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不灭龙帝 >正文 第2509章 撕了他们的嘴
    陆羚在昏迷了三个多时辰后醒来了,陆离不敢再和陆羚说话了,一直闭目感应四周的情况,陆羚脑海内的记忆封印太强了,如果他再去勾起陆羚的记忆的话,会让她平白无故多受罪。

    陆羚醒来之后,也没有睁开眼睛,而是闭目休息。她内心有些慌乱,甚至有些害怕,不敢去多想,或许是害怕回忆起一些事,或许是畏惧灵魂内那种撕裂般的痛苦。

    陆离感应了一下,发现陆羚气息稳定后他没有多管了,而是感应这个龙卷风,看看如何脱身。

    如果能脱身,还能带着人脱身的话,那一切就完美了。他将陆羚带走,然后寻找出口出去,去找天琊子。

    逆龙渊和林风云两人给他的压力很大,如果给两人先破解,到时候几十人对他动手,他哪怕是有三头六臂也要死。就算逆龙渊这边不动手,林家的人也够他喝一壶了。

    想要破解龙卷风,那就要解锢笼罩在身上的神秘力量,只要破解这神秘的力量,那他就可以轻松脱困而去,想带谁走就带谁走。

    陆离沉下心,利用大道之痕去感应身边的一切,去感觉禁锢自己的神秘力量。这种力量很奇特,无形无色,也不知道从何而来的。

    “不对…”

    陆离转念想了想,任何力量都不会无缘无故出现的,这神秘的力量也不像是整个秘境内的神纹禁制释放出来的,陆离琢磨了一下,将关注点投在了龙卷风上。

    这神秘力量应该是龙卷风带来的,也就是这龙卷风和普通的龙卷风不一样。这龙卷风在运行时产生了一种强大的力量,作用在卷入进来的所有人和物身上。

    既然如此,那就要从龙卷风上下手!

    陆离通过大道之痕去感应这龙卷风的运行规律,他什么都不管了,全心全力沉寂在龙卷风内。就连那边的陆羚都很是诧异,为何陆离突然不找她了?

    陆离这一感应就是四天,他发现了问题——这龙卷风和普通龙卷风果然不一样,一般的龙卷风里面的风是循着一个方向不断的环绕飞行的,这里的风却按着一种奇特的路线吹拂,彼此交织在一起。还有一些风居然是逆向吹拂的。

    无数的风交织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张张无形的网,换句话说——无数的风按照一定的规律吹拂,构建了一个天地神阵。

    既然找到了问题,想要破解起来难度就不是太大了,就怕什么都发现不了,像一只无头苍蝇般到处乱撞。

    陆离将那些风吹拂的线路记在了心里,随后传出给血灵儿。既然是天地神阵,那交给血灵儿去破解是最好不过了,只要有完整的阵纹图,血灵儿就能分析,寻找破解的办法。

    其实这个龙卷风的不寻常,林家和逆龙族那边的人都看出来了,这段时间所有人都在琢磨,也尝试了各种办法。但他们对于神纹不是很精通,平时都在想尽办法提升战力,哪有时间去钻研神纹?

    陆离花费了八天时间,将龙卷风内的神纹线路图全部传输给了血灵儿,后面的事情他就不管了。血灵儿在神纹方面的造诣非常强大,冰魔窟的天地神纹都能破解,这应该不算什么吧?

    陆离就悬浮在空中,跟着龙卷风旋转,他感应了一下陆羚,发现她在闭关后没有去打搅,自己也开始闭关修炼。

    这龙卷风内的天地灵气浓郁得可怕,甚至比逆龙谷内都要浓郁百倍千倍。或许是因为龙卷风不断吸收外界的天地灵气,在这修炼可是非常爽的。

    血灵儿在分析破解,陆离也不着急,他自信血灵儿破不开的话,其余人肯定也破不开,所以他的安全没有问题。

    时间一眨眼又过去了六天,在今日一道惊呼声突然把陆离给惊醒了,林家一人大喝起来:“快看那边!”

    众人都寻目望去,却看到那边也有一道龙卷风,而龙卷风内也有不少人,随便数数有四五十人,看来水云殿和另外一大家族樊家的人都在另外一个龙卷风内。

    “呃…”

    当众人看到两个龙卷风居然在主动靠近之后,这边的人都大为惊愕,两个龙卷风最终不会合成一个吧?到时候四大势力的人就都一网打尽了。

    众人担心的事情发生了,两个龙卷风都主动朝对方靠近,然后轰的一声,两个龙卷风合二为一了。

    不过却并没有发生爆炸,众人也没有被抛飞出去,而是继续在那股神秘力量笼罩之下,跟着在半空中旋转。

    “呼呼~”

    两个龙卷风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龙卷风,一百多人都被卷入在里面,密密麻麻的像是一块块巨石。耳边风声更大了,但里面的气氛却变得剑拔弩张,尤其是逆龙族和水云殿的人更是彼此恶狠狠瞪着对方。

    “哈哈哈哈~”

    一人的大笑声打破了平静,水云殿一个公子首先开口了:“逆龙奇,你瞪什么瞪?不服气你过来咬我啊。”

    “就是,就是。逆龙族的人,你们不是有逆龙血印吗?快点觉醒之后过来杀了我们,你们这样瞪着我们,我们感觉好怕怕啊。”

    “啧啧,逆龙族的姑娘就是漂亮,你看着长裙飘飘的,大白腿都露出来了,非常诱人啊,我都流口水了。”

    “好可惜啊,逆龙族的小姐不能外嫁,也没人尝过逆龙族小姐的味道,是不是和其余的女子不一样啊?是不是有一种特别的滋味啊?”

    “……”

    后面的话越来越不堪了,前段时间在山谷外爆发了一场大战,水云殿的人吃了亏。死伤数量远超逆龙族这边,他们也被迫逃离了。全部人心里都憋着火,此刻大家都被困住,谁也动不了,他们自然口头之上发泄一下。

    “水月柔!”

    逆龙渊看到很多人目光在陆羚身上扫过,陆羚裙子下虽然穿了裤子,但有一截小腿还是露在了外面。

    无数人盯着陆羚下方看,这让逆龙渊暴怒到了极致,他自持身份没有去和这群人对骂,而是望着水云殿第一公子水月柔说道:“你们水云殿的人就是这种货色?管一管你手下的狗,别让我看轻了你们。”

    “嘿嘿!”

    水月柔名字像是女子,长相也偏阴柔,他说话也带着一些中性,让人感觉像是一条藏在暗处的毒蛇,他笑了笑说道:“他们不是我手下的狗,都是我的兄弟,嘴长在他们身上,我可管不了,要不你帮我管管,去撕了他们的嘴?”

    “哼!”

    逆龙渊还没说好,一道重重的冷哼声响起,陆离眼眸内都是杀气,锁定水月柔道:“你管不了是吧?那我去撕了他们的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