,我都只有一剑破之,大有一剑破万法的架式,周身上下完全散发着恐怖的剑气,若不是先前刑天与猎王的那一番肉身近搏,谁都不敢相信刑天竟然有那么强大的肉身,要知道现在他可如同一尊剑修一样。

    “轰!”的一声巨响,刑天手中长剑化作一道蛟龙,在一瞬间就刺破了那无穷无尽的青色的气浪,一路破开一切的阻挡向那猎王杀了过去,在这一刻仿佛他就是一尊无敌的剑修。

    刑天并非不会剑修的功法,事实上,他那‘九天十地灭绝神剑阵’本身就是一部无上的剑修功法,若是能够完全吃透的话,那绝对是一尊无敌的剑修存在,而现在刑天已经将这‘九天十地灭绝神剑阵’炼入到了自己的肉身之中,让自己的骨骼已经转化为剑骨,若说他是一尊强大的剑修其实也没有错,他的确有这个资格。

    “怎么回事,刑天这个疯子突然之间会放弃了自己最大的优势,竟然要用剑修的手段来对敌,完全放弃了他那强大的肉身,难道说刑天的肉身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恐怖,他先前不过只是在强自支撑而已,现在已经无法再支撑下去,不得不转换为剑道攻击?”在看到刑天突然之间改变了战斗风格之时,猎王的心中则是不由地怀疑起刑天的用心来,同时也怀疑起刑天的肉身是不是已经出现了问题!

    对于刑天为什么会突然之间转变战斗风格。所有观注此战之人都为之疑惑不解,他们都不明白刑天为什么会突然之间有这样的变化。这让他们是百思不得其解,若说刑天是在用计。是想要麻痹猎王,可是战斗到了这个地步有那个必要吗,完全没有这样的必要,刑天若是抱有这样的想法,那完全是在自取灭亡,是傻子的行为。

    可是,刑天若不是抱有这样的想法,那他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这让大家的心中不由地迫切想要知道其原因,就是与刑天正大战的猎王也不得不小心谨慎。生怕自己一不小心被刑天这个疯子给暗算了,毕竟刑天的表现就如同一尊疯子,一个什么事情都做出来的疯子一样!

    刑天可没有在意别人心中怎么想,怎么看待自己的转变,刑天只需要自己明白自己的想法那就足够了,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够成功,一定能够斩杀猎王,那怕是对方有着强大的力量,刑天也依然相信自己可以做到这一点。

    若说刑天没有其他的用意。谁都不会相信,刑天这么做的确也是有其用意,他是想要拖延时间,能够让自己有更多的时间去吞噬这第三重天的一切力量。能够让自己的内世界有着更大的发展壮大,毕竟在世界之树吸收了那一道恐怖的力量之后,刑天能够清楚地感受得到自身的变化。对于这样的好事刑天自然也不会就这样放弃的。

    时间,刑天需要时间。他需要足够的时间让自己能够吞噬更多的力量,能够让自己的发展更加突然飞猛进。能够让他的肉身也有新的蜕变,要知道这时不仅仅是刑天的内世界发生了惊人的变化,就连他的身体也有了惊人的变化,在吸收那股强大的力量之时,刑天能够清楚地感受得到自己的肉身也在渐渐地改变着,这让刑天如何能不为之震惊。

    在世界之树吸收了那股恐怖的力量之时,一道气息则是融入到了他的肉身之中,让刑天能够清楚地感受得到自己的肉身竟然与内世界有了更紧密的联系,而且这道气息的融入,让刑天的肉身也在更进一步的进化着,而且这道气息的融入让刑天对自己的肉身发展有了一个认识,在这样的变化之下,刑天自然要想方设法拖延时间,让自己能够吞噬更多的第三重天的本源之力,让自己能够在这一战之中得到更多的机缘。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刑天可不认为自己在短期之内还会有现在这样的机会,能够吞噬一方世界的本源之力,而且这本源可不同于一般的本源,那是真正的本源力量,所以刑天可不想错过这个大好机缘,于是也就有了这样的转变。

    虽然心中不明白刑天这么做的用意,可是猎王却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应对,刑天在改变,但是猎王却不会改变自己的战斗风格,不会对刑天手下留情,相反他则想借着刑天这疯狂的转变之时能够全力轰杀刑天,能够完成自己主人所交给自己的任务。

    在这一瞬间,猎王则是疯狂地暴发了,只见他的身上散发出无尽的神芒来,他要拼命了,在他看来这是自己斩杀刑天的大好机会,他不想错过这样的机会,几乎在一瞬间他手中的长矛中出现了一道恐怖的身影,那道身影突然从那矛身之中走出来,那是一道奇高无比的身影,犹如是天地间最为庞大的身影,是一尊太古时期的神魔,异常的可怕。

    而当这道身影走出来时,那猎王手中的神矛不知不觉竟然出现在了他的手中,只见那尊身影的手上也抓着这杆让人难以想象的神矛,在那神矛之上散发出无与伦比的神芒,一道神芒刺破长空,朝着刑天便硬生生地刺落而下。

    刑天的眼中精芒一闪,他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回事,这那神矛之中的太古神魔的力量在外力的引导之下瞬间复活了。那恐怖无比的气息死死的锁定住了刑天,一道道可怕杀气向刑天则是疯狂地席卷而来,仿佛是要直接轰杀刑天一样。

    这杆神矛本身就是太古某一位无上神魔的无上的神兵,虽然已经有所残缺,但是神矛之中蕴含的太古神魔的力量却没有消散,在猎王那太古神体的血脉催动之下,在这一瞬间,那神矛之中的太古神魔的力量居然复活了。发出了这恐怖的一击。

    在这个时候选择激活自己神矛之中的太古神魔的力量,由此可见猎王心中的杀意有多惊人。要不然他也不会做出这样疯狂的事情了,这完全是要强行轰杀刑天。

    面对这一击时。刑天手中的长剑散发出一道让难以想象的剑意冲霄而起,直接斩向了那太古神魔的身影,那一剑斩出,整个第三重天的大道都在崩溃!在这一刻,在这第三重天的天地间之间,所有的大道都被刑天那恐怖的剑道之力所压制住了,刑天这一剑所爆发出让人难以想象的锋芒,在这一刻,刑天的剑道硬生生地压过了天地间其他的大道,让所有人观注这一战的那些大能都有一种心惊胆跳的感觉,仿佛他们所走的大道都要臣服在刑天剑道之下。

    刑天所爆发这一剑的道,那是一种无敌的剑道,这种剑道爆发出来,自然不是走得寻常路线,那是直指大道本源。直指人心,真正是一剑出、天下惊,一剑破万法。

    在看到刑天这疯狂的一剑之时,那幕后黑手的因果天尊终于忍不住了,原本他并不打算动用自己的因果大道去算计刑天这样的小辈,因为他不想为了刑天这个小辈而阻了自己的大道之路,可是这一刻他却没得选择,因为他迫切地想要知道刑天究竟走得是什么大道,他的根本是什么。是以肉身为主,还是以剑道为主!

    其实,这幕后黑手的因果天尊怎么也没有想到他想得都是错误的,刑天的根本而是他的内世界。而这剑道也早已经融入到了刑天的身体之中,可以说刑天的剑道之所以会如此的恐怖,那是因为剑道可以完全爆发出他肉身那恐怖的力量来。所以他一击之下方才会有如此惊人的结果,方才有那一剑破万法之威。

    剑道之路那是有进无退。虽然在他前面的那尊太古神尊的力量十分的强大,但是刑天的剑道却毫不示弱。一剑破万法,要杀出一条属于他自己的道路来,这两道恐怖的力量在这虚空之中撞在一起,那所爆发的力量实在是太骇人了,原本还在苦苦支撑的第三重天终于无法再继续支撑下去了,疯狂地发生着崩塌。

    在看到如此恐怖的一击之时,那无尽虚空的各大高手都不由地浑身被冷汗浸湿,他们都被刑天那恐怖的一剑给震骇了,这是何等可怕的力量,在这个时候他们可没有丝毫的犹豫,一个个再也不顾得去想什么利益,去观看什么大战了,疯狂地向那第二重天冲了进去,生怕自己晚上一步会被那第三重天崩溃的力量卷了进去。

    第三重天在这恐怖的一击之下崩溃了,当这第三重天崩溃之时,那幕后黑手的因果天尊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的喜色,仿佛是对这一战的结果十分高兴一样,丝毫没有因为第三重天的崩溃而有所恼怒一样,不过很快他的脸色则是变得阴沉起来,让他忍不住地大声呐道:“为什么本尊没有感受到那本源的力量存在,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若是刑天听到这幕后黑手因果天尊的这番话,那必会有所感想,本源的力量,因果天尊的这番话中很明显是说明他在打这三十三天本源的主意,他所修行的是因果大道,那只怕也只是一个烟幕弹,他操纵三十三天这么久,其实为得还是那三十三天的本源之力,更准确地说他是在打这尊太古神魔之躯的主意,也难道他会做出那样疯狂的事情来。

    因果天尊的野心可要比其他人所想象的要更为疯狂,看似他是在借着掌握整个天地的力量来与那天地间的众生结下大因果,借助着这些因果的力量来修行他的因果大道,而实际上他的真实目的则是想要炼化这尊太古神魔的精华,想要吞噬这尊太古神魔,若是他能够做到这一点,那整个天地都将崩溃,那时他所接下的因果将会大得惊人,让他的因果大道只怕在一瞬间便会突飞猛进,甚至是直指大成,让他能够真正做到一箭双雕的程度。不仅仅是能够吞噬了这蛮横无理太古神魔的一身精华,让自己的本源更进一步。同样能够让自己的因果大道大成,可以说他的疯狂可半点都不比刑天差。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也难怪在第三重天崩溃之时,因果天尊会有如此的反应,他等了这么久,为得是什么,不过是那太古神魔的本源精华,只可惜他晚了一步,刑天要比他先行一步,他那世界之门早已经是疯狂地在吞噬着第三重天的一切力量,而那一道太古神魔的本源精华之力早已经落到了刑天的手中。让他是一无所获!

    刑天可不会去管自己如此疯狂地吞噬这本源的力量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就算是有天大的因要降临下来,那也不会是由他一个人来背这份因果业力,那猎王则需要承担大半的责任,毕竟这一切的大战是猎王所挑起来的,谁让这一战是猎王主动找上刑天的,他不背负这份天大的责任,那又会有谁来背负这份责任。

    如此深重的一份因果业力若是降临而下,别说是猎王不过只是一尊小小的神帝。就算是他更进一步,那也无法承受其严重的后果,他对那幕后黑手因果天尊十分忠心,可是他在因果天尊的心中不过只是一颗棋子罢了。一个随时都可以被舍弃掉的棋子而已,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因果天尊那可是丝毫不会在意见一点。

    业力对于刑天来说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因为他有黑莲分身,业力再大也不会对刑天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他的黑莲分身则可以完全吞噬掉这一切业力。

    “太可怕了,刑天这个疯子与猎王真得是疯了。竟然敢毁灭这第三重天,难道他们就不怕天谴之下会被抹杀掉吗?”那些被困在第三重天的神帝则是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要知道刑天与猎王这疯狂的一击之下,让他们则是陷入到了绝境之中。

    在听到那些神帝的怒吼时,深蓝龙帝则是沉声吼道:“你们这些混蛋都到了生死存亡之时,还如此不知进退,所有人联手,我们一起撕开空间,我们躲入到第二重天之中,这样也能够求得一线生机,只要我们能够在这一场灾难之中活下去,那么便能够逃得一命,等这一战结束之时,因果天尊便会重新恢复这第三重天,那时我们都将脱困!”

    听到深蓝龙帝的这番话时,那些神帝的眼睛为之一亮,他们都不由为之心动起来,时间不等人,虽然说他们的心中还有着一点点的顾及,可是这个时候他们已经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思考一切了,他们想要活命只有撕开空间,原本以他们这些人合力一击,那完全可以撕开第四重天,可以让他们进入到第四重天中,但是他们现在有伤在身,最重要的是他们担心自己一但进入到第四重天,被那有心人给盯上,那绝对是身死魂消的下场。

    要知道第四重天可要比第二重天危险的多,若是他们躲到第二重天之中,那还会有一条活动,若是他们进入第四重天,先不说那些盯上他的人,就算是第四重天的那些生灵也足可以将他们给撕碎,毕竟他们现在一个个可都是有重伤在身,再勉强全力爆发冲进第四重天,那他们的力量十分是十不存一,甚至是百不存一,这种情况之下,他拿什么来抵挡来自于外来的压力,所以这些神帝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逃入到第二重天之中。

    想法是好的,可是这一场灾难来得实在是太快了,还没有等所有人都冲进第二重天时,整个风暴暴发了,强大的攻击力横扫了所有人,一下子给予了所有沉重的一击,整个第三重天之中那可是无数的生灵殒落在这一战之中。

    虽然说这一场灾难不能说是一举摧毁了所有的力量,但是也让整个第三重天是元气大战,不应该说是毁灭才对,若不是在最危险的时间,发生了意外的变,让所有人都为之恐惧起刑天那恐怖的暴发力来,让所有生灵都为之颤抖起来!

    逃,那些第三重天的生灵倒是想要逃之夭夭,可是他们根本就做不到这一点,他们的所有出口都已经被封印了,他们根本无法破解这一切,他们只能背动地承受这一场的疯狂力量,能够让刑天更加轻松起来,让自己活得能够更加潇洒自在了许多,至少他不用担心会有生灵从这第三重天之中活着逃走,不用担心自己接下来会遭受到这些生灵的诅咒,这便是天大的好事,至于所谓的因果业力,刑天并不在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