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427章 你认识赛蕾嘉么?
    灵活异常的飞蛇业已冲到了甲板上。早已得到授意的飞蛇收起它们颀长的飞翼,不管不顾地开始破坏驱逐舰的螺旋桨。

    跟厚实的船舷甲板不同,螺旋桨哪怕有着防护格栅,依然是一个脆弱的存在。

    一条本身已经身中多炮的飞蛇,选择以同归于尽的方式,整个身体撞入螺旋桨当中,登时血肉四溅,但蛇类特有的韧性身躯也缠在螺旋桨上,浆叶高速的回旋随之停止。眨眼的工夫就让整条驱逐舰失去了平衡,不停打着跟斗,从半空中坠远处的丘陵之中。

    而那些被甩出驱逐舰的士兵大多没有得到‘摔死’这个已经可以算是幸福的下场。他们尚未坠落到地面,就已经在半空被飞蛇所截杀。在锋利的蛇口之下,能落到地面的只有残破的肢体与血肉。

    另一面,大约几秒钟后,飞船坠落的方向才升起一个明亮的火团。

    “收缩阵型!”布莱恩在黑珍珠号上紧张地指挥着,他必须在三维地图上因应战舰的情况,不停调整各艘战舰的位置。

    情势依然不容乐观,天上是数之不尽的飞蛇,地面上是群潮汹涌的水族大军。

    整个双塔要塞就像是在海啸当中的一叶扁舟,随时会倾覆沉没。

    布莱恩把目光投向东面,在地平线的遥远彼端,那是黑暗之门,也是远征军想要回家的唯一通道:“杜克……你要做决断了啊!”

    在卡拉赞,杜克看着魔法镜像里的战况,突然叹气。

    双子皇帝的确是压着瓦斯琪打,在元素领域他们是占优的。要命的是,这并不是压倒性的优势。

    魔皇拼命驱动冰霜元素将周围冰封,不让陆战变成水底战。瓦斯琪就不停搞破坏,愣是通过雷击或者呼唤大块头小弟,以暴力的方式破解冰壁。

    在近战的领域,剑皇又不得不跟瓦斯琪保持距离,一旦距离过近,剑皇在瓦斯琪超高的敏捷和速度面前,只有被吊打的份。

    “唉!”随着杜克一声叹息,毒蛇神殿王座高台上的战斗戛然而止。

    因为,变数出现了。

    “唉!”瓦斯琪也是暗自叹息。

    这种有合适对手给自己磨炼的机会太难得了。

    这一世的瓦斯琪,或许是因为某人回到上古之战搞事的关系,人生轨迹有了微妙的不同。

    首先是在投靠伊利丹之前,先跟阿克蒙德混。当然,在鼻孔朝天的阿克蒙德眼里,区区娜迦一族,只不过是驳船啊、渡轮一样的玩意。毁灭过千千万万个星球的阿克蒙德,根本看不上瓦斯琪。

    跟了阿克那个死鬼,白打工不算,还捞了一身腥。毕竟在艾萨拉地区登陆时,还损失了一大批手下。

    然后当耐奥祖对燃烧军团举起叛旗时,本来就勉强算是加入了军团成为附庸军的瓦斯琪,直接被基尔加丹打发去跟伊利丹混了。

    接着又是一场败仗,伊利丹被阿尔萨斯打了个20投。

    没办法,瓦斯琪只能跟着伊利丹灰溜溜地滚到外域。

    只不过这一世杜克拉了凯尔萨斯一把,凯子没有黑化,反而变成了德莱尼人的拯救者。结果就是在伊利丹直属部下中,瓦斯琪可算是一家独大,在攻城略地当中的战利品,几乎是必定有她份。

    机缘巧合下,瓦斯琪竟然晋升了。

    虽然只是强化自身**、突破自身极限的那种半神。

    苦逼了一万年,难得找到一条力量之路,瓦斯琪自然无比珍惜。

    很快,她又看不到前路了。在晋升之道上,伊利丹根本不可能会帮她什么。

    这几年都是单方面吊打德莱尼人,根本找不到同级的对手。哪怕像模仿都找不到对象。

    伊利丹的邪能之路不是她可以学的。

    邪能是以收割生命和灵魂炼成的。大家都是收割,当老大的伊利丹吃肉,她瓦斯琪能喝汤就不错了。越是强大的力量,越轮不到她。

    无法通过单纯地掠夺提升自我,那还能怎样呢?

    在追寻力量的道路上,她彻底迷失了。

    现在不同了。

    其拉双子皇帝,就是她最好的试金石。

    她隐隐在对方的身上,看到了另一条路。这条路绝对跟他们之前的主子克苏恩无关。

    在交手当中,她只能感到冥冥之中好像必须跟某些东西合作,与之形成共鸣,通过对那东西的汲取,才能让更强大的力量在自己体内生根发芽。

    这是很玄妙的感觉。

    本来瓦斯琪还想在战斗当中体会更多。

    可惜,就在这时候,双子皇帝没有征兆地突然后撤停手了。

    瓦斯琪不得不打断自己的感悟之旅,集中注意力来应付接下来随时可能再开的战斗。

    双子皇帝垂手而立,瓦斯琪抬起头看着他们,知道这对兄弟皇者背后代表的是魔网半神杜克*马库斯的意志,而那位半神很显然一直在某个地方注视着这里发生的一切。

    他们停手,也不说话,也就是说……

    正主要出场了。

    果然,顷刻之后,虚幻的元素光辉从魔网中延伸出来,当璀璨的光芒凝聚一块,在半空中构成一个人形之后,一个平和的声音降临到了盘牙王座高台的上空。

    瓦斯琪突然有种恍惚感,她好像听到了那个如同幽灵一般萦绕在每一个上古娜迦脑海里的声音那是一个绝对难以忘怀的声音,一个终结了上层精灵的力量美梦,甚至给予他们心中无敌的神灵萨格拉斯重创的恐怖声音。

    “我们……是不是见过面?”

    非常有喜感和搞笑气氛的一句话。如果在某人穿越前,这就是一句烂到家的搭讪。

    但瓦斯琪没有小觑这句话,亦或是说这话的人。

    看着马克*杜库那张脸,她唰地一下子收起了每一只手上的武器到储物空间袋,六只手同时交叉交叠,深深躬身行礼:“没有任何一个经历过上古之战的娜迦会忘记你的脸、你的声音、你的力量波动伟大的恶魔终结者、虚空毁灭者、曾经的高阶虚空领主无间道……马克*杜库大人!”

    突然被拍马屁,杜克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不过他还是直接问出口:“你……认识一个叫赛蕾嘉*尤比提莉亚的侍女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