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零二十章节 凶名滔天
    第二千零二十章节凶名滔天

    “我的名号,你或许已经听说过,我名刑天,不管你听说过没有,你最好不要多说什么,因为我现在正在躲避极为厉害的仇家,你知道的多了,对你来说,反而不是什么好事,一个不小心会把你的性命都给断送掉!”刑天平淡地说道,他的语音虽然很平淡,但在陆柏的脑海之中则是掀起了惊涛骇浪,让他为之失神。

    “刑天……”当听到这个名字时,陆柏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他终于想到了点什么,虽然他只是地灵宗的一个普通弟子,而且又在外面跪了一年有作的时间,但却并不代表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从来来往往的弟子口中总是能够得到一些消息。

    刑天是什么人,在这十数年间,整个东域可谓是一片鸡飞狗跳,甚至是让整个长生界都为之震荡起伏,传说中这可是盖代大魔头,先后斩杀了长生界各大宗派进入天宝秘境的诸多天骄,之后则屠了血神道半步道主的血修罗,让血神道为之发狂!

    刑天的凶威滔天,在长生界的诸多传说之中,这几乎已经可以让小儿止哭了,或是谁也没有想到这尊大魔头就在东域之中,甚至就在离天宝秘境出世不远的地灵宗外。让陆柏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尊传说中的大魔并没有居然会成为自己的老师,可是从老师的神情之中,怎么看都并不像是传说中那样的大魔头。

    不过陆柏可并不在意什么恶名,对他来说只要能够报仇,那就可以,要知道在整个长生界之中那怕是老师有着凶残的恶名,但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拜入到老师的门下,毕竟老师的凶名那是杀出来的,这足以说明老师的实力强大,能够拜到这样的强者门下,那么几乎可以说是立即鱼跃龙门,有着无可限量的前途。

    虽然这些很有诱惑,但是对于陆柏来说这并不重要,对他而言最重要的是心中的大仇有希望了,若说之前他心中还有着一丝淡淡的担忧,而现在他再无担忧,只不过他现在心中有一点遗憾,自己并没有拜师成功,无法得到老师的所有传承。

    魔头之名虽然在长生界来说名声不好,不过只要能够报仇,名声又算得了什么,毕竟在长生界之中也是以实力为尊,只要老师的实力强大,那又能有什么好担忧的,要知道老师可是斩杀了一尊半步道主的真正强者,这足以说明老师的强大,而自己的仇人只不过是一尊纪元之主巅峰的强者,看似只有一线之差,可是陆柏却明白这一丝之差其实有如天堑!

    “没错,我就是整个长生界之中很多人想要找的那个刑天,所以你知道其中的危险了吧,若是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要不然一但被人知晓你我之间的关系,那在长生界之中你将没有立足之地,有无数敌人会向你发难!”刑天平淡地说道,而这又是他对陆柏的一次考验!

    有此人虽然心中有执著,但这执著却是有不足的,当遇到真正的危机之时,他将会害怕,会恐惧,甚至是会背叛,刑天则要看一看眼前这陆柏的选择是什么,是不是一个真正可以造就的天骄,能不能够再一次闯过自己对他的考验!

    别看刑天并没有完全行走在长生界中,仅仅只是在东域这一方天地行走,可是他却知道血神道如今已经是在到处搜捕自己的下落,甚至不惜悬赏下了重金,最重要的是对方已经封锁了整个东域对外的传送阵,以防刑天逃走,当然血神道之所以这么嚣张而没有引起众怒,这其中自然有那些大宗派在背后支持,若是没有那些超级势力的的暗中支持,以血神道的那点力量又怎么能够做到这一点,只怕早已经被群起而攻之,整个血神道也将化为飞灰。

    灯下黑,血神道在防止刑天逃出东域,却没有想到刑天就在地灵宗这个与外域接壤的地方停留着,而且一停就是十数年之久,若不是刑天自己说出身份来,根本不会有人知道,毕竟如今刑天身上的气息与十数年前那可是有着天壤之别。

    地灵宗虽然是三流宗门,但是背后靠着地神教这样的庞然大物,那怕是血神道十分嚣张,却没有能够对地灵宗来一场疯狂的大搜捕,自然也就不知道刑天的下落。

    “不,老师,弟子不会放弃的,这是我唯一能够报仇雪恨的机会,就算是与整个长生界为敌,我也绝对不会放弃的,还请老师指点我修行之法!”没有丝毫的犹豫,在刑天的话语一落下时,陆柏则是立即做出了回答,连想都没有多想!

    能够有如此迅速的反应,刑天也是很满意,虽然这只是现在的表现,但是刑天却能够看透,陆柏并没有说谎,从他眼前的表现来看,这并不是一个忘恩负义的混蛋,不会向血神道告密,暴露出自己的行踪来,这让刑天也是暗暗点头。

    当然,对于如今的刑天来说,就算是陆柏前去告密,也不会危及到刑天的生死存亡,毕竟如今刑天已经恢复了所有的实力,无惧一切的挑战,若不是因为自己无意之中看到了地灵宗的秘密,只怕他现在已经疯狂地对血神道发动反击,给血神道那些混蛋一个深刻的教训,让他们明白得罪自己的后果有多严重,有多恐怖,杀那些想暗算自己的敌人一个血流成河。

    可以说如今实力全面恢复的刑天,那怕是道主强者亲临,只要他自己想走,那也没有人能够留下他来,这就是刑天的自信,这就是他的依伥,只要有强大的战力在身,什么挑战他都不畏惧,什么危险他都自信可以跨过去,实力是一切的根本,如今的刑天已经不是当初天宝秘境时的他,别说是血神道还没有疯狂到让道主出击,就算是那也奈何不得刑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