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一千九百五十九章节 自取灭亡
    第一千九百五十九章节自取灭亡

    “道友言重了,如果我知道对方的消息,一定会通知你们血神道的!”这摊主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在他的心里对此却是不屑一顾,他们恒天商盟可不支持弟子加入到这样的争斗之中,和气生财才是他们的生存之道,中立永远是他们的信念。

    血神道的实力虽然十分厉害,但是那个能够让血神道至今都没办法的那尊强大的神帝,更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对方能够大商血神道,那同样就能够大闹恒天商盟,若是自己真得为商盟惹下了这样的大敌,那商盟之中的那些老怪物一空会把自己给灭了!

    “血神道?没有想到这里还能够遇上这样的势力存在,看来这天宝秘境要比自己想的要厉害的多,要不然也不会吸引到血神道这样的存在!”刑天一下子想了起来血神道的一些消息,当然这些消息依然是刑天得自于散花仙子,至于在自己从玄天道主还有那尊无上道主的残念之中所得到的信息之中根本没有血神道的存在,对于玄天道主也好,还是那尊无上道主也罢,血神道都根本不值一提,要不然也不会没有半点信息留下来!

    在想通了这一切后,刑天摇了摇头,转身继续向集市场之外走去,对他来说同样没有把血神道当成是一回事,自己连玄天道主这样的强敌都招惹了,区区的血神道自然也没有必要在意,那怕自己只是纪元之主,刑天也有信心能够与血神道一战,毕竟刑天所走的是无敌之路,同修三千大道的情况之下,刑天拥有远远超出境界的战力!

    “你给我等一下,谁允许你走了!”在看到刑天没有得到自己认可的情况之下离开时,那被恒天商盟落了面子的血神道弟子立即为之愤怒,将一身的怒火发泄到刑天的身上,直接控制着自己的坐骑向刑天发动了攻击,想要拿刑天来立威。

    不得不说这血神道弟子的眼光实在是太差了,或许他以往受到了太多的奉承,已经忘记了什么要谨慎小心,忘记了长生界之中可不是任由血神道嚣张的地方,竟然无知地去招惹刑天这样的强敌,那怕是刑天有伤在身要灭了这样的混蛋也是轻而易举之事。

    在看到血神道弟子向刑天出手之时,那与刑天交易的摊主脸上闪过了一丝冷笑,对血神道弟子的无知而感到可怜,不过他却没有开口去提醒对方,对他来说同样想要借此机会了解刑天的实力,毕竟他也很好奇刑天的实力有多强大,能够让自己都感受到威胁。

    心念一动,刑天便闪过了对方的偷袭,而此时刑天则缓缓地转过身来,在他转身的那一刹那间,刑天的双眸之中闪过了一道恐怖的杀意,而在此刻那血神道的弟子则冲到了刑天的身前,依然是那么嚣张、无知地大怒道:“小子,你好大的胆子,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你就竟然敢离开,你这是在藐视我血神道吗?”

    “血神道?好大的虎皮,我劝你最好不要给脸不要脸,而且老子就算藐视你们又如何,你以为血神道就能够横行长生界吗?”刑天不屑地说道,而在他话语落下之时,一道淡淡的杀意正从他的身上淡淡升起,对于这个无知之徒,刑天已经给他下了死亡的通知书,这个无知的混蛋想要拿刑天来立威,而刑天也同样要拿他来立威!

    血神道对于一般配来说还有点威胁,但对于刑天则言那根本不值一提,要知道刑天可是将玄天道主这样的强者都给得罪死了,又怎么会在意血神道这样的存在,最重要的是刑天明白,要想在这长生界之中立足,那不是凭几句空话就能够做到的,真正要站稳脚步只有用血腥的杀戮来实现,只有这样方才能够得到长生界各大势力的认可,而杀戮之心刑天可是从来都不缺少的,这个无知之徒主动送上门来刑天自然要成全他。

    “哈!哈!哈!说得好,血神道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过是一群无知之徒罢了,何况眼前这个混蛋更是不知道哪儿来的小喽啰,竟然假借着血神道的虎皮扯出来做大旗,真是在作死!”还没有等刑天发作,一阵狂放的笑声从虚空之中传来,只见一个穿着兽皮的壮汉从虚空之中踏步而来,那气势无比的狂傲,而在此人身上刑天更是有一种熟悉的感受。

    在此人身上,刑天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熟悉的气息,而这股气息勾起了刑天心底之中埋藏深刻的记忆,很快刑天终于想起这气息为什么这么熟悉了,这是源自于盘古的气息,而巫族正是传承着盘古的血脉,所以此人的气息让刑天会有这样的感受。

    “盘古,难道说开创洪荒世界的盘古大神并没有如同我们所想的那样殒落在无尽的时空之中,而是进入到了长生界这个高级的世界之中不成,要不然如何解释此人身上会有如此浓烈的盘古气息,更何况此人有着与盘古相似的名字!”一瞬间,刑天的心中则是生出了诸多的疑惑与猜测来,只可惜这一切还需要刑天去证实!

    刑天的心中有着巨大的疑惑,而那虚空之中的壮汉盘王同样也有着诸多的疑惑,刑天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而盘王同样也在刑天的身上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这让他有些奇怪地看着刑天,想要弄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要知道对于盘王来说可十分清楚自己并没有兄弟姐妹,现在突然在自己面前出现一个有着让自己熟悉的气息,这就让他心中不得不生出了诸般的疑惑,他也很想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于是心中不由地暗忖道:“莫非在这长生界之中自己还有兄弟不成?若是如此,那自己是不是能够从他的身上知晓父亲的消息,能够找到父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