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一千六百二十五章节 疯狂斩杀
    第一千六百二十五章节疯狂斩杀

    每一尊战魂被斩杀后,整个身躯都在第一时间化为虚无,消散于无形,化为乌有,彻底消失在这天地之间,那怕是从时间长河之中也无法找到他们的影子,那是真正的死亡。

    杀!杀!杀!那怕是面对真正的死亡,这些战魂依然没有畏惧之心,没有退缩之心,只有那无尽的战斗欲/望,在他们的眼中只有刑天一人,在他们的心中也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将刑天彻底击杀,刑天不死,战斗不止。这种杀戮,十分的惨烈,十分的可怕,不断地有战魂倒下,殒落,可是没有一人在意,仿佛是他们就是为了杀戮而生。在这些战魂的攻击之中,可以说每一击都是杀意凛然,煞气冲天,引得无数血煞气息在虚空激荡,冲撞九霄。

    如此激烈的厮杀,仿佛是让人如同置身在千军万马的战场之中,每一道攻击,都让人为之心神颤抖,若是有天域的生灵能够看到刑天的这一场大战,只怕他们的双脚都要颤抖,这样的杀戮会彻底震撼他们的心神,甚至在不断的粉碎瓦解心中的意志。

    震撼,恐惧。这就是这场杀戮所带来的感观,只可惜没有人能够看到这一切,无论是刑天也好,还是那些战魂也罢,他们都全心全意地投入到了这场杀戮之中,不将对方斩杀誓不罢休,可以说他们双方之间没有缓和的可能,只能是一方倒下。

    刑天能够战斗到最后,能够取得最终的胜利吗?对于刑天来说。他也不知道,也没有时间去考虑这些。要知道他现在需要快速完成自己的目标,将那躲藏在后方的战魂斩杀。这一场厮杀。虽然十分的激烈,可是过程并不长,只不过是持续一刻钟而已。

    要知道这不是普通的战场,双方所面对的也不是普通的对手,对于他们来说有的只是杀戮,最直接的杀戮,最纯粹的战斗。有你没我,有死无生的战斗。当刑天一斧将面前最后一尊纪元之主级的战魂斩杀之时,那原本疯狂向刑天发动攻击的战魂突然之间停了下来。一个个皆是静立在当场,若不是他们身上还残留着那恐怖的血煞气息,谁也不会相信先前他们正与刑天疯狂地厮杀着,这样的结果实在是太让人感到意外。

    “好,我所猜想的果然没有错,这些战魂完全是受那纪元之主战魂的指挥,失去了指挥者之后,他们便失去了战意!”就在刑天的这番话刚刚落下之时,突然一道恐怖的气息出现在了这天地之中。让刑天的心神不由为之一凛。

    “不好,有危险!”没有去做太多的考虑,刑天心念一动,身体如同闪电一样地快速后撤。就在刑天的身体刚刚离开之时,一道恐怖的剑气斩在了刑天所站立的位置之上,若是他没有做出反应。只怕会被这一道剑气所杀。

    脱离之后,刑天的背后不由地出了一阵冷汗。他能够清晰地感受得到这一道剑气的恐怖,那怕是自己的肉身已经又有所增强也挡不住这一击。硬抗只会让自己受到重创,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刑天相信一定又有变化发生。

    当刑天转身回看之时,眼前的一切让他不由地倒抽了一口冷气,只见那祭坛之上的漆黑长幡竟然在疯狂地挥舞着,而随着这长幡的挥舞之下一尊尊恐怖的战魂再一次出现在了刑天的面前,这一次又是数万的战魂,每一尊战魂的脸上都毫无表情,透露出无尽的煞气。

    若不是这些战魂身上的气息与先前的战魂不同,刑天甚至会怀疑这眼前重新出现的战魂是原先战魂的复活,毕竟制造如此恐怖的战魂所需要的资源那是十分恐怖。

    “好疯狂的手段,究竟是什么势力能够做出如此疯狂的事情来,能够制造出如此众多的恐怖战魂!”若说这战魂是正常情况所出现的,刑天可不会相信,这样的战魂绝对是有意地培养出来,能够弄出如此的大手笔,这势力一定无比的强大,在天域之中没有任何一个种族文明能够做到这一点,可是这样的强大势力却毁灭了,这让刑天的心神为之震撼。

    仔细地打量了一下那诸多的战魂,刑天没有找到刚才对自己痛下杀手的对象,这让刑天的心中不由疑惑起来,不过刑天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思考,这一尊尊战魂出现之后,飞快地布好战阵,恐怖的杀气向刑天疯狂地压了下来。

    “还真是有点意思,看来这一关的重点不是这些战魂,而是那祭坛之上的长幡才是关键,只有毁了祭坛,斩断长幡,方才能真正的破解这一关的冲击。”刑天在瞬息之间就察觉到这一关的重点,眼前的这些战魂,虽然很强大,可是他们根本算不了什么,自己没有必要与他们正面对抗,若是依然按照先前的决战,只怕刑天将自身的气血消耗一空也难以将那诸多战魂灭杀,要破此局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毁灭祭坛!

    看出了问题的重点不算什么,但想要破解只怕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这样的情况让刑天不由地皱起了眉头,让他开始思考该如何能够用最小的力量,最小的消耗达成自己的目的,若是依靠用蛮力来冲杀那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

    还没有等刑天想到办法,只见一道阴沉的声音从那祭坛之上响起,仅接着那些战魂便发生了惊人的转变,只不过是瞬息之间,一道血云落在了这些战魂的身上,无数的血光在翻滚着,将那所有的战魂给笼罩起来,在这血光的笼罩之中,那一尊尊战魂在疯狂地呐喊着,无数的战意与杀气交织在一起,暴发出惊人的力量来,那怕是刑天在感受到这恐怖的气息之后也为之脸色大变,目光为之凝重起来,神识死死地盯着那祭坛之上的长幡,想要找到原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