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433章 瓦斯琪的新生
    这是哪里?

    我死了吗?

    瓦斯琪一阵迷糊,她感到自己仿佛身处于一个万籁俱静的世界中。

    没有风声,亦无虫鸣,更没有自己熟悉的流水声和水流的触感。

    不是在大地上,也不是在那压抑的深水当中。

    此时此刻,心中却有一个声音正在变得无比清晰与确切。

    那是希望的声音。

    “赛蕾嘉……赛蕾嘉……赛蕾嘉……”

    这声音无比恍惚,也非常悠远,仿佛上一声呼唤,已经是万年前的上古。

    久远得仿佛已经记不得了。

    可是在过去的万年里,自己每每在噩梦中惊醒,安抚自己心灵的却是这个声音那个被自己认定为真正主人的声音。

    那是自己选择错误被抛弃。

    又不是真正的抛弃。

    全因为主人留下的【终极变形术】!

    受够了女王的自怨自恨,受够了她的颐指气使。

    堕入深海后的第二个月,自己就离开了艾萨拉城,带着一些对女王失去信心的同胞……

    每当同胞全都陷入了酣睡,无人窥觑时,自己就脱掉所有的衣饰,站在镜子前,欣赏着自己与众不同的躯体。

    没有那令人厌恶的颀长蛇尾。

    没有那泛着不祥青光的鳞片。

    没有那尖锐凶狠恶毒的爪子。

    没有那畸形扭曲可怖的六手。

    在镜子中的自己,依然如万年前那么完美。

    匀称白皙的一对长腿,更为纤细妖娆的细腰,粉嫩诱人的峰峦,仿如艺术品的脸蛋儿……

    曾以为艾萨拉女王才是这世上最美丽的存在,可惜女王在死亡的恐惧下已然向邪神屈服,变成了连她自己都痛恨的怪物。

    “唯有我……唯有我瓦斯琪,不,赛蕾嘉……逃过了这个恶毒的诅咒……”轻轻抚摸着自己依旧完美的身躯,瓦斯琪陷入某种狂热的自恋当中。

    “伟大的主人吾主马克*杜库你什么时候才会出现?带我离开这个恐怖的世界?我发誓,我一定向你献上永生永世的忠诚?”

    瓦斯琪无数次自我宣告着。

    海底的生活无比恐怖,到处都是地表上想象不到的巨型海兽。

    一盏明灯似的东西,往往是某种可怖海怪拿来勾引娜迦的诱饵器官。

    瓦斯琪亲自见过不下十个同胞,因为向往光明,向往过去的繁华,在精神崩溃之际,直扑上去。

    亮光消失,有的只是海兽那狰狞的、有着数千颗尖锐牙齿的巨嘴。

    鲜血和碎肉随着海潮飘来,不管愿意不愿意,腮里都能品尝到同胞的味道。

    这种令人作呕的日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人形状态是无法在深海生活的,要想活下去,只能用【终极变形术】变成同胞的样子,在深海挥舞着三叉戟,用着有限的自然系魔法进行战斗。

    正因为心中有着希望,本来资质并不出众的瓦斯琪变得越发突出。

    剿灭海兽。

    收复水元素当奴隶。

    降服深海巨人。

    不知什么时候,在她身边已经聚起好大一群娜迦,有男的,有女的。每一个部下都将她视为希望,奉为信仰。

    忽然苦笑。

    “我最大的希望,其实是我的主人啊”无限感慨的这句话,从未从她口中流泄出来。

    “赛蕾嘉……赛蕾嘉……”往日主人的呼唤,每每午夜梦回之际,都会在她脑海里响起,成为了她生存的动力。

    这声音,鼓舞着她。

    因为主人窥破了命运,事先预见了这一切。

    在她魔怔似的意识当中,这声音已经成为了命运长河磅礴的脉动。它引领着她熬过无数痛苦的时光,破开必死的命运,以及让她有勇气率领更多的同胞走下去。

    对!

    这个声音依然是希望的化身。

    “主人……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恍惚中,自己哭出来了。

    嗯?我不是死了吗?怎么我还能有感觉?

    迷糊着,突然感到似乎有人触碰到自己的身体。

    沁冷,却不失温柔,如同妈妈在抚摸。

    神秘的力量注入身躯,让血液重新在她的身体中流动着,驱走了那份冰冷的邪恶,带来了热度与希望。

    血脉里的神秘物质流动越发快速,乃至于自己有种体内有无数辆火车在滚滚轰鸣的错觉。

    偏偏此时此刻自己心中无比安静,灵魂仿佛超脱出**,悬浮在半空,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怪诞景象自己那半透明的身躯,有着奇异的力量在循环。

    啊!这是什么?

    回忆的幻象与视界里的东西重叠在一起,似乎有那么一刻穿越了时光的桎梏。

    她看到了万年前的艾萨拉城和扭曲虚空在爆炸中毁灭。

    她看到了万年后的暴风城以及联盟在一个人手中兴盛。

    新旧交替,万年兴衰,只源于一个英雄的命运之手。他用青铜龙王诺兹多姆的无上神秘力量,把万年的命运编织在一块。

    上古之战,燃烧复归。

    无数生灵投身其中,却只有他用他的力量、计谋、勇气,将只属于他的命运史诗编写成真正的历史。

    因此

    一个艾泽拉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传奇英雄诞生了

    他的名字就是马克*杜库,不,那是他的假名。

    他真正的名字就是杜克*马库斯赐予她希望与未来的真正主人。

    万年的困苦,不知何时已经成为了背景,瓦斯琪努力抬起头,睁开眼,她迷糊地看到了自己‘死’后跳出来的恩佐斯,也看到了恩佐斯的阴谋再次被挫败。

    场景的最后,她终于又一次看到了那个让她梦绕牵魂的身影。

    当她看到杜克的目光在命运长河的彼岸与她相对时,心中竟震撼得不能自己,冲口而出:“主人,原来你从不曾抛弃我么?”

    瓦斯琪看到了主人那仿佛把世界与命运都掌握其中的自信笑容。

    “傻子,你对我付出真心与忠诚,我怎可能让你随便死掉呢。”

    杜克主人回应的声音,恍如晨钟,驱走了黑暗,把她从迷茫中震醒。

    “我……我没死?”瓦斯琪挣扎着坐起身子,愕然地看到杜克向她走来。

    “不!为了赎罪,以前的你死了。但我现在赐予你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