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不灭龙帝 >正文 第2625章 召唤魔祖
    时间再次快速流逝,一年时间又过去了,魔渊大军入侵已经三年了,战争持续了三年了,却还没任何进展,也看不到任何胜利的曙光。

    魔渊军士似乎源源不断,永远杀不绝般,那些魔巣就像是蚁巢,里面的蚂蚁无穷无尽般,谁也不知道有多少。

    不知为何,轮回大帝烛天大帝等人没有任何举动,帝级一次都没有出动,出动的最多就是领主,而且领主基本上不上战场,都是压阵。

    这一点让无数人暗中有了不满,毕竟一群顶级强者一个不动,却要他们这些低级军士去拼死拼活,这三年来死了多少普通武者?最少上亿了吧?

    如果有帝级强者战死,那谁也不会说什么,现在却一个强者都没有战死,这些年只是死去了几十个领主,而且这些领主都不是主动进攻战死的,都是魔渊强者攻击,他们被迫应战的。

    所以给普通军士的感觉,就像是所有强者在后面作壁上观,驱使着他们这些低级军士一批批去送死。当然,为了三重天很多人也不惜命,他们只是不患寡而患不均。

    那些屹立在巅峰的大人物们是怎么想的,下面的军士们不知道。他们也不敢抗拒上面的命令,毕竟上面最少拿出了无数的资源和奖励,只要击杀魔渊军士就能获得神石奖励,或者与之相对应的资源。

    这是无数大家族联合在一起捐赠出来的,用来激励普通的军士奋勇杀敌,也让他们进一步提升战力。很多军士还是因此获益的,所以虽然有很多军士暗中不满,却没敢表露出来,他们只能幻想着这是高层在布局,现在不出战,是为了真正的大决战,一定胜负。

    一年时间!

    祁叮咚去了北妖城后再也没有回来了,她派人传话了,说他父亲在一次战斗中受了伤,她这段时间在北妖城陪一下他父亲。

    象玲珑却是一次都没有回来过,也没有派人传话,很明显象玲珑要么强行割裂了和陆离之间的感情,要么就在选择逃避。

    陆离这一年时间,除了上战场击杀魔渊军士之外,其余时间都在闭关修炼,修炼神力,炼化灵魂滋补神药,参悟万妖噬魂数,以及参悟道天界问道谷内的那个灵魂秘术。

    那个灵魂秘术进展很慢,反而万妖噬魂术进展开还可以,这让血煞皇都微微错愕,称赞陆离在悟性可以。

    三年的苦战,让陆离对于无妄神符的运用更加灵活多变了,对于战机的捕捉,对于战斗的临场发挥,都有了很大的提升。

    “沙沙沙!”

    陆离还在营帐内修炼,外面传来脚步声,接着陆离的营帐神纹被触动了,他神念扫了出去,发现居然是祁东流来了。

    他微微错愕,祁东流要见他派人传一句话就是了,何必亲自上门?他连忙起身将神纹打开,祁东流径直走进来,还摆手道:“陆杀神,将神纹开启吧。”

    陆离开启神纹,行礼道:“东流大人,您有事呼唤一声就是了,何必屈尊来此?”

    “你是我们祁家的荣誉长老,都是一家人,不用那么客气!”

    祁东流笑眯眯的说道,顿了片刻面色一正,说道:“来这是有一件正事,此事也是族王特意让人传话下来的,想劳烦你走一趟。”

    “大帝?”

    陆离一脸惊愕,他这个小人物,居然能入轮回大帝的法眼?而且有什么事轮回大帝他们办不到,还需要他去办?

    陆离立刻一脸正色的拱手道:“请大人明示,陆某能办到的,绝不推迟。”

    “好!”

    祁东流取出一张地图,在桌子上摆开,指着一个红点道:“这里就是我们所在的地方东安山脉,这里是北妖城,这里是东部战区,这里是西部战区,这里是北部战区,则是魔巣所在。”

    陆离扫了几眼微微颔首,这地图做的很详细,也圈画得很清楚,一目了然。陆离看了片刻说道:“大帝是希望我去做什么呢?”

    “去这里!”祁东流指着一个点说道:“去这里,破坏一处祭坛!”

    “什么?”

    陆离以为听错了,眨了眨眼睛望着祁东流,见对方没有开玩笑后,他脸上露出疑惑之色,有些想不通。

    祁东流指着的地方是魔巣的内部的一处区域,从地图上来看,魔渊那边建造了无数的魔巣,那些魔巣连接成了一个大圈,此刻祁东流让他去的地方正是魔巣那个大圈的里面。

    魔巣帝级都不敢靠近,很多强大的斥候去探查,全部都死绝了。他虽然战力还凑合,但让他深入魔渊内部去,那等于和送死有什么区别?

    “别急!”

    祁东流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说道:“听我把事情说完,这件事也不是让你一个人去,一起去的有十个人,不过都是年轻人,不超过领主境。之所以要派你们过去,是因为达到领主境后气息太强大了,魔渊那边的强者会轻松感知到。大帝赐予了一件宝物,能将你们气息掩盖,你们过去后暴露的可能性会很低。到时候这边也会配合你们,大军会开始反攻,帝级都会出动,会吸引大部分魔渊强者的注意力。不过你们时间不多,最多只有十天时间,如果不能毁掉那个祭坛,那将会功亏一篑。”

    “原来如此!”

    陆离有些明白了,他反问道:“那个祭坛是做什么的?魔渊军士是从那个祭坛传送过来的吗?”

    “不是!”

    祁东流摇了摇头道:“魔渊军士是从魔渊通道内进来的,这个祭坛其实在三年前就开始建造了,我们死了那么多斥候,并不是没有探查到什么,其实探查到很多情报。这个祭坛在魔巣建造成功后,魔渊那边就开始搭建了,搭建了三年,差不多已快搭建成功了。我们也有帝级强者曾经想潜入进去毁掉这个祭坛,但几次都失败了。所以我们没有时间了,只能请你们出动了。”

    “等你们去那边时,我们几乎所有的帝级和大军都会出动,魔渊那边肯定也会全军出动,否则肯定扛不住人族这边的进攻。而且我们会搭建一种特殊的空间之门,让你们无声无息潜入去附近,还会给你们一种强大的利器,只要靠近祭坛你们就有机会炸毁祭坛。祭坛毁掉你们任务就完成了,到时候布置一次性的传送空间之门逃回来。”

    祁东流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陆离大概都搞清楚了,不过他还是有一个问题有些疑惑,他询问道:“那祭坛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

    祁东流面色变得凝重起来,吐出一口气说道:“根据族王他们推断,很有可能是用来召唤…魔祖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