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496章 钉死
    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每个看到这场景的人都不禁瞠目结舌。

    假如伊利丹的斩击落空、他用尽浑身力气的死命一击被伊瑞尔自己避开,或许他会承认伊瑞尔已经在短暂而激烈的战斗中成长为他无法想像的强敌。

    但是

    改变了这必死一击的人,居然是杜克*马库斯。

    这就让伊利丹无法释怀了。

    更让他的自尊心难以接受的是,杜克赫然是以手指头夹住了他的【埃辛诺斯战刃】。

    没错!

    杜克用凡人的肉躯,硬生生抓住了伊利丹闪电般的一击。

    即便不是像捻起一片蝶翼般轻柔,即便眼前的杜克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为了抓住这把灌满邪能的神器利刃,整只左手都爆开了,皮肤掀飞,肌肉崩碎,只剩下住满了奥术能量的手指骨和筋腱留下。

    但伊利丹依然感觉周遭的时间和空间似乎已经为之结冻,不停贪婪地呼吸灼热的空气。

    “这……怎么可能!?”伊利丹以几不可闻的软弱声音喘着粗气。

    他努力按捺着自己快要颤抖的身体,回忆着眼前这令他匪夷所思的一幕:

    他已经劈出了他能做到的极限速度。

    他快,杜克更快。

    因为他太过专注于砍死伊瑞尔,他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细节。远在数十步外的杜克没动,实际上杜克动了。

    杜克在原地留下一个真实的幻象,然后整个身体发动了隐身状态,紧接着是火焰系的【炽烈疾速】和【加速术】!

    半神级法师使出这招时,速度实在太快。

    世间任何加速药水都不可能达到这种效果。

    即便以伊利丹的动态视力,依然看到杜克因为速度太快而在身后留下一连串的残影。

    他这一刀已经堪称是后发先至,鬼知道,杜克的后发先至比他的更恐怖,杜克完全是在他劈出这一刀后才从数十步开外追上来,抛开了手中法杖,愣是用左手抓住了他的神器战刃。

    原本他以为,自己可以一刀把伊瑞尔的脖子,连带杜克的手一起砍断。

    事实证明,他想多了。

    在自己伸出的刀身上面,确实有三只很有天灾军团特色的指头拇指、食指和中指。

    而且,还不是从前方夹住刀刃,而是弯曲了手腕,从后方夹住刀背。没有进入刀的轨道,而是追上埃辛诺斯战刃的速度。

    虽然杜克看起来像是用尽了全力的死命一抓,但杜克以行动告诉他,杜克这既是救人,也是攻击……

    埃辛诺斯双刃的主手被杜克抓住,而这一刻,副手的刀刃才跟伊瑞尔的盾牌硬磕。

    就在这间不容发的瞬间,杜克右手蓦然亮起了最为璀璨的金光,那是杜克手上那把【灭魔剑】的圣光。

    看着在自己视界里急速放大的金光,这一刹那,什么都来不及了。

    伊利丹使尽全力,不管继续往前砍、往后拉,或者左闪右避,都不可能躲过这一击。

    杜克这时候才丢出来的【减速术】,让伊利丹像在拉扯着一大束绑在一座山岳上的链条。

    极度迟缓沉重的身体,让他根本逃无可逃。

    如果说刚刚伊利丹那一刀是真正的快如闪电,那么杜克就是强行把伊利丹的速度降到蜗牛那一级,然后用乌龟的速度演绎了什么叫做‘相对的快如闪电’。

    正常情况下,伊利丹说什么都不可能中这一剑。

    偏偏杜克这一剑更让他痛苦绝望。

    杜克脸上无悲无喜,既没有表现出对他这个精灵族叛徒的深恶痛绝,没有那种怨其不争的同情,也没有表露出对他即将倒下而幸灾乐祸,更没有那种去除情敌的瑟,杜克反而露出一种‘我懂你,但你别怪我’的奇异眼神。

    伊利丹突然间愣了。

    他想起了关于杜克的种种神奇,还有杜克号称在时间长河里窥视了未来的传说……

    难道,杜克真的懂我!?

    没有给伊利丹思考人生的时间了。

    华丽的金剑终究刺入了伊利丹的胸膛,任谁都看出,那应该是伊利丹心脏所在的位置。

    “啊啊啊啊”尖锥一样的剑锋刺入,那种锐器痛苦还是其次。炽烈的神圣力量注入心胸,才是已经半恶魔化的伊利丹最大痛苦的来源。

    无法忍耐,伊利丹发出了最惨烈的嚎叫。

    几乎是本能,伊利丹对杜克做出了垂死反击。杜克勉强用【寒冰屏障】挡住了【埃辛诺斯双刃】的主手攻击,然而战刃的副手一闪而过,这个貌似是杜克,实则是人形傀儡的整条右臂冲天而起。

    杜克踉跄着退开了。

    伊利丹还不服输,他抛掉了左手的战刃,用手握住剑柄,企图把【灭魔剑】拔出来。

    这时候,才刚从愣神中回过神来的伊瑞尔听到了杜克的喝令:“蹄子,上!砸剑柄!”

    英雄之所以是英雄,就是因为他们有着凡人只能仰望的勇气。明明刚刚才又一次从差点被枭首的危机中回来,伊瑞尔弓下的s型双腿顿时蹬直了,整个人炮弹似的冲了出去。

    “去死吧所谓的外域之王!”蹄子用盾牌猛击强行格开伊利丹的主手战刃,高高举起的战锤在半空中划出一条绚丽的金色弧线,用尽全身最后一分气力,狠狠砸在剑柄底部。

    就像是用锤子敲钉子,本来仅仅是刺入伊利丹胸膛一半的【灭魔剑】,终于突破了伊利丹强化到极点的恶魔身躯,从前胸入,从后背出。

    这还不算。

    强大的冲击把伊利丹整个人钉在地面。

    前一刻,伊利丹还搞不懂为什么杜克会这么愚蠢,抛下了他的法杖,以血肉之躯接他一刀。

    现在他懂了【埃提耶什】本身就比杜克这个人肉傀儡要贵重得多。而且抛出来的【埃提耶什】哪里都没有去,此刻正伫立于他身后。

    这把具有罕见空间特性的神器法杖,已经在此时把周遭整块空间给封禁了。

    伊利丹*怒风无路可逃!

    “啊啊啊啊不可能!你怎可能连这个都算到!?”伊利丹双目尽赤。

    他咆哮着,挣扎着,却发现自己像是一只被钉死的青蛙,在这块被空间魔力固化的地面上根本无法动弹,全身邪能如同江河泄洪一般从他身体内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