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866章 你厌恶兽人吗?
    沃金完全说不出话来。

    每一个人,因为其生长环境、成长经历、族群地位等多方面因素,会有其视野的局限性。

    沃金非常聪明,否则他也不会成为萨尔最主要的智囊。

    他同样有其局限性。说到底,他只不过是一个从众多原始的巨魔氏族里脱颖而出的一个巨魔氏族的酋长。

    巨魔在过去两万五千年里过得很苦逼,从遥远过去的世界第一大种族,拥有横跨整个古卡利姆多大陆的两大帝国,变成了偏安一隅的各个小氏族。

    他当然可以不把其它巨魔氏族当一回事,真正让他警惕的是联盟曾经干过的事联盟可不是什么和平组织,他们可是彻底毁灭了位于永歌森林东南部幽魂之地的祖阿曼,以及位于荆棘谷东部的祖尔格拉布。

    这正好对应了曾经巨魔历史上最辉煌的两个帝国,阿曼尼帝国和古拉巴什帝国。

    不光如此,位于东瘟疫之地的烂苔氏族,同样被联盟屠戮一空。

    虽然联盟动手的时候,都是有着绝对正当的理由,因为这几个氏族在世界遭遇重大危机时都在联盟后方搞事,但这无法掩饰联盟的果断与狠辣。

    再一次证明,只要越过了联盟心中那条正义之线,联盟就会毫不留情地予以毁灭的命运。

    时代变了,如果说以前冷兵器时代,巨魔还能以人海战术对抗魔法。现在无论是联盟可怕的飞空舰队等热兵器,还是高度发展的魔网魔法文明,都不是凡世生物光凭肉身可以对抗的。

    萨尔一提醒,沃金马上意识到部落也好,曾经加入过部落的几个种族也罢,都陷于一个很危险的境地当中。

    沃金泄气了:“兜底?兜底什么?”

    萨尔苦笑一下:“联盟和龙眠神殿的守护巨龙定下一个对付灭世者耐萨里奥的计划,需要我去当个候补。知道吗?老朋友,现在部落……又或者兽人等种族需要一个大义的名份。唯有获得这个名份,哪怕将来部落再糟糕,也不至于兽人等种族被定义为邪恶种族。”

    这就是要争一个免死金牌了。

    沃金皱眉:“那部落呢?你会回来吧?”

    沃金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有那么一刹那,萨尔几乎冲口而出,想说‘我会回来’。可是纳格兰兽人的反对,来自同胞的刁难……往日的种种苦涩一起涌上萨尔心头。

    一想到自己为部落做出卓越贡献十几年,却遭到族人的逼宫,萨尔忽然有点落寞。而且‘想为艾泽拉斯世界做点什么’这个崇高而伟大的事业,更吸引萨尔。

    萨尔最终回答:“我会认真考虑的。但必须是这个世界拜托灭亡危机之后。”

    这不是沃金最想听到的答案,总比什么答案都没有来得强。

    沃金转身离去,在临走之前,他摆摆手:“好吧,在那一天到来之前,暗矛巨魔会忍耐的。”

    这位高贵的巨魔首领,他的背似乎又驼了一点。

    萨尔长叹一声,这一次他本想劝沃金带领暗矛巨魔以大局为重,暂时重归部落的。可惜无论是他还是沃金,都没能说服对方。

    满眼是毁灭与荒芜,萨尔感到一阵萧瑟。

    离开回音群岛,来到这片被他命名为杜隆塔尔的土地上,萨尔终究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闪烁着奥术光辉的小水晶,捏了一下:“杜克,我好了。”

    一秒后,一个蔚蓝色边框的传送门打开,萨尔毫不犹豫地走进里面去。

    传送带来的短暂不适很快就过去,萨尔打量着四周。巨大的殿堂谈不上空无一物,只是所有的东西尺寸都很巨大。

    满眼都是火山熔岩,以及黑乎乎的石块,在此之上才是具有泰坦风的金属造物和装饰。

    因为这里是龙骨荒野西北部的黑曜石巨龙圣地,也就是黑龙一族的老巢。一万年前,这里是黑龙孵化雏龙的地方。可惜随着耐萨里奥带领黑龙一族的背叛,这里现在只余下百来条听令于奥妮克希亚的半龙人和龙人守卫着。

    广场很大,中间很空荡,一张大号的圆桌摆在广场中间。一男一女正在广场中间聊着天,喝着下午餐。

    萨尔在桌上看到了散发着温热的红茶杯子,以及一碟小饼干。

    身穿法袍的杜克和一身暗红底色绣花长裙的人形黑龙公主,正端坐在桌子旁的椅子上。

    对于萨尔的到来,杜克点头微笑:“萨尔,要喝点什么吗?”

    萨尔这时才注意到,桌子上有一套大号的茶具,完全是以兽人的尺寸特制的。

    萨尔点点头,丝毫不落气势,安然就坐。

    曾经在人类时间长时间的生活经历给予了萨尔更多的淡然,他没有经历过洛丹伦贵族的生活。可因为他的安静与‘驯服’,他不止一次被以奴隶角斗士冠军的身份,带入贵族的舞会或者茶会当中。

    虽然喝下午茶跟外貌粗犷的萨尔看上去不搭调,但有着微妙的协调感在这里。

    “哦?”奥妮克希亚有的讶异地侧了侧脑袋。

    轻轻呷了一口红茶,萨尔放下杯子,指尖灵巧地转动杯子。他很清楚谈话的主动权不在自己这边,所以他也主动开口。

    “杜克,你怎么看现在的部落?”认识十几年了,也并肩作战过好多次。谈不上兄弟之情,至少是很熟络的老朋友。萨尔非常懂得如何跟人类打交道。

    杜克知道,谎言对于萨尔这样聪明的领袖毫无意义,他实话实说:“危险、狂妄、自大。加尔鲁什领导的部落就像个火药桶,只要有机会就会爆炸的。”

    “火药桶……吗?真是形象的比喻。”萨尔苦笑。

    火药桶这玩意,一旦爆炸,自己肯定死定了。问题是也会炸到附近的人。这就是典型的害人害己。

    杜克一扬手,撇撇嘴,似乎有点无所谓:“幸好,还炸不穿联盟战舰的甲板。”

    萨尔这下更清楚联盟的态度了厌恶、警惕、但丝毫不惧。一旦腾出手来,随时收拾现在的部落。

    萨尔叹气:“那杜克你厌恶兽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