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490章 吞噬一切之暗
    这玩意,上半身是几个构筑在一团的符文,下半身来个叉开的符文当做是脚,整体上所有符文位于一个平面上。

    作为一个老玩家、资深穿越者、以及曾经亲自去沙塔斯城展开名为朝圣、实则收集纳鲁圣水(洗脚水)之旅的杜克,怎可能认不出这玩意也曾经是个纳鲁呢。

    可是看到他那比煤灰还要黑一百倍的糟糕颜色,杜克马上知道这玩意是个堕落纳鲁了。

    如果按照历史,在黑暗神殿的boss列表上绝对不该出现黑暗纳鲁的。

    问题在于杜某人自从穿越来了之后,生命不息,搞事不止。

    别说来个黑暗纳鲁,哪怕是基尔加丹跑来,都不是不可能的事。

    作为改变历史的那只最恶劣的蝴蝶,杜克表示如果不给他说粗话就无话可说。

    旁边的凯子终于恍然大悟,道出对方的身份:“啊!它是穆鲁!原先是风暴要塞的守卫,不过在数年前伊利丹率军第一次袭击风暴要塞时,它被掳走了。”

    杜克牙都疼了。

    谁说这话杜克都不觉得违和,但由凯尔萨斯说出来,那真是……不知该怎么说了。

    风暴要塞准确地说,原先是神秘的纳鲁用来在大宇宙中旅行的跨次元飞船。两万五千年前,拒绝跟基尔加丹同流合污的维伦带着同胞,乘坐着纳鲁的风暴要塞逃离了阿古斯行星。

    当纳鲁来到外域并进入沙塔斯城参与对伊利丹麾下恶魔的战斗时,只留下了穆鲁作为风暴要塞的留守成员。

    原本历史上,是成为了伊利丹手下的凯子率领他的打手们对风暴要塞进行了一次突袭,俘虏了穆鲁并将之作为礼物送至血精灵的主城银月城。

    在天灾入侵期间,许多牧师失去了感应圣光的能力,他们认为圣光抛弃了他们,于是背弃圣光之道,转而试图奴役圣光,穆鲁被囚禁在银月城的地下室,每一个血骑士都需要从它身上获得纯正的圣光之力从而奴役圣光。在无数人不间断的抽取下,穆鲁的圣光力量变得极度的虚弱。

    穆鲁在这种情况下,被基尔加丹的力量腐蚀,堕落为黑暗纳鲁,并由于是纯能量体,还可以转化为可怕的熵魔。

    它是作为5号boss出现在太阳之井高地。

    而且,它很荣幸,也很碉堡地是‘暴雪爸爸不削就搞不死的恐怖boss俱乐部’成员之一。无数精英工会的开荒团在爹级的穆鲁面前灭成狗了。

    现在,命运女神仿佛给杜克开了个拙劣的玩笑,居然把本来该是凯子搞出来的黑暗纳鲁,变成了伊利丹这边的强援。

    杜克不知道伊利丹对穆鲁搞了什么,也不知道基尔加丹是否有经手留下什么猫腻。

    他只知道,事情大条了。

    杜克忽然意识到什么,有点不安地转过头,张大嘴向瓦斯琪几个呼喊着。

    “动手!”

    然而一片黑茫茫的奇异光线之中,黑暗仿佛吞噬了一切,在穆鲁身周骤然迸发出一圈黑暗光芒之后,一个黑洞在穆鲁的头顶上形成了,随之整个世界都寂静了下来。

    每个强者都看到自己身边人在大喊着什么,但只看到他们的嘴在一张一合,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声音仿佛被完全吞噬了,不光是声音,还有元素。

    杜克赖以为最大助力的奥术、火焰、冰霜等元素统统被黑暗纳鲁造出来的黑洞给吞掉了。

    没有了奥术元素,自然无所谓魔法传讯。

    在下一个瞬间,连杜克在内的五大强者一面震惊,因为他们发现,连彼此视界里的对方都开始变得模糊。

    人的视觉,是因为有光线进入眼球,在眼球里形成了神经信号,传递到大脑里,经过大脑调整才形成了画面。

    如果连光都被吞噬掉,那么就无所谓视界了。

    杜克脸色铁青,他真没有预算到,伊利丹居然还能弄出穆鲁这一招。很难界定一个黑暗穆鲁到底是怎样的存在。穆鲁本身不是很可怕。可怕是它可以作为一个类似于核电厂似的存在,做出各种匪夷所思的事情。

    正常情况下,它是一个神圣的圣光源泉。圣光洗脚水这种程度的损耗,绝对是毛毛雨,要多少给你弄多少出来。

    而黑暗纳鲁一次过把它储存的黑暗力量释放出来,那就是现在这个黑洞了。

    杜克不知道这种级别的黑洞到底可以吞噬多少东西或者能量。他只知道绝对不少。

    他必须做点什么,否则瓦斯琪她们只怕是要团灭在黑暗神殿了。

    此时此刻在中层,萨尔和维伦他们围殴灵魂之匣已经到了最后的阶段。眼看再加把劲就能把灵魂之匣放翻。

    偏偏这时候谁都感到了那个位于黑暗神殿最顶层的黑洞。

    维伦停手了,他抬起头望向数层之上的地方,轻轻一扬手,从他身周扩散出去的圣光遥遥勾勒出那个位于顶层的纳鲁的形态。

    “导师……那是……”蹄子伊瑞尔惊颤着声音。

    “穆鲁……原来它在这里……”维伦用仿佛神游的声音回答。

    “纳鲁也会堕落吗?那个黑色的大洞给我很糟糕的预感。”伊瑞尔声音越发颤抖了。

    “对!如果放任不管的话,黑洞甚至有可能会无限扩大,在几分钟之内把整个黑暗神殿,乃至整个德拉诺都吞噬殆尽。”

    “什么!?”这一次,连萨尔都无法淡定了。

    他率领部落大军来这里,固然是为了正义,为了把同胞从伊利丹的奴役当中解放出来。但这么多同胞陪着伊利丹一起死,这绝对不是他所愿。

    “不能做点什么吗?”沃金大喊着。

    “当然可以!”维伦斩钉截铁,同时一扭头,大喊道:“德莱尼人抗击燃烧军团之路,必须有人扛着战旗继续走下去。我已经带领大家走了那么久,也是时候放手了。我有我的职责,你们也有你们的职责。我宣布,下任大主教由伊瑞尔来担任!”

    “啊!”蹄子一面懵逼。

    “什么?”正在奋战的玛尔拉德突然意识到点什么。

    在外围镇场子的德莱尼战士们更是瞬间无法淡定。

    到底维伦大主教要干什么,居然提前宣布下任大主教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