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节 疯狂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节疯狂

    “这就是这座神葬的主人吗?”刑天的心中忍不住地暗自忖道,在他看来只有这样恐怖的强者方才能够成为这神葬的主人,当然刑天这么想也不是完全没有依据的,因为他在这尊尸体之上不仅仅感受到了不朽的神力,同样也感受到了一股无比恐怖的黑暗的力量,这股力量与先前刑天所经历的诸多考验有着一丝相同。

    这是一尊神皇,一尊远古的强大神皇,在这尊神皇的身体之上有着强大的法则神纹,正是因为看到了这法则神纹的存在时,刑天方才能够确认对方的实力是何等的惊人。

    远古的神皇与如今的神皇那可是完全不同,远古神皇的强大远远不是如今那些神皇所能够与之相提并论的,而且刑天眼前的这一尊神皇是一尊巅峰神皇,一尊已经是一只脚踏进神帝之境的神皇,可惜这么强大的存在竟然殒落了。

    拥有不朽真身的巅峰神皇竟然都殒落了,可想而知那怕是纪元之主也不是真能够永生不死,依然有力量能够毁灭他们,如同这天神秘境一样,都会走向毁灭。

    这样一尊强大的存在最终还是殒落了,而就算是殒落了却依然拥有着恐怖的力量,先前刑天所面对那恐怖的压力都是来源于眼前这尊恐怖的尸体,也就是刑天凝聚了五行世界,拥有着恐怖的肉身,若是换成是其他的天之骄子,在这恐怖的压力之下只怕都会直接被那恐怖的力量活活地碾压死。虽然这尊巅峰神皇已经殒落了,可是皇者的尊严却是不容亵渎的。即便是已经死去了,他依然有着伟大的威严!

    远古神皇这恐怖的不朽真身,那怕是没有任何力量的补充。那也是无比恐怖的存在,单单只是肉身的存在,也属于最为伟大的存在,神皇以下的存在是不敢造近的!

    刑天先前已经感受过这尊恐怖肉身的力量,不过让刑天为之疑惑的是,这样一尊恐怖的巅峰神皇的肉身力量那是无比强悍的,拥有不朽神力的存在,其威严那是永久存在的,为什么自己先前仅仅只是面对了一会,然后那力量就消失不见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对于这一点刑天很想要弄明白,毕竟这太诡异了。

    其实,不说是这尊巅峰神皇的肉身已经拥有了一丝不朽的神力,那怕是一般的神皇,身死之后,他威严也依然是亘古长存,永恒不灭的.除非这肉身完全的崩灭,那么这威严就会永远的存在下去,可是现在刑天所面对的这尊肉身却出现了这样的变化,仅仅在爆发了片刻之后就彻底的消失了,这让刑天真的是无比困惑!

    刑天小心依依地向前迈进着,不能怪他这么胆小。而是这情况太诡异了,让刑天不得不小心应对,毕竟他担心这肉身突然之间再出现什么惊人的变化,那时自己的乐子可就大发了。刑天可不想再一次被那恐怖的力量给碾压。

    不过这一次事情并没有刑天所担心的那样,自始至终这尊尸体都没有任何的力量爆发出来,让刑天轻松地走到了他的身边。当完全看清这尊巅身神皇的肉身之时,刑天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眼前的一切太震撼了。

    “这,怎么会这样,这怎么可能?”刑天忍不住失声地大喊起来。还好这里没有其他人的存在,要不然刑天这样的表现会让人看了笑话,不过眼前的一切也实在是太惊人了。

    这尊远古巅峰神皇静静站立在大地之上,他的双眼紧闭,他的双手自然下垂,他的神态显身无比的安详,可是那仅仅只是神态安详而已,在这神皇的身上那可是有着密密麻麻的伤痕,一道道纵横交错,狰狞错落,让人看到之后就生出了一种恐怖的感觉!

    从这些伤痕之上,刑天只感受到了一种力量,那是一种灰暗死亡的力量,这种力量刑天之前就曾经感受到过,那是在整个神葬之中曾经不时出现过的力量,而这尊巅峰神皇就是被这股力量的主人所斩杀,刑天自认为对三千大道之力也有所了解,可是对于这股灰暗死亡的力量,刑天却是没有一点头绪,虽然它看起来与死亡大道相似,可是并不是真正的死亡大道,如此的力量出现让刑天不由地皱起了眉头。

    思考了许久之后,刑天依然没有找到答案,这让他不得不放弃,毕竟他所知道的三千大道都仅仅只是皮毛,用这皮毛的力量来看待问题,那是很难有太大的收获。而且刑天冒险进入神葬之中,为得也不是了解是什么力量斩杀这尊巅峰神皇,而是寻找传承,所以他没有必要去太过于计较这些问题。

    其实,这神皇身上的伤势那也并不是太惊人,更惊人的事情还在后面,在这远古巅峰神皇的脚下,竟然有着一座无比强大的法阵,那法阵的存在让刑天有一种咫尺天涯的感觉,若不是刑天走到了前面,是无法发现这法阵的存在,只有真正走到这尊巅峰神皇的身前,方才能够发现这法阵的存在,方才能够了解这恐怖的秘密。

    在这尊远古巅峰神皇的身体之外有着一道强大的空间法则之力,虽然这尊恐怖的肉身就在刑天的眼前,但是那仅仅只是视觉上的感受罢了,真实的情况并非如此,这尊恐怖的肉身在一个亚空间之中,一个由一座恐怖大阵所开辟出来的亚空间。

    在这尊巅峰神皇的身上,有着一座无比恐怖的法阵,直径就有数万丈之巨,而这还不是让刑天为之震惊的原因,毕竟有很多远古强者在殒落之后,后人为了保护他的肉身不受时间之力的侵蚀,都会布下大阵将其封印,可是现在刑天所看到的大阵却并非是用来封印的阵法。而是一座疯狂运转的大阵,而做为大阵的源泉则是这尊远古巅峰神皇的力量。

    这时。刑天方才明白为什么自己先前所承受的压力会突然消失,原因就在这座恐怖的大阵之上。是这座大阵的存在,源源不绝对将这尊远古神皇的力量给抽走,正是因为有这座恐怖的大阵存在,所以刑天方才可以如此近距离地观看这尊巅峰神皇。

    “好恐怖的阵法啊,竟然能够将一尊远古伟大的存在的一身力量都给镇压,能够用这样一尊强者的肉身来布阵,做为阵基,实在是太惊人了,这座大阵的存在究竟是为了什么?”刑天的心中不由地再一次为这疑惑起来。迫切地想要弄清楚这座大阵是为什么而存在的,他可不相信这座大阵的存在仅仅只是为了镇压这尊巅峰神皇的肉身。

    有了这样的想法之时,刑天不断地打量起这里的一切,很快刑天则有了一点发现,那是一截短棍,一截残破无比的短棍,这样的发现让刑天很难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实在是太惊人了,这样一尊远古巅峰神皇的尸体竟然只是用来镇压这样一截短棍。这让刑天难以接受,让他有些无法理解,因为在这截短棍之上,刑天并没有感受到什么强大的力量。

    不过在看到这截短棍之时。刑天的心则是有一丝变化,烟为那截短棍正是吸引自己的力量,这让刑天的心情变得有些沉重起来。虽然他不知道这截短棍是什么样的存在,不过能够让一尊远古巅峰神皇的肉身来镇压。那绝对不是什么凡器。

    刑天想要得到这截短棍,只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可是这截短棍却让刑天十分渴望,在他的心中不断地有一种意识出现,想要迫不及待地收取这截短棍。

    不过刑天却不敢轻举妄动,因为有所警惕之后,刑天的心神则是仔细地开始打量起这截短棍的一切,在刑天的全力查探之下,很快刑天在那截短棍之上发现了一种十分隐匿的恐怖力量,而这股恐怖的力量是一种死亡沉沦的气息,阴沉灰暗,与这尊远古巅峰神皇身体之上那些伤口中残存的力量,完全一样,不过相比之下,这截短棍之上的负面气息,却要比那尊巅峰神皇身上所残存的力量要浓郁了百倍不止,而且还要更加隐匿,若是没有所准备之下前去收取这截短棍,绝对会被这股力量所暗算。

    “疯狂,这实在是太疯狂了,竟然用这样一尊远古巅峰神皇的肉身来封印这一截短棍不说,还在这截短棍之上隐藏了如此可怕的力量,那布阵的人究竟想要干什么,他想要暗算什么人,竟然为此付出了如此恐怖的代价?”这时刑天则是忍不住再一次失声大喊起来,毕竟眼前的这一切实在是让他太震惊了。

    那截短棍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为什么对方竟然会留下如此恐怖的手段,刑天的心中不由地为疑惑起来,他实在不明白对方究竟想要做什么,究竟是什么力量会让对方动用这等恐怖的手段,远古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这让刑天很是好奇!

    在这一刻,刑天的心中则是有一些茫然起来,自己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进入这里,所为的仅仅只是这神葬那强大的传承,可是现在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传承,想反有着太多的秘密,若是这座神葬仅仅只是为了镇压这截短棍,那先前自己所收取的诸多宝物又怎么会出现,对方留下如此重多的宝物又是为了什么?

    刑天的心中迫切地想要弄明白这一切,可惜他根本做不到这一点,因为这里所留下来的信息实在是少得可怜,让刑天根本就弄不明白这一切,相反自己则是满头雾水。

    说起来刑天忘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自己所看到的诸多的神器还有其他的宝物,看起来很惊人,可是在远古,这些宝物在那些真正的大势力的眼中,那根本就上不了台面,事情并没有刑天所想的那样神秘莫测,只是他自己钻了牛角尖而已。

    真相是什么,刑天不清楚,他现在只知道自己冒了这么大的危险进入到这最终之力却没有什么收获,这实在是悲哀了,让他的脸上不由露出了一丝苦笑来。这真是入宝山空手而归,这样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让武旦虚有其表都有些无法接受。

    “全力出手,争取夺取眼前这截短棍?”刑天的心中不由地浮现出了这样疯狂的念头来。毕竟这截神秘的短棍可是用一尊远古巅峰神皇的身体为镇压,想要破阵取宝,那就得正面对抗这尊恐怖绝伦的远古神皇的尸体,而刑天却没有这样的把握能够做到这一点。

    可是让刑天就这样收手而回,他又不甘心,于是刑天则是陷入到的为难之中,让他有些是进退不得,让他不由地开始仔细考虑一下自己究竟应该怎么做!

    过了许久,刑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既然来了,那就不能空手而回,若是能够夺取到那截神秘的短棍那是再好不过,就算不能,若是能够收了眼前这尊远古峰回巅峰神皇的肉身也是很不错的,若是能够将它炼成为化身,那自己便拥有一道强大的杀手锏,就算是对上神皇自己也有与之一战的实力!”

    疯子。不得不说刑天实在是太疯狂了,竟然有了如此疯狂的念头来,不仅仅想打那截神秘的短棍的主意,同样还想夺取眼前这尊远古巅峰神皇的尸体。这实在是疯狂到极点的念头来,这完全是在拿自己的性命在冒险,稍有差池。那绝对会身死魂消。

    不要说是刑天这样的伯爵境的小辈,那怕是一尊真正的神皇进入到这里。在看到如此恐怖而又诡异的情况之后,也不敢打这样的主意。可是刑天却有这样的疯狂念头,而且不仅仅是想想而已,已经是想要动手一搏,这实在是太疯狂了。

    刑天自己也明白自己的想法有多么疯狂,可是他却不会放弃这样的念头,在刑天的心中有一种疯狂的想法,人无横财不富,自己想要在天域之中站稳脚,想要在人类文明之中站稳脚,拥有自己的话语权,那就需要强大的力量做为后盾,而这一次的一切便是一场天大的机缘,有道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若是自己这一次退去了,那就真得错失了这次的机会,所以那怕是有再大的危险,刑天都愿意放手一搏。

    即使是让自己面临死亡的威胁,刑天也不会有任何的退缩,在刑天的眼中,他已经无所畏惧,在他看来这是自己走向成功,走向巅峰所必须要面对的一切,只有能够正视这一切的力量,那自己方才能够走向成功。

    拼了,刑天很快便下定了决心,心念一动,刑天拿出了自己所有的底蕴来,一朵黑莲出现在了这片天地之中,随着那黑莲的出现,很快又是一颗通天的生命之树出现了,刑天一下子将自己的两大分身都放了出来,而且是本体出现。

    想要夺取到那神秘的短棍,想要夺取那尊远古巅峰神皇的尸体,刑天不得不冒险,想要破阵,以刑天现在的力量还是无法做到的,既然不能够用强硬的手段来破阵,那刑天只能够以阵破阵,而这一次他所布的阵法则是以自己的两大分身为根本所布下的生死两仪阴阳大阵,在刑天看来只有这生死两仪阴阳大阵的力量方才能够克制住那道恐怖而又神秘的死亡力量,只有以阵破阵方才能够抵挡得住那神秘死亡力量的反噬之力。

    刑天以自己的两大分身为本,一但行动失败,对他来说那后果可是不堪设想,自己的这两大分身必会折进去,那样对刑天来说损失可是无比惨重的,毕竟刑天为了培养这两尊分身可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一但失败,对刑天来说那必将是元气大伤。

    若是换成是其他人,那都会二话不说转身就离开,不会打这尊远古巅峰神皇尸体的主意,更不会去打那截神秘的短棍的主意,毕竟这一切都太疯狂了,可是刑天却这么做了!

    在下了决定之后,一件件神器被刑天给拿了出来,然后疯狂地投入到了生死两仪阴阳大阵之中,若是有人看到刑天如此疯狂的举动,那都会被他这种行为而气得吐血,虽然说刑天所动用的都只是一般的神器,可是那也足足有上千件之多,如此重多的神器,那是何等巨大的财富,也只有刑天这样的疯子方才会做出这样疯狂的决定,其他人是不会做出如此疯狂的举动,这样的代价实在是太惊人了,不是谁都能够承受得起。

    若是没有先前那诸多的收获,刑天也不会做出这么疯狂的决定来,可是有了先前那诸多的收获,让刑天则是敢做出这样疯狂的决定来,能够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来放手一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