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零三十四章节 挑战
    第二千零三十四章节挑战

    追杀刑天自然不是小事,别看血神道一次性出动了这么多的半步道主,而这些半步道主却没有信心能够给予刑天致命一击,能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灭杀刑天,毕竟刑天可不是软柿子,任人捏,血神道已经付出了一尊半步道主的代价,对付这样的凶人,一但失手,后果将不堪设想,就算他们是半步道主也得付出惨重的代价。

    “够了,血龙子你害怕了吗,若是如此那你可以退下,这次的追杀你用不着出手,我们这些人足可以灭杀刑天那个混蛋了!”一道不屑的声音在人群之中响起,别看这些血神道的半步道主是联手追杀刑天,可是他们内部却并不平静,毕竟只要是人那就有争斗出现,特别是在血神道这样的教派之中,这些强者之间也有着利益上的冲突!

    “我害怕了,真是可笑,我只是在提醒你不要太大意了,我们面对的可是一个疯子,一个敢于屠杀天宝秘境各大宗派天骄的疯子,对于这样的疯狂之人,我们可不能够有丝毫的马虎大意,要不然倒霉的只会是我们,我可不想步上血修罗那个混蛋的后尘!”

    “好了,都不要争了,不管怎么说刑天这个疯子不是已经出现了吗?不管他有什么阴谋诡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不堪一击,而且要猎杀刑天这个疯子的可不仅仅只有我们血神道一家,在暗中不知道有多少人正打他的主意,所以无论前面有多少困难,我们都只能够主动出手,在那些竞争对手没有出现之前灭掉刑天这个疯子!”

    强杀,这就是血神道诸多半步道主对付刑天的决定,虽然说他们都知道刑天很强大,能够灭杀血修罗这样的道主,可是他们依然有着十足的信心可以绝杀刑天,因为他们有着庞大的人数,所以他们敢做出这样最为疯狂的事情来。

    界域战场之中,战争的号角被吹响了,异域那些半步道主的强者并没有阻止战争的爆发,一场杀戮即将在这里上演,那怕是他们都明白这场杀戮的背后有着巨大的阴谋,可是他们依然没有阻止,这就是死道友不死贫道,对他们来说只要能够保住自己的性命,死再多的人都与自己无关,既然敢来界域战场,那就要有死的准备!

    虽然这界域战场之中曾经或许埋葬过无数的强者,有着无数的秘密,可是如今身在战场之中的众人根本就没有在意这一切,他们所在意的只有一点,那就是自己能不能够在这界域战场之中活下来,对他们来说生存方才是最重要的!

    无数道神芒腾空而起,横扫八方,任意一道光芒,都拥有着恐怖的力量,一般的神皇在这里那就是炮灰,神帝方才能够拥有一点点自保的能力,而纪元之主方才是战场的主力军,仅仅只是短暂的时间,原本只是神王级小辈的战斗却发展到如今成了纪元之主为中心的战斗,如此疯狂的变化也怪不得异域的众多半步道主心生恐怖与不安。

    双方的战斗是无比残酷的,不过再怎么残酷的战斗都无法影响到刑天的心神,毕竟刑天经历了太多这样的战斗,这样的战斗根本不值得自己动心,刑天之所以会出现在这片战场之中为得只有一点,那就是将隐藏在暗中的血神道的敌人给引出来,将那些想要暗算自己的混蛋给一网打尽,用这些敌人的血来警告那些想暗算自己的敌人。

    一声声喊杀声撕裂长空,无尽的惨叫声让天地都为之震动,无数的生灵殒落在这片战场之中,让这战场有了一丝淡淡的变化,仿佛是整个战场要从那沉睡之中苏醒一样,整个战场之上是血气冲霄,怨气横行,仿佛是一座鬼域一样。

    刑天依然神色不动地静静站立在暗中,在等待着血神道那些敌人的出现,而这些血神道的半步道主果然没有让刑天失望,只见一道身影突然从那永恒天朝一方的后面冲了出来,横空而立一声大吼道:“刑天出来受死吧,不要再躲藏了,我知道你就在这里!”

    在听到这番话时,刑天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冷笑,仅仅只是一人站出来挑战自己,其他的血神道半步强者则是隐身于暗中,等自己站出来时,他们将会给自己致命的一击,这血神道的混蛋打得真是好主意啊,一眼刑天就看穿了对方的阴谋,不过刑天却没有被这可笑的阴谋所吓倒,既然刑天已经决定要再一次立威,血神道这些混蛋的算计则正合刑天的心意。

    心念一动,刑天飞临到虚空之上,如同是一尊道主降世一样威势无边,冷哼一声道:“老子就站在这里,要战那就战来,让老子看看你们血神道有什么本事敢如此嚣张!”

    刑天与血神道的突然出现,一下子让战场之中正在交战的各方人员为之震惊,要知道这仅仅只是纪元之主级的战斗,现在却突然出现了两尊半步道主的强者,而且看他们的架式明显是要来一场血战,一但被卷进这样的战斗之中那可是十死无生。

    “混蛋,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之间会有两尊强者冲进战场之中,难道这两个混蛋忘记了战场的规则不成?”无数的人心中在怒骂着刑天与血神道的这尊半步道主,可是他们也仅仅只能心中暗骂而已,谁也不敢出声,毕竟在强者面前他们不过只是蝼蚁,想要活命自然要对强者保持足够的尊重才行,这是最基本的规则。

    看到战场的突然变化,异域一方的半步道主则不由地暗自皱起了眉头,这样的变化与他们之前所想的完全不一样,在他们看来这本是一场阴谋,现在怎么看想来刑天与血神道之间真得要来上一场生死对决,而且还是那不死不休的那一种,这大大超出了他们的想象!(未完待续。)