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一千八百一十章节 惊骇的猜想
    第一千八百一十章节惊骇的猜想

    就在玄冥祖巫与后土祖巫放弃之时,有人走了过来,当看到来人之时,玄冥祖巫与后土祖巫不由一脸错愕,因为她们没有想到走到自己面前的竟然是神农氏。只听神农氏说道:“两道道友大义,若不是刑天道友突然之间翻盘,只怕两位道友想要牺牲自己与整个巫族来救出刑天道友,以保全洪荒生灵的传承,两位道友仁义无双!”

    玄冥祖巫与后土祖巫听到这番话时不由地感慨万分,她们也没有想到神农氏竟然会注意到自己的举动,在她们看来此时大家都应该被刑天与十八尊纪元之主的大战所吸引,不会有人注意到自己的举动,可是神农氏却在这个时候站了出来,能够注意到自己的行为,只怕神农氏也同样有了这样的想法,只不过自己却没有发展吧!

    玄冥祖巫与后土祖巫轻轻摇了摇头说道:“那只是一个想法罢了,而且没有实现的想法,道友言重了,我们承受不起,而且神农道友只怕也有同样的心思吧,只是道友的气息沉稳,没有如同我们这样气息外露,所以我们当不起道友的夸赞!”

    能够在这样危急的情况之下迅速做出如此的决定,这不是一般人所能够做到的,受刑天血海世界庇护的可不仅仅是玄冥祖巫、后土祖巫还有神农氏,可是真正能够在一刹那间做出如此决定的却仅仅只有他们三人,而其他洪荒强者则无法下此决心,毕竟那在疯狂了。

    神农氏没有回答这个话题,而是转移话语说道:“真得太太疯狂了,刑天道友这完全是在拼命,那怕是到了这个危机四伏的时候还不忘记提升自身最大的潜能,或许正是因为刑天道友有如此坚定的信念方才能够成就这样一番强大的实力!”

    玄冥祖巫长叹一声说道:“或许正是因为感应到了我们的反应,刑天方才会做出之前那样的突然暴发,他这是不想让我们出手打扰他的战斗,因为这是他一个人的战场,他不允许任何人插手,那怕是我们这些同伴也是如此,这是一个战士的无上战意!”

    听到玄冥祖巫之言时,后土祖巫与神农氏不由为之一愣,这时他们满脸之上皆是错愕,他们没有想到玄冥祖巫竟然会出说这样一番话来,会说出这样一个让人难以认同的理由!

    不过就在这两人想要说些什么之时,玄冥祖巫的声音再度响起:“或许你们难以置信,可是现在我能够隐约地感受到刑天的处境没有大家看到的那么艰难,我想刑天之间那是在借助着敌人之手,借助着天劫之威来打磨自身,他不仅仅是想要提升自身的境界,更是想要快速地掌握这一切的力量,发挥出最大的战力来!”

    “说得好,玄冥祖巫果然了得,刑天道友的确是在借助着敌人之手来提升自身,来磨砺自身,对刑天道友来说境界的突破算不了什么,但想要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掌握暴增的力量就不容易了,毕竟大家最缺少的便是时间,因为我们随时都有可能面对来自于世界意志的绞杀,面对来自于远古神魔的绞杀!只是这样在疯狂了,这完全是在赌命!”这时,太上老君也从一侧走了过来平淡地开口说道,看样子太上老君也对刑天的突然变化有所感悟!

    赌命,太上老君或许说得有点道理,从表面上看刑天的确是在赌命,因为他明明有着反击之力却没有出击,而是继续借助着天劫之力在磨砺着自身,这让很多人难以接受。

    玄冥祖巫叹道:“这就是刑天,在他的身上拥有着父神那永不动摇的信念,那怕是前途再凶险,只要他认定了方向,那就不会退缩,也正是因为这样的信念,刑天方才会一步一个脚印,一直超越我们,走到了现在,成就了如今这一身恐怖的战力,或许刑天方才能够称得上是真正的巫族,因为他身上方才有父神那战天战地永不妥协的战意!”

    后土祖巫点了点头认同了玄冥祖巫之言,那怕她身为祖巫也不得不承认在整个巫族之中没有人能够拥有比刑天更为恐怖的战意,她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或许玄冥说得对,这一次我们真得不能够插手这一场战争,这是刑天一个人的战争,若是我们出手,或许看起来能够减轻刑天身上的压力,但必会破坏了刑天的最终计划,打乱他的计划,那对我们来说只怕更是灾难,一场更为恐怖的灭顶之灾难,一场埋葬我们整个洪荒文明的灾难!”

    夸张吗?不,在这个时候没有人会认为后土祖巫的这番话夸张,她说得是实事,如今洪荒文明其实是刑天一个人在支撑着,在这样的恐怖大战之中他们这些所谓的强者根本插不上手,决定不了大局,真正能够决定一切的只有刑天,也只有刑天方才能够称得上是强者。

    强者不是自己能够称呼的,强者不是自己所能够自夸的,真正的强者是得到别人的认可,拥有逆天改命的无上战力,而在整个洪荒生灵之中也的确只有刑天一个人能够称得上是强者,因为只有刑天一个人自天域世界到如今得到了那些站在金字塔巅峰之人的认可。

    “难道我们真得只能站在这里看着一切的发生,若是刑天道友真得遇到了危险,遇到了危及自己生命的凶险,我们也不能出手吗,要知道刑天道友的生命可是关系到我们整个洪荒生灵的生死存亡!”对于玄冥祖巫等人的这一番话很不认可的元始天尊则不由地皱起了眉头,沉声地说道,很明显此时他的心情有些沉重,他不愿意将自己的生命寄托在别人的身上,那怕这个人是刑天也是如此,因为这样的决定让元始天尊没有安全感,一点安全感都没有,这是他难以接受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